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铁面总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尚副总理听了两句,那双闻名于世的浓眉开始结成山川,他并没有批评这位财政局长,而是扭头看向脸色有些发青的齐部长。

    齐部长除了昨天上午大会集中作过报告,事后,就没有再参与会议,今天安排的劳模座谈会,除了分管人事的副书记参与,其他部领导班子,都没有安排。

    再说,这样的劳模座谈会,大家都是以反应成绩为主,大会秘书组也是这样布置的,说是听取意见,也仅是蜻蜓点水,提意见的代表不会认真准备,听取意见的也不会当真。

    说到底,这个座谈会就是形式,从上到下,都没有认真准备。

    尚副总理先是跟那个财政局长打了个手势,示意暂停汇报,然后对齐部长说:“今天不是代表们座谈吗?难道就没有认真布置?还是劳模同志们就没有这方面的思考?这么辛苦把大家召集在一起,难道就是发张奖状,吃顿饭就打发大家回去?”

    尚副总理的语气渐渐地严厉,到最后,已经差不多声色俱厉,齐部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甚至都不能去询问具体负责会务的副书记。

    刚结结巴巴说了两句开场白的财政局长当场脸色发白,握着笔记本的手抖动得很厉害,接见大厅的气氛,从刚才的腊月小阳春,直接冰冷到数九寒天。

    方副委员长脸色也十分难看,他恼怒地瞥了齐部长一眼,尚副总理今天能抽出时间特地来看望会议代表,还是他窜掇的。本来想争个脸。没想到最后竟是打脸。

    看着冷面寒铁的尚副总理。以及噤若寒蝉的会议代表,今天这个会见还能继续下去吗?

    接见大厅一片寂静,排在金泽滔上面的是一个地级市财政局副局长,如果汇报跳过第一位财政局长,马上就要轮到他汇报提建议。

    金泽滔坐在他下首,都能清晰地听到他牙齿咯咯打战的声音,这个副局长的失态引起了尚副总理的注意,他那双并不大的眼睛。此刻都快冒火。

    金泽滔看着尚副总理这张略有些变形的狰狞面孔,不象别人那样胆战心寒,相反,却感觉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果然不愧是铁面总理,他现在任副总理尚不过二年,但面对两任财长,仍然是丝毫不留情面。

    训斥过齐部长,他看向劳模代表,放缓语气说:“看起来。大家都没什么准备,我不知道。各位劳模在今天的座谈会上准备讲些什么,既然没有准备,那么,就不用排排坐挨个发言了,大家都主动说说,权当聊天,不要求你讲什么高深的财经理论,只一个要求,说真话,不说假话,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金泽滔高高举起了手,对于尚副总理,金泽滔倒不怕说错话,不怕被秋后算账,对他的为人,历史已经证明。

    尚副总理话音未落,就看到金泽滔举起了手,刚才一直寒着的脸象春风吹过,突然解冻了,就连一直面色难看的齐部长,都暗暗松了口气。

    他最担心会场冷场,或者要等到尚副总理点名,没准首长就会拂袖而去。

    金泽滔朝着尚副总理等领导欠身致意,然后说:“尚副总理,方副委员长,我叫金泽滔,原越海南门市财政局长,现为南门市副市长,此前一直在财税部门任职。”

    “当中央启动财政金融体制改革,特别在分税制改革以为,我一直跟我的同事们说,现在是我们财税部门最好的时代,财税干部要建功立业,现在正是时候。”

    金泽滔说到这里,却见尚副总理摘下眼镜,翻看着手里的材料,边看边摆着手,暂停了他的发言。

    尚副总理饶有兴趣地翻看起他的背景资料后,说:“嗯,泽滔同志,财税专管员出身,做过副所长,乡镇产业办主任,所长,副镇长,国有企业厂长,财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局长,副市长,最近还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履历很丰富嘛,说起来,现在我还是你的顶头上司。”

    金泽滔笑说:“应该说是顶头上司的四次方。”

    大家都轰地笑了,尚副总理也裂着嘴笑了,说:“继续,继续,不要为改革歌功颂德,赞扬的话,我已经听得耳朵生茧,我只想听问题。”

    金泽滔说:“新财政体制实施以来,尚副总理虽然规定不能对改革歌功颂德,但我还是要感谢改革给南门市带来的变化,到目前为止,按同口径统计,我市完成国家税收……”

    金泽滔对南门的财政收支情况烂熟于胸,各种收支数据在他嘴里流淌出来,自然得就象他说着自己的名字。

    金泽滔说:“按目前体制计算,我南门截止到现在,已经为我们南门多增加了地方可用财力8897万元,每月净增1779万元,和去年实绩相比,可用财力是去年同期的2.23倍,剔除经济增长部分,为同期的1.78倍,等于是体外多创造了0.78个南门。”

    说到这里,金泽滔说:“这就是新分税制财政体制的力量,这就是改革的力量。”

    尚副总理扭头看向齐部长,齐部长说:“应该是去年财政体制改革调整前,南门市抓住了机会,做了一篇体制的好文章,一劳永逸为该市争取了近一个体外收入,这是体制所允许的,我们不但不制止,还要鼓励,财政体制调整,就是要调整地方增收的积极性。”

    尚副总理点了点头:“虽然有挖社会主义墙脚的嫌疑,但齐部长说鼓励,那么我们就要大力提倡。”

    说罢,还主动鼓掌表示祝贺,说:“从这一点来说,地方党委提拔你为副市长,是有眼光的,合适的,因为你会为地方政府出主意,谋利益。”

    大家都哈哈笑着鼓掌,接见大厅刚才紧张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金泽滔微笑说:“我说这些,不是标榜南门的财政体制文章做得好,也不是为新财政体制改革歌功颂德,而是想说,作为财税干部,哪怕你是普通一兵,你都大有可为。”

    尚副总理朝方副委员长点了点头,很认真地倾听金泽滔的发言。

    金泽滔继续说道:“很多财政局长可能听了我刚才对南门财政体制的调整,心里会暗暗不满,认为我这是投机取巧,说我投机我承认,说我取巧那你就是外行,但无论如何,你说我投机取巧,那我就要说,你还不是合格的财政局长。”

    尚副总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还拿笔记录起来。

    金泽滔受到鼓舞,思路更清晰,说:“财税干部和财税部门,在新形势下,他不再是记账员,出纳员和金库保管员,他还应该是政府主要领导的参谋,助手和主攻手。”

    说到这里,方副委员长插了一句:“这种说法很符合当前财税改革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

    金泽滔向他点了点头,继续说:“怎样做一个合格的财税干部,怎样当好一个称职的财政局长,我认为,参谋助手就是要善于参与经济建设,主攻手就是要善于在改革开放的路上攻坚克难。”

    “财政要跳出财政框框论财政,要站在全国,及全局的高度去把握,去筹划,说到这里可能抽象了,我以南门市举几个例子。”

    听到这里,尚副总理笑着率先鼓掌说:“财税部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该赋予更艰巨的任务,和更神圣的使命,我们很期待,小金市长能给予我们什么不一样的理念。”

    接见大厅顿时爆发出热烈掌声,有人甚至喊出了金泽滔加油的口号,金泽滔作为财政系统劳模代表,能受到尚副总理的鼓励和肯定,也是与会代表的荣耀。

    金泽滔说:“两个例子,一个是我们南门财政局,在打击扰乱财经秩序的非法集资行动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个是财政局在南门新一轮经济建设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听到这里,刚才还一脸轻松斜倚着坐椅的尚副总理徒然坐直。

    金泽滔说:“越海出了个违纪金额数亿的吕三娃非法集资案,有些人可能有所耳闻,但可能都不知道这个吕三娃还是在南门案发,继而引发了这个惊天大案。”

    尚副总理神情前所未有地严肃起来,刚才还轻松下来的脸又开始拉长。

    金泽滔说:“我第一次到南门,就见识了吕三娃的威风,以他那辆标志性的林肯城市车为首,一长溜老百姓都叫不出名字的豪华轿车排着队,在南门招摇过市,后来才了解,他这样做,是在变相告诉那些非法集户们,我吕三娃活得很滋润,你们可以放心大胆将血汗钱都交给我。”

    “我第一天到南门财税局上班,就看到那辆加长的城市车,停在财税局大院里,后来了解到,财税局的干部福利居然和吕三娃的集资指标挂钩。”

    “除了财税,南门所有强力执法部门都有类似的规定,我们的干部积极要求上进,他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比别人多一份吕三娃的永记贸易公司集资股份,这是不是很可悲,我们财税干部成了一个犯罪分子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拥护者。”(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