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位高责重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刘志宏心里一惊,不等他回话,陆部长轻不可闻地自言自语:“永州地委对干部任用素质的要求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双料劳模都不能入他们的法眼,难道非要拿到联合国劳模才算德才兼备?”

    刘志宏没有理会这番典型的陆氏嘲讽,只记得此前陆部长说的传达要求,一字不漏,那是否包括这番话,刘志宏不敢细问。

    且说,金泽滔目送着陆部长驶离,没等他回头招呼庄局长,就见到董明华光彩照人地从一号警车跨了出来。

    金泽滔一声欢呼,迎了上去:“董厅长,恭喜,恭喜,恭喜你老夙愿得偿,终于佩上一号衔,乘上一号车,登上一号楼。”

    董明华刚刚浮现的满面笑容顿时僵住,低斥道:“什么话呢,这话能大声嚷嚷吗?要注意影响!”

    金泽滔连忙一本正经说:“非勋非旧,滥登宠荣,位高责重,古人所戒,所以忧耳。有来贺者,辄曰:今日受吊不受贺。”

    董明华傻了眼,他一辈子舞刀弄枪,哪听得懂这些不文不白的话,说:“你小子说点人话好不好?说明白点!”

    金泽滔拉过旁边眼巴巴瞪着自己的庄局长说:“介绍一下,这位是广电局庄局长,陆部长都表扬他可以和庄子看齐,是个有学问的领导,让他跟你说道说道,公安战线建功立业,还要广电系统大力支持。”

    庄局长受宠若惊地伸出双手:“鄙人姓庄,庄子齐,很高兴认识董厅长,董厅长是我们越海公安的一面旗帜,长江科技西州公司挤兑风波引发的系列惨案。幸亏董厅长指挥有方,运筹帷幄,才最后化险为夷,我有幸曾亲眼目睹,印象深刻。记忆犹新。”

    庄局长奉迎起董厅长,那是文不加点,谀词如潮,只有金泽滔在心中暗笑,越海大厦中,只见你围着省委姜书记和方省长打转。没看你跟当时副厅长董大爷攀谈上一句话,恐怕那时,董厅长还没怎么放在你眼里。

    董厅长象征性地握了握庄局长,并不是太热情,只是扭头瞪着金泽滔说:“陆部长?哪个陆部长?省组部那个陆朝天?”

    金泽滔噗哧笑了,陆部长单名一个天字。却不料还有个雅号叫陆朝天,倒是挺贴切的。

    庄局长连忙答道:“正是陆部长,陆部长刚刚离开。”

    董厅长点点头:“陆朝天目中无人,但看人还是相当有眼光,他说你跟庄子看齐,那就是有学问的人,你给说说。这小子刚才那番鸟语什么意思?”

    庄局长暗骂金泽滔,陆部长什么时候表扬过我可以和庄子看齐,没听到他说这话时,那浓浓的讥讽味儿。

    幸好庄局长还有几分学识,咽了咽口水,看了眼金泽滔,说:“真要说?是不是太煞风景了?”

    金泽滔笑眯眯说:“董厅长为人光明磊落,说一不二,最爱听实话,但说无妨。”

    都说董厅长和陆部长是省里有名的两个拗厅长。什么时候难说话也成了光明磊落的代名词。

    庄局长说:“这是大唐新语里的一段话,说一个叫岑子本的人骤得高位,忧心忡忡,他母亲问他担心什么,他说。突然间获得这么大的荣耀,职位高则责任重,这是古人一向忌讳的,所以感到忧虑。有来向他庆贺的,他就说,今天,我只接受吊唁不接受庆贺。”

    庄局长说罢还小心地看向董厅长,从表面上看,董厅长笑口常开,温言款语,似乎对谁都是一视同仁,但庄局长刚才和他初次接触,就碰了个小钉子。

    董明华点了点头:“这话确实有点煞风景,但发人深省,位高责重,升官也并非全是好事,时刻警惕,免得乐极生悲。”

    这本是笑谈,金泽滔没接这话题,国人习惯,金榜题名,报喜不报丧,跟董明华他没有太造作,换作他人,早打你出门。

    金泽滔说:“酒店都要打烊了,董明华还要来这里赴宴?”

    董明华骂道:“什么时候了,还赴屁的宴,今晚上我就是来找你的。你小子不仗义,来西州,也不主动来我这里报到,贼得很,是不是我不露面,你就准备不来见我了?”

    金泽滔嘿嘿笑说:“今天不是忙嘛,还准备明天专程到厅里跟你贺喜。”

    董明华头也不回往里走,说:“等会儿过来,我有正经事找你谈。”

    刚才酒店过道里打作一团,都不知躲哪个角落的风落鱼此刻也款款迎了出来,堂堂公安厅长上酒店,哪怕是撒泡尿,风总也得亲自把风。

    庄局长羡慕地看着金泽滔在几个领导间周旋,却都如鱼得水,摸摸光头,心里感慨,莫非真有生而知之者。

    一般人,凭他的手腕,少有摆不平的,但今晚连续和陆部长及董明华两大拗厅长见面,打击很大。

    你看金泽滔这年轻人,喜笑怒骂,手段不可谓不多,话锋不可谓不尖锐,看似种种不经意,煞风景的言行举止,却无不搔着人家的痒处,无不合着领导的心意。

    就说广电系统领导班子的现状,让他头疼了大半年的难题,刚才自己还特地向陆部长诉过苦,讲过困难,但陆部长都不置可否。

    现在被金泽滔几个问话,几个耳光,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相信,经过过了今晚,明天的广电系统,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全新的环境。

    他紧紧地握着金泽滔的手,神情前所未有的真诚,说:“金市长,今晚上,我感觉来得太值了,你是个关于创造奇迹的年轻人,一句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金泽滔呵呵笑说:“庄局长,又见外了,难道我们之前就不是朋友了?”

    庄局长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是我矫情了,晚上我还要连夜召开会议,整顿干部作风问题,就不陪老弟你了,单纯,你也跟我回局里去,经地这段时间观察,你各方面进步都很快,业务全面,台风成熟,能镇得住大场面,局里准备考虑给你加重担。”

    此时的单纯,垂着头,象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一样捻着衣襟,只是心里面,却是百感交集。

    自包厢里被钟铭打过一巴掌,单纯只觉她几年来苦苦坚守的新闻梦就要破碎,当他看到金泽滔进来时,她却只希望这一切都是个噩梦。

    此后,所发生的一切,直到现在,她都还如梦如幻地感觉不真实,这还是她最初认识的那个穿着宽大税服,沾满泥巴,在海塘堤坝上激情四射的大男孩金主任?

    那时候的金泽滔,面对自己手中的话筒都有些害羞,现在竟成长到三言两语,三拳两腿,就摆平了广电局一窝子的浪荡子弟,并且一举为自己扫清了后顾之忧。

    从包厢出来,她就如影随形地跟着他的后面,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并不健壮的男孩,却是如此的让她心安。

    庄局长豪情满怀当着金泽滔的面许诺提拔重用她,单纯并没感觉特别的惊喜,却在分别的时候,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些什么?

    庄局长善解人意地先上了车,金泽滔温厚地对她说:“我一直相信,你是最好的记者,至今仍是,庄局长是个不错的领导,好好努力,总有一天,你会象太阳一样耀眼。”

    单纯伸手抱住金泽滔,踮起脚尖,在他干干的唇廓上浅浅地印上一吻,然后飞快地转身,投入庄局长的专车。

    离开时,金泽滔却只觉得脸颊上洒落一滴清泪,在五月的夜风中,温暖而清凉。

    金泽滔傻傻地看着庄局长从车窗里朝着自己古怪地一笑,然后载着泪的主人离自己越驶越远。

    金泽滔再进酒店门廊,钟铭等人已经远远地在互相搀扶,收拾伤势,对自己连看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唯有标哥,倚在过道的墙上,凝重地看着自己。

    金泽滔朝他点了点头,随着风落鱼进了酒店一个会客室,董明华看到金泽滔进来,也没有废话,说:“听说,你过两天要上京城参加表彰大会,还带着南门港口建设项目跑项目资金?”

    金泽滔没有隐瞒,将祝海峰省长和苏子厚厅长有关京城之行的话,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既为本土势力和外省势力的和平使者,桥梁纽带,金泽滔就尽量做到不偏不倚,客观公允。

    董明华听后点了点头:“你到京城后,先和凌卫国联系,他会安排你和范主任见面,我们能做的就这些,能不能争取到项目及资金,还要看你发挥,计委也不是范主任一手遮天。”

    金泽滔大喜,说:“只要范主任点头,事情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就靠天意。”

    董明华忽然重重叹气:“你在永州的遭遇,我都知道了,温重岳就这脾气,认死理,特别对他看重的人和事,要求近乎苛刻,这个事情,我们没有多加干涉,其中的心结,留待你们自己去开解。”

    金泽滔心里苦笑,温重岳的性格他如何不了解,不是董明华不想干涉,而是他根本无力干涉。

    某些方面,温重岳和董明华很相似,都有些拗。

    比如董明华的戒酒,范家的老祖宗范主席发话都不顶用,温重岳不知劝诫过多少次,董明华仍然故我,直到金泽滔用酒票一说劝得董明华轻松戒掉。(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