第五百四十四章 首长来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程真金恼羞成怒,将公司分管生产的副总叫来狠狠地训了一顿,责成他立刻将安全帽全换成黄色的,绿帽子只留下一顶给这个生产副总专用。

    生产副总黑着脸又去训具体采购人员,其实仔细看,这绿帽子也不是纯绿色,有点偏蓝,但乍一看,就是绿色。

    揭过了这事,金泽滔没进工地,远远看了会儿工程现场,就折进了工棚旁边的一间小房子。

    这间小房子,专门存放陆续征集上来的解放英雄列岛有关革命文物,也有很多是市地两级民政局封存库房的旧物,也都一并存放这里。

    库房里,还有指挥部为配合奠基仪式,早早就做好的解放英雄列岛的图片展板。

    程真金跟在后面抱怨说:“金市长,我是第一次听说,为了办奠基仪式,还被压进度工期的,这奠基仪式就这么重要?”

    金泽滔边仔细察看着图片展板,边说:“这是铁司令钦定的项目,万一他哪一天心血来潮,说要亲自给英雄纪念馆锹上一锹土,你说该怎么办,所以留下正大门位置不动土,就等着领导定夺。”

    一提铁司令,程真金就识趣地闭上嘴巴,金泽滔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图片,没听到程真金说话,扭头一看,却见他半蹲在地上,正一脸虔诚地盯着图板看。

    那种专注的神情,就象信徒面对他信仰的至高神一样的狂热和崇敬。

    金泽滔仔细看去,这是一张铁司令解放越海那会儿的戎装旧照。一身皱巴巴的旧军装。腰间束着武装带。上身的军装甚至看上去有些偏长,裤子打着绑腿。

    大约是摄影师在按快门的时候让他笑一笑,甚少上镜头的铁司令笑得有些夸张,一张大嘴张得很开,甚至都露出牙床肉。

    就这个形象,金泽滔没看出铁司令当年威风在哪里,却令得他在越海全境所向披靡,敌人闻风丧胆。

    程真金站了起来。说:“铁司令之对越海人,就象**之对新中国,这种感情不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无法体会的,若是铁司令能在这个项目工程的奠基仪式上露上一脸,再留张照片,金市长,以后只要在越海境内,东元公司带着这张照片,就不愁接不到工程。”

    金泽滔摇了摇头,还真是无法理解这种情感。程真金严肃了一阵,马上苦着脸说:“金市长。要是领导不来,是不是这个工程就这样一直拖着?”

    金泽滔苦笑说:“当初就不该建议办什么奠基仪式,真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再等两星期吧,如果没有响动,就按正常进度施工。”

    程真金说:“也行,再等半个月,这里先放一放,道口工程就快完工,这段时间还是将精力放那边,免得王总指挥天天在这里转悠,生怕我们干活太勤快。”

    金泽滔笑了:“还真是咄咄怪事,我们业主却怕施工方建得太快。进度你自己把握着,王力群这段时间应该没精力来了。”

    英雄纪念馆前期拆迁协调都很顺利,东元公司进场后,更没有象道口工地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出现,指挥部工作人员闲置下来,金泽滔就将南门码头的事提上日程,王力群他们都被打发到码头区调研渔用码头改造事宜,

    这个时候,翁承江匆匆走了进来,说:“金市长,办公室通知,省里明天有领导下来,后天举行奠基仪式,让你准备一下。”

    金泽滔愣了一下,呵呵笑道:“总算是等来了,有没有省里参加奠基仪式的领导名单传下来?”

    翁承江摇了摇头:“电话是直接打到地委办公室的,具体不太清楚。”

    金泽滔沉思了一会,说:“万事俱备,只欠锹土的东风,省里跳过我们南门直接通知永州,我估计,下来的领导来头不小,没准明天地委领导还要亲自察看现场,通知王力群,让他们指挥部务必按照我们事先预备好的最高方案,连夜布置,程真金,你们施工队也一起帮忙。”

    直到第二天上午,办公室还没有拿到参加仪式的领导名单,据杜建学市长说,电话是省委办公厅通知下来的,具体名单地委正在落实中。

    快到了中午时分,金泽滔正在办公室看集中整治乱集资行动情况通报,杜建学气吁吁地跑了进来,拉着金泽滔就走,直到上了车,杜建学才喘了一口气说:“马上去道口,省里首长来了。”

    金泽滔皱着眉头说:“不对啊,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应该这样仓促,一般领导也不用市长你亲自迎接,省主要领导下来都有严格的程序,哪有这么慌慌张张就跑去迎接的?”

    杜建学叹气说:“没有哪个环节出问题,铁司令来了,姜书记亲自陪着来,铁司令要求轻车简从,不得扰民,不得惊动地方,陪同的董厅长中途休息时候,才暗暗跟永州打了招呼。”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暗暗打招呼?是偷偷告密吧?估计董厅长这一路上头发都快揪光了,这个压力还真够大的,若是出点差池,董大爷只怕真要回家做大爷了。”

    杜建学苦笑说:“即便这是样,董厅长还再三交代,只许地市两级党政主要领导简单迎接一下,警卫工作要求做在暗处,不许出动警车。”

    金泽滔嘟囔说:“董厅长偷偷让你们出界迎接,就不怕铁司令发火?”

    杜建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不是带着灭火器吗?你以为董厅长点名让你去干么?”

    金泽滔脸都吓白了:“他大爷的,董厅长还真会打如意算盘,两任省委书记面前,我算什么,一个喷嚏就打得我粉身碎骨,不去,不去。”

    金泽滔和铁司令、姜书记也就见过两次面,既谈不上交情,更谈不上了解,对于他们来说,更多是因缘际会下,长辈对晚辈的赏识。

    象铁司令,你规划设计了英雄纪念馆,他破例给你题写了一幅横额,你帮他老娘吃了药,他送你一把无极大刀,其实,彼此之间,早已清了情分。

    姜书记也一样,你维护了越海大厦的秩序,确保无人员伤亡,他最后送你一个全国劳模的终身荣誉,什么情分也早两清了。

    若是你以为自己在领导心目中有多少份量,恃宠而骄,得寸进尺,那你离死也不远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跟两位书记的几次接触,都是偶遇,而今天跟随领导去道口迎接,却是以南门副市长的身份,迎接越海最高首长。

    这样严谨正式的场合,举手投足,都有严规,一言一行,都要讲究,岂允许随意挥洒,张扬个性。

    所以,除非他们钦点,不然无论以什么理由出现在他们眼前,都有恃骄而宠的嫌疑,凭什么人家常委班子都没有前来迎接,你一个普通副市长跻身其中,想出什么风头?

    杜建学看着金泽滔死活不愿随车前往迎接,也暗暗点头,金泽滔有大气运,也有大气度,知进退,识事务。

    换作他人,和两任省委书记都有交集,那是恨不得尽人皆知,早就争荣夸耀,得意忘形,而金泽滔却相反,平时绝口不提,人家问起,他还矢口否认,这对一个年轻干部来说,十分的难能可贵。

    杜建学说:“行了,董厅长通知永州,是随行的祝省长点了头的,有什么意外,自然有祝省长和董厅长担待,你就不要有思想负担。”

    金泽滔这才松了口气,没有要求中途下车,车子很快就到了道口,从国道到市区道路的连接线,是道口改造工程重点保工期的标段,在春节前,路面就已经提交使用,现在正在做路肩辅助工程,及道路两侧行道和中间隔离带的绿化工程。

    现在从国道下来,一驰入城市道路,就有让人有豁然一亮,柳暗花明的感觉。

    国道连接口就象后世的高速公路接入口,是一个城市的脸面和窗口,这么多年下来一直破破烂烂的南门道口,也终于旧貌换新颜,大变样了。

    在道口连接线两侧,左右两个占地广大的市场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施工中,金泽滔随着杜建学市长到了道口时,却看到几辆车正停在建设工地旁边。

    地委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正陪着一瘦一矮的俩老人指点着工地说着话,瘦的是现任省委姜书记,矮的是老省委书记铁林。

    陈铁虎的车子和杜建学几乎是同时到达,两人下了车,互相点了点头,也不敢凑上前说话,远远地站在一旁等候领导召见。

    金泽滔也只好跟在后面规规矩矩地肃立着,工地忙碌的施工队工人不认得这两老头,大家都埋头干着自己的活,谁也没去理会这两个貌不惊人的越省一号首长。

    这些工人不认得大领导,但对金泽滔这个经常在这出没的小领导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不一会儿,就从工地上奔出三人,为首的正是棺材板李良才,三人先是打量了两个小老头一眼,没有理会,直接朝着金泽滔奔来。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