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声叹息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baiyu7344的月票支持!)

    有杜建学和金泽滔这对搭档把关,南门市政府一向被温重岳视为禁脔,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就连马速要插手南门政府事务,都要通过温重岳落实。

    王如乔的提议令温重岳猝不及防,温重岳还在沉思间,马速书记说话了:“这个事情,会前,组织部跟我汇报过,因为时间比较急,来不及事先通气,一并在这里讨论吧。”

    温重岳黑着脸一声不吭,时间急?早几天我就知道,难道几天时间都来不及沟通?

    温重岳在地委大院里,属于没有干部主动打招呼的领导,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面孔,黑沉沉的脸,冷冰冰的眼,基本上没有情绪波动,喜怒哀乐都是一个表情。

    他不在意人们异样的眼光和背后的议论,独立特行,我行我素,人们敬畏他,不是因为他外表冷漠,而是他对干部,对工作,甚至对自己,就和他木头一样的表情一样,不近人情,一丝不苟。

    永州的干部群众都知道,金泽滔算得上是温重岳的得意门生,从浜海到南门,从财税局长到副市长,都是温重岳一路牵着上马。

    对这样一个心腹干将,偶尔犯错,而这错,在大多数人眼里,甚至都算不上什么错,就直接将他打入冷宫,之前被人们看好的金泽滔,在第一轮副书记之争中。甚至连提名都没有,也基本上关闭了金泽滔这两轮谋求常委职务的大门。

    人们在为之惋惜的同时。也对温重岳的苛责感觉心寒。

    陈建华利用老亲家葛敏松下了一着好棋,葛敏松急于摆脱商贸系统干部的申诉,早早就通过自己联系省供销总社谋了个好位置。

    和金泽滔的几番较量,都连连败北,让他存心在离开前恶心一把金泽滔,陈建华幕后导演,葛敏松前台唱戏,联手演出了一出老同志实名举报的好戏。

    陈建华不指望这件事能拦住金泽滔。但事情发展却出乎意料地顺利,温重岳责备求全,自折肱股,最终提名沈向阳,也为他染指南门市常务副市长,扫清了最大障碍。

    王如乔提出调整谢道明,这是准备将金泽滔逐出南门。连陈建华都忍不住心里打颤,王如乔倒是丝毫不客气,不但要谋求常务副市长,还准备一步到位,直接插手新经济发展战略,他这是要将金泽滔连皮带骨吞下去。还真是好胃口。

    永州常委会上,马速、温重岳和陈建华三足鼎立,三股势力泾渭分明,王如乔剑指金泽滔,这是马速书记以此为突破口。收编温重岳的势力范围。

    陈建华和王如乔利益上各有诉求,但在这件事。他毫不犹豫地最先站了出来,表示同意。

    陈建华志在打压金泽滔,马速意在压制温重岳,两股势力一拍即合,在常委会上结成临时同盟,很快就顺利通过了对谢道明的任命。

    王如乔看到大势已成,现在只要再轻轻推上一把,南门就唾手可得,有些志得意满,他说:“南门的金泽滔同志,我很了解,浜海出来的年轻干部,他在南门推出的新经济发展战略,短时间内改变了南门经济和城市建设现状,温专员也曾经说过,新经济发展战略,缩短了永州撤地建市申报时间足足五年以上。”

    温重岳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此刻内心是怎样的想法,王如乔用他的话来印证金泽滔的能力,是要先扬后抑,还是准备将他推出南门。

    陈建华朝王如乔点了点头,说:“对金泽滔同志,说起来,我从认识到了解,并不比你王部长晚,他从一个财税干部,成长到今天副市长,一个既懂财政又懂经济的干部,对带动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将起到领头雁的作用,我认为,可以考虑到更广阔的舞台上施展。”

    两人一唱一和,将金泽滔夸成了一朵花,一直没有说话的常务副专员夏新平忽然拍案说:“陈书记说的好,南门经济正需要这样有经济头脑的干部引领,南门常务副市长这个舞台可以让他尽情施展,我推荐金泽滔为常务副市长,想必王部长和陈副书记不会反对吧?”

    夏新平横插一脚,令得温重岳快要滴水的面色终于一缓,夏新平以前跟赵江山走得较近,自陈建华接替赵江山后,赵江山的势力很快就四分五裂。

    温重岳也趁势收编了他的一部分势力,夏新平现在成了他在行署的得力助手。

    温重岳在书记会议上提名沈向阳,此时,夏新平投桃报李,提名金泽滔,既为声援温重岳,也打了陈建华和马速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王如乔愣了一下,暗骂了声,真是厚脸皮,他和陈建华的用意大家都心照不宣,他倒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王如乔呵呵笑说:“夏专员,怕有所误会了,南门是舞台,难道南门之外就不是舞台了?前两天,我还跟泽滔同志有过交谈,有一句话,他说得很好,无论是南门,还是浜海,都是他愿意为之奋斗的地方。”

    夏新平已经提名金泽滔,目的已经达到,不想跟王如乔等人发生口舌之争,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自书记会议之后,温重岳就没有再和金泽滔见过面,王如乔说的情况,温重岳并不知情。

    不管最后金泽滔是什么态度,有一点,温重岳可以肯定,金泽滔动了离开南门的念头。

    曲向东也曾经侧面提醒过,金泽滔驳不过王如乔的情面,委婉地将皮球踢到曲向东这里,希望温专员能从保护年轻干部的积极性出发,找个时间跟他好好谈谈。

    温重岳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他始终认为,领导干部,不但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还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干部的成长不是教导出来的,而需要自我磨砺。

    此时,王如乔的话,让温重岳内心不快,刚准备发言的他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开口。

    夏新平就坐在温重岳的旁边,清楚地看到他流露出的情绪波动,忍不住一声叹息,温专员对金泽滔还是太过苛责。

    在夏新平看来,金泽滔在推荐副书记职位失利后,心态平稳,不卑不亢,进退有度。

    这之后,他还一心扑在工作上,着手南门港口改造项目申报,没有跟组织讨价还价,越来越有让人侧目的大将风度。

    即使这样,都不能获得温重岳的谅解,不知道温重岳心目中,金泽滔应该怎么作为,才符合他心目领导干部的要求。

    或者是爱之深,责之切,但万事有个度,难道他就不担心矫枉过正,最后鸡飞蛋打吗?毕竟金泽滔还是个年轻人,他也有年轻人的自尊和骄傲。

    陈建华说:“对年轻人来说,进一步海阔天空,也不一定非要在南门才能施展他的聪明才智,浜海即将撤县建市,可以预见,浜海将迎来一个极好的发展时机,金泽滔此去,正可以大展宏图。”

    马速书记端起茶杯,这是他的习惯,他准备结束这个议题,温重岳心一沉,马速书记这是要盖棺定论。

    只要他一开腔,以他和陈建华这两股力量,在今天的常委会占绝对优势,金泽滔离开南门就成事实,再无翻身可能。

    温重岳抬头道:“我说两句,金泽滔同志能力不容置疑,南门的财政经济增长已经做了最好的诠释,但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他的缺点和优点同样明显,年龄和资历,目前都不足以担当此重任,我认为还是不动为好。”

    温重岳反对金泽滔调出南门的理由,同样表明他不赞同推荐他为南门市常务副市长。

    或许之前,在陈建华和马速的联手打压下,他对金泽滔的态度有过松动,但无疑,王如乔刚才说的话还是在他心中种下了刺。

    夏新平看了他一眼,心里又是重重地一声叹息,温重岳容不得别人半点心眼,即便这人是他一向看重的金泽滔。

    马速不悦地皱起眉头,恼怒温重岳在他准备总结的时候开口说话,刚才会场一直沉默,都不知他在思考什么,他扫视了会场一周,示意要发言的抓紧时间发言。

    一直默不作声的郑昌良干咳了一声,最后开口:“既然大家都说了,我也说两句吧,关于金泽滔同志,他的优点,刚才大家谈得很多,我就不重复,他的缺点,刚才温专员也有提到,我也不重复。”

    说到这里郑昌良停顿了一下,说:“我就想说一点,既然他有那么多缺点,当初为什么要提拔他为副市长,换个角度,既然他有那么多优点,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再给他一个机会,我推荐他担任南门市常务副市长。”

    郑昌良推荐金泽滔,让在座常委诧异,作为永州老组织部长,原赵江山的得力干将,自赵江山调离永州,他没有依附任何势力,甚少在会议上发言。

    郑昌良的突兀推荐,让三方势力都不能接受,金泽滔并没有因为郑昌良的推荐而改变命运。

    会议最后表决时,因为温重岳的坚决反对,金泽滔最后没有被列入浜海常务副县长的考察对象,郭长春和蒋国强被推荐为南门市常务副市长人选,进入考察环节。(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