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急转直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刘志宏走后悬空的副书记职位,果然如之前王如乔所说,求之者如过江之鲫,甚至有人都跑金泽滔这里拿主意,差点没令他将来人打出办公室。

    金泽滔安分守己了一辈子,最后却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这是他这辈子所不愿再重复的过往。

    他也不学刘志宏按部就班,稳健走好每一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然后凭年纪和资历,慢慢地熬到级别,他不想做个庸庸碌碌,无声无息的官场米虫。

    这几年工作历程,算不上轰轰烈烈,但也有声有色,至今,他累积了一定人脉和资源,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大踏步往前走,不错过每个机会,不错过任何风景。

    地委对南门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也颇多争议,金泽滔这段时间往地委跑得很勤。

    甚至为和地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郑昌良说上话,他还打电话给原副书记,现调到会州任副书记的赵江山让他从中说合。

    但郑昌良的答复很含糊,只答应在最后书记会议上,如果金泽滔的名字能上书记会议上讨论,他愿意助一臂之力。

    工作做了不少,但进程还是不容乐观,征求意见过程中,王如乔部长属意浜海的蒋国强,陈建华副书记提名葛敏松,常务副专员夏新平提名沈向阳。

    这些是对金泽滔最具威胁的人,其他几个看声势就是走走过场,混个脸熟的提名。金泽滔并没放在心上。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正式提名金泽滔。温重岳不急不燥,让金泽滔这两天备受煎熬。

    今天,市政府将召开办公会议,重新启动商贸系统百名干部联名状告葛敏松一事。

    金泽滔接到通知,他作为商贸系统的分管市长,自然要出席,到现在,他都看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陈建华还一意孤行地坚持对葛敏松的推荐。

    不说现在葛敏松因为年前推荐试点单位一事,将商贸系统上上下下干部群众得罪干净了,就是商贸系统的联名信一事也让葛敏松声名狼藉。

    就算没有上述这些问题,作为葛敏松的亲家,陈建华更应该避嫌。

    陈建华此时提名葛敏松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

    陈铁虎对杜建学提出商贸系统干部和葛敏松听证对质一事,并不怎么上心,让他主持会议。有什么问题再讨论。

    干部调整后,陆部长离开南门已有几天,他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被陆部长惦记上,一直让他心里装了块大石头,更没有兴趣关注葛敏松的死活。

    办公会议邀请了纪委审计等部门负责人。也邀请也相关市政府分管领导。

    但让人们瞠目结舌的是,当商贸系统代表林正大宣读完对葛敏松的控告后,葛敏松勃然作色,怒斥了一句:“凭空捏造,胡说八道。”

    然后转身直接拂袖而去。扔下一会议室大眼瞪小眼的人们,金泽滔扑地低笑。还真是奇葩,这种场合也敢拿腔捏调。

    或者是心虚气弱,或许是有所依仗,但不管怎样,你也得顾及一屋子人的脸面吧。

    即使其中有人可能会为你喊冤,但想必从你走出这会议室后,至少在市政府,应该是没人为你抱不平了。

    林正大等一干商贸系统的干部群众代表还满腔热血,准备和葛敏松好好地舌战一番,此刻,却只能郁闷地瞪着同样发愣的杜建学。

    杜建学低低地骂了句:“你娘的!”

    连句散会都没说,站起来扬长而去。这会不散也散了。

    杜建学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陈铁虎,陈书记愣了好久,才低声骂了句:“你娘的!”直接挂了电话。

    葛敏松恶作剧似的逃离会场,引起了商贸系统干部职工极大愤慨。

    这一回,没等林正大等商贸领导出面,商贸系统退休老干部、老职工代表,在联名告诉状基础上,直接写了一封署名举报信,正式向地区纪委实名举报,一声吆喝,几十个退休老同志浩浩荡荡到纪委上门举报。

    等林正大等人闻讯赶到地委大院时,实名举报信已经正式提交到地区纪委,并扬言,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没有对葛敏松立案调查,他们将直接上西州举报去。

    年初商贸系统干部状告葛敏松就有不死不休的架势,现在葛敏松的举动更如烈火烹油,商贸老同志没有那么多顾忌,群情鼎沸之下,林正大等人的劝阻反而引起了这些老同志的怒骂。

    平静了大半年的南门又要出大事件了!

    葛敏松临阵脱逃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如果说之前商贸系统的联名告状还让人感觉有些咄咄逼人,不依不饶。

    那么现在,人们更多用怀疑的眼光看待葛敏松,看起来,商贸系统的联名告状也不是如传言所说真的就无理取闹,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陈铁虎现在万事求平稳,生怕南门再出什么状况,被上级领导又记起前事,只望过个一年半载,可以消弥前段时间舞弊中扣在自己头上屎盆子的余臭。

    出了这桩事,陈铁虎赶紧召集临时常委会商量对策,这回杜建学死活不愿再牵头此事。

    无奈,陈铁虎只好亲自出面,双管齐下,一边责成葛敏松端正态度,诚恳接受商贸干部职工的质询。

    一边让市政府劝说商贸老同志撤回举报信,万事好商量,有矛盾可以解决,但前提不能出南门。

    杜建学回办公室后,气哼哼地叫过金泽滔,要求务必做好商贸老同志的工作,矛盾不能上交,家丑不可外扬,尽快制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局面已经不是林正大、杜子汉等人可以掌控,商贸企业效益日益低下,日子越来越艰难,老同志的正常医药费都难以得到保证,大家自然怨气冲天。

    而无疑,现在的葛敏松正撞枪口上,没有谁比商贸系统上下都不太待见的葛敏松更适合当这闹事借口的。

    金泽滔苦笑着摇头说:“这事恐怕还真不好拦,林正大等人此时还在地委大院,他们的劝阻不但于事无补,还火上浇油,杜市长,这个时候,事情闹大,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杜建学愕然,细细一想,悚然一惊,事情还真如金泽滔所说,事情闹大,矛盾上交,对金泽滔来说,真没什么好果子吃。

    毕竟,金泽滔还分管着商贸系统,商贸系统老同志如果闹腾起来,他的掌控力必将受到质疑。

    甚至还会引起动机猜疑,直接引发信任危机,这就是能力之外的问题,或许这个意外变故,就成为金泽滔在这次副书记之争中的滑铁卢。

    金泽滔回办公室后,还没等他坐下,温重岳电话就打过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金泽滔,你是怎么搞的?商贸系统的老同志都跑地委大院闹事来了,我还真佩服你居然还能坐得住,不知道这事情是什么性质吗?”

    金泽滔小声说:“我还刚刚得到消息,马上就去现场,当初商贸党员干部联名状告葛敏松副市长,我没有理由阻拦,发展到现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温重岳没等他说完话,冷冷说:“不要跟我强调理由,在葛敏松这件事上,你或许没有直接指使,但你敢说不是你在后面怂恿或煽动的吗?政治上,你还太幼稚,太急功近利。在这件事上,你的表现让我失望,或许真是因为太年轻,阅历不够,还需要多锻炼。”

    没等金泽滔再说话,温重岳直接挂断了电话。

    金泽滔握着话筒,愣愣不知所措,温重岳性情冷肃,但对他向来优待,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如此声色俱厉,毫不留情。

    有一点温重岳没有说错,自己太过近功急利,说到底,自己和葛敏松并没有你死我活的利益冲突。

    在市政府任职半年多来,一直和葛敏松磕磕碰碰,很多时候都是为了迎合他人的需要,仿佛唯有表现得和自己年龄相匹配的冲动,才能被人们接受和认可。

    金泽滔也因此乐此不疲,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已经被人牵着鼻子,落入下乘。

    年初林正大等人联名状告葛敏松,其实就是这些商贸领导投效自己的投名状,可笑的是,自己还洋洋得意地以为掌控了一切。

    其实所有人都清楚,联名状上罗列的几条罪状,大多是领导连带责任,最多只能算失职渎职。

    其他细枝末节,无非是葛敏松利用职权乱报销,低价购买商品,这对一个副市长来说,又算得上什么违法乱纪行为。

    金泽滔并不是一定要致葛敏松于死地,连续扳倒吕三娃等人,让他信心暴涨,忘乎所以,潜意识里,他已经容不得别人对自己有丁点的冒犯。

    政治斗争,脉脉温情的面纱背后,是残酷的倾轧和排挤,金泽滔的想法本来也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他现在只是小小的副处级干部,蚂蚁撼大石,要撼动葛敏松容易,撼动陈建华就有点不自量力了。

    他眼里只有被提名的葛敏松,却选择性地遗忘了提名葛敏松的陈建华,事情也因此急转直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