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是把好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不得不说的月票,感谢梦想从未完成的打赏!)

    章副书记听到陆部长要将今天的推荐测评情况,作为省组部干部任用条例的一个反面典型来总结,脸都吓白了,此时,还哪敢辩白。

    陆部长说以第一次推荐为准,他只恨不得今天没有在这个会场出现过,更不敢出言反对。

    章副书记一般场合都不太说话,有点谨小慎微,不然也不会在书记会议上陈铁虎向他求助时,就因为当时在场的陆部长还没吭声,他非但没有力挺陈书记,还反戈支持刘志宏。

    此时陆部长声色俱厉地批评今天会场发生的舞弊闹剧,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矛头所指,在座人们,已经是心知肚明。

    这样恶劣的干部任用营私舞弊案,如果陆部长真要深究,那么他章副书记是首当其冲成为挡箭牌,替罪羊。

    章副书记只觉得冷汗淋漓,哪还管蒋副部长能不能最后推荐通过。

    相反,心里却早已经将派他来会场的陈书记骂得狗血喷头,到现在,他也明白这出舞弊闹剧就是陈书记幕后导演的。

    名义上章副书记和杜市长来会场是配合工作组,实际上是为蒋副部长站台助威来了。

    效果很明显,刚才他粗粗转了一圈,蒋副部长的推荐率达八成以上,本来,他也感觉欣慰,但此刻,他宁愿这一切都是恶梦。

    作为南门市委副书记,被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惦记上。前途灰暗不说。什么时候。陆部长一个心情不痛快,一个念头不通达,自己就可能面临被一撸到底,灰飞烟灭的下场。

    想到这里,章副书记心丧若死。

    干部大会随后就宣布散会,很多干部群众都迷惑不解,都在纷纷打听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取消口头推荐。为什么没有现场宣布推荐结果。

    陆部长甚至以会场存在安全隐患为由,让刘志宏将票箱带回办公室统计。

    这种典型的陆氏嘲讽,连杜建学都感觉脸上无光。

    当金泽滔收到消息时,还有点不敢相信,城关镇的干部推荐测评会议竟然还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

    好在事情还算圆满,据王燕君部长说,王力群推荐票过半没有问题,城关镇委书记最后大局鼎定已经无疑。

    陆部长十分关注城关镇干部调整,亲自交代组织部要求听取关于城关镇干部调整进程的汇报,直至最后公示和任命。

    金泽滔这才放下了心。

    杜建学回来后。连办公室都没回,一屁股坐到金泽滔的会客室沙发上。嘴里骂骂咧咧道:“还真够龌龊,连这种主意都会打上,自以为很高明,把所有人都当傻子耍,还真是昏了头。”

    金泽滔笑说:“他是万万没想到,自以为高明的把戏,在陆部长眼里却如儿戏。话说回来,人和人之间相处,有缘则合,无缘则散,朋友做不成,也不一定非要做敌人,最后只能是徒增嗤笑。”

    杜建学还是怒气难消,说:“真是胆大妄为,没看到陆部长都亲自坐阵会场,这样的场合,都敢算计,陆部长岂是好相与的人。”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罢了,陆部长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指责谁,最后只能是糊涂账一笔,查无可查,也就到此为止吧。”

    杜建学冷笑道:“陆部长需要查清楚吗?查不清楚才叫痛苦,什么事都往你身上装,会场的舞弊闹剧不一定就是他们指使的,或许是巧合,凑巧碰到这样的事,谁知道呢?”

    金泽滔摇头说:“不会这么巧吧,碰到这样的事,避之唯恐不及,难道他还敢借梯上楼?”

    杜建学说:“利令智昏吧,或许是他,或许不是他,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陆部长认为是他,那就是他,会场内的舞弊,会场外的谣言,都是相互串连的,最后就成了最后借我们造势的干部使用营私舞弊案。”

    杜建学在跟金泽滔发牢骚的时候,章副书记也跟陈书记大倒苦水:“陈书记,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镇委书记谁上谁下的问题,得赶紧想办法先灭了陆部长的火气。”

    陈铁虎脸色铁青,城关镇干部大会召开时,他一直坐办公室里等待结果,当他得知城关镇推荐测评第一轮结束时,王力群以明显优势领先,心里就跟着了火似的。

    幸好,会场里爆出了舞弊案,他马上让杜市长和章副书记过去,目的是在第二轮口头推荐重新夺回优势,事情发展比他想象的要乐观,陆部长竟然同意推倒重来。

    但此后进展一泻千里,陆部长同意重新投票,但最后却恶作剧似地宣布推荐测评以第一次投票结果为准。

    感觉自己就象小丑似地上台表演了一回,还被人哄下了台。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小丑就小丑,笑话就笑话。

    陆部长真要把今天的舞弊案当作全省干部任用条例的反面教材曝光,那么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下场,用脚趾思考都清楚。

    正如章副书记所说,当务之急,是赶紧先灭了陆部长的火气。

    他恶狠狠地瞪了章副书记一眼:“首先得把这个事情的真相搞清楚,赶紧让制造这起舞弊闹剧的村民代表向公安局自首,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章副书记愣了一下,结结巴巴说:“陈书记,我也想参与这起舞弊闹剧的人自首,难道陈书记不知道?”

    陈铁虎狐疑地盯着章副书记,良久,才跳脚说:“你以为是我指使的?你以为这些都是我安排的?”

    章副书记难以置信地说:“难道不是陈书记安排的?”

    陈铁虎看着章副书记,只觉得一股寒意从骶尾骨沿着脊椎,直透出脑门,浑身冰凉。

    难怪陆部长要推倒重来,他只是想印证这一切是否是有黑手在幕后操纵。

    难怪陆部长要发这么大的火,无疑,最后的结论,所有不利因素都指向了自己。

    原来,这顶屎盆子从一开始就往自己头上扣,自己得报会场出现舞弊事件,还兴高采烈地派出了杜市长和章副书记,准备在第二轮口头推荐逆转形势。

    章副书记看着方寸大乱的陈书记,心里嘀咕,难道真不是陈书记导演的舞弊事件,这不可能啊,会场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陈书记还将自己叫到办公室,商量在第一轮不利的情况下怎样扳回劣势呢。

    推荐票都还封存在票箱里,陈书记是怎样得知投票结果的,那还不是现场有人随时向陈书记通报。

    陈铁虎颓然坐回椅子,事情全过程,一环扣一环,每一步都算准了自己的棋子走向,最后将了自己的军。

    真是算计人的一把好手,前手后手都被他吃得死死的。

    到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听,更不会有人信,不是屎也是屎了。

    他第一时间怀疑金泽滔,但随即就排除了这个念头,在第一轮书面推荐王力群领先的情况下,金泽滔绝不会节外生枝,做这欲盖弥彰的傻事。

    那会是谁呢,其用心之险恶,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陈铁虎头疼欲裂。

    而此刻,金泽滔却早早地出现在通元酒店,和王如乔部长约好今晚在这里小聚。

    金泽滔没有象以往一样直奔包院,而是在酒店大门口的休息厅等候。

    还没等他坐下喝上一口茶,门外风风火火闯进程真金,朱小敏告诉他金市长在这里候客,连忙过来请安。

    如今,程总也算是南门乃至永州的风云人物。

    铁司令和姜书记连袂在东元公司承建的英雄纪念馆露了一回脸,省地市三级电视新闻连番轰炸,让东元工程公司在越海名声日彰,连带着程真金也成了不大不小的名人。

    程真金还未开口,已经是裂开了嘴,他有理由高兴,事业蒸蒸日上,东元公司现在接活也开始挑肥拣瘦。

    爱情水到渠成,自己一个泥腿子找了个知识分子副校长做老婆,那是只有春梦里才会实现的理想,终于变成现实。

    更兼这段时间他还利用自己的私房钱参股岔口村投资市场,还未完工,已经赚得盆满钵溢。

    金泽滔笑着和他握手,还问他什么时候结婚,程真金更是喜得抓耳挠腮,连连说:“就快了,就快了,再不结就显形了。”

    金泽滔端详了程真金好一会儿,才叹息说:“果然是搞工程的,开门打桩是把好手,你这下手可真够狠的。”

    程真金嘿嘿低笑说:“我不狠,她还跟你急,咱现在好歹也是个钻石品级的王老五,还不使劲地抓牢啊。”

    金泽滔笑骂道:“你这暴发户,不要赚了几个钱就不分东南西北,邹校长也不容易,这样的年龄都愿意为你怀孩子,可千万不能辜负了她,要定期看医生,大意不得。”

    程真金拍着胸脯说:“金市长,你就放心吧,我有几斤几两,还拎得清爽,安安心心做事业,平平淡淡过日子,我老程能有今天,知足喽!”

    金泽滔哈哈笑说:“我放心什么,关键是你自己要问心无愧,邹校长有身孕,你还整天在饭店出没?”(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