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天都塌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票!)

    作为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调查情况越严重,对金泽滔越不利,与人方便,就是与已方便,市里倒是准备和稀泥了,这个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离开京城时,他还心怀侥幸,等脚踏实地时,他却骤然觉得呼吸进胸腔的湿热空气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从明港到永州还有三个多小时,这一路上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一闭上眼,脑子里尽是些残肢断臂,血肉横飞的可怖画面。

    等他好不容易入睡,隐约间,只看到一双双苍白的手,从废墟里无助地向天空挣扎,发黑的指甲流淌着殷红的血,顺着紧绷着的手指一直渗进泥土。

    金泽滔一个激灵,噩梦中一睁眼,车子已经驶下国道,拐进南门道口的市区道路。

    扭头一年,单纯歪着脖子,靠着自己的肩头,一条长长口涎一直挂到自己的衣襟。

    还是流口水的年纪,却要一个人在精英荟萃,鱼龙混杂的省台打拼,不知道经过上次的西州通元酒店后,省台这些宣传口的太子爷们是否收敛了点。

    京城的时候,金泽滔根本没时间单独接触单纯,单纯也没有主动说起,不管庄局长回去后对钟铭这些公子哥怎样处理,单纯能随团赴京采访,那也说明,单纯现在的工作环境应该是宽松的。

    金泽滔还在沉思的时候,单纯惺松地睁开双眼,一眼就看到金泽滔正小心地给自己擦口水。

    她连忙闭上眼睛,假装继续睡觉。心里却突然觉得久未享受过的家人般关怀的温馨。只想着这车能一直这样开下去。就象大义女孩小春花所说,在她的梦境里,金泽滔抱着她一路狂奔,从春一直狂奔到冬,永不停歇,从不喊累。

    不知道,当时小春花的心里,是否和她现在一样。充满爱和温暖。

    她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他,现在她已经被任命为省台新闻一部副主任,这个位置就是钟铭曾经担任过的。

    那晚回到台里,庄主任趁热打铁,雷厉风行地对参与当晚斗殴的广电干部进行严肃处理,并对钟铭作出了撤职的决定,当然,他的省管后备干部也随之撤销。

    随后,包括钟铭等人都纷纷调离省电视台,本来这些纨绔子弟来广电局就是为了镀金混资历。

    庄局长借着金泽滔的大棒和陆部长的威风。一个晚上就肃清了广电局机关风气,震慑了局内种种蠢蠢欲动的政治野心。

    庄局长藏锋敛锷。等借到陆部长的东风,及锋而试,终于一击即中,牢固确立了广电系统的绝对领导地位。

    很多班子成员因为各自的子女在那个晚上的不堪表现,都已经进入陆部长的黑本本,自身能否顺利通过这次干部使用制度改革都难说,哪敢轻撄其锋。

    单纯凭借其过硬的业务素养和良好的台风,一跃成为越海省电视台的新闻业务骨干,并被庄局长有意加重行政工作,作为广电局青年后备干部重点培养。

    等她再睁开眼时,车子已经驶进市中心,单纯假装刚刚睡醒,说:“金市长,南门到了?”

    金泽滔的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刚才梦境里的恐怖画面历历在目,不知道现在的事故现场会是什么样沸反盈天的场景。

    当车子驶近公安局大建大楼现场,金泽滔想象中的灯火通明,人山人海的营救场景并没有出现。

    相反,除了偶尔几声强抑的悲嚎声还在昭示着这里就是事故现场,只有几个公安干警警惕地在外围道路警戒着,旁边停着几辆还未熄火的警车,除此之外,这里的事故现场静悄悄。

    金泽滔第一个反应就是事故并没有那么严重,在传递消息过程中可能出现误报。

    还没等金泽滔下车,柳立海急匆匆赶了过来,不等金泽滔询问,说:“金市长,刚过子夜,我们就接到市委通知,停止现场搜救。”

    金泽滔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停止搜救?”

    柳立海看了眼金泽滔身边正做着拍摄准备的单纯,欲言又止,翁承江担任她的临时助手,正帮忙检查摄像机。

    金泽滔招了招手,没有询问太多的问题,直接向事故现场走去,柳立海赶在前面,边走边压低声音说:“市里意思,通宵开工挖废墟,动静太大,群众影响太坏,社会舆论不好,现在南门谣言四起,都说这是公安局遭报应了,终于塌楼了,因为封锁得及时,大楼倒塌压埋工人的事情还没传播出去,所以市委决定等到天亮,再封闭作业,减少社会负面传言影响。”

    陈铁虎曾要求市公安局将办公大楼建成南门标志性建筑,第一次设计方案因为高度没有达到陈书记的要求,被要求重新修改,现在的设计高度为全市最高楼,工程量提了一半,预算造价提了三分之二。

    公安大楼从破土动工到现在一年多了,主体框架还没完工,因为资金原因,大楼一直建建停停,进度相当缓慢,市财政后来追加过一次,但相对于现在的造价来说杯水车薪。

    公安局政委罗立新无奈之下,发动全局干部到处罚款抓收入,让南门老百姓编了一段顺口溜骂得狗血喷头。

    公安大楼倒塌,老百姓自然欢欣鼓舞,那也是因为南门群众还不知道这楼倒塌的同时,还掩埋了尚未来得及撤出现场的若干工人。

    金泽滔差点没从废墟上摔下来,瞪大眼睛说:“这话谁说的?说这话就没经脑子过滤一下,也不怕事实真相传到社会上,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柳立海左右张望了一下,说:“据说是市委常委会最后定的,地委点头同意。”

    一行人爬到附近一处高地,眼前一幕惨状,让第一次目睹的金泽滔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公安大楼四周附楼就象遭到强暴撕破的裙子,再被狠狠地踩上一脚,成了一片残垣断壁,废墟瓦砾,足有四至五层高的附楼,目击现场堆积的废墟层高不会超过二层。

    昏暗的灯光下,整个工地孤零零,光秃秃地在中间立着尚未完工的中央楼体,显得那样的凄凉和悲伤。

    难怪市委要求停止现场施救,地委也表示同意,血肉之躯在这样结构性坍塌的废墟下,生还的可能性比塌楼的概率还要少。

    金泽滔目光飘忽,他不知道应该看向哪里,或者注视哪个方位。

    望着满目疮痍的现场,嗅着飘荡在废墟上空依稀可闻的血腥味,京城饭店大堂里产生的种种政治上的计较,在此刻,全化为乌有。

    他只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而不是如柳立海话里话外暗示的,既然市委都这么定了,地委也点头了,金市长你就顺流而下,免得给自己找不自在,回家睡个安稳觉,明天再坐下来商量着怎么办吧。

    这个事情若真要翻过来,得罪的怕不是一人两人,那是市委和地区一大片人,惹不起啊,再说,你看现场这副惨状,还能搜罗出活人吗?

    金泽滔紧绷着脸,咬牙说:“有没有被压埋在废墟下工人的准确数据和具体姓名?这些工人的家属有没有通知?市里是怎样安置这些遇难工人家属?还有,工人被掩埋准确方位能不能确定?”

    金泽滔连续追问了四个问题,柳立海指着施工现场不远处的工棚,工棚仍然亮着灯火,偶尔从工棚里传出几声低嚎声,但迅即被人制止。

    金泽滔大步走向工棚,柳立海在后面低声说:“据施工方说,至少有十四人被埋在废墟下,大多数工人家属平时就住在工地,部分家属市委意见等现场清理后再通知,至于工人被埋方位,大致可以确定。”

    至少十四人?金泽滔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事故可以定性为重大安全事故,按规定,死亡十人以上的重大安全事故,必须在第一时间层层上报,直至国务院。

    遇难者家属被集中在一个大工棚里居住,其余工人居住的工棚门前都有人巡视,市委还真准备要严防死守捂盖子。

    在现在资讯落后的环境下,对普通民众来说,事实真相往往掩藏在谣言里得悉,但问题,这种事情瞒谁也瞒不过上级党委政府。

    消息都传递到京城,方省长也已经获悉,这事情能捂得住吗?

    金泽滔骇然回头,柳立海低头说:“市委向省委汇报的是伤亡人数三至五人。”

    金泽滔面色苍白,一把推开工棚大门,只见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虎视眈眈地看守着一群披头散发,神情麻木的妇孺老人,偶尔有人哭泣的声音大点,就有人大声喝斥。

    公安干警,很少有人不认识金泽滔的,大半夜的,金市长不是在京城参加全国劳模大会吗?今晚还听说上中央台新闻联播了,现在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这些公安干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工棚内的妇孺老人却一眼认出了南门大名鼎鼎的好人金市长,齐齐伏地恸哭:“金市长,大好人哪,你可要为我们作主,对政府来说,楼塌了,可对我们家老少来说,那是天都塌了呀!”(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