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轮到他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飞快地瞟了陆部长一眼,却见他ji动得鼻翼急剧地翕动,目光炯炯,急切地看着自己。

    金泽滔感觉心慌,一般人关心那晚铁司令和自己的对话,可能出于好奇,或者是看好自己,想藉此和自己套近乎,这些,都不奇怪。

    但陆部长什么身份,行走在省委大院的正厅级省组部副部长,掌握着全省成千上万省管干部的生杀大权,他能浅薄到因为铁司令和自己说了几句话,就对自己另眼相看?

    金泽滔正想说话,车已经嘎吱刹住了车,通元酒店到了。

    金泽滔不等车停稳妥,就先下了车,陆部长慢悠悠地从车上下来,伸了伸懒腰,陶醉地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着花草芬芳。

    刘志宏从后面的车子跟了上来,狐疑地看着金泽滔问:“不是直接上西州吗?怎么停这儿了?”

    他知道直接问陆部长,是没有答案的。

    金泽滔对酒店迎宾小姐说:“准备一个包院,让朱总排一下菜,速度要快,领导吃好饭还要赶路。”

    吩咐完事,他才回头说:“刘书记,你们要离开南门,别人不管,但我是一定要敬你一杯酒,权当饯行,陆部长也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妥当。”

    离别南门,刘志宏心里一直惶huo,陡闻金泽滔这番暖心窝的话,让刘志宏百感交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是重重地拍着金泽滔肩膀,只觉得在南门数十年,临别前能得金泽滔一杯水酒相送,也不枉平日里两人的惺惺相惜。

    部长率先走在前面,对金泽滔的解释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

    等进了包院,陆部长拦住了金泽滔,对刘志宏等人说:“你们先进去,我跟金市长有几句要说。”

    两人又折回院外,没等陆部长动问,金泽滔主动说:“铁司令说了一些话,但归根结底就一个意思,他要求,所有领导干部,要安心工作,不要有太多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纯粹的越海人。”

    金泽滔特别强调要做一个纯粹的越海人,听陆部长的口音,不象是越海本土人士,或许他早已经从中嗅出一丝异乎寻常的信息,询问自己,不过想得到某种印证。

    陆部长仰头看天,此时,天还大亮,明晃晃的太阳还挂在山头,天空湛蓝湛蓝的,天际的几丝云彩被日光映得火烧一般。

    金泽滔有些佩服地看着陆部长,就这样昂着头ting立着都快有十分钟,竟然都一动不动。

    金泽滔正在放肆地打量着陆部长的时候,陆部长忽然动了,他说:“除了这些,还说了什么话?”

    金泽滔说:“铁司令让我把他的话带给一些人。”

    董明华和温重岳的话他已经顺利带到,而且结果皆大欢喜,苏子厚早些天主动打电话询问了铁司令在南门活动的情况,金泽滔也把话带到了。

    “就这些?”陆部长说话的语气少了嘲讽,多了分温和,铁司令让小小一个副处级干部带话,令人匪夷所思,让他觉得金泽滔的背景有些神秘。

    金泽滔笑了笑没有答话,他知道陆部长想了解到底让他给谁带话。

    “姜书记亲自点名让刘志宏同志主持修订干部任用条例。”陆部长换了个话题,他也觉得刚才这话问得有些蠢,如果真不能说的,他知道了反而是祸非福。

    金泽滔笑了:“姜书记也强调要求每个干部都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陆部长飘忽的目光终于凝成一线,和自己猜想的一样,外省势力和本土势力终于联手,达成妥协。

    姜书记一改往日的低调无为,准备着手修订干部任用条例,姜书记这是要效仿南门,以任用制度改革之名,行干部调整之实。

    陆部长豁然开朗,部里让他匆匆结束南门的试点考察,并指名让刘志宏随工作组一同回去。

    原来,姜书记这是要高调准备调整干部,难怪电话通知语焉不详,恐怕部里大多数人都还一头雾水。

    如果所料不差,刘志宏这个干部任用制度改革的始作甬者,在这次调整中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眼前这个金泽滔,是南门干部群众中,唯一发自内心殷勤留客,设便宴为他们送行的人,就凭这一点,他和刘志宏交情匪浅。

    谁又知道,在他人眼中,如丧家之犬离开南门的刘志宏,有朝一日也能决定很多人的命运,说到底,金泽滔为人讲究,非是一般趋炎附势之辈,不因权重而折腰,不因位贱而轻卑,这就是缘分。

    如果说之前,陆部长刻意关注金泽滔,只是职业习惯和政治需要,那么现在,陆部长心里真起了和金泽滔结交的念头。

    陆部长转过身来,正面直视金泽滔,说:“春节期间,你在越海大厦表现突出,果断制止了一桩可能伤及人命的群体拥堵事件,听说姜书记大为欣赏,还当众承诺要重重奖励你?”

    金泽滔嘿嘿笑说:“姜书记要推荐我为全国劳动模范。”

    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能得到省委书记的奖励,也是件荣耀事,无需隐瞒。

    再说,党员干部被推荐为全国劳动模范,推荐材料还需要省组织部审核同意。

    金泽滔的推荐材料目前已经递交至组织部,事情的前因后果陆部长心里清楚,他不过是想证实一下金泽滔和姜书记的关系,果然如此。

    陆部长倒有些羡慕金泽滔的际遇,和越海最有权力的两任省委书记前后都有交集,并且还有不浅的情分,这又岂是一般人能有的造化。

    陆部长没有再走太远,拍着金泽滔的肩头,和颜悦sè说:“回吧,我们也没多少时间浪费在饭桌上,南门之行,能认识你这个年轻俊彦,也算不虚此行。”

    陆部长这一亲热举动,非但没有让金泽滔受宠若惊,相反,却令他惶恐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金泽滔小心偷看陆部长,正巧陆部长也注视着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忙不动声sè地急走几步,摆脱了他的勾肩搭背,肃让说:“陆部长请!”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院门,陆部长驻足门口,仔细端详着门口英雄之家这块铁司令亲手撰写的匾额。

    金泽滔在旁边解释说:“这是铁司令在解放英雄列岛时曾经居留的民房,正巧当时我也在这个院子就餐,顺便请铁司令留了墨宝。”

    陆部长又伸手拍拍金泽滔的肩膀,说:“不错,不错。”

    到底是说铁司令的字不错,还是金泽滔的人不错,金泽滔不得而知。

    陆部长一行人在通元酒店并没有逗留多久,金泽滔每人敬了一杯酒,再单独和刘志宏连碰三杯,就匆匆结束了这顿简陋的送别晚餐。

    金泽滔执意将陆部长一行送至道口,才赶回酒店,这个时候,缪永春和王力群等人都悉数到达,迎接人群中意外地多了商贸系统两位局长,林正大和杜子汉。

    林正大边走边解释说:“下午正好因为轻纺商城的事找王总指挥商量,恰逢喜事,就不请自来了。”

    金泽滔哈哈笑说:“来的都是客,多个客人添双箸,今天主人是缪永春和王力群,我跟你们一样,也是讨杯酒喝。”

    杜子汉插话说:“葛敏松一直借口干部调整是全市压倒一切的大局,对我们商贸的申诉一直推三阻四,全市干部两轮调整全部结束,这第三轮怎么也该轮到他了吧,我们准备将他的申诉重新提上日程,这回葛敏松总没有理由推托了吧。”

    年初时,金泽滔和沈向阳代表市政府慰问商贸系统时,以林正大为首的商贸系统百名中层以上干部,联名状告前分管领导葛敏松。

    这个皮球后来被陈铁虎一脚踢回到杜建学,当时金泽滔还给他支了个招,邀请有关纪检审计等单位开个会,让葛敏松和商贸系统干部当面对质。

    后来因为陈书记启动全市干部调整,这个事情就被暂时搁置了,这段时间,葛敏松倒是四处活动,到处托人情走关系,企图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事情也曾经托到金泽滔头上,金泽滔当即义正辞严地回绝:“这个事情找我没用,一我没有指使商贸干部要状告葛市长,这是干部的自觉行动,我说了也没人听你的,二是作为党员干部,他们有这个权利如实向组织反应问题,第三,葛市长应该主动澄清问题,而不是回避问题,这样只会招来更多的质疑。”

    金泽滔似乎没有听到杜子汉的牢sāo,而是对正笑盈盈迎面而来的尹小香不住点头说:“小香局长这段期间落实分税制体制改革行动很迅速,听说省局都表扬了,南门是最早完成企业一般纳税人认定的先进县市。”

    林正大和杜子汉只看到金泽滔不住点头,两人相视一笑,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尹小香年初调到南门财税局任副局长,分管税收工作,重拾财税工作,尹小香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很快就风风火火投入分税制改革,成绩斐然。

    缪永春也在旁插话说:“别看尹局长是个女同志,干起活来巾帼不让须眉,局内局外威望很高,再兼业务精通,企业都怵她。”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