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无人喝彩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舞夜孤枫的月票!)

    杜子汉还待说话,却见门砰地被人大力推开,翁承江在后面着急说:“老孟局长,要不先等等,里面还有人汇报工作。”

    人还没进来,老孟局长的声音先嚷了起来:“不用打掩护,我耳朵不聋,都听得见。杜子汉,以己度人,贼眼里净小偷,小人心理。金市长年纪比你轻,资历比你浅,为什么他是市长,你是局长,这就是能力和水平的差别。”

    老孟局长还是一身笔挺的西装,象老孟局长这样的年纪,穿西装的很少,兼且他长得高大,生得威猛,十分有气势。

    杜子汉本来就心虚,让他的话一呛,格外的难堪,说:“老孟局长,话不能这么说,我也是实事求是嘛,昨天我们怎么做工作,你都不愿撤回举报信,这不是存心要闹事吗?现在撤回来了,也该跟我们打声招呼吧,作为老局长,这就是你的组织纪律性?”

    金泽滔摆手制止了杜子汉的牢骚,从座位上迎了出去,伸手和老孟局长握手,笑说:“老孟局长,我们倒不是对你有意见,而是担心你们的安全。刚刚还挨家挨户走访老同志,结果到了你家,让我们扑了个空,我们正猜测会不会跑西州去了,大老远的,万一路上出什么意外,我们怎么担待得了。”

    老孟局长摇着金泽滔的手,还不忘瞥了一眼愤愤不平的杜子汉。说:“金市长,你的话就是让人心里温暖。不象某些人,说话做事让人从头冷到脚。”

    杜子汉低声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理睬老孟局长的挑衅。

    金泽滔苦笑说:“不管怎样,我们目的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商贸企业的发展,殊途同归嘛,刚才我还跟子汉局长说。平时要多听听老同志的意见,也有利于工作推动。”

    老孟局长这时脸上浮出愧色:“这个事情,还是我们考虑欠稳妥,唉,幸亏杜永南跟我提起了金市长的事情,才不至酿成大错,不然。被人利用了还蒙在鼓里。”

    原来,前几天葛敏松拂袖离去后,气哄哄地分别打电话给商贸一些退休老干部,莫名地指责老孟局长等老同志是事件的幕后指挥者,挑拨离间,罗织罪名。居心险恶。

    还扬言他葛敏松身正不怕影斜,经得起检验,欢迎商贸干部继续向上级纪检系统举报告状。

    话里话外,对商贸系统的联名告状十分不屑,商贸企业沦落到今日的困境。商贸历任领导要负主要责任,态度十分狂妄。十足的无赖嘴脸。

    说实话,孟局长本来并不关心这件事,在他看来,商贸系统百名干部联名状告葛敏松,其本质是相互推卸责任。

    葛敏松的无端指责让商贸老干部难以接受,最后商贸现职干部联名告状演变成了老干部实名举报,事情也从南门扩大到永州。

    如果昨天不是金泽滔等人拦着,老孟局长打定主意要把葛敏松告到省里。

    金市长在商贸系统威望日隆,对杜永南也颇多肯定,现在杜永南离了职,被服装城聘为副总经理,事业正蒸蒸日上。

    不知道他从哪得知,自家老丈人正是南门商贸老同志实名举报葛敏松事件的领衔人,连忙告诉他,地委正在酝酿南门市委副书记人选,你这么带头一闹,金市长处境很尴尬。

    联想到葛敏松的怪异举止,老孟局长感觉被人利用,主动联系了几个为首老干部主动撤回了举报信。

    说到这里,金泽滔也听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中间既没有涉及到杜子汉和老孟局长的恩怨,也不涉及谁指使的问题,如果一定有,那也是葛敏松蓄意挑动事端。

    金泽滔说:“感谢老孟局长的信任和理解,昨天我就说过,葛敏松的事情不宜扩大,家丑不可外扬,关于葛敏松的事情,我们会给商贸系统的干部职工一个交代,但这个事就先到这里打住。”

    即便商贸老同志主动撤回了举报信,事情也圆满得到制止,但在温重岳专员的心目里,并没有因此为金泽滔加分,并改变看法。

    温重岳了解到,金泽滔和葛敏松摩擦由来已久,既非工作上冲突,更不是利益之争,换句话说,两人的口角大多起于彼此间的不服气。

    这让温重岳在肯定金泽滔的工作能力之余,对他的心性和大局观产生了怀疑,也动摇了他准备在这次干部调整中推他一把的想法。

    或许,再打磨锻炼一段时间,可能对他的成长更为有利。

    两天后,陈建华副书记向马速书记提请召开书记会议,研究人事调整。

    书记会议上,在最后商量南门市委副书记职务时,推荐提名出现了分歧。

    马速书记先开了头,他说:“根据会议议题安排,下面商量南门市委副书记职位安排,刘志宏同志调离南门,南门副书记职位已经空缺,需要有德才兼备的同志担任该职务,永州撤地建市申报工作到了关键时刻,而南门又处于关系到申报成败的前沿地带,所以对担任这个职务的干部要从严要求,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

    与会领导都沉默不语,没有谁挑头提名。

    如果意见统一,或者说提名对象比较集中,那么,先提名的还有先手的优势,但如果之前缺乏沟通,最先提名的反而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对南门市委副书记一职,组织部也在小范围内征求过意见,但都不属于正式提名,外面有传言,并不足为据,最终还要经书记会议讨论,才能最终确定入围的推荐对象。

    马速书记无奈开始点名:“今天的会议是建华书记提议召开的,你先谈谈看法。”

    陈建华副慢条斯理说:“刚才马书记也强调,南门作为永州的经济大市,又是永州的地区所在地,提名担任副书记的干部,要有与其相匹配的,群众公认的水平和能力,能协助和配合南门党政主要领导开展工作,当然,熟悉南门情况则更佳。基于此,我推荐南门市副市长郭长春担任市委副书记。”

    大家对陈建华的提名并不意外,之前陈建华曾经推荐他的亲家,现南门市副市长葛敏松,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再正式提名葛敏松就成为笑柄。

    或者,他之前在组织部征求意见时,提名葛敏松只是对外施放的烟幕弹。

    马速书记听了陈建华的提名,微微点了点头,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会场气氛有些沉闷,温重岳皱着眉头,但最终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王如乔部长咳了一声,说:“我提议浜海县组织部长蒋国强同志为南门副书记人选,该同志长期从事经济工作,又熟悉党务,相信他在副书记职位上对南门工作能起到推动作用。”

    温重岳一直低垂的头仰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说:“我提名南门市常务副市长沈向阳同志,该同志兼有刚才所提名的两位同志之长,才德皆孚众望,是合适的副书记人选。”

    温重岳经过深思,最终还是提名沈向阳,一方面,常务副专员夏新平曾向他多次推荐过,作为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对夏新平的推荐,温重岳不能不有所考虑。

    另外,沈向阳无论能力还是资历,也确实压人一头,他虽然没有出言反对王如乔的提名,但推出沈向阳,就是最有力的反对。

    王如乔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还温和地朝大家笑笑了,认真地记录了每位领导的发言。

    “沈向阳同志长在经济,重在实务,南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也正需要这样的干部挑头,我个人认为,沈向阳同志还是在现职岗位更能发挥他的优势,推荐副书记考察对象,我认为郭长春和蒋国强比较合适。”陈建华说话时没有看任何人,只是紧盯着手中的茶杯。

    但任何人都从中感觉到了一丝火药味,温重岳眼睛微微一眯,或许自己提名沈向阳并不是个明智之举,但他并没有对陈建华的发言提出不同意见。

    陈建华打蛇随棍上,你温专员提名沈向阳为市委副书记,那还不如加重他的权柄,将金泽滔的新经济发展战略划归他分管,不是也能体现你对他的器重?

    温重岳没有提名金泽滔,一方面,是他对金泽滔的敲打,另一方面,金泽滔的提名最终并不能获得通过,这种无用功还不如不做。

    所有人都发过言,唯有分管党群的郑昌良一直没有开口,马速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郑书记分管组织,你说说,什么意见?”

    “我同意温专员的意见。”郑昌良看了眼温重岳,发言很简洁,“建议地委考察沈向阳和郭长春两位同志。”

    马速放下茶杯,大家都知道,这是马速书记要最后一锤定音,他说:“大家如果没有其他意见,那就按照昌良书记的建议组织考察,最终人选届时再定,就这样吧。”

    会议最后决定沈向阳和郭长春进入考察环节,金泽滔没有被任何人提名。

    金泽滔最早得悉地委书记会议的消息,还是郑昌良亲自打电话给他,只说了一句,无人提名。

    无人提名,对金泽滔来说,就是他辛苦大半年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无人喝彩。(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