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未雨绸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月票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范副部长沉吟了一会,对陆副司令员说:“将南门列为备选军港,总后将会和海军后勤部联系,组成勘探专家组,第二舰队也要派专家参与其中,尽快对所有备选基地开展实地勘测,取得有关数据,总后会根据实际情况最后确定基地选址。”

    陆副司令员不情不愿地接受了任务,金泽滔说:“各位首长,南门港区涉及海域及岛屿面积庞大,地理和气象情况复杂,前期勘探任务相当繁重。”

    陆军少将插话说:“作为海防城市,南门港区的水文、地质及气象数据应该有过相关的勘探和测绘,如果能取得这些历史资料,我想会大大减轻勘探工作量。”

    金泽滔拍了拍脑门,说:“我们在申报南门港改造项目时,曾经翻阅过有关历史资料,但很遗憾,地方没有保留这方面的任何书面资料,后来经询问军分区,作为军事机密,南门陆地港口外的海域和海岛测绘数据在军分区封存,所以,我建议,勘探南门港区,最好能和军分区方面联系一下。”

    范副部长点了点头,正事说到这里,也就基本敲定南门港已经被正式列为备选军事港区,接下来就需要时间先取得有关数据,再最后确定基地选址。

    范副部长又说了几句话,对金泽滔点了点头,率先离开。金泽滔连忙跟上,范副部长边走边说:“小金市长。希望你回去后,抓紧时间跟永州地委和地区行署领导汇报,在南门建设军港,需要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反过来说,军事建设以及基地设立也能对地方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从范副部长亲自参与基地选址,金泽滔就知道,南门港区改造再也绕不开地委及地区行署。

    他本来还借口会议内容保密。等事情有些眉目后再向地区汇报,为自己争取主动。

    但现在看来,范副部长高调插手第二利用舰队的选址,其意自明,这是为温重岳这个范家快婿张目,或者说,通过这件事。逼迫他向温重岳和范家低头。

    范家大约除了董明华和凌卫国这两个外戚,所有人对金泽滔都没有什么好感。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误会,金泽滔因为推荐提名常委领导和温重岳闹不愉快,在范家人看来,都是以上犯上,大逆不道之举。

    现在想来。当初范主席还特地跟自己提起,在任命他为常务副市长过程中,温重岳投了反对票,老人家当时是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幸好,当时自己回答得还得体。强调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还需再接再厉。

    想到这里。不觉恍悟,自己能被范家老祖宗接见,并不是因为他是温专员的下属而被看重,而是因为他还肩负着范家和越海本土势力媾好的重任,最终目的就是为发动对卢家的围剿争取外援。

    范家人对他始终存有戒心,从踏进范家的院子,自己就被范家人打上不能信任的标签。

    而此刻,范副部长生怕他和温重岳离心离德,还郑而重之地告诫他,关于南门港口列入第二舰队备选基地,要及时向永州领导汇报。

    金泽滔正想开口,范副部长挥了挥手,制止了他的说话,淡淡一笑说:“这个事情,无论对南门还是对你个人,都是是个巨大的机遇,希望你能够牢牢把握,认清形势,找准位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失去了,才会后悔没有珍惜这难得的机会。”

    这话就说得话里有话,很有奥妙,作为南门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新经济发展战略的发起人和执行者,如果军地联合,共同开发南门港区,除了资金和程序上可以得到军方的大力支持,更重要的是,建设军港和设立舰队基地,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当地经济发展。

    诚如范副部长所言,这是个巨大的机遇,但前提,金泽滔必须牢牢地团结在温重岳周围,找准自己的角色位置。

    特别最后一句话,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当头棒喝,不把握好机会,不但会失去军地合作建港的良机,而且会失去温重岳,范家的信任。

    如果说之前他和温重岳还真有可以冰释的误会,那么,在范部长说了这番话后,金泽滔心里面对温重岳和范家都彻底死了心。

    范副部长来这里之前,关于在南门建军港的事情,金泽滔怎么也不能相信,范家事先会没有同温专员沟通,而现在居然特地将他叫出来并郑重交待,无非是对他的敲打。

    这样的敲打已经不是温言款语,而是正色厉声,说难听的,范副部长说这番话,其神情语气,已经不是对年轻干部的谆谆教诲,而是以势压人的严厉告诫。

    如果第一次在东城胡同里大院里,范主席对他提起温重岳的事情,可以说是警告,那么,现在就是最后一次对他的告诫。

    金泽滔这次来京为办理南门港立项事宜,目的是代表越海本土势力修复和京城世家大族的关系,最终被老狐狸范主席将越海绑架上长江科技案引发的政治漩涡。

    尔后,他利用尚副总理接见的机会,委婉提出了南门港建设项目,并要求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支持,在和尚副总理的交谈和此后的国家计委的评审会上,进一步强调了南门港口的军事价值和战略意义,提出建立军事港链的概念。

    他独辟蹊径,妄图利用这样的机遇,绕过范家,直接将南门港口纳入国家重点发展战略中。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一丝明悟,南门港口是否具有军事价值,根本无需范家人说三道四,也根本不需要温重岳从中穿针引线。

    前世,温重岳专员主政永州数年,南门港口都没有抓住这样的机遇,因种种原因没有最后进入中央的视线,那么,事情的关键绝对不在范家身上,更不在温重岳身上。

    而现在,金泽滔通过尚副总理,已经埋下了一粒种子,他只要做好基础工作,顺其自然,相信,一定能有所收获。

    金泽滔严肃地朝范副部长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去,转身回到包房,还未进门,就见到陆副司令横了他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木头人的姐夫,邱海清的丈人,陆军少将留下寒暄了一会,借口还有事情也先行离去。

    金泽滔苦笑着摇头,首长有请,结果自己被请来了,以为能难得地陪部队首长吃上一顿饭,结果三位首长谁都没有留下来吃饭,金泽滔也没了留在这里吃饭的兴趣。

    金泽滔说:“走走,先去京城饭店,我们找几个人庆祝一下。”

    虽然对于金泽滔来说,范副部长作主将南门列入备选基地,未必就是什么好事,但对邱海清、郑士荣来说,却象打了个大胜仗似的欢欣鼓舞。

    金泽滔这一提议,两人都没有反对,直接拉着金泽滔回到了京城饭店。

    京城饭店,当方建军副省长见到金泽滔时,还惊讶地说:“不是首长有请吗?怎么就回来了呢,回来正好,今晚代表团设宴为我省劳模开个庆功会。”

    金泽滔笑说:“下午座谈会结束后,第二舰队和总后首长召见了我,了解南门港区情况,他们有意将南门港区列入舰队备选基地,可能不日即派人前往南门实地勘探。”

    方副省长思索了一下,说:“第二舰队在明港和地方政府因争地争港口发生摩擦不断,随着经济不断发展,确实也到了重新物色新基地的时候,如果能被最后确定为舰队基地,对军地双方来说,都是件好事,我们省政府坚决支持。”

    金泽滔说:“舰队在南门设立军港基地,不能因为这些岛屿远离海岸,地方政府就鞭长莫及,这些岛屿港口条件相当优良,开发建设好了,就是对南门陆地港口最好的补充和延伸,我们现在就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来,防止未来发生和明港类似的矛盾和摩擦。”

    方建军点头道:“你有这样的考虑,这说明你的大局观不错,前期规划就要统筹考虑,特别在规划岛屿港口码头时,码头和航道要区别军民用途,现在的经济发展日新月异,我们要为未来留足地方政府发展的需要,不能到时再打这官司,那就被动了。”

    和方建军见过面,金泽滔马不停蹄让翁承江带着邱海清他们先去餐厅,自己和谢凌直接回到房间。

    港口军民两用需要事先规划,未雨绸缪,对范家插手将南门港区列入备选基地,金泽滔也要未雨绸缪,争取主动。

    他按照王主任给的电话号码拨了个号,对面接电话的是个甜甜的女声:“请问您找谁?”

    金泽滔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拨错了电话,连忙说:“我找尚副总理办公室的王主任。”

    那个女声反问了一句:“请问您是谁?”

    金泽滔战战兢兢道:“我叫金泽滔。”

    对方没有说话,过了一会,说:“请稍候,马上为你接通。”

    话音刚落,话筒就传来王主任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你好,我就是,你有什么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