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偶遇故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闹闹的宝贝、mawankang、地若无情三位老书友的月票支持!谢谢哇!)

    马速书记的意图很清楚,金泽滔既然挤占了蒋国强的位置,常委会没有再对浜海常务副县长的职位提起重新讨论,那就认同前面的表决。

    温重岳刚才不是说得铿锵作声吗?常委会的表决是严肃的,既是严肃的,那当然不能随意推翻,至于蒋国强,那就只能怪他倒霉。

    如果说今天的常委会一波三折,最大的赢家是前两轮推荐最大输家的金泽滔,那么最大的输家就是刚才的大赢家王如乔。

    王如乔在这两轮推荐费尽心机,才最终将蒋国强安插进南门,最后却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马速大势看得很清楚,现在的大势是尽快落实陆部长的指示,借此搭上陆部长和刘志宏的顺风车。

    没有再议蒋国强的安排,马速既不想再节外生枝,也是向省组部表明永州地委态度,而蒋国强不过是他表明心迹的断腕,不足为惜。

    地委常委会的最后任命决定惊落了永州上下一地眼球,没有人能料想得到,被大多数人视为温重岳的弃卒,基本被断定短时间内无法翻身的离水之鱼,转眼间就常委加身,居然也跳过了龙门。

    金泽滔人在千里之外,自然不知道他面对弟弟妹妹思绪万千,神情恍惚时,永州地委的常委们跟他一样恍恍惚惚。

    载着小海他们过来的林文铮,刚被任命为浜海驻京办事处主任,现在也算是正经的副科级领导干部。钟佑铃在家休息待产,今天没有跟随。

    让金泽滔意外的是,和小海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李明珠,棺材板李良才的掌上明珠,经过大学校园一年的熏陶。如今出落得更为楚楚动人。

    李明珠和商雨亭俨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两人最早在西桥老宅院认识,后来在金泽滔的婚礼上同为伴娘。

    寒暄过后,一行五人由林文铮载着直奔长安大街最著名的饭店,京城饭店。

    刚泊好车,金泽滔等人正要下车。忽听得旁边有人招呼说:“明珠,真是你啊,真是巧哇!”

    金泽滔扭头看去,旁边一辆很普通的桑塔纳车里走下几个年轻人,跟李明珠打招呼的是其中最为出众一位。

    说是出众,并不是他相貌和气质有多么的出众。实在是在这几个年轻人,他个头足要比别人高出一头,颇有鹤立鸡群的出众感。

    李明珠先是愣了一下,也是嫣然一笑:“夏同学好,还真是好巧。”

    夏同学的同伴,一个穿着条纹衬衫打领带,打扮很主流的年轻人打趣说:“智明。这里都能碰到女同学,还真是缘份不浅哪。”

    夏同学有些矜持说:“别胡说,我们算是学生会的同事,明珠同学组织协调能力很强,她还是他们这一届,第一批被支部吸收的预备党员,学习成绩优异,政治立场坚定,是我们中青院的学生翘楚。”

    李明珠在中国青年行政学院就读经济学专业,还是当初接受金泽滔的建议。最终在填报志愿时才选择了该校,这对一个小女孩来说,是个极富勇气的决定。

    金泽海不屑地撇了撇嘴,与其说这是赞美一个女孩,还不如说这是给她写党员转正的官方评语。

    这套勾女把戏对一般小姑娘都不一定有用。更何况是商家出身的李明珠。

    李明珠看上去单纯天真,心智早慧,性情早熟,对平时这些围着她转的男生怀的什么心思,心知肚明。

    她微微一笑,说:“夏同学,我要进去了,有空再聊吧,再见。”

    离开时,金泽滔朝着这个夏同学及其同伴还友好地点了点头。

    夏同学对金泽滔的点头视若不见,紧走了几步,拦在李明珠的跟前,说:“明珠,既然都碰上了,不如一起,我还正有一个政治学上的理论问题要和你探讨。”

    金泽滔摇了摇头,快步离开,这人要不是后天读书读成了傻子,就是个先天呆子,和女孩搭讪,你至少要说点有情调的东西,在饭店里要和女孩讨论政治学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腐。

    李明珠有些恼怒地瞪着扬长而去的金泽滔,摊了摊手,道:“对不住,我想我的朋友并不太愿意和你一起用餐,我也无可奈何。”

    夏同学一愣,道:“我请你吃饭,只要你愿意就成,跟他们愿不愿意有什么关系?”

    敢情他压根就没想过要邀请李明珠的同伴一起,落后金泽滔一步的小海和小亭都忍不住笑了,还真是个奇葩。

    李明珠在学校里被这个痴痴呆呆的夏同学纠缠过几次,平常没什么深交,懒得再跟他废话,身形一闪,跟着金泽滔等人进了饭店大门。

    夏同学还不死心,这回他学聪明了,没有纠缠李明珠,直接拦住金泽滔说:“这位同学,我请明珠同学一起吃饭,你愿不愿意?”

    金泽滔忍笑说:“这位同学,首先我不是同学了,其次我不愿意。”

    夏同学惊叫道:“你怎么能不愿意呢?”

    金泽滔笑说:“我怎么就不能不愿意呢?”

    这人虽然无礼,金泽滔却不感觉面目可憎,现在仔细一看,这人看上去竟然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但记忆告诉他,自己和这个书呆子素无谋面。

    蓦然回头,却见书呆子夏同学直瞪瞪看着商雨亭,嘴巴张得大大的,亮晶晶的口涎挂在嘴角都还不自觉。

    商雨亭握着小拳头,呲着牙,瞪着大眼睛,努力作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她长相稚嫩,再怎么凶狠,看上去也是那么可爱。

    金泽滔一拍夏同学的肩膀,皱着眉头说:“看够了没有?”

    夏同学迅快地舔了舔口角,正待说话,条纹衬衫跟了上来,拉着夏同学的胳膊说:“智明,算了,我们自家几个兄弟聚会,再添几个陌生人,也不合时宜。”

    夏同学很不情愿地被条纹衬衫拖着离开,只是离开时,还不住地回头盯着商雨亭看。

    商雨亭一跺脚,转身跟李明珠说:“明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极品同学,不但色,还天然呆,哎呀,不说了,说起来就全身汗毛直竖,但愿永不再见。”

    李明珠捂嘴吃吃直笑:“这样的同学有个好处,一根筋,有了目标,锲而不舍,咬住青松不放松,我谢谢你了,至少不会再天天被他纠缠,你自求多福吧。”

    商雨亭小脸煞白:“不会吧,姐可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出卖姐,不然有你好看。”

    李明珠咯咯笑说:“还用得着我来出卖?我敢打睹,等我们从这饭店出来,他铁定能将你的底细查得底朝天”

    商雨亭被她说得发毛,喃喃道:“他不会是什么流氓黑社会头子吧?”

    李明珠继续吓唬:“那倒不是,别少看中青院,虽然学校不咋的,但一般人还进不来,能进这个学校的,非富贵人家就是象本姑娘这样的天才。”

    商雨亭没闲情听她自吹自擂,说:“你那夏同学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智商的人才,傻不拉几的,会是什么样的富贵人家?”

    金泽滔说:“明珠,别吓唬小亭了,行了,没什么担心的,天子脚下,皇城根儿,能出什么凶神恶鬼。”

    小海咧着嘴嚷嚷道:“小亭姐,还真是杞人忧天,敢有谁对你呲牙,看我不打落他的牙齿。”

    商雨亭是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不一会儿,就唧唧喳喳和李明珠咬着耳朵说着女孩的悄悄话,早把极品夏同学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只有金泽滔扭头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夏同学,只见他还是看着商雨亭的倩影发呆。

    条纹衬衫青年则在大门口张望,不一会儿,就见到他迎着一个戴黑边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进来,后面还有一个彪悍青年跟随。

    看到这里,金泽滔的脸色开始阴沉,这个眼镜男正是金泽滔有过一面之缘的卢总,高干子弟,传说中的太子党。

    这个时候,林文铮也注意到了卢总,有些担心说:“滔哥还记得没有,他还曾跟我们还吃过饭,就是你说包子笑话的那次,京城有名的公子哥,有名的红顶商人,父亲是京城书记。”

    当时吃好饭散场的时候,受过小欣作弄,这个卢总还警告自己不要羊肉没吃着,反惹一身骚。

    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用热毛巾仔细擦拭拍过自己肩膀的右手时,那份嫌弃和厌恶的表情,此后,还让他身后的跟班跟自己交过手。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酒量过人,身手不错,估计就不能囫囵着走出饭店。

    现在,时隔两年,他在这里重遇故人,心情却是不可同日而语,长江科技乱集资案提前暴发,公安部经侦局强势介入,这个卢总就是长江科技集资案幕后最大的黑手。

    相信,侦查线索很快就会指向他,受他的牵累,他父亲也将被中纪委立案调查,这是本世纪最大一宗贪腐案,曾经震惊海内外。

    而恐怕,夏同学这些年轻人,都是京城高官子弟,至于这个夏同学,为什么会死死盯着商雨亭,金泽滔心里隐隐有些明白。(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