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反面教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歌唱的芦苇的月票支持!)

    刘志宏有些恼怒:“这绝无可能,推荐票都是按照实际参加人员下发的,而且舞弊闹剧也在书面推荐环节结束后发生的,当时会场秩序混乱,人员进出随意,但之前绝不会是这样。”

    杜建学市长插话说:“外面有人传言,在第一阶段书面推荐环节,王力群因为落后太多,所以才导演了这出舞弊丑闻。”

    “是吗?”陆部长面无表情地反问了一句,眼睛却冷冷地看向刘志宏。

    刘志宏眼睛都红了,这票箱都封着呢,他都不知道结果,又有谁能知道。

    而且所有推荐测评票收发环节,都是组织部工作人员经手的,外面怎么莫名地会有王力群票数落后的流言,说的还真象那么回事。

    陆部长杜市长和章副书记,说:“你们都觉得书面推荐环节有问题?”

    杜建学只是觉得会场内的情形诡异,抹黑王力群的舞弊者如实交代了问题,反倒仗义执言的指证者却没了影子。

    会场外,却莫名地流传着对王力群不利的谣言,而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这两者似乎有一只手在串连着。

    杜建学不敢肯定书面推荐就有问题,章副书记微笑说:“不敢肯定都有问题,但毫无疑问,舞弊的三个村民代表书面推荐是有问题的,这对王力群同志是明显不公的,而且谁能保证就这三人?”

    杜建学心里却说。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开票箱统计一下。这也从一个侧面验证这些这些流言和会场内的舞弊行为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陆部长直视章副书记,慢慢地脸上漾出笑容,只是这笑容却蕴含别样的意味。

    直到到章副书记笑容僵硬,后背发冷,陆部长才收回目光,同时也收回笑容,说:“就按章副书记说的,既然对某些同志不公。那么最公平的办法就是重新再投一次票。”

    刘志宏嗫嚅着想说话,但最终也只是深深叹气,推倒重来,对王力群来说,却是凶多吉少。

    会场内的干部群众都清楚王力群和书记市长之间的恩怨,如果没有刚才的舞弊丑闻,因为金市长的关系。对普通干部群众来说,王力群无疑更得人心。

    但此刻,舞弊丑闻都惊动了杜市长,而章副书记又一向是陈书记的坚定支持者,换言之,市里两位大佬都亲临现场。关注王力群和蒋副书记的角逐。

    这个时刻,参与推荐的干部群众,又作何选择呢?

    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重新分发推荐测评票,跟原来一样,按座次分发。在最后清点票数和人员时,除了被撤销推荐资格的三位村民代表。人数没有增减。

    会场秩序又重新回到上午刚开始会议的情形。

    章副书记笑着对杜市长说:“杜市长,一起转转吧。”

    两人受陈书记委托,名为配合工作组,实为坐镇会场,大家都开始填写推荐测评票,两人巡视会场,也是职责所在。

    两人一左一右分开,背着手,象监考老师一样,绕着会场转悠。

    会场气氛也严肃紧张起来,人们没有了刚才的交头接耳,都开始咬着笔头,认真填写推荐测评票。

    转了一圈,至少在过道两侧,杜建学目力所及,没有一个是推荐王力群的,这样一估算,至少王力群失票率达八成以上,也就是说,推荐王力群的不足二成。

    联想到刚才自己所怀疑的,这些推荐票都还封存在票箱里,怎么会有结果被泄露出来。

    想到这里,杜建学霍然一惊,猛然回头,却正看到陆部长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再回过头来一看,和他一起巡视会场的,除了章副书记外,还有镇里指定的两位干部一起维持会场秩序,一位组织委员,一位宣传委员。

    毫无疑问,推荐结果就是会场里某个巡视人员估算着泄露出去的,至于说王力群推荐票领先还是落后,这个就视散布谣言者需要了。

    章副书记态度和蔼,不时地驻足停顿在某些干部后面,不住点头表示满意。

    杜建学却十分清楚,刚才他都目测过,这些人,都是推荐蒋副部长的。

    章副书记所过之处,应该没有人会推荐王力群,就跟自己一样刚才巡视的结果一样。

    想到这里,杜建学忽然苦笑起来,不知不觉间,自己也成了别人的道具,坐镇会场的道具。

    恐怕被封存的票箱里的结果,和外面的流言恰恰相反,第一轮,王力群应该大大领先于蒋副部长。

    那么,这出舞弊丑闻是谁导演的就不言而喻了。

    不管陆部长是不是决定推倒重来,至少在第二个环节的口头推荐,王力群的得票率经会场估算也不会超过二成。

    那么,只要第一轮封存票箱里的推荐票不少于二成,蒋副部长就稳操胜券。

    真是好算计!

    杜建学只觉得心里隐隐地有股邪火,虽然不待见王力群,但还没沦落到要为你陈铁虎摇旗呐喊的地步。

    而且,欺负王力群,还要市长书记联手,这种事情,落在在场有心人眼里,那才是今天会场最大的丑闻。

    会场上有人陆续在上交推荐票,有穿墨绿外套的工作人员拎着第一次投票被封存的票箱,可能准备拎到会场外销毁,经过陆部长时,却被陆部长拦住。

    工作人员似乎有些敬畏陆部长,喃喃说:“部长,是章书记让我们把这票箱处理掉的。”

    陆部长拿手指点了点自己跟前,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把票箱放在陆部长指定位置,转身快步离开,走了十来步,都还感觉心脏跳得厉害。

    杜建学没有兴趣再巡视下去,直接返回到陆部长身边,正想开口说话,陆部长却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杜建学只好闭起嘴坐了下来。

    杜建学和陆部长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后方,看着前面会场,与会人员,正在陆续递交推荐票,干部们往票箱投递了推荐票后,并没被允许离开,接下来还有进行口头推荐。

    工作人员认真引导解说,整个会场秩序井然。

    章副书记和刘副书记一前一后回来,前者满面春风,后者愁眉苦脸。

    章副书记正要说话,也被陆部长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章副书记点了点头,虽然收敛了笑容,但神情相当愉快,和刘志宏并肩坐于后面。

    又隔了一会儿,王燕君回来,后面跟着拎票箱的干部,正是刚才那个墨绿外套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看了眼陆部长,陆部长却指了指门外,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连忙看向王燕君。

    王燕君有些不知所措,刘志宏霍地站起,说:“陆部长让你把这票箱拿到会场外作废票处理,你没看到吗?”

    章副书记脸色都变了,结结巴巴说:“陆部长,这个票箱装的是大家刚递交上来的推荐测评票,这都还没统计出结果,是不搞错了?”

    大家这才发现陆部长跟前还摆着一只票箱,陆部长讥讽地扫了章副书记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搞错了?你以为我是瞎了眼,还是糊了心。”

    章副书记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工作人员见无人反对,连忙拎起票箱就往门外走去。

    章副书记急了,连忙说:“陆部长,你刚才不是说,最公平的办法就是推倒重来,这都还没统计出结果,怎么能算是公平?第二次投票不就成儿戏了吗?”

    陆部长却仰着头,自言自语道:“二十年前,我响应中央号召,上山下乡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小队长干起,一直干到大队书记,后来被推荐上大学,从学校毕业后,又从公社干部干起,一直到今天,这样的把戏,二十年前就被人玩腻了。”

    陆部长仰头看天花板,语气平和,但他的话却令在座的人们都有些心惊肉跳。

    当陆部长最后端坐身体,平视人们时,杜建学甚至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那么一丝嘲讽。

    刚进会场时,听到陆部长要清查推荐舞弊案时,杜建学还在心里嘲笑,省机关大院领导,下到基层,总会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不懂农村工作,却爱装腔作势,指手划脚。

    而此刻,陆部长却明白告诉大家,在座的,如果论及对农村和农民的了解,论及对这类小农式的拙劣小把戏的了解,恐怕还真没人能及眼前这个一贯鼻孔朝天的陆部长。

    章副书记刹那间面红耳赤,竟有些仓皇无措,求助地看向杜建学。

    杜建学心里却升腾起一股酣畅淋漓的痛快,笑着说:“那为什么陆部长还要重新推荐一次呢?”

    陆部长恶作剧地笑说:“不是有人想推倒重来吗?那给他一次机会嘛,至少也让他过一次干瘾嘛。”

    杜建学有点哭笑不得,刘志宏说:“陆部长,接下来还要不要进入口头推荐?”

    陆部长挥了挥手:“现在会场都变味了,再进入口头推荐环节就失去意义,今天的推荐就以第一次推荐为准。刘书记,今天的推荐测评既是教训,也是经验,组织工作,要善于总结经验教训,正面典型引路,反面教材警示,制订党政干部提拔任用条例后,还要根据实践经验再出一个实施意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