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养虎遗患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求所有!)

    这个时候,刚才出去的中年干部匆匆地走了进来,向尚副总理递过一份传真纸,尚副总理浏览后,不动声色地将这份文件折好,夹进笔记本里。

    尚副总理最终没有任何的表态,金泽滔心里失望,刚才他用两张图纸,以为多少能激起总理的大国雄心。

    如果首长能当场拍板,那南门港口就将成为南门和永州的经济永动机,也将为自己在南门的从政经历画上浓重的一笔。

    到了现在,金泽滔不敢再喋喋不休,只能另想他法了。

    他最后总结说:“尚副总理,方副委员长,各位领导,提高财政部门和财政工作的社会和政治地位,就要看财政能不能有所作为,躲在办公室里当账房先生,是永远成不了气候。谢谢各位首长和同志们,耐着心,听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罗嗦了这么长时间,谢谢!”

    金泽滔最终没有达到目的,但他的发言还是博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特别是财政部几位领导看他的目光都十分温和友好,让他对这个项目又充满希望。

    不管是尚副总理,还是尚未见面的国家计委范主任,他们对南门港口项目的支持,最终还要着落在财政部。

    劳模代表发言不咸不淡地继续,除了几个有职务的,其他劳动模范都象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都是埋头苦干,默默奉献的杰出代表。让他们在这样的场合发言。确实难为了他们。

    即使发言。因为触及的层次和高度有限,提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意见,起先,尚副总理等人还饶有兴趣地做着记录,过了一会儿,就兴趣缺缺,又耐着心听取了三位同志的简短发言。

    尚副总理终于收起了笔记。他说:“刚才听了同志们的发言,我深受感触,特别是小金市长的发言,很有启发,感谢同志们今天和我们一起对话,今天就这样,最后,我代表国务院,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全国财税系统的同志们问好!”

    今天的接见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小时,金泽滔一个人就说了大半个小时。总体来说,今天仓促安排的接见是失败的,如果不是有金泽滔压阵发言,估计尚副总理等首长早就拍屁股走人。

    劳模代表最后和尚副总理等中央领导合影留念,金泽滔近水楼台,被尚副总理拉在身边,这是唯一站前排的劳模代表。

    金泽滔准备告辞离开,却被总理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拦着,说:“金市长,首长想问你几句话,你稍候。”

    金泽滔心里先是一喜,莫非领导看好南门港口建设,准备拍板立项?

    不过这念头也仅是一闪而过,上亿的项目,即使自己说得再天花乱坠,现在中央财政并不那么富裕,尚副总理不会只听自己的一面之词,怎么也要有关部门经过可行性研究后,首长才会最后拍板。

    那应该是刚才这个中年干部的一纸传真让首长留下了自己,果然,当他随着中年干部来到接见大厅里面的一个贵宾休息室,尚副总理和方委员长二人正凑着头看着桌上的那份传真,齐部长站在一边。

    金泽滔还没坐定,方委员长扬着这份传真纸说:“不简单啊,小金市长,如果你不主动说起吕三娃案子,我们还不知道,这个非法集资案子最初还是你一手推动的,而且,据我们了解,对非法集资的侦查,越海的吕三娃案提供了一个法律范本。”

    尚副总理神情凝重道:“全国人大正在为健全相关法律制度作调查研究,侦查吕三娃案的法理支持还是你最早建议的,我们想听听你们基层干部,特别作为财政干部,在这方面是怎样考虑的?”

    金泽滔连忙说:“打击非法集资,最终目的还是整顿财政金融秩序,去年中央实施的一系列宏观调控措施,基本上已经遏制了经济过热的毛病,经济软着落已经初见成效,但应该看到,目前还不是松劲的时候。”

    “非法集资是体外恶性肿瘤,中央下决心打击和查处非法集资活动,也是看到了其危害性,特别在经济发达地区,非法集资的危害尤烈,从某种方面来说,非法集资是对中央适度从紧的财政金融政策的藐视和中央权威的挑战。”金泽滔词锋也越来越尖锐。

    “打击非法集资,一要靠法治,尽快完善法律体系,要让乱集资活动无处存身,二是靠财政约束,坚决查处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及国有企业财政性资金拆借行为,三是严格限制国有银行计划外借贷和拆借资金,四是要对乱集资的单位和个人,坚决打击,决不手软,乱集资行为往往伴随着恶性**行为。”

    金泽滔最后提出这四条意见也不是无的放矢,目前打击乱集资确实存在着无法可依的现象,法制建设还任重道远。

    至于此后提的几条,其实中央已经都在陆续重视中,先打狼后打虎,眼前的尚副总理的决心比谁都大,何悦参与的南方走私案就是这位铁面总理最后拍板决定查处的。

    金泽滔说完这番话,尚副总理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良久才叹息说:“看你的简介里有个头衔叫青年财经理论专家,还以为是言过其实,你刚才提的四条,言简意赅,但比很多所谓的著名经济学家要强太多。”

    金泽滔羞涩地笑笑,在尚副总理前称专家,那真是关公门前舞大刀,尚副总理意犹未尽说:“前几天还有个学界名耄,大放厥词,认为现在经济形势有所好转,到处鼓吹要放开调控步伐,不如你一个年轻人看得明白。”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齐部长趁着尚副总理开心,插话说:“这几年,泽滔同志在国家级财经刊物上发表过不少有见解的理论文章,对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有着非常精辟的见解,尚副总理可能还不知道,他还是今年度的全国劳动模范。”

    尚副总理高兴地说:“不错,这也说明你这个劳动模范是群众认可,名符其实的,最担心在评先评优中论资排辈,现在看,你们这一届财政系统的劳动模范,还是值得信任,是十足真金。”

    齐部长十分开心,一扫刚才接见大厅的郁闷,说:“尚副总理,虽然在评选过程中,我们层层把关,严格筛选,但在表彰大会的最后环节,还是因为主观上的不重视出了纰漏,我请求首长批评。”

    金泽滔笑说:“尚副总理,劳模代表,都来自财税最基层,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京城,都是第一次被中央领导接见,这里,我们还要感谢尚副总理,不是昨天就通知今天要接见,不然,昨晚上大家就休想睡个安稳觉。”

    尚副总理也忍不住笑了,金泽滔又说:“财政部领导对这次表彰大会很重视,安排得也很周到,会议代表都很满意。”

    金泽滔现在已经离开财政系统,由他出面为齐部长开脱,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尚副总理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金泽滔的说词,齐部长心里十分感慨,多好的干部啊,可惜离开了财政系统。

    在离开休息室时,尚副总理突然问道:“当时查处吕三娃案件时,压力不小吧?”

    金泽滔说:“吕三娃并不可怕,他充其量不过是一头老狐狸,可怕的是为狐撑腰的虎,直到现在,吕三娃这头狡狐已经伏法,但虎仍然逍遥法外,压力总归有,但越海上下,在这个案子上,齐心协力,相信天网恢恢,总有一天,那头虎也会被绳之以法。”

    金泽滔不清楚尹小炉、何悦他们在京城都忙碌什么,但连尚副总理都知道吕三娃这个案子,想必已经引起中央重视。

    尚副总理没有提及长江科技的案子,但特地将他留下来,详细询问南门在打击非法集资活动方面的一些做法,至少有一点,金泽滔可以肯定,尚副总理对打击非法集资的决心是坚定的。

    再联系尹小炉、何悦他们的神秘举动,他隐约感觉吕三娃的案子和长江科技有着某种关联,而大家都讳莫如深的那个背后的大老虎,或许就是范主席曾主动跟他提起的卢家仁。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范家可以依赖的政治盟友一定有尚副总理,而尚副总理要打大老虎,也需要把支持他的人弄得多多的,这就是政治和政治斗争。

    尚副主席微笑着跟他握手作别时,说:“你的妻子何悦同志在纪检战线工作卓有成效,在几件大要案查处中,都起到了关键作用,回去后,替我向她问候。”

    他跟在尚副总理后面,大声说:“谢谢首长,我一定会及时转告尚副书记的关怀,她很热爱纪检检察工作,她经常说,打击**分子,就要有铁的决心,铁的纪律和铁的手段,养虎遗患,这是对党和国家事业的不负责任。”

    尚副总理在这瞬间脚步滞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大步离开。(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