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又逢如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松了口气,说:“王主任好,我是金泽滔,有件事要向您汇报。”

    王主任嗯了一声,金泽滔将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王主任,如果要在南门港区建立舰队基地,这将是个庞大的项目,也不该由南门市政府出面向国家计委提出立项申请,军港建设和南门陆地港口建设既互补,又有区别,在程序上我们非常为难。”

    王主任嗯了一声,金泽滔不指望他现在就能给出意见,说:“第二舰队要在南门港区设立基地,前期勘探规划时间跨度很长,是否陆地民用港口先行一步,可以和有关方面联系,加快实地勘测、专家论证和程序审查步伐,争取早点列入国家重点发展规划。”

    王主任不置可否地又嗯了一声,金泽滔只好独自唱戏:“我有一个想法,港口一期工程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经到位,也符合国家计委立项要求,码头民用设施及渔用防波堤的建设先行,我们可以边建设边完善港区规划,努力达到昨天国家计委评审会专家的要求。”

    王主任终于说话了:“你的胃口不错,算盘打得也精,国家计委的主意要打,总后的好处也不落,鱼你所欲,熊掌也是你所欲,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

    金泽滔心一沉,这个不说话的王主任的精明出乎他的意料,连忙喊冤叫屈:“王主任,您冤枉好人了,刚才我说过,南门港区如果正式列入第二舰队的军事基地。就不该由国家计委立项。程序上我们很为难。那么这个项目的民用建设部分就要区别军用工程,单独由国家计委立项才名正言顺,不存在打国家计委主意的事嘛。”

    金泽滔停顿了一下,没听到王主任有不悦的反应,胆子放大了,说:“至于总后的好处,王主任,那是军方的事。跟我们地方政府有什么关系,再说,能不能最后确定还两说,我们总不能巴巴盯着总后勤部,然后什么事也不干吧。”

    王主任虽然说话不多,但态度还算和蔼,听到这里,他又嗯了一声。

    金泽滔只好继续游说道:“我这正是遵照您跟尚副总理的指示办,一方面立足长远,回去后就组织有关方面专家。争取尽快完成大港区的可行性研究,另一方面我们按原定计划启动一期工程。这既能提高效率,节省时间,更主要的是,也为总后选择南门港区作为第二舰队新基地争取主动,这也是您说的可持续发展嘛。”

    王主任沉默了十来秒,闷闷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金泽滔还待说话,对方已经啪地盖了电话,他对王主任的脾性不了解,不知道他说这话,是敷衍呢,还是同意。

    放下电话,金泽滔回头对谢凌说:“明天表彰大会就将结束,我们再跑一趟财政部,没有什么特别事情,你们最迟明晚就赶回去,按照国家计委评审会议要求,尽快组织有关专家,进行实地勘测和调研,抓紧完善港区建设规划。”

    谢凌还在发懵,什么时候,南门港区被总后确定为第二舰队备选军港基地?金泽滔居然和总后勤部搭上线了,这都通天了啊。

    不过想想他都能跟尚副总理说上话,王主任还陪着他们参加项目评审会,也就释然。

    谢凌强压着内心的激动说:“金市长,你参加表彰大会,我们也没闲着,今天我和承江又跑了一趟计委,他们推荐并联系了几个港口建设方面的专家,我们回去后就马上组织勘测和调研。”

    金泽滔点点头,说:“关于备选基地的事情,作为机密,就到此为止,不得外传,目前我们做好港口民用设施的规划设计,但最后在撰写港区总体规划时,要考虑军事基地的需要。”

    等他们赶到餐厅时,金泽滔发现,陈建华和夏新平两位永州领导,正围着方建军副省长说话献殷勤。

    这个也自然,这次带团回去,方副省长就变方副书记,现在又正是省委全面启动干部使用新条例的关键时刻,作为省管干部,他们都在这次干部调整范围内。

    华主任远远地站在一角,面色灰败,自前晚和民政部应司长他们在这里吃过饭后,这两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冰火九重天。

    他施尽浑身解数,都不能博得陈建华开颜一笑,如果不是在京城还需要他侍候,估计,早被陈建华打发得远远的。

    看到金泽滔进来,华主任尴尬地朝着他笑笑,金泽滔微一点头,没对他多加注意,方建军见到金泽滔,朝着他招手说:“小金市长,过来,今晚跟我坐一起,作为这次表彰大会最闪亮的劳动模范,单记者可是告诉了我,尚副总理还特地给你签名题词,这份殊荣,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陈建华正汇报到紧要处,却被金泽滔的到来打断了思路,方建军省长也没了倾听自己汇报的心思,陈建华只能悻悻作罢。

    方建军分别和陈建华和夏新平握过手,说:“就这样吧,现在我们庆功宴马上开始,就不招待两位了。”

    陈建华尴尬说:“不敢,不敢,我们今晚约好和民政部领导见面,就不打扰方省长了。”

    夏新平和方建军告别后,又特地折了过来和金泽滔握手说:“昨天还看到你和尚副总理的面对面会谈,好家伙,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国外宾,居然都和总理并肩说话了。”

    金泽滔搔着头皮说:“尚副总理接见财政系统劳模,是按会谈的方式布置的,可能是首长考虑这样的布置,能和基层代表相处更平等,只是他没有料到,这样坐着,让我们都感觉如坐钻毡。”

    夏新平哈哈大笑:“今天又听说你出新闻了,晚上倒要好好关注一下,不管怎样,你都是为我们永州和越海争光添彩,祝贺你!”

    金泽滔连忙摆手说:“夏专员,这都算什么新闻啊,大家关注的是尚副总理,我是沾他老人家的光,不敢说是争光。”

    陈建华在旁边酸酸地说:“这两天和越海的干部们碰面,到处都在传扬你的光辉业绩,到民政部一听说是越海永州的,都打听你的事情,我们也算是沾了你的光了。”

    夏新平连忙说:“今天我们到区划司去了一趟,应司长他们态度很热忱,我们提出的先申报一个行政区的方案他们原则已经同意,并且主动提出西桥可以辟出单独设县,让我们回去后尽快按这个方案做好申报材料。”

    金泽滔也不觉大喜,连忙握着夏新平的手说:“恭喜,永州的撤地建市终于是拨开乌云见曙光,两位领导都是永州人民的功臣。”

    和夏新平握过手,他还主动祝贺陈建华,陈建华虽然笑得矜持,但难掩他的得色。

    这番京城之行,他协助夏新平协调民政部关系,虽然开始并不顺利,但也终于苦尽甘来,不但圆满完成任务,还争取了西桥单独设县,可谓功德圆满。

    金泽滔欢喜,不是因为永州撤地建市,而是西桥单独设县出乎意料地获得民政部同意,作为西桥人,西桥能独立成县,也是他的愿望。

    连带的,就连一向面目可恶的陈建华,此刻在他看来,都面善了许多。

    陈建华他们早约好和区划司几个领导约好再见面,本来就无意在这里用餐,离开时倒也没有太多的失落。

    晚上的庆功宴开了十多席,宴会大厅热闹非凡,金泽滔和方省长他们坐一桌,刚开席没多久,主桌就被轮流赶来敬酒的劳模代表挤得水泄不通,金泽滔见状,趁机溜了出来。

    邱海清和郑士荣在这里也觉得格格不入,郑士荣提议换个地方再聚,大家就呼啸离去。

    郑士荣带着金泽滔等人来到京东宾馆不远的一幢建筑,目测有十层左右,建筑外观没有任何标识,一看就是个不对外营业的场所。

    如果不是光明正大地矗立在京东宾馆不远处,没有谁会留意到它那简约甚至有些低矮的楼体,跟旁边雄伟的京东宾馆形成鲜明对比,门前空间逼仄。

    大门很气派,古典的宫廷风格,有四五个大汉把门,郑士荣掏出一张卡片,门后有迎宾小姐核实了身份后,就被她迎了进去。

    刚进大门,大堂迎面就是一张巨幅紫檀木屏风,屏风前放置紫檀木制作的龙椅,通体金箔镶嵌,金光闪闪,极为夺目。

    右边墙体上悬挂着巨幅国画鬼谷子下山图,从大堂直至电梯间,入目可见各式古典家具和古典灯饰,很多价值不菲的古董家具和摆件成了里随处可见的风景。

    在这一片金碧辉煌中,隐藏着都市千金难求的宁静和温情。

    电梯显示楼高十一层,不一会儿,电梯就到了底层,电梯门一开,只见电梯里走出一个庞然大物,夹杂着陈陈浓郁的香水味,金泽滔鼻子一痒,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那人抬头一看,高兴地招呼:“金市长,好久不见。”

    金泽滔抬眼打量,只见此人长相粗犷,面如铜盘,口似血盆,浓眉大眼,唇上长须,只是声如黄鹂,清脆动听,正是西州唐人俱乐部董事长“如花”华似玉。(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