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你是大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我知道,无论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恶劣态度,你其实都没放在心上。”

    这话好象也是事实,至少,今晚,金泽滔对陆部长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好,陆部长都没怎么计较。

    “不象有些人,表面上笑得一朵花一样,暗地里捅你一刀,表面上把你夸得跟天上的星星一样,转过头来就踩你一脚。”

    这是人间常态,在座的人都深有体会。

    “其实,你是个很好说话的领导,你很愿意听取别人意见,你也愿意与人交往,你只是摆出一副拒人门外,冷冰冰的姿势而已。”

    庄局长差点没有拍案叫好,这是对陆部长这种性格的领导最正面的注脚,领导的坏脾气都被你夸得跟花一样烂漫。

    金泽滔最后总结说:“你不搞阴谋诡计,你不背后伤人,你将所有的阴暗面都摆在脸上和嘴里了,所以,我说,陆部长是最光明磊落的领导。”

    庄局长只有一个表情,服!拍的人慷慨激昂,听的人表情严肃,这种马屁夸人于无形,属高级马屁。

    陆部长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只是默默地举起前面的三杯酒,一干而尽。

    直到晚宴差不多结束了,包厢的气氛都很沉闷,金泽滔没有再跟谁邀战,庄局长让单纯先出去买单。

    刘志宏看看陆部长,又看看金泽滔,最后还是看不明白,陆部长对金泽滔所说的这番真话,到底是计较了呢,还是计较了呢?

    几人等了一会儿。没见单纯回来,陆部长有些不耐烦,而庄局长又似乎有话要说,金泽滔连忙借口找单纯先一步离开。

    金泽滔先到吧台询问了一下,单纯倒是结过账。只是不知道现在人去哪了。

    金泽滔也没在意,就在包厢外的过道欣赏起悬挂在墙上的画作,有国画,有油画,有书记法作品,都是小尺寸的佳作。其中不乏名家作品。

    通元酒店这是近水楼台,这些书画大多为西州美院师生作品,西州美院全国闻名,过小欣就在这所学院就学,是近代中国第一所美术专业院校,出过很多大师名家。

    金泽滔不懂书画。但这不妨碍他欣赏,不知不觉间,从吧台附近一直看到另一侧的过道。

    金泽滔看得兴起,正准备上楼接着欣赏,忽听得旁边包厢传来单纯熟悉的声音:“钟铭,你别太过分,该喝的我喝了。我还有客人,不奉陪了。”

    一个女人不屑说:“单纯,现在抖索了,钟铭的敬酒也不喝了是吧?不就是傍上领导跟省领导出了几回外景,台里谁不知道你是靠什么上位的,真他妈的贱,装什么不好,装单纯,以为叫单纯就单纯了?我还叫处女呢!”

    这个彪悍女话音刚落,包厢里就传出一阵喝彩声,有人还哈哈笑着起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孙姐,是不是处女,还得用事实说话,要不,哥们几个辛苦一下。帮你检测一下?”

    彪悍女孙姐骂道:“你们算个吊,老娘这玩意老值钱了,让你爸来检验还差不多。”

    起哄的人顿时嘿嘿讪笑着不敢接话。

    金泽滔摇了摇头,听声音,这个孙姐年纪大不,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单纯平时采访时嘴皮伶俐,思维敏捷,但明显打这种泼妇骂街的嘴仗并非其所长,被彪悍女孙姐一顿数落,竟然不敢回击,只听得乒乒乓乓酒杯破碎的声音,然后就听得啪的一声清脆耳光声。

    一个男声骂道:“给脸不要脸,臭婊子!”

    单纯啊地一声尖叫,金泽滔听到这里,敢情这声耳光打的是单纯啊,连忙推开房门。

    然后就看到单纯一只手捂着脸,面色惊恐,另一只手被一个面色阴沉的猎装青年执着。

    猎装青年还端着一个大杯,正要往面色酡红的单纯嘴里灌,看起来,单纯在这里被灌了不少酒。

    青年旁边站着一个女人,长得比这青年还要高大健壮,穿着清凉的短裙,裸露出两条大象腿。

    女人叉着水桶腰,描得漆黑的大熊猫眼睛,凶神恶煞地瞪着象簌簌发抖的单纯。

    这两人大概就是刚才对话的钟哥和孙姐,包厢里或站或坐都是一些穿着打扮时髦的青年男女。

    金泽滔一探头进来,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个水桶腰孙姐指着金泽滔大声喝斥:“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

    金泽滔笑眯眯道:“我是酒店的保安,接到报告,这里有人闹事,让我来处理一下。”

    说罢还对着可怜的单纯夹了夹眼,这个在他印象中一向天鹅一样高昂着头的美女记者,其背后也有辛酸的倾轧。

    从上次越海大厦再见到她,就隐约感觉这位自我感觉良好,业务精湛,但性情单纯的女孩,在台里混得并没有自己想象的如鱼得水。

    水桶腰孙姐走了几步,站在金泽滔的跟前,一张大盘脸差点没有撞上金泽滔的鼻子,金泽滔只觉得一股强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连忙让开几步,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金泽滔对太过浓烈的香水过敏,边摸着鼻子,边说:“这位大姐,对不住,能不能离我远点,我对你身上这股味过敏。”

    孙姐象被踩着尾巴似的,跳了起来:“你妈的什么意思,老娘那叫香风,这是法国带回来的正宗歌宝婷,你妈的,我跟你这乡巴佬解释什么,滚出去,什么素质?”

    金泽滔皱着眉头,道:“别跳了,再跳腿毛都迎风招展了,不好看呢。”

    众人眼光齐刷刷地盯着水桶腰的大象腿看,刚才不动,倒没发现,现在一跳,腿毛如鱼刺般伸展开来,有人掩嘴偷笑。

    水桶腰孙姐的大盘脸顿时涨得血红,恼羞成怒,骂了一句:“我草你妈的腿毛!死乡巴佬,敢调戏你老娘!”

    边骂边伸出芭蕉一样的手掌就往金泽海脸上掴来,金泽滔头一偏,一脚就往她的肚子蹬去。

    水桶腰孙姐一声凄厉的尖叫,腾云驾雾似地往后飞去,接连撞倒好几把椅子,才以平沙落雁的美妙姿势一屁股落在地上。

    金泽滔倒没用上多大的劲,也没撞着任何人,只是这一脚却让孙姐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恶心,一落地就哇哇将肚子里的酒菜全都吐了出来。

    金泽滔两手一摊,环视了全场一周,最后目光注视着正抓着单纯手腕的猎装男说:“都看清楚了,我这是正当防卫,如果要报警,可别胡乱攀咬好人。”

    说罢,还嫌恶地看了水桶腰一眼,自言自语道:“大象腿,水桶腰,腿毛如旗帜,嘴里还喷粪,是处女那就对了,刚才谁瞎了眼,要检测这玩意是不是处女,真是服了你的勇气。”

    水桶腰惊恐之下,被金泽滔这番毒词一刺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金泽滔一脚蹬飞水桶腰,让包厢里的人们一时间噤若寒蝉,竟然没有人吱声。

    金泽滔上前几步,对猎装青年诚恳说:“这位大哥,不要为难小弟了,我是受命前来解决你们的纠纷,得饶人且饶人,你看,这小姑娘也挺可怜,你打也打了,威风也耍过了,就这么着,好不?”

    金泽滔友好地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猎装青年,还不忘拿目光探询包厢里的其他人。

    就在这些人群里,他却意外地发现居然还有个熟人,高兴地招手道:“这不是标哥吗?哎呀,刚才你躲哪儿了,都没看到,来,来,跟这位大哥说合说合,这事能不能就这样算了?”

    这人正是老熟人宝马男标哥,最近还在屠国平的唐人俱乐部见过面,屠国平曾提过他父亲是西州钢铁公司的董事长,正厅级别。

    标哥两回被金泽滔泡制过两回,一回比一回惨,心里对他畏之如虎,金泽滔刚推进门时,他一眼认了出来,只盼着他走错地方,等听他自我介绍说是酒店的保安,标哥差点没有跳窗逃之夭夭。

    跟铁司令的嫡孙子称兄道弟,跟西州顶级休闲场所的屠大总管勾肩搭背,会是酒店的保安?

    你妈的要装逼,也要装得有逻辑一点,你就算说你是通元酒店的老板,都比保安可信,祸害人也不能这样恶心人吧。

    标哥躲在人后,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只盼望金泽滔今天眼神不好,没看到自己。

    此时不小心探出半个头,却被金泽滔一眼看到,心里直悔得跳脚,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出来,嘿嘿讪笑道:“不敢,不敢,你老面前,哪敢称哥,你是大哥。”

    金泽滔一拍脑袋,脸色一沉,道:“我倒记起来了,你也打过单记者的主意吧,这里的事是不是你挑起来的?”

    标哥连忙摇头:“这可不关我的事,我都好久没打她主意了,误会了,误会了。”

    猎装男松开单纯的手,不悦说:“刘延标,你什么意思,刚才你好象叫得很欢嘛,现在翻脸就不认账了。”

    猎装男也是明白人,金泽滔的出现很突兀,说是保安,却不是保安打扮,一脚蹬晕水桶腰,还若无其事地和自己讨价还价。

    关键是,这个保安居然还认识刘延标,一向嚣张的刘延标居然还称他为大哥,猎装男可不笨,让刘延标都忌讳的人能是一般人?(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