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无怨无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随即,金泽滔又升腾起第二个念头,麻麻的,凭什么,出力出主意的都是我,最后得好处却都是你们姑侄俩。

    你们都噌噌地攀升了一格,唯有我被姜书记一个全国劳模打发了,害得当时自己还觉得有愧这个光荣称号,也难怪全国劳模都是颁给具体干活的劳碌人。

    现在想来,自己挺傻的,只觉得这个荣誉被省委书记亲自推荐,比任何的官位都要荣耀。

    董明华对金泽滔的内心想法浑然不知,顾自说道:“凌卫国还特地让我带话给你,谢谢你在通元酒店的建议,还有,如果有空到京城,一定要打电话给他,他一定好好当面道谢。”

    金泽滔眼珠子都红了,就这样被打发了,两句感谢的话就完了?不来点实际点的?凌卫国本来就不熟悉,你董大爷总要给点实惠吧。

    董明华疑惑地看了一眼神情激动的金泽滔,拍拍他的手说:“泽滔,还真是要谢谢你,不是你在那次流血事件中提前给我报了信,之后又没让越海大厦出一桩伤亡事件,姜书记也不会对我另眼相看,我的事也不会这么顺利就进入程序。”

    金泽滔眼巴巴地看着他,董明华仍旧情深意长地说:“我知道你这是为我高兴,哎,咱们也算是以酒为媒的忘年交,只可惜,我现在逐渐戒酒了,虽然不能再把酒言欢,但情谊却是比酒绵长。你若是没有婚配,我家闺女倒挺配你的。可惜啊可惜!”

    金泽滔差点没喷血,没点表示不说,还想占我便宜,好好的忘年交变成翁婿关系,娶你家闺女,看你这张老脸,估计你家闺女也美不到哪里。

    董明华终于感慨完了,说:“行了。你们南门的刘志宏好象快要到点了,你的事,我会过问的。”

    金泽滔连忙拒绝说:“这种小事,哪劳你老操心,不用,不用,真不用。”

    其实说起来。他也只是心理不平衡而已,真要他提出什么要求,至少目前,还真没有什么需要动用董明华的关系。

    这次干部调整完毕后,刘志宏副书记就要到点,市里市外。盯着这位置的人不少。

    对金泽滔来说,这是个机会,虽然不一定就能上副书记,但如果挂上常委,自己的前途无疑会广阔许多。

    但目前。这事还没有到需要借助外力的关键时刻。

    再说,董明华的人情。又岂是一个常委就能还清的,先欠着,常常问他收些利息才是正理,哪能一次让他还清人情。

    两人又说了会儿闲话,里面王力群的汇报介绍也到了尾声,看着王力群额头象菊花一样绽放的抬头纹,这次汇报应该令在场的领导都十分的满意。

    此时,连续转了几个工地,两位上了年纪的省委书记都有些疲倦,马速等人就先陪首长进宾馆休息,金泽滔、王力群则和温重岳赶赴英雄纪念馆现场察看明天仪式的准备情况。

    纪念馆现场布置比温重岳预想的准备要充分,在工程预留的纪念馆大门空地右侧,已经搭建起一个临时舞台,舞台前方,矗立着一块大理石奠基石碑。

    围绕着奠基石四周红地毯铺设,就中间露出一小块黄泥土,泥土早松好了,就等领导锹上几把土,仪式就算圆满。

    舞台背景是一个手绘的英雄纪念馆的完工效果图案,上面只有五个大字,英雄纪念馆,铁司令的手书。

    其他如音响、座位、礼炮等细节,自然不用温专员亲自过问,金泽滔请温专员在舞台上休息一会儿。

    王力群远远地和一群指挥部工作人员在商量明天仪式的细节,温重岳很满意地点头:“大气,隆重,有品味,不错!”

    金泽滔笑说:“这应该归于王力群,他这个总调度官比较得力,很多事情,只要交代大方向,他都能办得妥妥贴贴,最主要的是,该同志并不死板,干工作有自己的思想,能灵活机变。”

    温重岳出神地看着不远处施工现场,说:“不管干什么样的事业,有个好的领头羊,就能带出不一般的人,干出不一般的事,南门这大半年,变化很大,这个王力群很不错,现在任什么职务。”

    金泽滔一声叹息,将王力群的事情简单介绍了一下,说:“温专员,王力群同志对工作充满热情和想象力,大局观不错,细节处理非常到位,是个有思想的干部,执行力很强。”

    温重岳暗暗摇头,金泽滔虽然没有在其中点明杜建学,但在使用王力群这件事上,杜建学是犯了任人唯亲的毛病,这方面,其心胸就不如金泽滔。

    金泽滔和杜建学一起从浜海过来,杜建学目前用得最顺手的干部还是从浜海跟过来的裘星德,除此之外,甚少有杜建学信任并提拔使用的干部。

    但金泽滔就能不拘一格使用干部,财税局班子基本上按照他的意图搭配,公安、城建、商贸等关键部门的关键岗位全都是他一手安排的,现在他的目光又开始着眼布局城关镇。

    这真是个有想法,有干劲,思想活跃的干部,从这一点来说,杜建学要输金泽滔何止一筹。

    温重岳还在沉思时,金泽滔侃侃而谈:“我的设想,新经济发展战略,城关镇是主力军,需要有力度,也有深度的领导把关,我觉得王力群是理解并执行一揽子计划最合适的人,当初制定这个计划,就有他的参与。”

    温重岳点了点头,说:“这事,你跟刘志宏书记再详细汇报一次,你们南门推行的干部使用制度,将有可能成为省组部重新修订干部使用暂行条例的范本,也就是说,刘志宏书记可能会在这次调整结束后,调到省委组织部负责条例制定工作。”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刘志宏调入省组部,既能发挥余热,也可以一展心中抱负,既然要参与条例制定,为方便工作,职务上应该会有所考虑。

    从英雄纪念馆工地回到宾馆,参加明天奠基仪式的其他省领导也陆续到达,因为铁司令和姜书记亲自出席,参加奠基仪式领导的人数和级别也直接攀升,处级以下干部,明天连挥锹的资格都没有。

    金泽滔看着熙熙攘攘的宾馆大堂,永州和南门两级四套班子领导听闻铁司令、姜书记他们下榻于此,全都蜂拥而至,自觉齐聚于此。

    金泽滔心中暗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见上省委书记一面,就得了多大便宜似的,知道的是避之唯恐不及。

    金泽滔看到这副情形,转身就回办公室,王力群一路上沉默不语,只是不住翕动的两腮掩饰不住他内心的不平静。

    金泽滔和他并肩坐于后排,说:“明天的仪式你来主持,今天两位书记的反响不错,继续努力!”

    王力群吃了一惊,嗫嚅道:“这不合适吧,我的级别……”

    金泽滔淡淡一笑:“这是我的工程,那也是我的地盘,我让你主持,只要铁司令和姜书记不觉得突兀,就没问题。”

    王力群还是感觉不安,坐于前座的翁承江终于忍不住了,说:“王总指挥,既然金市长这样安排,自然没有后顾之忧,你只管安安心心地导演好明天这出戏,其他有金市长把握,这就不是你担心的了。”

    金泽滔笑笑没有说话,刚才他跟温专员提起王力群时,就推荐王力群主持明天的奠基仪式,温专员点头同意。

    翁承江傲气也有傲气的好处,有些金泽滔不好直接说的话,他总会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说些合适的话。

    而且他说话没有卢海飞那么多的顾忌,所以往往能一针见血,正确表达金泽滔的意图。

    翁承江这种工作方式是和他任职预算科长时的性格是一脉相承的,并没有因为在领导身边工作,就有所收敛。

    翁承江有时不顾场合的直言不讳,有意无意很容易得罪人,即便这样,金泽滔也无意要改变他的性格。

    性格决定命运,但作为决定翁承江命运的人,他会合理使用翁承江这样的人才。

    王力群看向金泽滔,目光复杂,见他没有出声,想必都已经安排妥当,正如翁承江所说,自己确实想多了。

    王力群如何不明白,金泽滔让他昨晚他加班加点搭建奠基仪式工作台,这又何尝不是为自己搭建一个起飞的平台。

    英雄纪念馆奠基仪式,两任省委书记连袂出席,万众瞩目,规格之高,规模之大,永州历史未有,就是放在全省,大约也可传为绝唱。

    这样具有历史意义的舞台,金泽滔甘愿隐于幕后,力荐自己走上前台,这分胸怀,就让他唏嘘动容。

    王力群工作以来,第一个赏识自己的是老主任,最终成了自己的岳父,第二个是陈铁虎,最终视他为仇雠。

    老主任,令他亲近,陈铁虎,使他敬畏,唯有这年轻的金市长,知遇之恩以外,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的默契和合拍。

    这让他做事情想问题都感觉得心应手,少了以前的那份战战兢兢,多了一分被信任的快乐,很多时候他觉得,就这样一直下去,不唯名,不唯利,就为这份信任和理解,他就无怨无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