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舞弊丑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1949的月票支持!)

    杜建学看着跃跃欲试的金泽滔说:“从内心来说,我还是建议你留在政府这边,趁着年轻,多做些实事,积累经验,夯实基础,将来的路才会越走越宽。但这次机会难得,不去争取一下,我想你也于心难安,所以,这件事上,我给不了你建议。”

    金泽滔苦笑不已,正待说话,裘星德走了进来,说:“杜市长,金市长,城关镇那边出了点事。”

    不等领导发问,裘星德连忙将事情经过说了。

    城关镇干部大会进入书面推荐和测评环节,一切都风平浪静,但在向考察组口头推荐时,有村民代表反应,王力群有打招呼做工作的嫌疑。

    考察组当即质询王力群,王力群自然极力否认,金泽滔曾反复告诫他千万不能出面做干部群众的思想工作,乡镇情况复杂,这次城关镇委书记又出现两位候选人,更要格外谨慎。

    村民代表最后也提供不了有力证据,倒是现场有人指证说,那个村民代表收取了别人钱财,让他抹黑王力群。

    两人争持不下,差点打了起来,最后通知派出所来处理。

    公安人员一到,也没怎么恐吓,村民代表就交代了情况,确实有人出面让他抹黑王力群。

    他还透露,在场的村民代表,受人唆使抹黑王力群的绝不止他一人,但死活不承认收取了钱财。

    听到这里。金泽滔和杜建学两人面面相觑,还真是不消停啊。不过这事听着总有那么几分诡异。

    他们预料今天城关镇干部大会不会那么平静,但还是没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丑闻。

    这个事情说大不大,也就个别村民受人唆使,随意诋毁候选人形象,扰乱推荐测评工作。

    一般地,遇到这样的事情,没有确凿证据能证明他收取钱财,派出所教育训诫一番。取消他的推荐测评资格,这事情也到此为止。

    但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陈铁虎书记打电话让杜市长亲自去城关镇坐阵,确保城关镇接下来的口头推荐测评不再出意外。

    原来陆部长当场叫停了城关镇考评环节,等派出所最后查明真相,再进入口头测评环节。

    陆部长发话了,不但城关镇上下紧张起来。市委也专门成立了以杜市长和章副书记为首的清查小组,公安局派人封闭了会场。

    受城关镇气氛感染,市委大院里的气氛也骤然紧张起来,据翁承江汇报,现在大院里各种谣言满天飞,有说王力群这是贼喊捉贼。掩耳盗铃,打同情牌,目的是搏取同情分。

    有说王力群鉴于第一阶段的书面推荐测评落后于蒋副部长,所以不惜自污以扰人视听,好浑水摸鱼。

    种种说法。似乎都针对王力群,反而原本最受怀疑的蒋副部长却清白如水。

    金泽滔并没在意这些谣言。这些龌龊事王力群不会做也不屑做,但对于第一阶段推荐测评情况的说法引起了金泽滔的怀疑。

    莫非真如传言所说,第一阶段王力群落后于蒋副部长,按既定程序,在口头推荐结束前,第一阶段的推荐票箱应该还被封存,没有作最后统计,那么这种谣言又是从何而起?

    即便第一阶段真处于落后位置,第二阶段口头推荐完全可以后来居上,书面推荐和口头推荐各占一半,前者全体干部群众参与,后者由城关镇机关中层以上干部参与。

    从王力群和蒋副部长两人的群众基础来说,应该是王力群占优,更何况金泽滔还藏有许永华这着暗棋。

    那么,会场这出戏到底是谁导演的?金泽滔百思不得其解,不要说王力群,就是蒋副部长都不可能参与其中。

    这种拙劣的把戏对两个候选人都没什么好处,除了增加议论,根本无碍大局。

    至于暗棋许永华,金泽滔压根就没怀疑。

    不管许永华出于怎样的考虑,他都没理由导演这出闹剧。

    许永华或许会釜底抽薪,做反面工作,甚至干脆跟省组部工作组检举。

    但相信许永华还没有愚蠢到要走向金泽滔的对立面,一则毫无根据,二则人们也绝不会相信许永华为金泽滔做事,正如柳立海说的,家都让人抄了,还给人抬轿吆喝,这种事要传到外面,不是认为金泽滔疯了,就是以为许永华傻了。

    而且,他们许家的生死存亡全在乎金泽滔的一念间,这种代价相信许永华也承担不起。

    金泽滔还在为城关镇这出戏头疼时,杜建学和章副书记已经赶到了城关镇会议室,会议室门口虎视眈眈地守着公安干警。

    陆部长没有杜建学等人想象的那么雷霆暴怒,甚至在他脸上都找不到一丝愤怒的痕迹,他一个人坐在会场一角,冷漠地注视着会场人们的小声议论。

    刘志宏和王燕君则小心翼翼地陪随一旁,三人谁也没有说话。

    王力群和蒋副部长神情紧张地坐于会场的另一侧,说起来,他们两人原来也是市委大院的同事,虽不熟悉但也能点头招呼。

    但此刻,两人都互相戒备着,上午会场发生的一幕,王力群到现在都还有点愤愤不平,不管这个事情最后结果真相如何,他是受害人无疑。

    蒋副部长也是愤愤不平,王力群平时看上去还挺清高自重,竟然让人检举他自己,如果仅是这样,我还真服了你,连我都要为你喊冤。

    可你也太急于为自己澄清了,马上又安排人为自己喊冤,这前后不过几分钟,这出戏就太拙劣了吧。

    貌似你是个受害人,但想必群众的眼睛是闪亮的,会议室大多数人应该都看清了某人的真面目了吧。

    蒋副部长想到这里,心情反倒从一开始的患得患失,变得踏实起来。

    公安局政委罗立新指挥着干警正在忙碌地找村民代表谈话,调查有无舞弊行为。

    陆部长看着杜建学一行人进来,面无表情地仅对着杜建学点了点头,也没有示意他坐下,至于章副书记等人,他连眼皮都没抬。

    杜建学苦笑着说:“陆部长,市委对会场发生的推荐测评舞弊行为十分重视,责成我和章副书记配合工作组工作,陆部长你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配合你们?”

    陆部长横了杜建学一眼,说:“舞弊丑闻出在你们南门市,不是你们配合我们工作,而是你们应该怎样自查自纠,我们工作组没有权利干涉你们南门的干部调整,更没有义务为你们干部任用程序堵漏补缺。”

    杜建学尴尬不已,但还是很诚恳地说:“还是想听听陆部长的意见,这样的事,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没有处理经验。”

    陆部长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说:“发生这样恶劣的舞弊丑闻,难道不应该彻查吗?”

    章副书记小心地说:“我们也希望能查个真相大白,但要没有结果呢?”

    章副书记担心今天的推荐测评会不会受这桩丑闻影响,无限期地被搁置。

    陆部长嗤笑说:“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不能真相大白的,再说,就这么多人,还怕找不出真相?要我说,就在这里查,真相不大白,会场就不开放。”

    陆部长的话让杜建学等人脸色都变了,陆部长,你还真当这里的干部群众都是省级机关大院里的乖乖仔啊,农村工作远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杜建学到会场,压根就没想过要查明什么真相,而且这种事情,你也查不出真相。

    杜建学虽然腹诽,但也不敢当面和陆部长顶真,连忙招过罗立新,询问调查情况。

    罗立新说:“经过调查,有三人受人指使,矛头都指向王力群,但至于这背后谁指使他们也说不明白,应该是南门本地人,但指使人没有出现在会场。”

    刘志宏皱着眉头说:“那个指证村民代表收取钱财的证人呢?”

    罗立新脸一红,惭愧道:“派出所给他录了口供后,因为是证人,也没有强制控制,当时环境嘈杂,干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村民代表身上,等再回头找人时,已经失踪了。”

    刘志宏还兼着政法委书记,这事办得连他都感觉脸红,斥责道:“人不见了,不会去找啊,你不会告诉我,录口供的时候,连个身份都没搞清楚。”

    罗立新垂着头一声不吭,事实也正是如此,等回头核实身份时,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陆部长讥笑:“这就是你们南门公安局的素质?这么一个大活人出现在会场,居然失踪了连个身份都都没查清?”

    刘志宏只好讪讪说:“到现在,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有人抹黑王力群,但到底有多少人,有没有人背后使钱,都不得而知,而且这个事情短时间无法查下去了。”

    杜建学却感觉,这出闹剧似的推荐测评舞弊案,似乎不象表面这么简单。

    章副书记道:“陆部长,正如你所说的,这么个大活人出现在会场,现在居然连身份都无法确定,那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第一阶段的书面推荐测评,会场是否也有这样不明身份的人员出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