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江流日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txd123、大头yang的首日月票支持!拥抱你们!)

    董明华作为范家外戚,这之前,一直游离于范家核心之外,他家世平凡,进入公安队伍前一直是军人,当时也是奉范主席之命转业从政。

    在越海沉沉浮浮十数年,才在最近因查处吕三娃案,一举跨入副省级大门,今天,他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核心圈子。

    范书记没有和凌卫国寒暄,直接问:“老人家今晚还好吧?”

    一个家族的兴盛,除了子孙昌盛,后继有人,还要有重量级的人物坐镇,而南屋的老人,就是范家至今屹立不倒的泰山北斗。

    随着老人的年岁增大以及身体的日益虚弱,范家将老人的身体视作压倒一切的大局。

    凌卫国恭敬道:“刚才他还开心大笑了几声,心情十分舒畅,现在已经入睡,这一觉应该能一睡天明。”

    范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我们也都听见了,老人家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有什么喜事让老人高兴至此?”

    这才是在座人们关心的问题,范家核心人物专程从四面八方赶来,全聚于此,自然不是为了讨论老人睡眠问题。

    凌卫国斟酌了一下,说:“老人家已经同意,对卢家小子动手。”

    范书记眉毛一跳,但很快就平静如常,道:“从哪里着手?”

    凌卫国笑说:“查税,查偷税,偷税可耻嘛!”

    范书记也忍不住笑了。赞叹道:“从查税入手。从他家小子突破。打草惊蛇,果然好主意,老人家洞察秋毫,高瞻远瞩,这是最稳妥,最主动的办法。”

    凌卫国尴尬地笑笑,一直沉默的瘦小老人指着他说:“这不是老人家的主意?”

    凌卫国说:“出来时,老人家让越海的金泽滔明天过来。他要见见。”

    说罢,他朝范书记看了一眼:“这个主意,就是金泽滔建议的,老人家表示赞同。”

    范书记皱眉说:“就是重岳所在永州的那个副市长?”

    范书记正是温重岳的老丈人,范萱萱的父亲。

    凌卫国解释说:“金泽滔被推荐为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和全国劳动模范,最近在京城参加表彰大会,今晚正巧和他碰见。”

    范书记说:“他对重岳,最近不是有些龃龉吗?让他现在和老人家见面不太合适吧?”

    听他的语气,范书记对金泽滔压根没什么好感,连他的名字都不屑一提。

    范萱萱是范书记的掌上明珠。尽管范大小姐未出阁时,就是范家的小魔女。性情古怪,经常言出无状,但她天生丽质,一颦一笑皆美貌如花,即便范主席都十分偏爱宠溺她。

    爱屋及乌,范书记自然对金泽滔这个敢以下犯上,目无尊长的年轻人不存什么好感。

    董明华忍不住开口为金泽滔辩护:“这也是阴差阳错,误会加误会,推荐南门常务副市长这件事上,重岳对金泽滔就有所误会,最近又因为被推荐全国劳模一事,误会更深,永州讨论任命他为南门常务副市长,温重岳是唯一持反对意见的常委。”

    董明华因其性格桀骜不驯,被当时下部队视察的范主席一眼相中,成了范家的乘龙女婿。

    但也因其性格,在从政仕途跌跌撞撞,一直没有什么起色,而逐渐边缘化。

    从个人来说,董明华内心是感谢金泽滔的,当时也是他最先提议董明华借这良机翻身作主。

    此后,在铁司令和姜书记联手驱逐外来势力插手越海政局,又是金泽滔从中牵线搭桥。

    最后,董明华甚至没有搬动范家一兵一卒,就顺利步入副部级省委常委。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董明华能跻身今天的范家核心议事圈,全是金泽滔一力推动。

    不管是出于个人感情,还是出于对范家利益的维护,董明华都不能因为金泽滔和温重岳的误会,而将这种成见带至范家。

    凌卫国也说:“范书记,重岳和金泽滔的误会,纯粹是因为性格上的原因,这个年轻人识大体,顾大局,思路清晰,推动工作很有一套,总体上,这个年轻人很不错。”

    范书记摆了摆手,说:“大家聚一起不容易,不要浪费时间讨论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卫国,这一仗很关键,你们有什么计划?”

    相对于金泽滔,他更关心凌卫国即将发起的对卢家小子的围剿,他在地方任职时间已经太久,范家现在又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候,老人这两年身体一年不如一年。

    无论是从个人还是从家族考虑,他都要趁老人还健在的时候,发起向更高一级的位置挑战。

    长江科技案就是最好的契机,老人家最后拍板查处这个案子,确实高屋建瓴,目光如炬,此既为打击当前经济金融秩序混乱的利国利民之举,也是投上所好。

    现在该案竟暴出卢家蜀军参与其中,对范书记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卢父主政的京城,这两年和党政两大巨头都不怎么合拍,高层也有意动一动京城的政治格局,现在正处于利益博弈中,而这就是范书记的机会。

    凌卫国有些口渴,干咳了一声,说:“那边也有意动一动,但怎么动,还没有最后达成一致意见,我这不是回来请示范主席和范书记嘛,如果范书记认为可行,我马上和他们商量。”

    尽管凌卫国说得很隐晦,但在座的都是范家核心,自然心知肚明,那边指的是当今五号首长,主管党的纪律监察。

    范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卫国现在越来越有大将风度,不管谁的主意,老人家点了头,那就没错,你就依此行事吧。”

    直到现在,范书记都不认同金泽滔在这其中的作用。

    凌卫国说:“有一个情况,范书记可能要注意,金泽滔跟我提过,卢阳今晚也在京城饭店,夏家那个还在中青院求学的夏智明,还有几个世家子弟都在。”

    又是金泽滔,范书记有些不悦,堂堂公安部部长助理,经侦局长,不会什么事都需要这个毛头小子来提点你吧。

    凌卫国却看向范书记旁边的瘦小老人,说:“范部长,可能新宇也在。”

    范主席部队起家,八十年代中后期的大裁军,当时在军中炙手可热的范家,因为范主席的隐退和军委首长的暗示,范家也逐渐淡出军界。

    现在范家二三代基本上都在政界和商界发展,瘦小老人是目前范家在军界唯一硕果仅存的嫡系直属,现任总后副部长,去年刚晋升中将军衔。

    “新宇也在?又是那个金泽滔反应的情况?他跟新宇很熟吗?”。凌卫国的话犹如天雷般,直惊得范书记下意识接连反诘。

    这个时候,范家正磨刀霍霍向卢家,范家的子孙却跟卢家子勾勾搭搭,这要传扬出去,其后果不堪设想。

    外人怎么议论不知道,但和范家结成政治联盟,正准备携手查处卢家小子的五号首长,若心存芥蒂,不论这合作能不能继续,都不是现在的范家能承受的。

    范部长嗖地站了起来,范新宇正是他的孙子,他并没有象范书记那样冲动质问,但此刻如寒电般的炯炯目光就是凌卫国都忍不住心颤。

    凌卫国小心措词道:“我也仅是凭金泽滔的描述猜测,他今天应该穿了一件条纹衬衫吧?”

    范部长说话,慢慢地坐了回来,说:“应该是新宇没错,他跟夏家那小子来往密切,而且今天穿的正是条纹衬衫。”

    不等范部长说话,旁边一个中年人就拨出电话,不一刻,这个中年人对范部长说:“爸,是新宇没错,我让人直接接他回来?”

    范部长摆了摆手:“不用做得这么形迹明显,给他留个言,找个理由让他自己回来,回来后,学习之余,禁足半年。”

    中年人恭敬应和,旁边一个穿着藏青夹克的中年人说:“爸,新宇他也不知道卢家的事,有情可愿,再说,新宇和夏家那小子他们都还是学生,卢家子跟他们在一起或许仅是普通的聚会,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说罢,还狐疑地扫了凌卫国一眼,言语神态间似是责怪他多管闲事。

    董明华看得清楚,心里暗暗叹息,范主席身体健朗时,范家在京城多么的显赫,如今也是江流日下,一代不如一代,很多范家子弟都沉迷于搞内哄,争权夺利。

    凌卫国不同与董明华,父母都是老革命,凌家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声名的官宦人家。

    他对范家的归属感本来就没那么强烈,所以,他理都没理这个中年人的挑衅,而是看着范书记。

    范家的家务事最终还要范书记拍板,范书记淡淡一笑:“卢家子要拖人下水,一顿饭就足够了,他需要新宇做些什么吗?”。

    藏青夹克中年人这才讪笑着没有再说话。

    范家老少为卢家子纠缠自家子弟一事烦恼时,金泽滔此刻也为该不该进李明珠的试衣间而烦恼。

    且说金泽滔苦着脸结过账会过钞,赶到楼下大厅时,小海和林文铮早早离开,留下两女孩还在腆肚仰腰,要气质没气质,要风度没风度地斜倚在会客区的沙发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