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独占鳌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华似玉长得粗野,躯体庞大,但穿衣打扮十分讲究,一看就是个贵妇人的装扮,听声音,更感觉如花似玉,这种强烈的对比唬得邱海清等人目瞪口呆。

    看到邱海清等人的糗样,金泽滔羞愧得脸都发烧,捅了捅邱海清等人,连忙上前招呼道:“华董好,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真是荣幸。”

    华似玉眼光看都不看邱海清等人,掩嘴窃笑说:“金市长现在可是名传京华,能在这里碰见你,是我的荣幸才对!”

    华似玉指的应该是他跟尚副总理的会谈上了新闻联播的前列位置,确实很吸引国人眼球。

    邱海清等人连忙闭上眼睛,看到这么个莽汉似的女人,用她那双蒲扇一样的大手掩着她的血盆大嘴,所有关于女人掩嘴窃笑的美好形象全都化为乌有。

    唯有闭眼聆听她珍珠落玉盘般的笑声,才能找回一丝关于女人的美好想象。

    金泽滔却郑重给他们介绍:“这位女士姓华名似玉,西州唐人俱乐部董事长,华董博学多才,你们从她的话里话外大概听不出来吧,她可是地地道道的香江人,华董精通国内多种方言,还能讲六国外语。”

    邱海清等人越听越吃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她身上,所有和声音有关的简直就是天才,包括她的说话声音和语言天赋。

    华似玉笑得大眼睛都快眯成一线,嘴里谦虚道:“哪里有金市长说得那么神乎其神。只是瞎说说着玩呗,倒是金市长却屡屡让人吃惊。刚才还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你的光辉形象,尚副总理都亲自给你的劳模证书上题词签名。”

    金泽滔看电梯间人越聚越多,这里也不是说话地方,说:“华董有事要出去?”

    华似玉轻拍脑门:“光顾着和金市长说话,都忘了正事,金市长你们先上去,过会儿,我再拜访诸位。”

    郑士荣似乎对这里比较熟悉。直接往八楼走去,这一层为中餐厅,里面有散座,也有贵宾包间,大餐厅里暖黄的灯光辉映着或红或黑的家具主色调,显得静谧温馨。

    郑士荣也没有要求包房,直接在大厅里找个了位置坐下。随便点了几个家常菜肴,大家到这里不过是找个地方坐坐,顺便也垫垫肚,这里环境不错,很有气氛。

    郑士荣介绍说,这里不对外营业。仅接待内部会员客人,经营模式跟当初唐人俱乐部一样,对外也没个正式名称,大家都以这条大街名称呼之为承安楼。

    从餐厅不多的人就看得出来,这个场所目前还在试营业状态。发展的会员并不多。

    金泽滔等人坐了一会,就看到华似玉挟带着一股香风赶了过来。坐落后,华似玉埋怨说:“京城什么都好,就是夜生活太单调,除了少数几个场所,通宵达旦,灯火辉煌,大多数都是一片漆黑。”

    现在,京城是休闲娱乐的荒漠,远不如南方沿海城市开放,西州都出现了大型歌舞厅和一些综合娱乐健身场所,咖啡厅和茶楼更是随处可见。

    金泽滔笑说:“天子脚下,大家讲求安分守己,娱乐也要健康向上,有益身心,华董莫非有意在这方面作些尝试?”

    华似玉叹息说:“金市长,这幢楼刚刚造起没两年,本来设计是高档写字楼,是个香江人出资建造,只可惜他们公司财务出了问题,无心经营写字楼,就被人盘了下来,做起了餐馆。”

    金泽滔笑说:“莫非华董想染指这里?这个位置倒是黄金地段,如果做成唐人一样的会所,着实浪费了。”

    华似玉虚心请教:“那按金先生的意思,这地方应该怎样经营才好?”

    金泽滔左右张望了一下:“其实,这里做个写字楼就挺不错的,但有个致命缺陷,名声不显,形象不佳,位置不错,但这楼本身太朴素,大公司在这里租写字楼,图的就是企业形象和档次,这个缺陷也影响了它应有的价值。”

    华似玉一拍她水桶一样的粗腿,整个人象黑云压城般倾倒过来,腻语道:“金先生,你真是太睿智了,你是我遇见的最有魅力的男人,如果我年轻十岁,我发誓一定会嫁给你。”

    金泽滔尴尬地微微往后一仰,他难以想象,这种让人钩魂摄魄的声音居然会从这张都快露出牙床肉的大嘴里发出的。

    就是这样,她的腻语还是让郑士荣等人色授魂与,心神恍惚。

    这真是矛盾的女人,丑陋和美丽并存,如果再见识过她喝斥香江功夫巨星浓眉倒竖的煞气,这种反差会更强烈。

    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她的丈夫娄中江会这么谦卑有礼,朴素到没有存在感,长时间和她相处,精神和肉体没有被完全摧垮,还能安然无事,已经称得上强大了。

    他说:“华董不要戏弄小弟了,这个餐馆不会也是华董开的吧?”

    说到正事,华似玉马上就正襟危坐,说:“不瞒金先生,这幢楼是我和几个香江人一起合伙盘下来的,也是我在内地最早投资的项目。”

    金泽滔赞道:“华董好眼光,这个地段如果策划好了,它就是个黄金窝,聚宝盆,只可惜,现在经营得有点不伦不类,怕是难以为继了吧?”

    华似玉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两只大手紧紧地抓着金泽滔的手,说:“就是啊,说实话,当初我们低价租下这楼,就是想将省下的租金扔在装修上,借这块黄金地段打造京城顶级餐馆,但事与愿违,一年下来,生意一直半死不活。”

    “那后来为什么又改会员制了呢?”金泽滔边说边使劲地想抽回手,只是华似玉手劲不小,可能心情迫切,一时间竟让她攥得死死的。

    华似玉气馁道:“后来在这里认识了屠总管,双方一拍即合,就在西州投资搞了个唐人俱乐部,回来后,感觉用会员制可能会闯出一条活路,但还是没有起色,再不行,准备撤出这里。”

    金泽滔终于借着端茶的机会,挣脱了华似玉的虎纵熊抱,他说:“华董你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无论是否实施会员制,你的定位就不准确,说到餐饮,你无论怎么经营,这条街上,老牌餐馆比比皆是,这些餐馆说历史有历史,说特色有特色,说文化有文化,你的餐馆拿什么和人比?”

    华似玉愕然,忽然拍起大腿,只听得旁边的邱海清一声惨叫,却原来华似玉一兴奋都忘了自己的腿在哪儿,华似玉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拍错大腿了,不过,小伙子,你的大腿蛮结实的嘛。”

    说罢还趁机在他的腿上抚摸了一下,臊得邱海清面红耳赤,木头人低头吃吃发笑,翁承江和谢凌不动声色地将椅子挪远一点。

    华似玉意犹未尽地舔舔嘴,邱海清连忙站了起来,躲到郑士荣身后坐着,华似玉朝邱海清眨巴着大眼睛,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说:“金先生,那依你看,我们该怎么走?”

    金泽滔比着手指说:“我说说这个楼的优势吧,一是地段好,独一无二,二是外表不起眼,更富神秘感,三是有香江背景,九七马上到了,香江就是个好卖点,四是会员制,我敢说这条大街独此一家,五是装修精致,极尽豪华,即使京东宾馆和京城饭店都是难以匹敌,有这五个优势,利用好,就能独占鳌头!”

    谢凌和翁承江两人对金泽滔点石成金的本事一向佩服,东源的事情就不说了,南门的道口改造,搞了两个市场的配套工程,还没完工,就已经卖疯了。

    体育馆地块,搞了个服装城,现在广告都做到邻省,不说应者如云,至少大多数商铺都有了着落。

    邱海清和郑士荣对金泽滔不太了解,但看华似玉那卷着腥红舌头准备择人而噬的模样,金泽滔所说应该正搔着她的痒处,如果金泽滔不说出个子丑寅卯,估计当场就能活吞了他。

    金泽滔正要说话,却见餐厅外匆匆走进一个青年,衣冠楚楚,面如冠玉,让人眼睛一亮。

    青年往餐厅一扫,看到华似玉,面露笑容,高兴地直奔华似玉,准备附耳上来说话。

    却见华似玉浓眉倒立,二话不说,掀起她的大手,噼里啪啦正反两个大耳括将这青年打得晕头转向,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华似玉一声裂帛似的低喝:“滚,丢人现眼,没看到我在这里招待贵宾吗?”

    华似玉这两个耳光打得可不轻,青年白里透红的两颊顿时爬上两个粗壮的指印,嘴角还被刮出血水。

    青年又羞又怒,却是不敢对华似玉假以颜色,恨恨地瞪了金泽滔等人一眼,一转身,踉跄离去。

    金泽滔微笑着瞥了眼这青年的背影,华似玉却象没事人似地从桌上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说:“打扰各位了,这些男盗女娼之辈,不理也罢,我们继续。”

    说罢,眼睛往金泽滔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轻声细语道:“金先生,你还没说,怎样才能让奴家独占鳌头?”

    说到最后这个词,还特地加重了语气,不但是金泽滔,就边坐在木头人身后的邱海清都感觉下身凉飕飕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