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西桥设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过道传来脚步声,正端坐如钟的应司长,顷刻间便动如脱兔,快步走到门前,粗暴地推开正想开门的服务员。

    首先进门的是一个中年人男子,留着大背头,身穿竖纹夹克,应司长一愣,这人不认识啊。

    中年男子探头往里面打量了一圈,目光在陈建华脸上停顿了一下,随后就落在金泽滔脸上,开心地笑了。

    金泽滔愣了一下,这不是税务总局新任办公厅主任钱子友,听说最近正准备考察党组成员。

    陈建华长期在越海省税务局工作,自然对钱子友不陌生,原办公厅副主任,后任业务司长,现任办公厅主任。

    钱子友还曾经不远千里参加金泽滔的婚礼,是他认识最早的部委领导,两人平时接触不多,但常有电话书信往来。

    金泽滔参加参加工作以来,就养成了手写书信的习惯,直到现在,都不曾中断和远方的老朋友老领导的书信联系。

    现代社会,随着交通、通信条件的便利,人们逐渐疏忽了书信的感情联络功能。

    结交钱子友以及外经贸部詹长根,如果开始还有功利目的,到现在,金泽滔隔上一两个月互致书信问候,这份友谊却真正做到了君子之交,愈久弥香。

    钱子友一边笑着一边大步走了进来,陈建华很欢喜,在这里看到总局的老领导,虽然不是很熟悉。但也有数面之缘。不知道他是怎样得知自己在这里吃饭的。

    陈建华伸着手。迎了出去,正要招呼,钱子友却身形一折,转向金泽滔,哈哈笑说:“听竺部长说,你们永州干部在这里吃饭,想想你应该也在这里,果然不错。”

    金泽滔开心说:“钱主任。恭喜恭喜。”

    钱子友夹夹眼:“金市长,同喜同喜!”

    两人说罢,都齐齐大笑,包房里的人们自然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哑谜。

    知道的以为是恭喜钱子友调任办公厅,这个位置一般都是被主要领导信任并提拔的先兆,自然不知道,钱子友已经列入副部考察对象。

    只有刚才表错了情会错了意的陈建华书记却僵立当场,幸好他还机灵,伸出的手乘机捋了捋头发,不至于太难堪。

    金泽滔正待介绍在座的其他人。门外鱼贯走进三人,打头的是一个跟钱子友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

    应司长急忙一个鞠躬。如果不是来人机警地避让了一下,这个鞠躬直接磕着他的肚皮。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说:“道强同志,跟你说过多少回,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就不要那么见外,税务总局薛局长亲自来给永州的同志敬酒,准备几个酒杯。”

    应司长连忙侧立一边说:“是,是,竺副部长请,薛局长请。”

    竺副部长身后跟着的正是昨天才见过面的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薛小涛,堂堂正部级领导,他还亲自给自己颁发财政部劳动模范的荣誉证书。

    薛局长指着金泽滔说:“竺部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财税系统的杰出代表金泽滔同志,刚刚荣获部劳模称号,现任越海南门市常务副市长,后天,他将出席人民大会堂的全国劳动模范表彰大会,小金市长,这是民政部竺部长。”

    竺副部长快步上前,握着他的手说:“刚才薛局长听说有永州的同志在,无论如何要过来看看,果然人中龙凤,青年楷模,听薛局长说,昨天劳模接见会上,尚副总理对你交口称赞,能得尚副总理赏识,十分不易!”

    金泽滔谦恭说:“愧不敢当,尚副总理关心我们基层财税干部,可能我说的正是他关心的,竺部长谬赞了。”

    薛局长拍着他的肩头说:“再谦虚就变骄傲了,齐部长私下可是表过态的,只要你们南门的港口项目能通过立项,不管计委那边有没有安排资金配套,财政部怎么也要给你这个项目戴个帽子,在转移支付出给予资金支持。”

    金泽滔大喜:“那真要谢谢齐部长,我们这两天会抓紧联系,尽量早点通过国家计委正式立项。”

    薛局长说:“行了,别谢来谢去了,你为我们财税部门争了光,长了脸,齐部长这是论功行赏。”

    对金泽滔来说,这是意外之喜,至于正式立项,只要尚部长没有明确表态反对,国家计委通过立项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薛局长等人给大家敬了一杯酒,就告辞离去,金泽滔没有打听他们在哪个贵宾包房里用餐,这里不同于地方,除非邀请,哪能随意跑领导那里回敬。

    薛局长主动过来敬酒,正如他所说的,自己给财政部领导增光添彩,如果不是金泽滔表现突出,尚副总理不知道会发多大的火。

    薛局长不知道,尚副总理在接见结束后,单独会见了金泽滔,当时,他还给齐部长圆了场,这才是齐部长要论功行赏的最根本原因。

    等薛局长他们离开后,包房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古怪起来,陈书记脸色最是难看,总局办公厅钱子友直至离去,都没有看他一眼,更不用说薛小涛局长。

    华主任垂着头没有了刚才的活跃,不知在想着什么,夏新平则羡慕地看着金泽滔,这个年轻人,只要给他一分阳光,他就能灿烂发光。

    应司长和刘主任还有些发懵,刚才竺部长说啥,尚副总理对他交口称赞?

    在饭店门厅里,应司长和刘主任因为他是双料劳模,对金泽滔算是礼敬有加,以为已经高看了他一眼,想不到竟然还是小看了他。

    尚副总理曾经有一回到民政部调研,应司长有幸参加,他对自己一向自信,但当天汇报面对尚副总理时,接连被尚副总理询问了两个问题,不要说口才,能最后结结巴巴说完话,都算是有很坚强的心理素质。

    而金泽滔竟然被尚副总理表扬,让金泽滔既感佩,又疑惑,这真是一个基层县市的副市长吗?

    他还听说,一般的副部长跟尚副总理对话,两小腿都要打颤。

    刘处长看了眼应司长,说:“金市长,作为永州干部,对你们的撤地建市方案有什么补充建议?”

    夏新平等人的眼光都齐刷刷地看向金泽滔,这还是今晚民政部领导主动问起永州干部有什么意见,之前,他们可是将话说得死死的,没有任何的回转余地。

    应司长也鼓励道:“金市长,竺副部长对基层的意见很重视,你说说,我们会带回去供领导参考。”

    刚才他还口口声声称条件不成熟,等新方案出来后再谈,现在也主动征求意见了。

    金泽滔斟酌了一会儿说:“撤地建市方案,我没有参与,说不出什么具体意见,听刚才两位领导所说,显然设立三个行政区的方案是行不通的,那么,就只能保留一个或两个行政区。”

    应司长点了点头:“嗯,从你们申报的实际情况看,设立三个行政区的方案,硬指标就达不到条件,保留一个或两个行政区是最合适的方案。”

    陈建华曾提过这个问题,但应司长以没有实地调查为由委婉推却,此刻,态度大变,自然是看在金泽滔面上,让陈建华郁闷不已。

    金泽滔笑说:“从三个行政区的具体情况看,南门和海仓两个县市的条件无疑最成熟,另外的西桥,作为永州的直属行政区可能还不成熟,但作为一个**的行政区域,条件是成熟的。”

    夏新平疑惑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是西桥人,提这个建议似乎有些监盗自守的嫌疑。

    金泽滔瞥了眼夏新平,说:“这个情况,我跟温专员也汇报过,西桥地理位置优越,正好处于南门,海仓和北山的中间地带,单独设立县级行政区域,将是对永州城市区域最有力的补充,也是永州未来城区的重要延伸。”

    “你们申报材料所说标示的西桥界址,从地理区域来说,确实符合单独设立县级行政区域的条件,但其他如人口、经济及城市化状况还有待考察。”应司长果然不愧为区划的活化石,只是闭目沉思想了一阵,就对西桥界址了如指掌。

    金泽滔慎重说:“西桥因历史原因作为一个建制镇并入浜海县,是浜海最具生命力的经济区域,也是永州最早诞生个体户及私营企业区镇,从长远来说,建立西桥县也是民心所向,请两位领导务必郑重考虑。”

    夏新平说:“情况确实如此,应司长,刘处长,这次回去后,我们将做两套方案,西桥单独设立县级行政区划,南门和海仓两者或其一考虑作为永州行政区,我们将尽快做好相关的区划情况调研,到时,还要麻烦两位领导指导。”

    应司长笑说:“这样很好,一次性将工作做到位,就不用反复做方案。”

    之后,应司长两人又叫了瓶白酒,大家都尽兴而归,出来时,应司长又和金泽滔单独说了番话,无非是加强联系,增进友谊的客套话,两人最后惺惺相惜,依依作别。(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