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人老成妖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只佬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这时才找到机会说话:“现在再尝上一口,无论怎么美味,也找不回当时的感觉。”

    铁司令收回了手,嘟嘟囔囔不知说了些什么,等走了几步,突然大声说:“年纪轻轻,暮气沉沉,十分扫兴!”

    金泽滔张口结舌,铁司令站在大路上,踟躇了一会,转身往回走,金泽滔垂着头跟在后面,象做了错事的孩子。

    铁司令边走边说:“年轻人,要有朝气,要活泼,说话太过世故,不是好事。”

    金泽滔说:“铁书记在我这个年龄时,大约已经带着千军万马南征北战,万千士兵的生命系于你一身,你不世故,难道还敢活泼啊?”

    铁司令停住了脚步,回头直直地瞪着他,直看得金泽滔脚底直冒凉气,铁司令却笑了:“这才有点年轻人的朝气和锐气,不错。”

    金泽滔谦恭地微笑,不敢点头,更不敢摇头。

    铁司令没有再走动,自言自语道:“很多人,都以为我老了,眼睛昏花了,冒出了很多不合事宜的想法,敢跟中央讨价还价了,财税系统机构改革后,搞了个三块牌子,一个班子,听说最早就是你提出的?”

    听到这里,金泽滔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老头,今晚着实让他吓得不轻,开始神神叨叨地说了番政治派别的论调,让他一直琢磨着铁司令这是剑指何人。

    现在更是指名道姓地责问起越海的财税机构设置。而且听他语气,是暗指他这论调是跟中央讨价还价。这个帽子戴得就有点大了。

    在这个问题上,金泽滔不敢掉以轻心,连忙说:“铁书记,当时提出这个建议时,纯粹是财政体制改革学术上的探讨,而且我不认为,财税局三块牌子一套人马有什么不好,真要分设开来。至少对越海来说,弊远大于利。”

    铁司令摆了摆手:“我不想听你什么学术上的高见,全国一盘棋不知道吗?要是各地都各搞一套,还不乱了套了?”

    金泽滔脸憋得通红,说:“新财政体制改革以来,越海的这个模式,并没有减少中央财政收入。相反,是大幅增收,而且在体制上能够保障中央财政,从这一点上来说,越海不是在讨价还价,而是从不还价。还留有余地。”

    铁司令不置可否,说:“你可能这么想的,但能保证别人也是这样想吗?”

    说到这里,他心里隐隐有些明白,铁司令不是指责这个模式。而是剑指苏子厚厅长。

    那么刚才他对自己所说的政治派别的论调,矛头所指。应该是温重岳专员。

    联想到董明华最近为了上这个常委厅长,不但最近和姜书记打得火热,还不惜通过京城范家的关系上下活动,想到这里,金泽滔不由悚然一惊。

    董明华的活动,显然是借助外力,干涉了越海的政治格局,也触动了本土势力和外省势力的政治神经。

    苏子厚也好,董明华和温重岳也好,对铁林来说,却是真正的外省派,干着越海的事,听着外省人的指令。

    金泽滔所想,已经无限接近事实,铁司令这次和姜书记携手来到南门,就是乘机敲打一下这些伸进越海的黑手。

    这是本土势力和外省势力的空前一次联合,旨在肃清省内各种政治力量的痕迹,换句话说,今后,越海境内,没有所谓的政治派别,如果有,那也是越海派。

    这才是铁司令一开始所说要做一个纯粹的人的真正含意。

    金泽滔在心里给他添了半句,要做一个纯粹的越海人,不知道这种论调和他所强调的全国一盘棋是否矛盾。

    当然,他也仅敢心里想想,万万是不敢宣之于口的。

    金泽滔心里发笑,政治人物,总是喜欢占据道德至高点,用大义压制不同道者。

    就象刚才,三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模式,京城都同意了,运行情况也不错,铁司令却忽然来质问你这是跟中央讨价还价。

    话到这里,已经不太投机,金泽滔恭敬地扶着铁司令回到餐厅。

    金泽滔扶着轻若飘絮的铁司令,感受着他正在逐渐消散的活力,心里却沉甸甸的。

    政治人物,特别是从枪林弹雨里出来,经历了建国以来风风雨雨的政治领袖,偶尔也许会让你看到他不为人知的温情一面,但大多数时候,有的只有严酷的政治斗争和利益得失。

    也幸好,从一开始,金泽滔就不认为自己和铁司令,和姜书记,有着什么超出同志关系的情谊,长幼有序,上下有别,除此之外,只有领导和服从。

    金泽滔将之归结为温情政治,和之前方建军省长的餐桌政治,姜书记的镜头政治一脉相承。

    铁司令在座位上坐下后,主动提出:“小金市长,不如,我们就喝了这杯酒,有始有终,皆大欢喜。”

    金泽滔喜气洋洋地端着酒杯和铁司令碰了一下,两人都有点意味不清地相视一笑。

    铁司令,他并没有如老习惯一样,中途散步回来,还要用餐,而是用和金泽滔的碰杯,结束了今晚的宴会。

    再回到自己座位,收拾外套时,才发现自己内衣已经湿透。

    至此,前世今生,所有关于铁司令的印象,全化做这身冷汗。

    今晚的谈话,无不在警醒着自己,当领导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特别是这些老油灯,以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那是表象,没听说树老成精,人老成妖。

    金泽滔忝为末座,除了坐在最末,就连离开时,也得恭恭敬敬请所有年长者,官高者先离座。

    铁司令先离开,姜书记跟在后面,在快出门时,却又特地折了回来,握着金泽滔的手说:“南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很有见地,也很有生命力,希望能给我们永州,乃至越海,带来一缕春风和活力,我更希望,你能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金泽滔受宠若惊地低头受教,又是要做一个纯粹的人,领导都希望下属做一个纯粹的人。

    铁司令在祝海峰扶持下进了车,直到关了车门,祝海峰说:“首长,晚上是不是找永州的干部谈谈?”

    铁司令似乎有些疲倦,摆了摆手,答所非问:“小金市长是个好苗子,要多关注。”

    说完这话,铁司令就仿佛睡着了,还轻微地发出鼾声,祝海峰回头看了一眼,示意司机放慢速度,让老首长好好地打上一个盹。

    只是车子还没滑出酒店大门,铁司令却忽然睁眼说:“此子胸有猛虎啊!”

    此后,直到下榻宾馆,铁司令都睡得很香甜,车一停下来,铁司令就象装了闹钟似的醒了过来。

    祝海峰和司机似乎都知道铁司令的习惯,也不奇怪,祝海峰还从后座拿了件厚外套给铁司令披上。

    进了宾馆大门,姜书记他们都等在大堂。

    今天颠簸了一路,又马不停蹄地连续看了几个项目,两位领导都觉劳顿,不约而同地打发走了所有陪同人员,没有找永州任何干部谈话,早早地回房间休息了。

    首长提出休息,董明华安排好值班干部和警卫人员,又亲自上下踏勘了一周,折腾了大半个小时,留下永州公安处长刘石伟在宾馆坐镇,就离开宾馆,进了停在门外的温重岳的车里。

    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宾馆的两扇窗户里,他们以为都已经休息了的首长,此刻正注视着他们离开。

    铁司令目光从眼皮底下缓缓驶离的温重岳坐驾,移向远处夜幕中的挑灯夜战的工地,说:“越海,一方生机勃勃的热土,我们从解放开始,越海人民白手起家,自力更生,没有向中央开过一次口,要过一分钱,发展至今,我们更没有理由跟中央讨价还价。”

    祝海峰伫立在他身后,如一柄长枪。

    铁司令从远处移回目光,说:“越海不等不靠,但也不等于越海就予取予求,越海是越海人民的越海,不是某些人,某个团体的越海,不容许任何人将越海的利益作为政治筹码。”

    说到最后,铁司令双目熠熠生辉,神情就象护犊情深的老母鸡。

    祝海峰说:“也不知道此后,他们会否消停点,首长,或者让我出面找他们谈谈?”

    铁司令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道:“小家伙今晚给吓得不轻,敲打一下,也能让他明白,政治,很多时候,在脉脉温情的面纱背后,是一副狰狞的真面目。”

    说罢,他挥了挥手,道:“夜了,回吧,你也早点休息,不用担心,我们应该相信,小金市长他能准确表达他想表达的意思。”

    铁司令的话有点绕口,但他和祝海峰都能明白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在离铁司令不远的房间内,干瘦的姜书记正捧着滚烫的茶杯,小口地啜饮着茶水,说:“南门之行,还是收获不浅。”

    姜书记背后的阴影中,有个同样清瘦,但明显比姜书记低了一头的中年男子小心地接话说:“那是姜书记运筹帷幄,一举打破越海铁板一块的僵局,从今晚起,姜书记就可以放开手脚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