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为官之道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书记会议上无人提名,和提名没有通过,是完全两个概念。.23zw.

    书记会议提名推荐拟提拔干部很有讲究,有些纯粹是打酱油走过场的角色,夹扁脑袋都要想方设法进入推荐提名环节,对很多人来,这是进入领导视野的最好途径。

    就如蒋国强,即使没有进入副书记正式候选人,但在下一轮调整干部推荐提名时就有优势,王如乔提名蒋国强,并没有指望他能入围正式候选人。

    想必陈建华推荐郭hun,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郭hun和沈向阳同时进入考察名单,谁优谁劣一目了然,陈建华其意不在副书记,而在下一步的常务副市长职位。

    就如他在书记会议上反对温重岳提名沈向阳的理由一样,南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正需要这样的干部挑头,这也会他下一步谋划常务副市长,以及金泽滔分管的新经济发展战略要下伏笔。

    这一轮,金泽滔一败涂地,市委副书记的职位向他关闭了大门,常务副市长也离他越来越远。

    金泽滔接到郑昌良的电话,除了意外,至少在通话时,他并没有表lu出太多的负面情绪。

    他感觉意外,是因为第一个告知自己的居然会是郑昌良。

    他和郑昌良很少见面,彼此更无交集,这次也是通过赵江山书记从中牵线,他才答应书记会议上,只要有人提名金泽滔,他会助一臂之力。

    他根本无需还特地打电话告知书记会议的情况,这是赵江山书记面子之外的情分了。

    他笑着感谢说:“谢谢郑书记的关心,无人提名,那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离组织的要求还有距离,还需要继续努力,有空,一定请郑书记赏光喝杯水酒。”

    郑昌良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一定,一定,年轻人,来日方长,你有这样的心态,我很欣慰。”

    挂了郑昌良的电话,他慢慢地收敛了笑容,深深地将头埋进前面的文件堆里,两只手狠狠地抠着头发,来回地抓了几下。

    他的意外,除了郑昌良的主动示好,还在于书记会议上竟然无人提名。

    既失望,又失落,失望是因为温重岳在关键时刻,并没有推自己一把,失落是是他的工作得不到肯定,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完人,但是非功过,应该一分为二。

    或许主观上,温专员是希望自己通过这件事,砥砺心性,磨练意志,知耻后勇,能够更快地成熟稳重起来。

    温重岳是一个相当苛刻的领导干部,特别对自己看重的人和事,力求完善,容不得半点瑕疵。

    但当自己成为打磨对象时,他内心又不敢苟同,温重岳对自己的成见来自于葛敏松,或许自己表现得有些幼稚,但他一直觉得,正是这种幼稚的冲动,让他很快溶入工作环境中。

    从另一侧面来说,他和葛敏松针锋相对的斗争,也有助于他迅速树立个人威信。

    有一句话,他用鲜血铭刻在骨头里,前世王爱平进狱后,曾经坦诚地跟他说,当官,靠斗争树立权威,靠成绩赢得敬重。

    人们敬畏你,不在于你做了多少好事,而在于你打了多少好人,你这个老好人不正是被我打压得家破人亡吗?

    如果不是因为意外,你觉得你有资格站在这里和我对话吗?

    金泽滔上辈子将他送进监狱,这辈子将他送进了地狱,但王爱平关于为官之道的这点心得,他却引为至理,靠斗争树立权威,靠成绩赢得敬重。

    到南门后,他拳打脚踢,通过打压叶宝玲、陈家禾,迅速在财税局打开了局面,通过打压吕三娃、马忠明、许永华等人,迅速在市zhèng/>

    与王爱平不同的时,他打压人,都是师出有名,除此之外,他还讲求恩威并施,打击少数人,拉拢团结大多数人,这才是金泽滔以为的为官之道。

    而他选择葛敏松作为打压对象,既不突兀,也不是无的放矢,葛敏松和陈铁虎来往密切,现在更是陈建华的亲家。

    金泽滔和陈建华几人的恩怨,在南门并不是什么秘密,杜建学之所以能睁一眼闭一眼,市zhèng/>

    金泽滔深深叹息一声,突然又想起曾经的东源区财贸副区长李超,受常文贵牵累,被免去职务,在离开东源时,曾赠自己一言,拉车莫抬车,看路莫问路。

    现在想起来,却是弥久常新,还是那样的印象深刻,看路莫问路,在现体制环境下,要做到不问路,说易行难,金泽滔一直在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路。

    目前,连温重岳自己都没有不问路的资格,更何况自己。

    总有一天,他可以不用问路,他将走一条专属于自己的道路,他坚信!

    收拾了心情,金泽滔让翁承江通知有关部门负责人看码头区hun节期间,他就曾向祝海峰副省长求助,希望省里能有这方面的资金倾斜。

    新经济发展战略,已经进入下一轮,接下来,他将重点改造码头区,修筑两条拦洪坝,将南门的渔船码头和货运码头打造成永州第一个安全避风港。

    改造码头区,需要大笔资金支撑,以现在的南门财力,不要说修筑拦洪坝,就是多打造一个码头都无力支持。

    他把目光对准了西州甚至京城,项目立项前期工作已经展开,这些天,他将敲定最后的设计方案,准备择时提交省计经委立项审批。

    杜建学得到书记会议最后消息时,也发了一会呆,他没有想到,金泽滔竟然连提名都没有。

    金泽滔最早跟自己坦lu心扉,机会难得,至少也要争取一下,不然于心难安。

    金泽滔的年龄和资历,竞争副书记机会都不大,但争取进入提名环节,也有利于他参与下一轮竞争。

    最理想就是在第一轮被提名推荐,能进入领导视线,争取主动,在第二轮时,有合适位置再谋求进步,但现在,无论是浜海的蒋国强还是郭hun都比他机会要大。

    葛敏松导演了一出好戏啊,金泽滔这是默许商贸系统干部联名状告葛敏松,其初衷是想将葛敏松排挤出局,结果却将自己排除在提名之外。

    金泽滔毕竟年轻,杜建学很担心他会因此沉沦,特地到他办公室准备找他谈心,当他得知金泽滔刚带着一班人调研码头区改造方案,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

    隔了二天,南门市委组织部突然接到通知,葛敏松副市长调任省供销社副处级调研员,连实职都没有安排。

    金泽滔接到这个消息时,心里骂了一句,好一招金蝉脱壳,以免去副处实职的代价,顺利摆脱了南门商贸系统的举报。

    陈建华和葛敏松联手演了出好戏,葛敏松也足以自豪,终于在离开南门前,狠狠地算计了金泽滔一把,对于金泽滔来说,葛敏松事件的后遗症还未最终凸显。

    金泽滔现在重点不是要竞争常委职务,而是着眼自己分管的一亩三分地,种种迹象表明,有人盯上了他主导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

    所有这些,金泽滔都暂时搁一边,何悦ting着大肚皮,在双方家长的护送下,回到南门,金泽滔特地请了一天假,迎接大熊猫回家。

    当看到何悦时,他顿时惊呆了,这还是那个飒爽英姿的何悦书记吗?

    倒不是说何悦变丑了,实在是她现在全身上下,被包扎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知道她是爱妻,金泽滔都以为是棕熊,棕子一样包扎的熊。

    快进入五月,天气开始转热,还头扎围巾,脸戴着口罩,穿的还是冬装。

    京城就算昼夜温差大,但也不能离谱到要穿着冬装hun?

    金泽滔手忙脚乱,连忙将包裹着她的外套围巾全摘了下来,还连声说:“这不是活受罪吗?谁出的馊主意,都要焖出痱子来了。”

    何母和母亲都怒目而视,父亲开学后就回西桥上班,母亲则留西州照顾爷爷奶奶,这次也随着何悦回来。

    何悦也曾经努力抗争,两位经验丰富的妈妈说hun节容易感染病菌,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娃娃着想,一句话,就让一向du/>

    此时回到家,倒也无需严防死守,何悦从套中解放出来,伸着舌头直喘气,深身汗气腾腾,金泽滔不敢大声嚷嚷,只能小声埋怨:“罪过,这哪是保胎,这简直是谋杀嘛。”

    两位妈妈耳朵都很灵光,母亲劈头打了自己一暴栗,还连连合什,虔诚说:“神明在上,小孩子胡言乱语,莫在意,莫计较,童言无忌,阿弥陀佛!”

    何悦在金泽滔的搀扶下,瘫坐在沙发上,新打的沙发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金泽滔小心地沙发后背防护着,生怕沙发散架。

    好不容易,等她坐了下来,看她鼓囊囊的身躯霸占了整个三人沙发,还真是名符其实的大何妈。rs!。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