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柳暗花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葛敏松脚下一个踉跄,左脚差点拌着右脚,连忙加快脚步,只是在转角进入电梯间,当他阴狠的目光扫向身后时,却发现金泽滔正用手扇着鼻子,挥赶着臭味,直接转过楼梯间下楼。

    金泽滔宁愿走楼梯下楼,也不愿和自己为伍乘电梯,葛敏松只觉得一阵心气浮动,隐隐有股血腥直冲鼻腔。

    但有一点金泽滔确实没有猜错,葛敏松自春节后,还真没有洗过澡。

    金泽滔约好林正大等人逐户走访老同志,争取今天能顺利撤回举报信,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商贸系统的离退休人员身份复杂,有行政编制,有事业编制,有干部,有职工。

    身份五花八门,待遇也截然不同,参与署名举报葛敏松的动机也不一样,有些是出乎公心,有些出于私利。

    金泽滔并没有摆市长架子,挨家挨户,访贫问苦,似乎忘记了来的初衷。

    在走访过程中,金泽滔强调最多的就是市政府一定会千方百计改进工经营管理模式,推动商贸企业改革,让商贸的干部职工,特别是离退休人员都能过上好日子。

    同时,对大家反应有关葛敏松的问题,金泽滔承诺组织上一定会进行严肃查处,适当的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正面说法。

    绝大多数老同志对金泽滔的积极态度表示满意,也愿意撤回署名举报信,坦言自己也只是在老领导后面跟风。只要做通领衔举报的孟局长等人的工作,他们绝不拖后腿。

    直到现在。这个事情才算露出曙光,中午在街边草草吃过便饭,金泽滔等人准备一鼓作气,接着走访孟局长等最后几个硬骨头。

    但结果却都一一扑空,一律被家属告知,这些老干部早早就和人相约一起出门,去向不明。

    金泽滔良久无语,心里不由蒙上阴霾。他不相信这几个老同志会同时有事,不是避而不见,就是准备和自己周旋到底。

    林正大、杜子汉等人也面色苍白,看到金市长汗流浃背的失望模样,恨不得狠狠打上自己一个耳光,玩火者自焚,玩水者溺水。

    打葛不成。最后还把金市长拖下水,商贸老同志的实名举报,最后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他们都十分清楚。

    但金泽滔能责怪他们吗?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自己怂恿和助长的结果,自作聪明。最后自食其果。

    金泽滔疲惫地回到办公室,收拾一下,准备早点下班,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离开办公室前,他惯例要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何悦。何悦也熟知他的规律,一般这个时间段。她都会静守在电话旁。

    “小滔,听声音,你今天有些不着劲,是不是爸妈都上京城,吃饭没着落,生活也开始没规律了?”

    何悦的声音依旧清甜糯软,但没有了以往那种明快极富节奏感的韵律,透过话筒,金泽滔都能闻到快要做妈妈的女人,那一股骨子里发出来的慵懒味道。

    金泽滔笑眯眯说:“怎么会呢,就是多跑了几个地方,有些累,倒是你,却要多注意,你瞧,说话都开始喘气了。”

    何悦有些烦恼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身材走样得厉害,肚子也大得吓人,哎呀,怎么怀孕就象怀上一座山,坐着都累。”

    自回到春节过后回京城,何悦每天都会为一天天鼓起来的肚子感慨一番,最近尹小炉也看何悦实在无法正常工作,也终于大发善心,允许她提前回家休息。

    快挂电话的时候,何悦忽然问:“刚刚还跟单位联系过,你们南门事这两天好象闹事情了是吧?”

    金泽滔连忙掩饰说:“没有,没有,一些商贸企业老同志,发挥余热,关心反腐倡廉,闹出了动静,这都传你耳朵里了?”

    何悦自言自语道:“现在老同志是不是精力都太过旺盛,最近团中央搞了个青年志愿者服务,大街上摆摊招募青年志愿者,我爸闲逛街,把我的名字给报上了,你说我这说话都喘气,走路都要人扶,别人给我当志愿者还差不多,能干什么活吗?你知道我爸怎么想的?”

    没等金泽滔回答,她又顾自说开了:“他闲得发慌,京城没熟人陪着打牌,又不能跑中南海钓鱼,就跑去当志愿者,不要老头,他就报了我的名字,冒名顶替我的名字跑敬老院送温暖去了,很多老头老太太都不好意思,说,老何,你年纪比我们还大,还跑来侍候我们,咋好意思呢?”

    金泽滔呵呵笑了:“爸这是有劲没处使,这是好事,你要鼓励他多活动活动,春节后他辅导小春花功课都上瘾了,小春花开学住校,他还不乐意,周末回家,爸还赌气不理她,妈说他越活越回去。”

    何悦吃吃笑说:“老人就是爱折腾,爸干了两天侍候老人的活,嫌脏,不干了,又跑火车站给候车的旅客提供热毛巾热水,不知道能坚持几天,你们的商贸老同志昨天兴冲冲跑去举报领导,今天却灰溜溜跑去将举报信撤了回来,这不是穷折腾吗?”

    金泽滔啊地一声站了起来,桌上的话机被他直接扯到地上,发着噼里啪拉的声音。

    何悦关心地问:“你是不是太累了?坐着也会摔跤?”

    金泽滔哈哈大笑:“你不是就快回家了吗?这都是高兴的,一个人呆家里挺孤独,很想你。”

    何悦温情说:“我也挺想你,哎呀,可不能高兴,医生都说了,怀孕期间,切忌大喜大悲,要保持情绪稳定,我要跟你一样,坐着也摔跤那就太糟糕。”

    金泽滔说了几句,匆匆挂了电话,没等想明白这是咋回事,杜建学市长电话打了进来:“泽滔,思想工作很有成效嘛,这个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约束一下商贸干部职工,这段时间悠着点,别再捅娄子了,你也低调点。”

    金泽滔两眼直瞪着话筒,脑子里一片迷糊,这到底怎么回事,刚刚自己还在挨家挨户做工作,让老同志撤回举报信,最后还和孟局长几个硬头户捉起了迷藏,谁料转头他们就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莫不又是李聪明他们立功了,按说,他们也没那么快就能找到孟局长他们的命门,而且,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跟自己汇报,应该不是他们。

    还在思想间,翁承江领着脸色灰败的杜子汉进来。

    翁承江看到金市长两眼直愣愣地瞪着话筒发呆,心里一声叹息,泡了杯茶,悄悄掩门出去。

    杜子汉低着头嗫嚅说:“金市长,这个事情,我要向你检讨,老孟局长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老孟局长是物资局退休老局长,昨晚坚持连夜上西州赴省纪委举报葛敏松的也是他,说起来,作为现任物资局长,确实要对老孟局长的行为负责。

    金泽滔摆摆手:“这事也不能全怪你,老同志脾气倔,做事认真,让他们撤回举报信,打击了他们的热情,有些怨言也可以理解,这些我们事先都估计不足。”

    杜子汉说:“刚才我跟局里同志闲聊时,了解到一个情况,可能对这个事情有帮助,老孟局长是商业局第五百货公司原经理杜永南的老丈人。”

    金泽滔愣了一下,不觉哑然失笑,也难怪杜子汉说老孟局长可能就是冲着他来的。

    金泽滔对杜永南这个五百经理印象深刻,一个精瘦如竹的精明商人,服装城要购并第五百货公司的土地,他当初是坚持以五百资产入股,最后因为杜子汉的反对,他离职后加入服装城,按工龄折算成股份成了服装城的小股东。

    金泽滔当时也是因为杜子汉在这件事的处置失当,鼓动刘志宏在商贸系统试点干部任用改革。

    “老孟局长他们可能上西州去了,要不,我跟杜永南联系一下,不行的话,我亲自上西州将他们追回来。”杜子汉面红耳赤说。

    现在服装城前景看好,很多跟着杜永南入股服装城的原五百职工,手中的股份都已经翻了好几番,没有入股的职工都背地里骂杜子汉脑浆都长肚子里去了。

    杜子汉最不愿意提的就是第五百货公司和服装城的事,现在商贸系统正在捣鼓的轻纺城,正是受服装城的刺激应运而生。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回去后,找老孟局长好好聊聊,态度诚恳一点,平时多听听老同志的意见,总是没什么坏处。”

    杜子汉唯唯点头,说:“可是……”

    金泽滔微笑说:“老孟局长已经撤回了举报信,下午我们扑了几个空,可能他们正在去地区纪委的路上,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杜子汉腾地站了起来,惊愕道:“怎么可能,老孟局长怎么会主动撤回,他不正要借这件事闹一闹吗?”

    金泽滔摇头说:“你呀,不能总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们要相信老孟局长是出乎公心,真正关心商贸企业的发展。”

    刚才回来时,他还对老孟局长一肚子恼火,昨天还让李聪明调查一下他的动机,此刻,不管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他能主动撤回举报,就让他心生好感。(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