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向左向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的第四票,求月票推荐票!)

    陈铁虎挑上金泽滔做这出头鸟,却是极有讲究,在座的金泽滔年纪最轻,资历最浅,忝居末位,提出让他打头阵,既在情理之中,人们也不反感,没看到连温重岳和杜建学两人都无疑义。

    还有一层意思,作为在场的小字辈,即便出点差错,两位首长不会太计较,金泽滔机变百出,关键时候,他总能扭转乾坤。

    金泽滔面带微笑,先斟满了酒,说:“也对,既然诸位领导都这么谦让,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先拔得头筹。”

    他嘴里说得轻快,心里却暗暗恼恨陈铁虎,在这个场合,出这个风头,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不过饮杯酒而已,还能给自己加分多少,成无利,败万害。

    但陈铁虎提议,却又是万万不能推诿,铁司令和姜书记都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此时,更不容自己退缩。

    他提着酒杯,直接走到铁司令跟前,说:“铁书记,第一杯酒当敬您老,祝您老健康长寿!”

    铁司令毫不造作,欣然举杯一饮而尽,说:“我的习惯,第一杯酒必须尽兴,此后随意了。”

    铁司令以满饮一杯酒表示了满意,很多人都偷偷打量起姜书记,见他并无不悦,相反还含笑点头。

    金泽滔又端起第二杯酒,赶到姜书记跟前,说:“姜书记应该是第一次来南门。南门的海鲜和老烧酒着实不错!我敬姜书记!希望南门能给您留下愉快回忆。”

    姜书记甚至站了起来,和金泽滔碰了一下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金泽滔的两杯酒,瞬间打开了僵局,但此后人们的敬酒,两位老人都浅尝即止。

    金泽滔回到自己座位时,心里忍不住暗笑,真是当局者迷啊,就这敬酒还需要讲究吗?敬老敬老,两只大老虎。理所当然应该先敬年长的老虎。

    姜书记这次明显是陪着铁司令下来,谁主谁次还不了然,至于席间座次安排,姜书记毕竟是现职省委书记,铁司令再怎么说,那也是退下来的省委书记,岂能鸠占鹊巢。高坐主位。

    金泽滔想得明白,但如陈铁虎心思特别复杂之流,却生怕自己行差踏错,自然不敢轻易碰杯,让金泽滔上前趟趟地雷,没什么坏处。

    金泽滔敬过一圈。就闷头吃菜,既不主动挑战,就连被动应付似乎都十分勉强,连董明华过来敬酒,都有点怏怏不乐。

    酒过三巡。餐厅里气氛开始热烈起来,晚宴实行分菜制。主要领导都安排了专门的分菜服务员,铁司令为通元酒店题写了金字招牌,朱小敏总经理亲自侍候。

    朱小敏经营酒店也有些时间,对通元酒店的招牌菜那是烂熟于胸,信手拈来,都是典故文章,服侍得铁司令频频点头,连声称道。

    酒喝到一半,金泽滔借故溜了出来,柳立海正等在包院外面的枣树下,他今晚也在酒店吃饭,金泽滔让朱小敏派人将他找来,正好有事情嘱咐他。

    金泽滔没有在门口逗留,一路走了出来,柳立海紧紧跟上,两人默不作声走了一段路。

    直到远离人声,金泽滔才说:“明天,你记着,让许永华活动一下,务必在第二轮干部调整中,对城关镇书记的干部群众推荐测评,不能有丝毫闪失。”

    柳立海嗯了一声,走了几步,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城关镇书记推荐还需要许永华出面吗?他在城关镇的时间并不比许永华短。”

    这话问得婉转,其实他是想问,城关镇记,现任行署副专员夏新平提拔的,好象和金市长关系并不密切,金市长不应该关注他呀。

    金泽滔拍脑门说:“忘了跟你说,我准备推荐王力群竞争城关镇书记。”

    柳立海“啊”地一声轻呼,却马上捂着嘴,惊疑不定地看着金泽滔说:“推荐王力群竞争城关镇委书记,这能行得通吗?陈书记这一关怎么过?王力群能上最后的推荐测评名单吗?”

    金泽滔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面上的工作会有人做,许永华在城关镇的干部群众基础还是不错的,旧属故吏也多,让他做些侧面的工作,应该能起到查漏补阙的作用。”

    柳立海想了一会儿,扑地笑了:“许永华一定郁闷死了,什么时候,他竟成了金市长你在城关镇的代言人了,没准还有人议论,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家都让人抄了个底朝天,还屁颠屁颠地帮人抬轿吆喝。”

    金泽滔也忍不住笑了:“人家愿意发挥余热,那就应该支持他的这种积极性,对了,这事,厉志刚和卢海飞就不要掺乎。”

    许永华这段时间,原本奄奄一息的身体却奇迹般地开始恢复。

    其实,因糖尿病引起的身体消瘦是正常临床反应,只是许永华似乎消瘦得有些急,让人总感觉他有随时咽气的危险。

    许永华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这样的人,就象野草,春风一吹,很快就会恢复生机,许家现在正是风雨飘摇时节,许家在他手中败落,他能就此沉沦?金泽滔摇了摇头。

    金泽滔和柳立海站着又聊了会儿闲话,公安局等政法部门,作为特殊单位,不在这次干部调整范围内,倒是风平浪静。

    只是公安大楼这个项目,被陈书记树为南门地标性建筑,因为资金短缺,上马以来,一直十分艰难。

    陈书记只看结果,不问过程,对公安局提出的资金缺口问题,一句话,自己想办法,就没了下文。

    公安干警也厌倦了天天跑去抓赌抓嫖抓罚款,老百姓骂你生儿子没屁眼还是轻的,最后连家里人都表示不理解,纷纷跟柳立海申请要求参与打黑打乱行动。

    说了会儿闲话,柳立海又回去包厢吃饭,金泽滔正要往回走去,却见祝海峰正扶着铁司令从屋里散步出来,见到金泽滔,铁司令招了招手。

    金泽滔不敢怠慢,小跑几步,另一侧扶住了他,说:“铁书记你吃饱了?”

    祝海峰说:“首长习惯吃饭中间活动活动,有利于消化。”

    铁司令挥了挥手说:“小祝你回去吃饭吧,让小金市长陪我走走,不嫌我老头聒噪的话,就走两步。”

    金泽滔笑说:“哪敢呢,能亲耳听您老教诲,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不知多少人羡慕呢。”

    金泽滔实话实说,铁司令却摇了摇头说:“共产党人要实事求是,立足当前,做好眼前的事才是要务,不要总寄托在虚无飘渺的前生来世。”

    金泽滔连忙点头说:“铁书记教训的是,从自己做起,从眼前做起,从小事做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铁司令走了几步,驻足在一株老桃树底下,说:“这个村庄,现在竟成了世外桃源,沧海桑田,物非人也非,弹指一挥间,人间已沧桑。”

    金泽滔默立不语,铁司令忽然回头说:“你瞧,敬个酒的事情,都有这么多的弯弯肚肠,现在的干部啊,精力不是用在工作上,而是放在琢磨领导的脾气上,做个纯粹的人,就有那么难吗?”

    金泽滔笑笑没说,现在金字塔一样的干部任用体系,人人头上都有一根线,命运的线头都掌握在别人手里,不去揣摩领导的心意,干工作能踏实吗?

    铁司令说:“我跟姜书记走一起,很多人就不自在了,开始议论纷纷了,人为地开始拉帮结派,还有人给我戴了顶高帽,本土派的定海神针!狗屁不通!”

    说到这里,金泽滔分明看到铁司令眼中露出的丝丝煞气,形同实质,让人胆战。

    铁司令问:“小金市长,若是让你选择,你是站在左呢,还是站在右呢?”

    金泽滔装傻:“什么左,什么右,我站我该站的位置,就象刚才吃饭,最末那个位置就是我的,至于别人怎么坐,我不知道。”

    铁司令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七派八别的,在历史的车轮下,最后都灰飞烟灭,共产党干部,志同道合者就是团体,而这个团体只能是共产党。”

    这样严肃的话题,铁司令为什么找自己说,是一时感慨,还是意有所指,金泽滔脑子急转着。

    所谓的本土派和外省派的斗争,更多地在西州高层体现,具体到永州,特别到县市一级,有的只有政治利益的斗争,这种带有明显不同政见的政治派别的影响微乎其微。

    有一点很明确,铁司令和姜书记这次连袂下到南门,已经不是单纯的参加奠基仪式这么简单,或许两位越海政治巨头,想借此机会统一思想,消除分歧,形成合力。

    尽管铁司令很反感这种人为划分的政治派别,但政治现实就是如此,跟金泽滔说这些,或许就是借他的口,告诫某些人,表达上层的某种意思。

    金泽滔越想感觉越混乱,干脆就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铁司令却又不提刚才令人胆战心惊的话题,神色如常,抚摸着桃树干,还不时地拿手放鼻子底下嗅了嗅。

    隔了一会,铁司令孩子般地欢呼道:“桃树出浆了,解放英雄列岛那会儿,正是夏天,桃树浆伴蜂蜜,放在深井里冰一晚,啧啧,尝上一口,神仙都不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