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倒塌事故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公安大楼倒塌,不是还在建吗?怎么就倒了呢?金泽滔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置信,只觉得这应该是谁跟他开的一个善意的玩笑。

    陈建华拍拍他的肩膀,说:“化悲痛为力量吧,早点回去,今晚还有一趟飞机,我让华主任送你们去机场,现在就出发,时间抓得紧,还能在夜里赶回南门。”

    金泽滔晃了晃脑袋,陈建华沉痛的表情背后,怎么看都有那么一丝的幸灾乐祸,金泽滔说:“我跟承江回去,谢凌留这里,继续跟进南门港一期工程,争取早点回去。”

    正在这时,却见单纯记者随着一大群人正从饭店外面回来,见到金泽滔,单纯说:“金市长,刚才在餐厅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呢,方省长都批评了你。”

    金泽滔一拍脑袋,对陈建华两人说:“我现在还是方省长带团的劳模代表团成员,提前回去,怎么也要跟领导打声招呼。”

    陈建华强笑说:“应该的,应该的。”

    金泽滔紧走了几步,跟上单纯说:“南门出了件大事,公安局在建大楼倒塌,可能有重大伤亡,我想,公众有知情权,有了解事故救援进程的权力,更有了解事故原因的权力,有没有兴趣报道这事?”

    刚才怎么看陈建华的笑容都有点不怀好意,金泽滔不知道市委和地委为什么要急于召自己回去,这和他之前分管的工作毫无关系,急也不用急到这种程度吧。

    如果一定要说有关系,也应该和他还未正式上任的常务副市长有关。这就不能不让他警惕。现在的南门和永州。经过前期两轮人事角逐,政治气候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做些未雨绸缪的工作,防患于未然吧。

    听到有大新闻,而且还是最能吸引公众关注的负面新闻,单纯两眼就象星星一样发亮,金泽滔笑说:“不过,能不能成行。还要先请示方省长同意,这样,你先去准备一下,饭店大堂的陈建华书记情况比较熟悉,先了解一先事故背景吧。”

    陈建华对他起坏心,金泽滔又何必对他客气,你不是分管着意识形态吗,总得对省台的采访支持一下吧。

    方省长听说了金泽滔的报告,脸就先黑了下来,金泽滔跟陈建华说要向方副省长告假。其实陈建华清楚,金泽滔这是借机向方省长汇报公安大楼倒塌事件。

    在这起事故上。方建军和金泽滔是同一根绳上的蚱蜢,他现在的处境几乎和方省长一样,方省长回去后,马上就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如果仅是财产损失,皆大欢喜,谁都不用承担领导责任,如果有重大伤亡,对方建军来说,那就是开局不利,糟糕透顶的坏事。

    一个处理不慎,还要被人栽刺泼脏水,金泽滔何尝不是有这样的担忧,从他接到的任务来看,他人还在京城,就被要求处理善后事宜。

    金泽滔急于要向方省长汇报,原因就在于此。

    金泽滔直截了当说:“我有个要求,对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件,救援及善后事宜,我要求接受媒体全程监督,接受老百姓的监督,也接受上级党委政府的监督。”

    方省长略一思索,马上拍板同意:“我们平时都在强调舆论监督,真要监督,又都畏之如虎,小单记者就随你回去,我马上和省委联系,省台专门开辟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系列报道。”

    只有将事件进程和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防止潜在敌人利用这件事对自己的泼脏水,方省长心领神会。

    匆匆告别了方省长,回到宾馆大堂,金泽滔特地将谢凌拉到一侧说:“明天下午五点前,你务必守住我房间的电话,如果王主任没有回话,五点后,你主动询问一下,务必对一期工程立项事宜有个明确答复。”

    中午刚跟王主任联系过,希望他能从中协调一下,先通过南门港口一期工程立项,这是金泽滔应对范家插手南门港区备选军港的先手。

    想必王主任也应该明白自己的用意,就看尚副总理对范家的态度。

    谢凌小心地记录下来,金泽滔郑重说:“如果王主任同意,你马上联系国家计委,把立项手续办好,同时,立即和财政部衔接,争取将项目和资金一次性带回来,有问题再汇报,有事需要协助的,你联系林文铮。这个事情对南门,对我们都很重要,拜托了。”

    谢凌不敢怠慢,又重述了一遍,金泽滔紧接着说:“另外,我离开后,马上联系邱海山和柳立海,下飞机后,我要第一时间知道事故的最新进展。”

    交待完谢凌,此时,单纯已经全副武装等候在大堂,拿着话筒正在采访陈建华。

    陈书记面色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心忧南门塌楼事故,夏新平专员躲得远远的,连华主任都不敢出现在镜头内。

    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跟这起事故沾边,陈书记干巴巴地回答着单纯记者的几个提问。

    单纯将话筒递于金泽滔,他说:“南门公安大楼在建工程发生倒塌事故,接到永州地委和南门市委命令,我即将启程回去,目前还不知道事故损失及人员伤亡,希望一切都是一场虚惊。”

    单纯问:“作为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和全国劳模的双料劳模,金市长,你将如何应对即将面对的这起重大工程事故。”

    金泽滔表情严肃说:“刚刚结束的全国劳模表彰大会,总书记强调,每一个**员和领导干部,都要始终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都要重视工人的生产安全和生活疾苦,回去后,我就要将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落实到实处,为人民服务它不是一句空话。”

    两人一唱一和,金泽滔更是把自己置于大义的高地,陈建华面肌直哆嗦,事故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原因还不确定,金泽滔就先把自己打扮成为人民服务的圣人。

    和金泽滔相比,永州出了这么在的事故,他和夏新平仍以申报撤地建市的名义留在京城,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最后,金泽滔离开时对陈建华说:“这次回去,方省长指示,小单记者将和我们一起回南门。”

    陈建华脸色变了几下,终于没有说话,而夏新平转身叹息,金泽滔这是有备而去。

    晚上十点多,金泽滔乘坐的飞机直接准点降落在明港市机场。

    邱海山早在接机口张望,一边接过金市长的行李,一边汇报:“倒塌事故发生在昨天下午的施工时间,至少有十几个工人在现场作业,目前还在施救过程中,但因为工具落后,倒塌工程庞大,一时间很难清理,目前进度缓慢。”

    “市里怎么安排的?”金泽滔问。

    “市委专门成立了以沈向阳副书记为组长的事故处理领导小组,金市长你是副组长,事故现场施救总指挥是公安局政委罗立新。”邱海山小心地看着金泽滔的脸色。

    金泽滔眉头一皱:“陈书记和杜市长呢?永州地委行署呢?”

    邱海山一时间被问住了,他怎么知道领导在干什么,金泽滔面色渐渐不善,说:“柳立海在不在现场?”

    邱海山嗫嚅:“柳局自事故发生后一直在现场参与指挥,这些情况都是柳局告诉我的,他没告诉我的应该他也不清楚。”

    金泽滔顿时脸色铁青,至少有一点,柳立海在告诉邱海山这番话时,南门市和地区主要领导应该都不在现场。

    从下午事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应该是施救的黄金时间,领导不在现场,要么救援结束,要么已经没有施救价值。

    金泽滔问:“查清了事故原因没有?”

    邱海山说:“按柳局长的意思,事故直接原因是施工单位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从现场断裂的现浇混凝土看,所有建筑钢筋都不符合合同规定的标号,有些甚至没有是用竹片、木条代替。”

    金泽滔勃然大怒:“这样的施工单位是怎样被允许进场的?没有招投标吗?监理呢?公安局负责工程的领导平时都是怎样监管的?”

    金泽滔连珠炮的追问差点没让邱海山的方向盘失控,金泽滔挥了挥手,颓然说:“算了,这些事情还是等事后再追究,现在关键是清理工程残渣,营救被压埋的工人,总要做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吧。”

    金泽滔脱口追问这些问题,既是他心里所想,也是提醒单纯。

    行驶了一段距离,邱海山忽然说:“金市长,出来的时候,柳局还特地交代,市委意思,你既分管着公安局,又负责着安全生产,事故调查由金市长你负责,再合适不过。”

    金泽滔挥了挥手,对翁承江和单纯说:“大家都眯一会儿吧,到了南门,估计今晚不用想睡个安稳觉了。”

    心里冷笑,说得倒冠冕堂皇,我分管公安,还负责着安全生产,公安局不是沈向阳分管的,安全生产不是葛敏松分管的吗?什么时候都成了我分管的?

    事故现场还在清理,事故性质还没界定,事故损失还没有厘清,就开始找责任人,说的动听,事故调查由我负责?(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