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六室主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junliu、asd300、高手甲、swat2011、s孤独的温柔z和mawankang的赐票!本月最后一天求票!)

    刚才金泽滔就觉得夏同学眼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哪里曾经见过他,但以金泽滔的记性,他知道绝没有和他见过面。

    等他后来发现,黄同学目不转睛地注视商雨亭后,才突然发现,原来,夏同学居然和商雨亭眉宇间隐约有几分形似。

    老姑父的身份曾经是老姑的心病,年轻时老姑不懂人情世故,为爱情背井离乡出走他乡。

    老姑父从未跟老姑提起家事,老姑也从未主动询问,在年轻的老姑眼中,爱情就是一切。

    等老姑父去世后,再回头给孩子寻根问祖,茫茫人海中,又没有留下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

    老姑父当初从京城迁至东北长青市,就是遁身隐迹,避世索居,哪还能在他身边留下蛛丝马迹。

    等金泽滔将老姑一家带回西桥认亲归祖,老姑也早息了要替亡夫寻根问底的心,老姑父的遗骸也因此迁回西桥老家安葬,商雨亭和商念西在金家族谱上落户。

    据老姑所知,老姑父自下放到西桥农村劳动后,用的是化名,一直沿用到去世,所以,商雨亭姐弟早弃了商姓,户口本上也改了金姓。

    想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叹息,听到夏同学这个姓。再结合夏同学和商雨亭的外貌有几分相似。金泽滔几乎可以断定。商雨亭和夏同学肯定存在着某种血缘上的联系。

    商汤灭夏,老姑父杜撰的这个商姓,其中蕴藏着的浓浓怨气,金泽滔到现在都能感觉得到。

    也不知道老姑父是怎样长大成人,又和这个夏家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最后又是为什么从京城被驱赶至东北苦寒之地。

    逝者已矣,金泽滔既不想探究,也不想告知商雨亭他们。现在他们都是自己的至亲骨肉,金泽滔只希望他们往后的生活平静安详。

    上辈子,老姑一辈子都没有音讯,想必,两个表弟妹一直都没有认宗归祖。

    那么,可以这样认为,老姑父虽然一直逃避京城的某种联系,他又何尝不是被京城祖家遗弃的呢。

    这样的宗族,对商雨亭姐弟来说,认宗归祖反而是祸非福。

    幸好现在的商雨亭姐弟。学校里的档案全改为金姓,很难在这方面寻找得到老姑父的痕迹。

    金泽滔看着巧笑倩兮的小亭。大步上前,揽过她的肩膀,心里涌起浓浓的亲情,只想一辈子呵护着,不让她受半点的委曲和苦难。

    商雨亭突然被金泽滔拥抱入怀,微微一愣,随即笑靥如花地用小脑袋摩挲着金泽滔的下巴,乖巧得象只慵懒的小猫。

    李明珠很自然地挽上金泽滔的另一只胳膊,轮起辈份,金泽滔和李明珠的父亲棺材板李良才称兄道弟,她的两个哥哥都喊金泽滔为叔,但偏偏李明珠一直管金泽滔叫哥。

    金泽滔左拥右抱,在旁人看来享尽齐人之福,但在小海和林文铮眼里,却是十分自然。

    只是金泽滔的无边艳福很快就受到挑战,金泽滔等人踏进电梯,夏同学等人也蜂拥而入。

    卢总只是瞥了金泽滔等人一眼,就将目光移开,却已经早就忘却了金泽滔和林文铮两人。

    他低垂着头,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神情象是十分疲倦,早没了两年前那股不可一世的张扬和狂妄。

    只是他身后彪悍青年却是警惕地打量着金泽滔,皱着眉头努力回想着什么,金泽滔朝着他咧嘴一笑,彪悍青年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

    金泽滔收起笑容,冷冷道:“我是谁?”

    彪悍青年指着金泽滔道:“我记得你,跟你打过一架,身手不错。”

    金泽滔撇了撇嘴角,说:“要不再打一架?”

    卢总架回眼镜,凝视了金泽滔一眼,道:“小伙子,不管你是谁,不要挑战我。”

    金泽滔最看不惯他说话时那副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优越感,现在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装个屁的大尾巴狼。

    金泽滔还没有说话,小海挺了挺胸膛,竖起食指,在唇边左右摇晃,老气横秋道:“年轻人,说话不要太冲,这是文明场所,不要动不动就说挑战之类的话,这样不好!”

    卢总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什么时候,在京城还有人敢这样当面挑衅他。

    在电梯局促的空间里,夏同学鹤立鸡群的身高就显出优势,他俯视着金泽滔,一双不大的眼睛眨巴得很厉害,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神。

    这边卢总还在和小海剑拔弩张时,夏同学突然发出高亢的尖叫:“明珠,你怎么能跟陌生人搂搂抱抱?还搂得这么紧!”

    进了电梯间,因为人多,金泽滔下意识就伸手挽住小亭跟李明珠两人的腰,此时,李明珠正舒服地靠着金泽滔胸膛,贪婪地呼吸着金泽滔身上那股令人安宁的气息。

    某些方面,李明珠对金泽滔的眷恋跟商雨亭一样,两人都有兄弟,但家庭环境让她们幼小的肩膀早早就挑起了家庭重负,两个哥哥很多时候却需要她象姐姐一样地照顾。

    她一直管金泽滔喊哥,就是因为金泽滔能给她带来父兄一样温暖的关怀。

    随着年龄增长和金泽滔的结婚,这个心目中的大哥离自己越来越远,此刻,她还是第一次被金泽滔主动拥抱,心中的那种温馨和安详让她恨不得时间永恒留驻。

    夏同学居高临下,看着心中的女神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甚至,他清晰地看到,女神那神圣的胸脯紧紧地贴着金泽滔,直至变形。

    夏同学只觉得心底有根弦啪地断裂,所有关于爱情和家庭最美好的想象,此刻都碎裂成粉。

    夏同学这声尖叫,吸引了电梯里所有人的目光,就连狰狞着脸,血红着眼,准备择人而噬的卢总,似乎一下子平复了情绪,狠狠地瞪了小海一眼,扭头不语。

    李明珠并没有因为夏同学的尖叫有所收敛,反而抱得更紧密,只恨不得将自己镶嵌进他的身体。

    她甚至都懒得睁眼,只是呢喃地一声低吟,就象一只快要入睡的猫咪。

    李明珠的无视,让夏同学恨不得将金泽滔狠狠地揍倒在地,踩上一脚,然后再化身为他,享受和心中女神搂搂抱抱的甜蜜爱情。

    小海咂咂嘴,卢总的缩头让他感觉很无聊,他骨子里的冒险和暴力因子让他很快将目光瞄向夏同学。

    夏同学若是长得矮小一点,视觉上倒也没有那么刺激,心里也不会那么的痛苦。

    他清楚地看到,李明珠还很享受地用她饱满的胸脯,摩挲着这个可恶的陌生男人。

    感官上的刺激让他心中的怒火很快演变成妒火,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金泽滔。

    小海早盯上了他,立即伸手握住架住了他的胳膊,夏同学一个锦衣玉食,五谷不分的公子哥,手无缚鸡之力,让小海熊掌一般的大手握住,啊啊地呼痛,身子顿时矮了半截。

    金泽滔对小海微微摇了摇头,小海放开手,摇头晃脑感慨道:“现在的毛头小伙子,啧啧,缺乏素质啊,举止粗蛮,无理取闹,言出无状,年轻人要做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新人,老师不都这样教育你们的吗?”

    说罢他还挑衅地对着卢总挤了挤眉头,看得出来,大哥对这个四眼田鸡有敌意。

    卢总差点没被小海气得吐血,夏同学颤巍巍地抬着手指着小海半晌说不出话,条纹衬衫却冷静旁观,丝毫没有要出头的意思,其他人也都不声不吭。

    正在这时,只听叮咚一声,七楼到了,林文铮一直站在电梯门口,看着金泽滔兄弟俩前仆后继地寻衅嘲讽卢总等人,一颗心都提在半空中。

    小海血气方刚,还能理解,滔哥多稳重的人,不但没有制止小海的挑衅,还隐隐怂恿他出头架梁,就不怕惹祸上身?

    幸好,到了楼层,林文铮生怕再出什么妖蛾子,连忙说:“到了,到了,这里下。”

    商雨亭和李明珠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金泽滔的怀抱,蹦蹦跳跳着出了电梯门。

    夏同学眼巴巴地盯着俩女孩,盼望她们能回眸看上自己一眼,只可惜,直到电梯门合上,都没有看到她们回头。

    七楼名许家厅,是清末出了探花郎的许家家传筵席,又称“探花菜”,许家菜迄今已有百年历史,是唯一保存下来由京城饭店独家经营的著名官府菜。

    金泽滔对酒店装饰犹感兴趣,林文铮他们忙着点菜,他已经背着手在许家厅里闲逛开来。

    既为京城唯一还完整保留下的私房菜系,许家厅装修既豪华,又带有前清宫廷色彩,半圆的窗户,豪华典雅的陈设。

    就在他四处打量时,忽然有人狠狠在自己肩头拍了一下。

    金泽滔回头一看,正是何悦的顶头上司,越省纪委副书记尹小炉,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黑色夹克的中年人。

    尹小炉首先对身后的中年人介绍说:“他就是何悦同志的家属,金泽滔同志。”

    金泽滔听尹副书记的介绍,心想这人应该是何悦的同事,连忙伸出双手,尹小炉说:“这位是六室何主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