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仅此而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世道之艰难,莫过于此!书写到这一刻,我不知道退路在哪?求君教我!)

    老人们扑通跪在地上,椎心泣血,捶胸号啕:“求青天大老爷救救我家娃啊!救不了活人,也要给个囫囵尸啊,一个大活人,就被这堆砖石埋了,死无葬身之地,阎罗王都不收哇!”

    妇人拉着小孩在金泽滔身边跪了一圈,硬摁着孩子的头,砰砰地在地上叩着响头:“求求金市长,给孩子他爹留个全尸,再压下去,这天气过不了一夜,就全成一堆烂肉了。”

    孩子被家长嘴里的尸体,死亡,阎罗王等恐怖的字眼吓得惊恐万状,哇哇大哭,任由自家母亲按着头,结结实实地叩着响头。

    一个!两个!三个!

    地上铺的全是些工地用剩的断砖角石,走在上面都觉得硌脚,这一个头叩下去就鲜血淋漓,三个头叩下去,抬起头时,已经皮开肉绽,血流披面,状极狰狞。

    金泽滔伸出双手,无意识地在空中挥舞着,不知道该扶起哪个孩子,该阻止哪个母亲。

    看着跪了一地的妇孺老小原本还死气沉沉的眼睛,此刻却炽热而疯狂地注视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还待要摁着孩子再叩头,金泽滔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一低,就要叩下去。

    现场所有站着的人们都震惊了,唯有单纯的摄像机忠实地记录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老人们连忙膝行几步,死死地抓着金泽滔的肩膀,有个老人伸出青筋暴绽的干瘦双手拼命托住金泽滔的头。死活不让他叩下去。凄厉地哭喊:“金市长。使不得,使不得啊,你这一头叩下去,我们生受不起,孩子他爹在地下都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金泽滔此刻内心,说不上是凄楚,还是悲恸,或者是愧疚。

    他们忍耐。挣扎,如蝼蚁一样在人世间苟活。

    甚至在亲人就被埋葬在不远处废墟下,还能压抑着悲痛,不敢大声地哭出声来,只因为公安跟他们说,注意控制情绪,不能影响周围居民休息。

    他们可以克制自己的情感,哪怕是生离死别。

    他们可以把泪水和悲痛一起埋葬进废墟,哪怕这痛是切肤之痛,这泪是泣血之泪。

    他们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叩得血肉横飞。哪怕只是求得亲人一个全尸葬身。

    他们捻灭了亲人还苟活在废墟某个角落里的最后一丝念想,他们只想做亲人最后的收尸者和掘墓人。

    他们将金泽滔当作救星一样跪求。只是求政府能给自己的亲人一个全尸,一具不过夜,不腐烂的全尸,仅此而已!

    这就是地球上最朴素的一群农民最低微的奢望。

    在金泽滔跪下时,他们心灵受到的冲击,甚至不亚于初悉亲人被埋废墟噩耗时的震惊。

    他们当政府是天,当官员是爹,但政府却当他们是蚁!官员当他们是泥!

    金泽滔此时所有念头都汇成一个决心,哪怕用手刨,也要为这些朴素人们的亲人留个全尸!

    金泽滔缓缓地站了起来,低沉地说:“我是市委事故处理领导小组副组长,金泽滔,现在事故现场指挥权由我接管,所有人都听从我的指挥,有问题吗?”

    大家面面相觑,齐刷刷地看向金泽滔身边的柳立海,他目前是现场施救副总指挥。

    柳立海啪地一个立正敬礼,毫不犹豫高声说道:“报告副组长,我代表现场施救指挥部郑重表态,现场所有公安干警,武警官兵,愿意接受你的指挥!请指示!”

    金泽滔也象征性地行了个抬手礼,说:“我命令,重启事故搜救行动,打开事故现场所有照明设备,现场所有工人、家属、干部、官兵全都集中这里,一切行动听指挥。”

    “立即通知未到现场值班的所有公安干警,马上赶赴现场,接受搜救任务,这是命令!”

    “立即通知市医院,消防大队,马上派出救护车,消防车现场待命,这是命令!”

    “立即通知程真金,让他动员道口工地及绣服城工地所有工程队工人,携带所有挖掘工具赶赴这里,这是命令!”

    “立即解除对工人及其家属的警戒,带施工方熟悉现场情况的工人和施工员进入现场,这是命令。”

    “立即跟地区边防支队海警大队长徐法灵联系,请求边防武警官兵支援。”

    “通知市委及地委值班室,告知他们,事故现场重新启动搜救,现场指挥由我负责。”

    金泽滔有条不紊地发布着一条条命令,翁承江快速地记录着,柳立海快速地落实着。

    另一边,邱海山充任临时摄像师,单纯拿着话筒,简单捋了捋刘海,说:“各位观众,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现场,现在是凌晨二点四十分,正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刻,在我身后的是紧急从京城赶回南门的南门市副市长,全国劳动模范,财政部劳动模范金泽滔。”

    “从接到事故报告,到赶到现场,我们用时八个多小时,奔赴二千五百公里,金市长刚下飞机,就直奔事故现场,中间没有停顿,没有休息。”

    “当我们赶到事故现场时,没有发现一位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在现场,也没有任何人在现场搜救,什么都没有,安静得让人恐慌,让人不解,据现场了解,事故废墟埋葬着至少十四名工人。”

    金泽滔既然带着单纯一起回南门,就不准备遮遮掩掩,方建军省长也应该有这方面的决心,对他们俩人来说,揭盖子比捂盖子更能争取主动。

    “遇难工人的家属被当地公安部门以保护安全的名义集中看押,理由很强大,为了不影响周围市民的休息,我不知道市委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现在,金泽滔副市长正在发布重启救援的命令,我们拭目以待,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他是否会一如既往地创造奇迹!”

    金泽滔此刻正随着柳立海赶往另一处工棚,了解事故发生原因。

    据柳立海简单介绍,当初公安局找建筑公司时就要求带资进场,有实力的公司不愿接这种活,后来找了几个愿意垫资,又正巧没活干的建筑公司。

    干了半年,这些公司看看实在没油水,连哄带骗又将活转包给其他不知内情的建筑公司。

    这样层层转包,层层扣克,又加上公安局工程款拨款不是缺斤少两,就是拖欠不付,最后承包商心一狠,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开始在建筑材料上打主意。

    倒塌的是裙楼,也许正因为是裙楼,承包商认为用木条竹片代替钢筋问题不大,主楼不敢假得太厉害,仅仅给钢筋标号瘦了一圈,还不敢用木条竹片替代。

    等到了木棚,金泽滔也大致了解到,几家承包建筑公司主要责任人都已经被控制,最终承包工程队从老板到施工员,全都集中关押在其中一间工棚里。

    从工棚出来,柳立海犹豫了一下,说:“金市长,虽然现在说这话,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想说,当是朋友的劝告,现在的形势对金市长你是有利的,毕竟作出这个停止搜救决定的时候,你不在场,但如果重启救援,无论结果如何,你都脱不了干第,这是个有代价的决定,望你三思!”

    柳立海讷于言而敏于行,从东源开始,一路跟着金泽滔从东源到浜海,再到南门,不离不弃,柳立海既是金泽滔创建的东源集团股东元老,又是他政治上最得力的助手。

    柳立海向来对金泽滔言听计从,很少有反对的时候,但每每有不同意见时,总能一针见血,切中要害,金泽滔也很重视他的意见和建议,

    但这回,金泽滔坚决地摇了摇头,说:“立海,我又何尝不想此刻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第二天醒来,若无其事地去上班,睁眼瞎,和稀泥,做个小官僚,皆大欢喜,这些我比你懂。”

    说到这里,柳立海已经不期望他放弃重启救援,展颜一笑:“不管你作怎样的决定,我都会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我保证。”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心存疑虑,做人和做官,趋利避害,人之常情,你我都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但目睹了刚才工棚里的一幕,我忽然觉得,人在做,天在看,做官,应该常怀敬畏之心,”

    “在这个世上,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敬畏——我们头上的星空,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举头三尺有神明,逝者英魂尚未走远,我不敢亵渎,儿女尚在妻子腹中,我不敢欺瞒。”

    “对生命,对群众,更要常怀敬畏之心,在貌为恭,在心为敬,立海,我们都是芸芸众生中的卑微生命,只是被上天青睐,才有现在的登高望远,指手划脚。”

    “不是我们天生多么的高贵,而是我们踩在民众的肩头,所以才比他们站得高,看得远,仅此而已。”

    金泽滔语气渐渐地高亢:“这些老人妇孺,他们奢求了什么,他们提过什么非分的要求,亲人都埋葬在这里,就是提一些我们政府力所能及的要求,都不过分,但他们没有!他们只是想,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仅此而已!”

    说到这里,金泽滔回头凝视着柳立海,凌厉地发问:“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很艰难吗?”(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