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常委加身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最后两天月票推荐票,感谢宋雅、ntwyg、*森罗万象*和龙王村的月票支持!)

    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掌声,甚至引起了会议室外面办公楼里干部的猜疑,今天常委会出了什么喜事,非要集体用掌声表示祝贺?

    这阵掌声,对于在座很多人来说,却象重重地掴在他们脸上的巴掌,双料劳模,还不入永州地委的法眼?永州提拔干部的标准难道就这么高不可攀?

    这是省组部通过刘志宏之口,对永州地委发出的警告,永州地委在干部使用上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亲,不是德才兼备,而是德薄能鲜。

    在马速等人理解,这已经不是警告,而是质疑,是对永州地委提拔使用干部原则的质疑,这是一个极大的政治风险,特别在全省范围的干部调整启动前夕。

    而谁能说刚刚通过的郭长春和蒋国强就是德才兼备。

    恐怕就是不遗余力提名推荐这两人的陈建华和王如乔都不敢拍胸脯保证。

    马速更不敢保证,蒋国强是王如乔极力向他推荐的人选,是目前在他可选对象中,无论资历还是能力都最合适担任南门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但也仅此而已。

    马速是这样想的,其他刚刚还唇枪舌剑,各抒己见的人们,这个时候,还有谁敢跳出来大声反对陆天部长及刘志宏的质疑。

    唯有温重岳到现在都不敢置信,金泽滔什么时候被推荐为全国劳模,跟在座的其他人一样,之前没有得到一丝风声,什么时候。金泽滔对自己戒备至此。

    马速却迅速看向王如乔,目光极其犀利,说:“如乔部长,刚才志宏处长所说的双料劳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泽滔的推荐材料里怎么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其实金泽滔荣获财政部劳动模范,在座的很多人都有所耳闻。最近金泽滔就是以此离开南门赴京参加财政部召开的表彰大会。

    王如乔声音有些低沉,说:“到现在,我们组织部都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书面通知,或许正式文件还没有到达吧,我们组织部不能因此把这个情况写入他的履历里。”

    马速厉声说:“这就要好好检讨一下组织部的工作方法,这是官僚老爷作风。是对干部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属严重失职,难道非要把文件送到你面前,才算盖棺定论?荒谬!组织部的工作缺乏主观能动性!”

    马速的批评很严厉,但相对于永州现在所面临的被动局面,这个批评又是轻的。

    王如乔面色僵硬。不敢分辩,心里却不太服气,就算金泽滔荣获部级劳模我组织部门有失职之处,但试问,在座的谁不知道金泽滔被省财政厅推荐为部级劳模,当初组织部门介绍金泽滔情况时,又有谁补充呢?

    全国劳模永州不多。但省部级劳模在永州各单位、各部门不在少数,各级党委,特别是组织部门,谁能真正把这种荣誉和干部使用联系起来。

    虽然,每个省部级劳模的文件中都郑重载明,劳动模范的评选要和干部的提拔使用结合起来,要破格使用各行各业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和先进模范。

    但在实际中,这种省部劳模,只有在每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才会被各级工会组织从故纸堆里搜罗出来。作为领导节日活动的走访对象,象征性地关心一下,除此之外,谁还关心他们的现状和将来。

    马速发了顿牢骚,也不是非要拿组织部开刀。王如乔如是想,他自己当初何尝又不是这样想的呢,谁将这个省财政厅推荐的部级劳模真当回事。

    马速侧脸看向温重岳,面如重云,阴沉沉的十分难看,他说:“温专员,金泽滔同志荣获财政部劳动模范,这个情况没有在常委会讨论时说明,还能怪罪组织部门作风懈怠,但他获得全国劳模,之前你也不透露一二,造成现在的被动局面,我们又该怎样向省委解释?”

    马速是有理由对温重岳发脾气,你温重岳就算对地委常委会有意见,在两轮干部推荐中,你直接说明金泽滔被省委推荐为全国劳模,何至于现在这么被动。

    不等温重岳说话,他语气渐渐严厉起来,说:“你看,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永州非常被动,地委该作如何补救。陆部长的指示不能不令人警醒,南门的干部任用制度改革,能有效杜绝在干部使用中识人不明,偏听偏信的弊端,我看,我们永州也应该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大力推行干部任用制度改革。”

    尽管马速最后一段话,并不是针对温重岳的指责,但心高气傲的温重岳还是脸色剧变,他说:“马书记,在这里,我跟组织说明,关于金泽滔同志被推荐为全国劳模,我跟大家一样意外,之前,南门市政府并没有跟我汇报相关情况。”

    说罢,他紧紧地闭上了嘴,似乎不愿再提这个事,马速仔细端详了温重岳片刻,恐怕温重岳和自己一样,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陈建华阴阳怪气说:“金泽滔同志作风务实,各项工作都能及时向组织汇报,但这么大事情况,竟然遮盖得这么严实,连温专员都隐瞒不报,只能说,该同志在对待个人荣誉上太过低调。”

    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这不是给温重岳火上浇油吗?

    温重岳一言不发,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夏新平看着陈建华说:“刚才如乔部长也说了,个人荣誉,没有正式文件下达,连组织部门都无法确定。这么大的荣誉,没有最后明确,金泽滔敢跟组织汇报吗?再说,他的推荐本来就是特例,省委办公厅推荐,恐怕金泽滔都不清楚推荐过程。”

    陈建华脸一僵,心里暗骂,几次有关金泽滔的常委会,温重岳没有开口,夏新平却屡屡出头,反象成了金泽滔的代言人。

    郑昌良却毫不客气地说:“陈书记这番话也只能在会议室说说,若是传扬出去,只怕有损陈书记的形象,什么叫隐瞒不报,劳模推荐本来就是组织行为,如果一定要怪罪,那也应该是省委办公厅没有及时告知陈书记,跟金泽滔他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陈建华被夏新平和郑昌良这对赵江山的遗臣一唱一和驳得面无人色,一张脸涨成猪肝色,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速对陈建华无端挑起的口舌之争非常厌烦,冷冷地扫视了陈建华一眼,说:“现在是讨论地委该如何落实陆部长的指示,以及如何措词向省委组织部解释,而不是在这里废话连篇,大家都议议,该怎样补救。”

    郑昌良微笑说:“常委会不是还没最终形成会议纪要,将刚才的议题再重新议一下就行,这就是对省组部及陆部长指示最好的答复。”

    陈建华差点没有跳起来,常委会里没有谁是傻瓜,刘志宏特地挑了常委会打这个电话,司马昭之心,那还不是为金泽滔喊冤,双料劳模,多么沉重的一顶帽子。

    刚才会议最后表决他推荐的郭长春任浜海县常务副县长,但如果推翻刚才的会议结果,郭长春没有一点优势。

    马速的心思早飞到西州,郑昌良这一提议,让他下定了决心,直截了当说:“那就重新表决吧,我提名金泽滔担任南门市常务副市长,至于理由,正如陆部长说的,双料劳模,都不能算德才兼备,那才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马速亲自提名,省委组织部压阵,省组部新贵刘志宏冲锋呐喊,大家都没有纠缠金泽滔该不该上这职务的问题。

    相信,省组部对地委的质疑意味着什么,谁也不会冒这政治风险,就连提名蒋国强担任南门常务副市长的王如乔,都毫不犹豫地举手赞同。

    当最后统计赞成人数时,马速疑惑地看着一直垂头不语的温重岳说:“温专员,你是什么意见?”

    温专员缓缓抬起头,看着马速一字一句说:“我反对!”

    温重岳一句我反对,石破天惊地惊动了一屋子的常委,正做着会议记录的秘书长还问了一句:“温专员,你说什么?反对?”

    温重岳没有理会秘书长的疑问,而是直视着马速书记说:“地委常委会的会议表决是严肃的,庄重的,也是神圣的,刚才会议已经表决,南门常务副市长的职位已经产生合法人选,就因为刘志宏一个电话,全盘推翻常委会的决议,我认为是不严肃的,所以我反对!”

    马速盯着温重岳足足有十来秒,才点点头说:“据实记录,温专员反对,其余赞同,无弃权,金泽滔的任命通过,考察程序组织部门后补,散会。”

    马速快刀斩乱麻,直接宣布散会,秘书长小声地提醒道:“马书记,那刚才会议的表决应该怎样记录?”

    陈建华和王如乔都立起耳朵倾听,马速到会议结束都没有对蒋国强和郭长春的最终安排表态。

    马速看了秘书长一眼,说:“你觉得呢?”

    王如乔一颗心直沉到谷底,陈建华低着头嘴角露出笑意,马速书记最后没有表态,那就是态度。(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