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花落谁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yhbie和1949的再次赐票!)

    董明华不敢贸然介入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说客,一个小慎,只能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僵。

    在越省,如果还有人能消除温重岳的成见,那非金泽滔自己不可。

    金泽滔笑说:“董厅长,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温专员有他的考虑,我上这个副市长还不到一年,其实再磨砺磨砺,对我本人来说,没什么坏处。”

    董明华狐疑地打量着他,只看到金泽滔温润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没有彷徨,没有不快,更没有失落,有的只有让人心定神闲怏怏气度。

    这小子,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经历这两轮提名失利后,举止及气度更显不凡,没有了那份熟悉的跳脱不羁,但就是这份微妙的变化,却让他总隐隐有些不安。

    董明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我就放心了,这次京城之行,正可以借机调整调整心情。”

    从酒店里出来,金泽滔心情复杂,他并不认为自己有让堂堂省委常委,公安厅长漏夜抚慰的资格,无非是他现在身份特殊,担当着几大势力间穿针引线的角色,安抚自己,也等于安抚其他两股势力。

    从今晚坐不到一刻钟便匆匆告辞就可以看出,董明华表面豁达,内心尴尬,总觉得范家亏欠了金泽滔似的。

    而对金泽滔来说,则是表面尴尬,内心豁达,也因此,他正好借申报项目理由早早地离开南门。避开和温重岳的见面,免得双方都尴尬。

    或许,等他京城回来,所有的尴尬都烟消云散,一切又回到原点。

    过了两天。金泽滔随着省厅代表团离开西州,赴京参加全国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及先进集体表彰会议,会议安排在京东宾馆召开。

    金泽滔报到领到房间钥匙后,就给小海和商雨亭拨电话,早在西州时,他就联系过他们。

    京东宾馆属部队内部宾馆。主要接待党政军重要会议及重要领导,财政部在这里召开表彰大会,也是这段时间正巧没有什么重要会议,再加上财政部最近拨了笔巨款专门用于宾馆改造,才算例外接待这个会议。

    京东宾馆不对外开放,门禁森严。进出都要凭有效证件及会议代表专门出入证,宾客要接待访客,更是手续繁琐,金泽滔也没准备在这里接待小海他们。

    没多久,小海和商雨亭就到了宾馆门口,三兄妹相聚自然有一番亲热。

    看到阳光般灿烂的小海和春光般秀丽的小亭,金泽滔早将南门的郁闷和京城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

    几年前。他曾经和林文铮一起在京城打听过老姑,惶惑地穿行在城东的大街小巷找寻老姑的踪迹。

    很久以前,他背着伤残的大弟,无助地穿梭在京城的医院工棚间,为弟弟的伤势四处求医问药,象蚁蝼一样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

    而如今,他站在京城最显赫的宾馆门前,和上大学的弟弟妹妹见面,恍如隔世,而事实上也是再世为人。

    金泽滔还在恍惚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永州,却有一群人为他恍惚。

    永州地委组织部今天召开常委会,最后一项议程商量表决南门及浜海常务副市长职务。

    蒋国强和郭长春两人考察情况都不错,综合素质很高,群众反应良好。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个人仕途的一个飞跃,鱼跃龙门,跨入另一个天地。

    但此刻会议室里却剑拔弩张,王如乔和陈建华双方虎视眈眈,这里是他们的主战场。

    温重岳面无表情看着双方,心里却闪过一丝悔悟,本来今天常委会讨论的名单里,应该有金泽滔的一席之地。

    但此刻,自己只能当个看客,看着双方盯着南门的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唇枪舌剑。

    现在金泽滔离开南门已经有四五天了,当时心中的那股无名火淡了许多,当眼睁睁看着南门常务副市长这个职位放在砧板上,任人宰割时,温重岳又突然想起早两天杜建学跟他说的话。

    杜建学当时说:“对于金泽滔来说,上这个常务副市长,是了仕途上的一个重要台阶,但对于他的工作性质来说,无非是名片前面多上‘常务’两个字,他现在干的难道就不是常务副市长的活?”

    听到这里,温重岳愕然一怔,从一开始自己就走进误区,第一轮推荐,他没有提名金泽滔,出发点是磨砺金泽滔的心性。

    第二轮推荐时,在夏新平和郑昌良都推荐金泽滔的情况下,自己终因种种疑虑,最后放弃推荐金泽滔,在所有人眼中,这不仅仅是惩罚,而是彻底的遗弃。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想法殊为可笑,金泽滔还需要在现岗位上磨砺心性吗?

    尽管王如乔的考察报告把蒋国强两人夸得跟花一样,但如果让他们负责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温重岳可以断定,南门的新经济建设不能说毫无建树,但绝不会有今天的大好局面。

    从这一点来说,在使用金泽滔上,首先应该看重的是他对新经济发展的执行力和推动力,而不是所谓的政治幼稚病和跳脱心性。

    当今天会议最后乾坤鼎定时,他还将面临南门市政府分工调整,杜建学在政府这一块,有金泽滔倚为左右手,可以游刃有余,但在市委常委中,却处于明显劣势,陈铁虎会非常乐意插手市政府分工调整。

    相信,不管最后谁上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金泽滔都将面临被削弱分工的局面,甚至新经济发展战略这块大蛋糕也要被瓜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这些,都是温重岳当时放弃推荐金泽滔,最直接的后遗症。

    温重岳心情灰暗,王如乔和陈建华却雄心勃勃,永州地区经济最活跃的两个县市,已经归属他们两家,现在就看这最后一搏,决定南门这块大蛋糕最后花落谁家。

    王如乔字斟句酌说:“南门作为永州最活跃城市,又兼地区所在地,南门的干部群众具有更强的开放意识和改革经验,从这一点上来说,南门的领导干部更具有挑战困难,战胜自己的能力和魄力。”

    陈建华并不认为王如乔如此高调肯定南门的郭长春会是什么好事,他不等王如乔说完话,就抢先插话说:“南门的干部在经济建设的经验和能力方面,要优于其他县市,这是地利之便……”

    他最后强调:“我倒认为,浜海作为经济建设后起之秀,浜海的领导干部求变谋发展的心情,应该比其他干部都要迫切。在这方面,我认为,蒋国强在浜海原地担任常务副县长,更为合适。”

    王如乔被陈建华抢了话头,心里恼怒,不再躲躲闪闪,他说:“我们意见,郭长春同志长期在南门工作,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南门一些好的做法,好的经验带到浜海去,所以,我推荐郭长春到浜海任职。”

    王如乔和陈建华首先发言,分属两方阵营的常委们你来我往,展开激烈争论,开始时,在为自己这方的考察对象摇旗呐喊时,还能客气地先赞上对方两句,到后来,逐渐揭起对方的短处。

    一直默不作声的马速书记重重地拿茶杯市敲着桌面,不满地说:“常委会不是菜市场,讨价还价,泼妇骂街,成何体统。”

    马书记发了怒,大家都收敛了一些,陈建华却将主意打向温重岳说:“温专员,政府线的干部任命,你最有发言权,长春同志一向配合建学市长的工作,我想,这个优良传统一定会发扬光大下去。”

    陈建华这是公然向温重岳示好,和王如乔这方阵营相比,他要最后制胜还力有不逮,隐晦地用保持南门市政府分工现状的承诺,来谋求得温重岳的援手。

    马速不等他们达成妥协,就直接将会议推到最后环节:“这样讨论到明天也没有最后结果,还是表决吧。”

    最后表决结果,蒋国强任南门市政府常务副市长,郭长春到浜海任职,温重岳没有接受陈建华的橄榄枝,弃权。

    这次常委会上,金泽滔的名字没有被任何人提起。

    马速和王如乔两人相视一笑,默契于心,南门市政府,终于被他们撬开一个口子,打进一个楔子。

    正在马书记准备作最后陈述,结束今天的常委会时,会议室的电话突然尖叫起来,惊起了一屋子的人。

    常委会会议室的电话,主要是工作人员有急事和外界联系,很多人都还第一次听到电话铃声居然能响得如此的惊心动魄。

    正在认真做着会议纪要的办公室主任,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接过电话,压低声音道:“谁啊?”

    话筒传来的声音似乎很飘忽:“我是刘志宏。”

    办公室主任皱了皱眉头,挺熟悉的名字,但现在可不是猜谜的时候,他不耐烦地正准备直接挂掉。

    对方也不耐烦了,说:“让马速书记听电话。”

    这个时候,办公室主任突然想了起来,刘志宏,不正是南门市委副书记刘志宏吗?(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