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那叫压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时,刘志宏带着两人进来,正听到金泽滔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护,再也忍不住笑了:“你这捉狭鬼,在陆部长面前说话都不实事求是,葛副市长虽然在个人卫生方面有些不太注意,可也不至于一辈子就洗两回澡,每年过年的时候洗上一次澡还是有的。”

    陆部长被两人逗乐,黑脸也由阴转晴,只是看到刘志宏后面还跟着两人,又板起脸孔,下巴对门口,金泽滔心里感叹,陆部长看人的时候眼睛是生在下巴的。

    刘志宏走在前面,金泽滔看到跟在他后面的两人,不由乐了,都是熟人,一个正是在越海大厦有过一面之缘的广电局庄局长,这大约就是下午刘志宏所说的大金主。

    庄局长的身后,俏生生站着美女记者单纯。

    论级别,庄局长和陆部长一样,但陆部长可以用下巴打量庄局长,而金泽滔却不敢坐大,连忙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大步往外迎去,激动说:“庄局长,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真是意外之喜。”

    庄局长也是热情地递出双手,锃亮的秃顶反射着灯光,耀眼得让人目炫。

    庄局长也略微激动说:“哎呀,金市长,春节一别,就没碰面,这回托刘处的福,又和你见面了。”

    看着两人久久地摇着手不愿放下,那股亲热劲,象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任谁都看不出,这还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单纯掩着嘴偷笑,她最清楚两人的关系,估计两人都不一定记能全对方的名字。

    刘志宏却傻了眼。说:“你们俩认识?”

    庄局长赞叹道:“刘处,金市长春节期间越海大厦的壮举,我可是见证人,姜书记还当众宣布要给他记功,重重地奖励他。”

    刘志宏古怪地看了金泽滔一眼。这小子,还真是跟谁见上一两面都能搭上关系。

    两人松开手,庄局长紧走了几步,来到陆部长跟前,说:“陆部长好,我是广电局的庄子齐。很高兴见到陆部长。”

    金泽滔可以断定,庄局长和陆部长及刘志宏两人竟然都是第一次见面。

    今天省委刚下发干部任用制度改革领导小组文件,晚上他就搭上刘志宏的线,请动陆部长吃饭,顺带还让自己陪客,果然是个做人和做官都一样讲究的妙人。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妙人。之前怎么会不认识省组部大员陆部长。

    陆部长打量了庄局长一下,才站了起来,递出手,说:“庄子齐,你这名字起得很大气,如果你姓孔,估计。就要和孔子看齐了。”

    庄局长脸瞬间就涨红,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说:“陆部长夸奖,长辈望子成龙,期望太高,结果令他们失望,我只能和村庄的庄子看齐。”

    金泽滔和刘志宏两人对视一眼,都古怪地忍着笑,垂头不语,单纯第一次见到还有领导这样调侃第一次见面的人。惊得张着小嘴久久不愿合拢。

    陆部长没有再出言讥讽,说:“嗯,庄局长是年前从东珠电视台过来的,越海电视台要跟东珠台多学习,向多元化方向发展。”

    金泽滔这才释然。原来庄局长来西州任职时间不长,跟这个鼻孔朝天,眼睛长在下巴的陆部长不认识也正常。

    几人寒暄了一会,都坐了下来,服务员此时也上了酒,会州黄酒,二十年陈,这是陆部长的特殊爱好。

    金泽滔虽然身为越海人,但对越海的特产黄酒却不怎么喜爱,直接让服务员换成了老烧酒。

    倒是服务员询问庄局长时,庄局长迅快地瞟了眼陆部长和刘志宏面前的黄酒杯,说:“黄酒吧,东珠也是黄酒的故乡,黄酒性醇,营养丰富,多饮也对身体无害,倒是可以多喝上一杯。”

    陆部长端起酒杯先是闭眼闻上良久,又抿了一口,极为享受地咂了咂嘴,也不招呼他人,顾自一饮而尽,金泽滔等人都傻了眼,大家都还端着酒杯,却不知道是该放还是该饮。

    陆部长又示意服务员满上,这才端酒杯,说:“来,一起喝了吧。”

    又是一饮而尽,喝完,皱着眉头对金泽滔说:“大家都喝黄酒,你一个人搞特殊化算什么,喝也行,我们喝一杯,你喝两杯。”

    金泽滔一愣,开口想争辩,最终还是满上一杯,边喝还边嘟囔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三级不是人,没天理。”

    陆部长恍若未闻,端着酒杯引壶觞以自酌,自斟自饮,自娱自乐,浑不在意其他人异样的眼光,金泽滔和他吃过一次饭,知道他就是这德性。

    他排上三个酒杯,对刘志宏说:“老刘书记,来,迟到的敬酒,祝你在新的岗位上大展宏图,一杯送别,二杯怀念,三杯再见,连喝三杯,才能代表我的心意。”

    刘志宏二话没说,端着酒杯和金泽滔连干三下,喝了酒,颤巍巍握着金泽滔的手,一时间竟感慨得说不出话来。

    庄局长和单纯也极为感动,共同举杯为两人的友谊干杯,此时陆部长才慢吞吞地放下酒杯,说:“说得好象很感人,还送别,怀念,再见,很压韵嘛,我看就是惺惺作态。”

    金泽滔怒目而视,刘志宏不敢给领导眼色,但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庄局长和单纯面面相觑。

    陆部长却长饮一杯,自言自语:“清明时节,送死人倒是很合适,送别,怀念,再见,总有一天会再见!”

    听着陆部长嘴里喷薄而出的毒词,众人皆直冒冷汗,但你又不能说陆部长说错了话。

    金泽滔赶紧扭头敬庄局长,说:“啥也别说了,咱俩喝三杯!”

    庄局长一声不吭,赶紧碰杯喝酒完事,他算看明白了,在陆部长面前,最好是哑巴聋子,多说多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这张毒嘴冷不丁冒出一句让你郁闷至死的话,而且你还不能还以颜色。

    金泽滔接着跟单纯敬酒,说:“单记者,最近屏幕上你很少主持节目了,都忙什么呢?”

    小姑娘不敢在古怪的陆部长面前太过得意,矜持地说:“五一快到了,我们台里搞了个劳动模范风采专题,最近庄局长安排我负责这一块。”

    说罢,还看了庄局长一眼,庄局长哈哈笑了:“我看过名单,金市长今年可是双料劳模,而且还是姜书记亲自推荐的,更是我们重点宣传的对象,所以,听说金市长今晚也在这里,我就带着小单记者过来,跟你商量一下采访安排。”

    单纯说:“金市长的事迹台里都有留存,只要补上专访,剪辑一下就是一个完整的片子,就看这两天金市长哪天有空。”

    金泽滔心里大定,他还正担心这个全国劳模会不会被姜书记顺给别人了。

    陆部长放下酒杯,咳了一声,大家都心惊肉跳地看着他,生怕他又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陆部长说:“通知在部里,因为你挂省委办公厅推荐的名额里,所以还没有通知地方,明天来部里拿吧。”

    金泽滔大喜,说:“谢谢陆部长,我敬陆部长三杯。”

    金泽滔又是排了三杯酒,陆部长唔了一声,说:“很识事务嘛,如果这通知不在我手里,你是不准备敬这三杯酒了吧?”

    大家汗颜,金泽滔却振振有词说:“领导你这是误会,误会。敬酒,领导一定要放最后,那才显得尊重嘛,没看到领导讲话都是安排在最后一个,那叫压轴。”

    陆部长表扬了一句:“倒是好口才。”

    金泽滔倒了三杯酒,陆部长瞟了他一眼,只倒了一杯半,金泽滔黑着脸,只好再倒三杯。

    金泽滔举杯就想一饮而尽,陆部长笑眯眯说:“刚才看你口若悬河的,现在不说上两句?”

    金泽滔认真地看着陆部长,说:“陆部长,我说句真话,你若不计较我就说,若是计较我就不说。”

    刘志宏等人都忍不住为金泽滔捏上一把汗,陆部长是谁,省组部第二把手,一言可以决人生死。

    既然是真话,一定不会让人太愉快,或许面上领导不会跟你计较,但心里存了疙瘩,谁知道什么时间这报应会着落在你头上。

    陆部长也认真说:“姑且听之。”

    金泽滔坦然说:“我接触过的领导,论官职,陆部长算不上太大。”

    这话大家相信,省里领导跟金泽滔有接触的不少,陆部长也是因为他和铁司令、姜书记他们的神秘交往才主动与其交好。

    “但陆部长绝对算得上是最有个性的领导之一。”

    还算是嘴下留情,没有说是性格最古怪的领导之一。

    “很多领导都比你平易近人。”

    这是真话,很少有领导象陆部长这么不近人情的。

    “但陆部长绝对算得上是最光明磊落的领导。”

    这是什么话,先抑后扬?还是正夸反讽?不怎么高明嘛,你没看到陆部长面无表情,这个马屁不会令人愉快。

    “不管别人是真心还是假意,陆部长总爱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而且还时不时地喜欢冷嘲热讽一番,很让人受不了。”

    这是大实话,庄局长想,跟你结交,谁不是奔着你屁股下的位置去的呢,就你这脾气,如果不是省组部副部长,谁愿意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