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天诛地灭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shuci1997、傻傻狂奔中的月票,以及梦想从未完成的打赏!求月票推荐票!)

    此时,有工人带着遇难工人的家属涌了上来,几个老人七手八脚地抓着金泽滔道:“金市长,你是好人,你指挥着大军救我们家娃儿十分情义,不知道政府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我们写了一封保证书,你看能不能用得上,你过目看看。”

    金泽滔随手接过一看,题目就是“保证书”,下面寥寥一行字:“感谢金市长作主救我们家娃儿,死活不论,后果自负,违者天诛地灭。”

    这一行字下面,是一长串名字,有老人,有小孩,有妇女,识字的签个歪歪扭扭的名字,不识字的盖个手印,都是遇难者家属。

    金泽滔翻转保证书,背面上还有密密麻麻一大串的签字画押,最上方,有三个字“证明人”,都是遇难工人的工友,这是为增加这份保证书的说明力。

    金泽滔低垂着头,刚才无论是跪在地上,还是和柳立海论敬畏之心,他心里只有悲愤,没有伤心。

    但此刻,看着这张保证书,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伤感,只觉得眼眶一热,泪水就扑簌簌地往下落。

    即使这个时候,亲人生死还未卜,他们还在惦记着自己是否有什么难处,他们或许愚昧,但应该也注意到金泽滔和沈向阳的争执。

    他们用一个天诛地灭这个农村对天发誓最厉害的诅咒,来表明他们愿意承担一切结果的决心,以减轻金泽滔的压力。

    他们把政府和官员看得比天高。比地厚。甚至超越自己的亲人。

    金泽滔默立了一会。对着不远处的程真金一挥手,说:“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这是救人,不是杀人,天塌不下来。”

    边说着,边将手中的保证书递于沈向阳,说:“向阳书记。为这样的百姓,即使真的犯错误我也愿意,更何况,这算哪门子的错误,你没看到省台单记者一路在记录事故现场发生的一切吗?”

    沈向阳借着灯光,认认真真将这个保证书读了一遍,仔仔细细看完每个名字,和金泽滔一样,感觉眼眶热哄哄地难受,一股说不出难受还是感动的热流从心底汹涌而出。

    单纯亲自扛着摄像机。扫过金泽滔悲伤的脸,扫过沈向阳通红的眼。最后定格在他们手中的保证书。

    这是一张从工地学生娃的练习簿上撕下的纸,保证书三个大字写得工工整整,应该是这本练习簿主人写下来的。

    两人泪眼相对,家属们不知所措,难道保证书写得不够好,让两位领导都难过得哭了?

    金泽滔勉强笑了笑,对那几个老人说:“老大爷,你们回工棚休息一下,伤心又伤神,很容易落下病根,实在睡不下,帮忙工地打些茶水什么的,这份保证书,写得很好,对我很有用,谢谢乡亲们。”

    老人们无声地咧着黑洞洞的嘴笑,只是在金泽滔扭回头时,单纯分明看到他刚刚风干的眼睛,又飙落一行热泪。

    金泽滔快步往事故现场走去,边走边竖起食指指天道:“工人家属们白纸黑字发了恶誓,违者天诛地灭,我金泽滔也在此发誓,皇天在上,厚土为证,不挖出埋在地下的所有工人,决不收工,违者当天诛地灭!”

    沈向阳看着态度决绝,神情严肃的金泽滔,叹着气摇头。

    金泽滔冷笑说:“某些人以为自己很精明,算无遗策,临行前,方副省长交代我,要充分发挥舆论监督作用,省台将专门辟专栏报道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件。”

    沈向阳悚然一惊,如果省电视台全程跟踪报道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那将是打在南门市委大院的晴天霹雳。

    任何隐瞒真相的行为,在舆论面前,将可笑得如同婴儿的尿片,一抖动,就能抖出一屁股的屎屎尿尿。

    金泽滔不屑说:“蝇营狗苟而已,黑咕隆咚地挖个坑,以为我走夜路没带火,就会一头跌进他们的陷阱里,向阳书记,说这些,我不是……”

    沈向阳摆了摆手,说:“你不用再宽慰我了,是不是个坑,你我都一头栽了下来,能不能爬出来,你都已经发誓赌咒,还连带着捎上了我,我还不想天诛地灭。”

    沈向阳为人厚道,但不代表他人憨,金泽滔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在安慰自己,就象他刚才说的,不管你说得如何大义,还要看你启动的重新搜救有没有结果。

    若是最后一事无成,你就算带着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了,又能怎样?你就算有方建军副省长在身后支持又能怎样?一切都靠事实说话。

    金泽滔哈哈大笑:“向阳书记,你太悲观了,我们应该相信程真金的专业眼光。”

    说到这里,他眨了眨眼:“你忘了,他也是农村工程队出来的,这些偷工减料的把戏,他比我们内行,我甚至相信,只要还有人还活在废墟下面的角落里,他的鼻子一定能嗅到。”

    金泽滔的话让沈向阳顿时信心大增,说:“走走,我们一起看看,没准还真能挖出个奇迹来,你还杵这里干么?南门市委大院,谁愿意大半夜跑这里沾你这个扫把星。”

    沈向阳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向阳书记,人前常思己过,人后莫论人非,南门市委大院莫非就你一个厚道人?”

    金泽滔和沈向阳一齐回头,看见现场外面走进一个知性中年女子,面容姣好,身材娇小,正是副市长胡飞燕,后面还跟着个白大褂,她的丈夫,永州第一刀,永州医院副院长王培昌。

    沈向阳愣了一下,呵呵笑道:“吾道不孤啊!飞燕市长巾帼不让须眉,是我失言。”

    金泽滔连忙上前告罪道:“罪过,罪过,让贤伉俪大半夜从被窝里赶到这里,不好意思。”

    胡飞燕副市长说:“你不好意思?都下命令了,要南门医院派出值班医生护士在这里待命,我这分管卫生的副市长,好意思看着领导你一个人在这里受罪?权当陪绑上刑场,不壮行也壮胆。”

    金泽滔和胡飞燕见过面后,又紧握着王培昌的手说:“培昌院长,有你来这里坐镇,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王培昌钦佩说:“泽滔市长,就冲你这份胆气,我王培昌也要舍命陪君子。”

    金泽滔愣了一下,说:“言重了,事情还没到舍命的地步。”

    胡飞燕抿嘴笑道:“都天诛地灭了,我们可都是陪着你玩命啊。”

    沈向阳笑说:“泽滔市长,你以为偷偷发个毒誓,就没人听到了,可见天理昭昭不可侮。”

    “光明正大,鬼神不欺,心地坦荡,天地可鉴,有什么好担心的。”金泽滔转而对胡飞燕夫妇说,“工程车马上要进场,我就不能照顾你们了,注意安全。”

    胡飞燕跟他挥了挥手,道:“祝你好运!”

    胡飞燕没有象沈向阳那样苦口婆心地劝说,说这话时,胡飞燕竟然有点易水送别的悲壮,不知道他这番能不能从这个坑里爬出来。

    就在这时,远处,轰隆隆驶来一群货车,很快,车子就在事故现场边上的空地上停靠。

    车上一群一群工人跳了下来,都带着简易的挖掘工具,金泽滔等人定睛一看,领头的正是商贸系统的林正大、杜子汉等人。

    这些商贸系统不省油的灯们也并非都是趋利避害之辈,他们用实际行动声援金泽滔的壮举。

    他们明白,半夜发动商贸干部职工奔赴事故现场,对他们的前程意味着什么。

    这个举动,在政治投机之外,还有一份让金泽滔感动的情分,就冲这点,金泽滔心里面已经认同了这些看上去有些油滑的商贸干部。

    此后陆陆续续地有财税局局长缪永春率领的财税干部,这是今晚到场穿着最整齐的干部队伍,全员整齐穿着税务制服,班子成员齐整。

    还有王力群、厉志刚、卢海飞率领的城关镇干部职工,有金泽滔分管的城建、土管干部。

    隆隆的车辆纷纷向事故现场集中,整个城市都被惊动了。

    早起的人们惊奇了,贪睡的人们惊醒了,赖床的孩子都在打听,公安大楼不是倒掉了吗,耳根刚刚清静,怎么刚倒掉又开始造楼了。

    好事的人们一打听,昨天倒塌的公安大楼,还埋着来不及撤出的建筑工人,还在京城参加全国劳模大会的金市长连夜赶回南门,正在组织全城干部职工开展抢救。

    人们不解了,市委又不是金市长一个领导,其他领导昨晚都干么去了,还要等金市长大老远从京城赶回来救人?

    有人愤懑地说,这些官老爷们,都他妈的早早收工回家抱婆娘睡大觉去了,真他娘的草菅人命,不当百姓是人。

    有人骂娘说,市委那个铁老虎,造大楼数他最积极,罚款数他最勤快,大楼倒塌了,又是数他溜得最快,数十个大活人还埋在废墟下,居然还他娘的能回家睡个安稳觉,就不怕这些屈死的冤魂收了他。

    最后有个拉着垃圾车的环卫老工人,颤巍巍地指着露出曦光的东方说,老天要睁眼了,这些不当人是人的官老爷们,要天诛地灭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