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重逾泰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此刻也看到了沈向阳,这是从发布重启搜救命令以来,第一个赶赴现场的市委领导,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位领导。

    他一直紧绷着的脸绽放出笑容,大步迎向憔悴的沈向阳,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不等他说话,高声说:“同志们,沈副书记来看望大家了,希望大家精诚团结,一鼓作气,为可能还存活在废墟底下某个角落的工人兄弟们争了个活命的机会!”

    现场无论是干警,工人,家属还是干部,不知道谁发了一声调:“齐心协力啊!”

    所有正在接力搬运废墟瓦砾的人们齐声呐喊:“加油干唷!”

    那人又喊了一声:“愚公移山啊!”

    人们又是一声齐应:“敢换天唷!”

    恍惚间,沈向阳仿佛回到了过去农业学大赛,农闲季节干部群众一起兴修水利,劳动大军齐声呐喊,惊天动地的劳动号声响彻云霄声的景况,感觉那么亲切,又那么遥远。

    沈向阳连忙摇了摇头,正要说话,金泽滔看了一眼热火朝天的施救现场,回头笑容就冷了下来,他说:“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我很感谢你大半夜跑到现场,但现在,我只希望,让这里人们的热血再沸腾一点,让这里人们的信心再旺盛一点。”

    沈向阳看着他略有些疯狂的血红的眼睛,所有想要斥责劝说的话都融化在咽喉里,他喃喃说:“泽滔市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金泽滔咧嘴一笑:“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救人。我在掘尸,我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沈向阳只觉得此刻金泽滔的笑容,看起来却是那样的碜人,他伸了伸干涩的喉管,艰难地说:“你不知道!你动了这里的土,你就入了某人的彀,停止吧。我们一起回去,我可以向市委报告,这是我沈向阳和你共同作出的决定。”

    金泽滔回头看着不远处陆续驶来的工程车,指着灯火辉煌的事故现场,说:“向阳书记,很辉煌,很热闹吧。就在这浮华下面,还有至少十四条不知死活的生命掩埋着,你没看到他们伸手向天空挣扎吗?”

    沈向阳被他说得后背都凉飕飕的,两手抓着他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你被魇着了,醒醒吧。倾巢之下,焉有活命,即使是工人家属,都已经不抱希望,你难道还要逆天?”

    “除非你在天亮前将这片废墟全部清理干净。或者,你能在这片瓦砾下。创造生命的奇迹,那么,你有功无过,否则,明天的事故责任人,必定有你的名字,你是继续还是放弃?”

    沈向阳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只希望自己的棒喝,能换来金泽滔理智地放弃现场搜救。

    金泽滔喃喃说:“我们都说,有一分的希望,就要花百分的努力,关于生命,我比你有更深刻的理解,你不懂,上天不会泯灭所有希望,祂总会开一丝缝隙,只有争取,才有希望,哪怕仅是一线的希望。”

    沈向阳看着工程车此刻已经进场,程真金正往金泽滔奔来,他急切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泽滔市长,你还有大好的前程,你有头脑,有坚持,你不想在自己的履历上留下这笔抹不掉的污点吧,那么,就停手吧。”

    金泽滔认真地看着他,平静地说:“向阳书记,你现在位置提升了,但你的境界下降了,你的厚道呢?你的耿直呢?你的正义感呢?是不是觉得和陈铁虎之流同处一个战壕,你就有安全感了?”

    金泽滔突如其来的斥责让沈向阳面红耳赤,金泽滔瞪着眼说:“我们现在有些人病了,漠视生命,一闭眼,一咬牙,生命就可以轻描淡写地从我们的指缝间溜过,就象时间,无声无息,什么时候,当我们的干部眼里,百姓的生命都重逾泰山,不再轻若鸿毛时,那么,我们的党风,民风和社会风气才会彻底好转。”

    金泽滔大步迎上程真金,边走边大声说:“挖掘不出生命,那我就去挖掘希望,挖掘不出希望,那我就埋葬绝望,这不是我们生者所应该做的吗?”

    程真金尽管半夜起床,此刻仍然是西装革履,一丝不苟,他从高大的挖掘机上跳下来,昂首挺胸道:“金市长,我们来了,南门所有的大型工程车辆都集中在此,听从你的指挥,服从你的命令。”

    金泽滔指着现场干部群众组成的手工挖掘队伍,说:“照这样的速度,要挖掘到工人遇难的地方,依你的估计,要多少时间?”

    程真金目测了一下废墟的土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需要了解这些工人遇难前所处的位置,我还需要这片废墟的设计图纸。”

    金泽滔一挥手,早有现场施工员拿着图纸等候,程真金又说:“刚才听翁主任的介绍,这片倒塌的裙楼都是用木条竹片代替钢筋,那么,我还要了解,哪里有钢筋,哪里是用木条竹片代替,我才能正确估算出大概的位置和需要清理的土方。”

    金泽滔又一挥手,有几个公安干警押解着几个面色灰败的事故主要责任人。

    金泽滔说:“这些人我都交给你,什么情况,你向他们了解,我只要你将带来的工程车开进现场,加快挖掘速度,直到找到活人或者尸体。”

    沈向阳大惊失色,这也太草率了吧,就这样把发掘事故现场的任务交给一群建筑工人,如果废墟底下还有生命迹象,那么由此造成的后果绝对不是金泽滔他能承担得了的,那就不是领导责任的问题了。

    大型工程车辆虽然能加快挖掘清理速度,但同样它也具有强大的破坏力,一个估算不准确,就可能一步生,一步死。

    沈向态度他坚决地拦在前面说:“泽滔市长,你要挖掘,我不拦你了,我和你一起,用双手去刨,但如果动用工程车直接挖掘事故现场,这个责任不是你,也不是我能负担的,我以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即停止作业!”

    金泽滔冷笑着说:“其实你心里明白,下面应该没有活人了,其实你更明白,如果下面还有生命,挖了不如埋了,埋了不如埋结实点,开挖是要冒政治风险的。”

    沈向阳看着咄咄逼人的金泽滔,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去反驳,金泽滔说:“你不是真的担心重型机械会伤着地底下的生命,你只是担心是不是会伤着自己的政治生命,就为这可能存在的生命,我们都不应该为这一丝微不足道的政治风险而犹豫,你不是政客,向阳书记。”

    沈向阳茫然看着金泽滔拉着程真金给这些工程车分派任务去了。

    柳立海担心地看着金泽滔,对沈向阳说:“向阳书记,还是有些不妥,小型工具挖掘事故现场,还不会导致太激烈的后果,如果这此大型工具车及机械进场,到时候论起责任来,百口莫辩,我们不得不防啊。”

    说到这里,柳立海添了一句:“至少也要找几个领导集体商量定一下,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也能有个照应。”

    柳立海的意思是让沈向阳和市里主要领导汇报一下,对陈铁虎书记他并不奢望,但杜建学在大多数事情上都和金泽滔保持高度一致,这件事上,应该也能支持金泽滔。

    沈向阳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从家里出来,他跟市里两位主要领导都联系过,但无一例外,他们的电话都搁了,跟值班室联系,刚刚还通过电话。

    这就表明,他们或者是任由金泽滔瞎折腾,等天亮了再来收拾残局。

    或者是不想过问此事,你金泽滔好自为之吧。

    沈向阳决定最后劝他一次,他大步追了上去,边走边说:“泽滔市长,你真下定决心了?你就不怕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事后会追究程真金的责任?”

    沈向阳不敢威胁金泽滔,他现在已经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不是一般人能劝得回首的。

    但程真金,就他所知,刚娶了个南门的中副校长为妻,还怀了孩子,中年得子,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应该能被说动。

    程真金沉默了一会,指着被公安干警押着的工程队包工头,忽然笑了:“沈书记,我也是这样的的农村工程队包工头出身,有今天,固然有我自己的努力,但我想,如果没有金市长,或许在哪个角落里,我还在为明天能不能揽到活计而发愁,或许,我就是这片废墟下面的某个冤魂或者正等待着救援的某个人。”

    沈向阳火辣辣地感觉脸在发烧,金泽滔严肃地对程真金说:“真金,我授权你为工程设备施救总指挥,以你的经验,你认为怎么救援就怎么救援,出了问题我负责,不要怕出事,因为我就站在你前面。”

    程真金郑重地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去,金泽滔说:“你不是一直都对我深信不疑吗?那么,请你继续!要相信你一定能行,因为我坚信!”

    金泽滔慈眉善目,活象教人积德行善的修行居士。(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