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首长召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舞夜孤枫的第一票和大头yang的第二票,感谢你们一路陪我走过,继续拥抱你们!)

    金泽滔先是看了看四周,问道:“小海和文铮呢?”

    商雨亭哼哼道:“小海今晚上能抽出时间一起吃饭,那都是哥你的面子,他老人家现在日理万机,就吃饭这顿功夫,不知道多少女生打他的传呼,早溜走了。”

    说罢,还意犹未尽道:“哥,你也不管管,现在他都快成花花公子了,上次我还在路上看到他一人带着仨女生,不知道多滋润。”

    李明珠看着金泽滔逐渐拉长的脸色,连忙伶俐地转移话题说:“林文铮不放心佑铃,他让我们跟你告个罪,先回家了。”

    金泽滔郁闷地挥了挥手,说:“算了,不管他们了,你们回学校还是准备干什么去?”

    两女异口同声说:“逛街!”

    理由还很强大,既为消化,也为减肥美容,更主要的是可以随心所欲地消费,还不用自己买单。

    京城饭店离王府街商业区不远,两女一左一右挽着金泽滔向王府街安步当车走去。

    很多时候,金泽滔就感觉自己象根拐杖,两女时不时地说着当前的流行款式和流行色,金泽滔在这方面根本插不上嘴,就看到两女唧喳着还不时附耳细说。

    其实还用得着附耳吗?根本就是在他耳边呓语,两人从流行色说到青春期女孩的私房话,让金泽滔一路上感觉不自在。除此之外。被两女孩挽着手臂招摇过市。还第一次在路上这么引人注目。

    好不容易到了商场,金泽滔终于得解放,两女孩两眼放光,早把金泽滔扔在一边,相互比划衣服的款式及色彩。

    商雨亭对服装的设计和鉴赏很有天赋,现在又正是春装盛行,夏装上市的季节,不一会儿。两女孩就攒了一堆准备试穿的服装。

    金泽滔就成了两女试衣品鉴的首选,衣服好不好,合不合体,两女都要先在金泽滔花枝招展一番,获得他的首肯,才能入得她们的法眼。

    金泽滔看得眼花缭乱,两青春女孩不断地变换着服装,或清凉,或俏丽,让金泽滔一时间也忘了逛商场的无聊。乐此不疲地品头评足。

    金泽滔刚目送进商雨亭进入试衣间,忽然。旁边的试衣间忽然探出李明珠的小脑袋,对着自己说:“哥,你进来帮我拉一下。”

    金泽滔看着人来人往的顾客,正待拒绝,李明珠的头就倏地缩了回去,半掩着的门象是在向他招手。

    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到有个青年拿着试穿的衣服,正朝着这边的试衣间走来,只好无奈地推门进去。

    金泽滔一进穿衣间,门就被李明珠迅快地锁上,然后就看到半裸着的李明珠背对着他,套在身上的连衣裙开着后背,向他袒露着女孩曼妙的身躯和火热的青春。

    在局促的试衣间里,他甚至能透过开背的裙体,隐约看到前胸椒乳浑圆的轮廓,金泽滔赶紧扭转视线,然后看到李明珠侧转一边的细颈都给染得绯红。

    金泽滔嘟囔道:“明珠,搞什么名堂?”

    李明珠微微一颤,一扭身,张开两臂,直接抱着金泽滔,轻声呓语:“哥,抱抱我。”

    在这么局促的空间里,金泽滔伸手推了一下,却被李明珠两手一带,变作金泽滔紧紧地将她主动压在墙角里。

    不知道是被压得生痛,还是出于羞涩的少女情怀,李明珠小声地惊叫了一声。

    金泽滔生怕她受伤,两手挽过她后背,李明珠垂下双手,后背没有拉上拉链的连衣裙就滑落下来。

    当他发现自己抱着的清清凉凉,腻腻滑滑的女孩几乎全裸,手脚都觉得僵直,李明珠甚至一句话也不敢分说,本能地紧紧抱着他。

    感受着怀中女孩微微颤抖的身躯,看着他紧闭的两眼睫毛都在不安地扇动着,金泽滔脑里一片空白。

    当他感觉怀里的女孩清凉的躯体渐渐地火热,这种炽热也开始让他感觉燥热,他忽然问:“为什么?”

    女孩似乎也从刚才的惊慌中安静下来,动了动身体,将臻首埋于他的肩窝,喃喃道:“还记得在浜海钱湖酒店,你跟随说过的一番话?”

    金泽滔摇了摇头,李明珠如歌如诉:“那晚,离高考不过两天,你跟我说,将来想做什么,问自己的心,做到最好,做到极致,就是立大志,我一辈子都记得。”

    金泽滔下意识地反问:“那又怎么呢?”

    李明珠两眼生光,毫不羞怯地直视着金泽滔说:“我觉得一直追随着哥的脚步,就是我的大志,所以我报考了中青院,因为,我觉得,那是离你最近的起跑线。”

    金泽滔无言了,自欺欺人说:“我是你叔。”

    李明珠咄咄逼人道:“拉倒吧,我什么时候喊过你叔,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就喊你哥。”

    金泽滔说:“你还是何悦的伴娘,你觉得这样做好吗?”

    李明珠狡黠地眨眨眼:“我抱抱哥,难道也不行啊,而且,我又不跟小悦姐争风吃醋,哼,便宜你了!”

    李明珠边说还边摇曳着身体,金泽滔最怕这小妮子贴身搞鬼作怪。

    说到底,他的身体还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没到坐怀不乱的境界,李明珠这一动弹,他的全身血液都开始沸腾,连忙吓唬道:“再动,我出去了。”

    李明珠看着一脸惶张的金泽滔,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难过,踮起脚尖,在金泽滔的脸上亲了一下:“哥,我只想有个哥,能一辈子爱护我,呵护我,就象你对小亭姐一样。”

    金泽滔摸了摸她弹吹得破的俏脸,说:“我自然会一辈子爱护你,保护你,但你也要听话,也要学乖,可不许胡思乱想。”

    边说边拾起滑落在地上的连衣裙给她穿上,就在这过程中,仍是让他看得口干舌燥,心慌意乱,如果不是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压着本能,早化身为禽兽。

    看着金泽滔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拉裙链,然后做贼般东张西望出去。

    李明珠先是拿手抚摸着胸口,平息了一下心情,握着小拳头,冲着金泽滔踉跄的背影挥舞了一阵,红着脸自言自语说:“明珠,加油,哼,有色心无色胆的胆小鬼,明明将我当妹,却口口声声将自己当叔的伪君子,你是跑不出妹的五指山!”

    金泽滔垂头丧气地拎着大包小包,跟着两女差不多逛到店打烊,李明珠在更衣室事件后,不但没有尴尬,反而挽着金泽滔的胳膊比商雨亭都还自然,连商雨亭都有点吃味。

    第二天上午,金泽滔规规矩矩地跟着会议代表参加大会集中,很老套的会议模式,所有受表彰对象一字排开,坐在前面几排,佩绶带扎红花,怎么看都象是农村娃敲锣打鼓参加人民解放军。

    台下受表彰的劳模和先进集体代表都斗志满怀,金泽滔也跟着一阵激动,不说即将被授予财政部劳动模范,就是这个会议室,自己坐的这个位置,都是历史的凝聚。

    京东宾馆就是为会议而生,自建成以来,很多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重要党政军会议都是在这里召开的,历任党和政府领导都是这里的常客。

    置身在这个会场,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有一种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相信,这种凝聚力和荣誉感,是在座每一位财政系统的劳动模范和会议代表都能切身体会到的。

    在雄壮的国歌声中,金泽滔作为上台接受现场颁发荣誉证书的劳模代表,一行十人,在礼仪小姐的带领下,走上主席台。

    亲自给他授证的是这次税改后新任命的国家税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薛小涛。

    两年多前,金泽滔到总局参加税收宣传座谈会,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金泽滔对着薛局长一个鞠躬,道:“薛局长好,我是越海的金泽滔,两年前还有幸聆听过局长的教诲。”

    薛小涛一边给他颁发证书,一边跟他握手说:“小金同志,我还记得,成长很快,是越海财税的一面旗帜,苏子厚局长对你评价很高。”

    越海的财税机构模式,财政厅长兼着国税地税两套机构的局长。

    金泽滔简短地表示了感谢,然后和上台代表一齐接受会场的鼓掌欢呼和集体致谢。

    随后,人事部、财贸总工会和财政部主要领导分别讲话,劳模代表、先进集体代表发言,最后拍了个大合照。

    上午的会议很快结束,就在中午会餐后,凌卫国和一个穿军装的中年人匆匆找进宾馆,凌卫国告诉他:“首长接见,准备一下。”

    金泽滔傻了眼,首长接见,范家老祖宗接见?尽管心里有些准备,但还是愣住了,两辈子到现在见过最大的领导是铁司令和姜书记,京城见首长还是第一回。

    难道首长接见还要沐浴戒斋,梳妆打扮的规矩?他小心地向凌部长求证,才被凌卫国哭笑不得地告知说:“没那么多规矩,你又不是敌特反坏分子,让你准备就是有个心理准备,该跟首长说什么,怎么说,先心里斟酌一下。”

    幸好,当天下午会议安排代表参观北京名胜,金泽滔匆匆跟省厅带队领导请了个假,随着两人直奔城东胡同。(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