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国家计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天,越海全国劳模代表团抵达京城饭店,方建军副省长亲自任团长。

    金泽滔早早就站门口,和全总工作人员一起迎接越海代表团。

    越海代表团有一百多人的劳模和先进工作者,一进宾馆大厅,就被热情的宾馆工作人员引导走了。

    方建军嘱咐了身边工作人员几句,对着金泽滔微一点头,就直接往大厅的接待室走去。

    金泽滔不敢怠慢,他这次来京除了参加劳模表彰会,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充任越海本土势力的和平大使,通过南门港口项目的申报,修复和京城范家等政治势力的关系。

    自然,方省长作为越海本土势力的代言人,他要详细了解范家等京城政治势力对越海的态度。

    方省长将顺利接班施副书记,并被铁司令作为越海未来接班人来培养,而代价就是全力配合姜书记在越海推动的干部制度改革。

    这就是铁司令和姜书记高调结盟的原因,前段时间省委大院有过短暂的动荡,但最后还是没有脱离铁司令和姜书记框定的轨道。

    方副省长此番亲自带队劳模代表团,就是为了配合金泽滔的京城之行,也是向京城妥协的一个姿态。

    全国一盘棋嘛,这可是铁司令经常挂在嘴上的口头禅,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法宝,岂能真因一己之私犯这种路线立场错误。

    此一时,彼一时,越海在高喊要做一个纯粹的越海人的同时,不动声色地密切配合中央的宏观调控,没有丝毫的忤逆。特别在打击乱集资上,更是和中央一南一北互相呼应,俨然成了各省市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楷模。

    金泽滔对其中的真相不甚了了,但这不妨碍他对自己此番京城之行的认识。

    不等方副省长动问,他没有一点隐瞒。将赴京以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作了详细的汇报。

    他最后说:“方省长,范家对南门港口项目是持支持态度的,尚副总理虽然未最后表态,但应该不会反对,我想表彰大会后,有关部门会有明确答复。”

    方建军沉着脸一言不发。对金泽滔的京城之行,他从其他渠道也有所了解,情况是乐观的,但金泽滔刚才所透露的细节,却又令他震惊。

    或者说,金泽滔的京城之行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但他的步履显然超出了越海为他预设的路线。

    不论是范主席,还是尚副总理,都曾有意无意间和金泽滔提起长江科技案,范主席更是直接点名卢家仁。

    在这过程中,金泽滔都没发表倾向性意见,就是在范主席追问下,他也是含糊其词地应对。并没有作明确表态。

    但毫无疑问,此时金泽滔的敏感身份却将越海拖向另一个政治漩涡,而这正是越海一直在设法避免的。

    “我们想重新修复与京城的关系,不是要参与京城的政治风暴,当初考虑还是有些欠缺啊。”方建军喃喃感慨道,这个代价就太大了,高层政治博弈,特别在事关路线和立场的斗争,能置身事外,谁愿意参与其中?

    金泽滔的脸也渐渐地苍白。到现在,他才有些恍悟,难怪范家祖宗莫名其妙地跟他说起卢家仁的事情,当时以为,老人问计自己。无非求得一个心安,一个问心无愧的理由。

    最后老人面露欣喜,自己还沾沾自喜,以为解了老人的心病,坚定了老人的决心。

    此刻想来,自己当时却是那样的幼稚,老人这是分明将他作人梯,把越海绑架进这个政治角斗场,老人根本不需要了解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只要告诉你这个事情,就能将越海拉下水。

    尚副总理何尝不是如此,他只是比范主席稍微厚道,没有点名卢家仁,自己却自作聪明地在他离开时,画蛇添足地说了一通养虎遗患的话。

    方建军看着面色难看的金泽滔,说:“你现在终于也意识到其中的凶险了吧?”

    在两位老人眼中,自己不过是一个政治集团的信使,或许有几分急才,但毫无疑问,自己最后都成了他们达成政治目的的垫脚石。

    两世为人,但在政治生活中,金泽滔还是个新兵,置身政治核心的高层领导,谁又真能如表面看的那么简单,如范主席,看似气息奄奄,在政治斗争上仍生龙活虎。

    如尚副总理,个性如此鲜明,爱憎如此分明的领导,也难免会有政治上的算计。

    想明白这些,金泽滔心里出奇的平静,说:“方省长,即使我当初想明白了这些,就能避免得了吗?”

    方建军默默地点头,金泽滔参与其中,只是因缘际会,他能做到现在的程度,已经大大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越海要向京城示好,就算他方建军都不能置身于这场政治漩涡之外,这就是代价,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如此,非金泽滔之过。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斗争的地方要洁身自好,明哲保身谈何容易。

    金泽滔笑说:“反过来说,这或许是个机会,宏观调控是大势,整治财金秩序是大势,查处长江科技也是大势,在这潮流面前,明哲保身或逆流而上都是极不明智的,那为什么不顺势而上?”

    方建军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说:“昨天的新闻节目,你挺上镜的,铁司令都表扬你有大将风度。”

    方副省长说的新闻节目是尚副总理接见财政系统劳模代表的新闻,昨天在新闻联播中播出。

    昨晚金泽滔跟家里人联系时,何悦还喜滋滋说,他在新闻上绝对比尚副总理抢眼。

    金泽滔说:“这不是坏事,至少说明对南门港口项目,上面的态度是正面的。”

    方建军瞪了他一眼说:“确实不是坏事,至少也表明,中央对越海的态度很期待。”

    金泽滔撇了撇,嘿嘿笑着不说话了,想起城东胡同院子里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当时还哀怨,老鹰有一群,小鸡仅一只。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游戏,到底谁是老鹰谁是鸡,现在下结论都为时还早。

    方副省长最后说:“南门港口项目,省里十分重视,海峰省长还专门向省委作了专题汇报,我们初步意见,省里将竭尽全力支持南门的新经济建设,适当的时候,我会亲自跟有关部委联系,你这边不能掉以轻心。”

    说到现在,这才是金泽滔最关心的大事,刚才所说的政治纷纭,他现在最多是个看客,离他还很远。

    第二天,根据大会安排,金泽滔随同与会的三千多名代表,浩浩荡荡登上天安门城楼,俯瞰广场壮阔美景,感受首都“五一劳动节”的节日气氛。

    身穿各色民族服装,各行各业制服的劳模代表,成了天安门及故宫游客争相围观的对象,金泽滔有意避开媒体和游客。

    在全国财政系统劳模表彰大会上,他已经备受瞩目,再在这次全国劳模活动中太受关注,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下午的时候,大会安排劳模代表走访首都学校和机关部门,金泽滔请了个假,没有参加会议活动,而是带着谢凌和翁承江直奔国家计委。

    今天,尚副总理办公室通知,国家计委牵头召集有关部门专家,论证开发建设南门港口的可行性报告,尚副总理办公室将派人参与。

    让金泽滔意外的是,亲自来迎接他们三人进国家计委的,还是尚副总理接见劳模代表时随从的中年男子,当时尚副总理就是嘱咐他取来有关金泽滔个人情况的传真。

    所以金泽滔对他印象深刻,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只知道他姓王,大家都称呼他为王主任,也不知道是什么主任。

    王主任接上金泽滔三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车里气氛有些沉闷。

    开始金泽滔还想搭讪拉近乎,王主任都不太理会,随便问了两句话,见他实在没有说话的欲望,金泽滔就息了这个心。

    车子很快就到了国家计委办公大楼,看着并不雄伟,甚至进出门厅有些简陋的办公楼,金泽滔有些意外。

    在他的想象中,作为中国经济管理的核心部门国家计委,怎么也应该有着与其地位相匹配的气势磅礴的办公场所。

    谁能想象,就在这座大楼里,陆续走出过20多位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和200多位部长、副部长,以及一大批全国顶尖的经济学家,当之无愧的经济高官的发详地,尚副总理就出身国家计委。

    王主任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大门值班的警卫只是张望了一眼,看到王主任就挥手放行,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王主任与这座大楼也是渊源匪浅。

    金泽滔等人随着王主任进了办公楼大厅,早就等候在此的两名干部迎了上来,没有寒暄,只是握了握手就带着众人进了大楼。

    论证会安排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举行,与会代表早就济济一堂,似乎就等着金泽滔一行的到来,来人将王主任迎到前排的位置就座,会议主持人就宣布会议开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