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兴师问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

    刚刚从救援区另一侧转过的金燕扛着摄像机过来,对着面目狰狞的陈铁虎拍摄。

    章副书记阴阳怪气说:“金市长,你还真是教人吃惊,昨晚上还看你上新闻,今早上就跑这里出新闻了,还带着电视台记者,出风头也不用让全城都陪你整宿不睡吧?”

    章副书记和金泽滔因为竞争城关镇党委书记败北,心里一直耿耿于怀,他平时话不多,但如果惹恼了他,说话就很尖锐,在南门市委算是很有个性的领导。

    陈铁虎挥了挥手说:“金泽滔,南门和永州两级专家昨晚在这里实地勘测,已经不可能再有生还者,市里今天会组织人员清理现场废墟,这里不需要你指挥了。”

    说到这里,陈铁虎挥舞在半空的手在空中捏成拳头,狠狠地往下砸去,仿佛要一举粉碎金泽滔这些目无组织,目无纪律之辈。

    他义正词严地说:“作为这次事故处理领导小组副组长,以及分管安全及公安的常务副市长,你要对今晚目无纪律,擅自启动搜救行动所造成的一切后果负责,我命令,立即解除救援,市委马上召开党委会议,你必须对常委会做出解释。”

    说罢,陈铁虎说完这番话似乎还没有直抒胸臆,环视全场,正准备再慷慨陈词,却突然发现金燕扛着摄像机正近距离拍摄自己。

    一向对镜头比较敏感的陈书记,正要整整衣领,感觉颇有些怪异。回头看着章副书记说:“不是你带过来的?”

    章副书记分管意识形态。宣传口也属他分管。他狠狠地瞪了金燕一眼,正要驱赶金燕离开。

    陈铁虎刚升腾起的气势被这突然出现的摄像机搞得都没了感觉,心里恼怒,冷冷地扫了一眼章副书记:“搞什么名堂,南门市热点亮点很多,难道都不值得发掘,电视台非要跑这里来凑热闹,曝家丑吗?”。

    金燕伸了伸舌头。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并没有离去,此时,单纯却递着话筒过来了,塞在陈铁虎的嘴边说:“陈书记,刚才你说经过市地两级专家事故现场勘探,这里已经没有救援价值了?”

    陈铁虎不答反问:“你是谁?”

    单纯笑眯眯说:“我是省电视台,昨天晚上和金市长一起从京城赶到事故现场的。”

    陈铁虎一愣,马上收起怒容,措词也谨慎起来:“这个结论市委及地委都已经集体认同。现在金泽滔未经同意市委同意就擅自入场,并重新启动救援行动。这种无谓的兴师动众,难道不是劳民伤财?”

    单纯还待要发问,金泽滔摆了摆手,很诚恳地说:“陈书记,首先,对市委停止搜救的决定,我保留意见,我认为作出这样的决定十分不妥,其次,我不认为继续搜救这是劳民伤财,兴师动众,相反,我认为这是对待群众生命负责任的态度。”

    章副书记冷笑着打断金泽滔的话,说:“地委及市委的集体决定是不是妥当不是你能推翻的,你难道要质疑组织决定吗?其次,你大半夜重启搜救就是对群众生命负责任态度,难道陈书记和我们就草菅人命了?”

    金泽滔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说道:“第三,我不是被市委任命为事故处理领导小组副组长吗?现在组长和副组长都在现场,难道作出搜救决定还是无组织无纪律吗?第四,你刚才要求解除搜救行动的命令是非法的,我们不能接受,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的决定,要优先于个人命令。”

    沈向阳也在现场,他是组长,两人的决定可以说是领导小组集体决定。

    陈铁虎气急败坏说:“金泽滔,你是什么态度,你真要和市委、地委决定对着干吗?你是质疑我的命令不能代表组织?那好,我们就在这里召开临时常委会,现场表决。”

    此时,人们才发现,杜建学市长后面,又陆续挤进来几人,正是其他几位市委常委,其中就有组织部长王燕君。

    看起来,陈铁虎来这里,其目的并不仅仅是来阻止金泽滔救援这么单纯,而是准备借此机会,用临时常委会的形式,强迫他承担公安大楼倒塌事故的领导责任。

    这应该是在场大多数常委都愿意看到的,公安大楼倒塌,据初步统计,被压埋在废墟底下至少十四人,据专家估计,结构性垮坍下这些人生还的可能性为零。

    第一轮上报省委的情况是明显带有水分敷衍的,时间一长,发生在闹市区的塌楼以及伤亡数据,很难完全隐瞒,到后面被捅出来,再加上一个知情不报,后果就更加严重。

    那么,现在物色一个重量级的领导来承担这起重大安全事故责任,正符合大多数人的政治利益。

    而目前,金泽滔就是大家最好的选择,领导小组副组长,分管公安的政府副市长,大半夜从京城回来,兴师动众擅自启动搜救,造成了严重后果,阻碍了事故后续处理。

    多么好的借口,多么合理的责任,众目睽睽之下,市委常委会再来个盖棺定论,一锤定音,看似儿戏,仿佛阴狠,却是实实在在的煌煌之策。

    现实中,陈铁虎没少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屡试不爽。

    陈铁虎这是准备用常委会形式逼迫金泽滔就范,你不服,我就逼你服,牛不喝水强按头。

    如果金泽滔回来安分守己,那么,就要看他领衔的后续事故调查是否和市委保持高度一致。

    如果能和符合大多数的利益,市委可以用集体担责的形式躲过这次劫难,也不会对他太过苛责。

    现在嘛,就只能让你承担大部分责任,谁让你目无组织纪律,谁让你急吼吼要表现自己,以为还象以前一样,做了点工作,出了点成绩,就爱带着电视台记者到处展示你的光辉形象。

    省电视台在现场正好,正好把这个事故的责任敲扎实,免得你事后还到处喊冤。

    沈向阳脸色都变了,腾地冲了上去,就要跟陈铁虎理论,金泽滔拦住了他,他先看了下柳立海。

    柳立海负责现场人员调度,此时他正在观察救援情况,对着金泽滔摇了摇头,意思是下面还没有传来消息,需要时间。

    金泽滔本来还真不想废话,直接跟陈铁虎等人说明废墟下面还有工人存活,没时间开什么常委会,免得耽搁现场施救。

    但现在,看陈铁虎的架势,这是要兴师问罪,众人硬要抬自己上刀俎,金泽滔倒要看看陈铁虎的手段,以及在场其余常委的态度。

    金泽滔冷着脸,面无表情说:“陈书记,既然话说到这份上,那么,我同意召开临时常委会,我倒要看看,还有什么的组织能凌驾于人命之上,”

    周围群众都暗暗捏着拳头叫好,这才是人民的公仆,这才是党员干部!

    罗立新政委跳了出来:“金市长,现在有充分证据说明,公安大楼倒塌是一些不良承包商偷工减料的结果,出了人命也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但党委领导一切的原则到哪里都不能变色,你这话说得有些违背党性原则。”

    如果要追究大楼倒塌责任,罗立新作为负责全面的公安局政委,首当其冲负最主要责任,此刻,陈书记有意对金泽滔开刀,他是咬牙切齿也要冲锋在前。

    金泽滔注视着他:“罗立新,你不用上窜下跳,不管常委会最后怎么决定,大楼倒塌,你要负绝大部分责任,党纪国法专为你而设,监狱大门专为你而开,你现在呲牙咧嘴,推卸责任,自有你痛哭流涕的时候!”

    金泽滔越说越严厉,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说罢,鼻翼还激动得翕动着,仿佛都要绽出火花。

    说到公安大楼倒塌的责任,他任何人都可以不去计较,唯独罗立新他不想放过,公安大楼自立项到动工,到日常监管,都是罗立新一手把持的。

    该工程被陈铁虎高度重视,罗立新就时常以书记工程自诩,要求公安日常工作为大楼工程让路。

    所以这二年来,市公安局有个怪现象,正经事不干,公安干警经常成群结队跑去抓赌抓嫖抓收入,实际执行下去都变形走调,执法变成扰民,罚款变成敲诈,既败坏了干部形象,也败坏了社会风气。

    说罢,他目光炯炯地直视着罗立新政委:“陈书记在这里召开临时常委会,这里有你的位置吗?等你做到市委常委再来大放阙词,现在请你出去!”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大庭广众面前,如此不留情面地喝斥一个正科干部。

    罗立新政委在公安系统并不得人心,政工干部出身,公安业务不精,干部威信不高,特别在新大楼立项动工以来,更是用执法名义到处让干部职工出去化缘。

    群众咒爹骂娘,干警叫苦连天,金泽滔此番厉声斥责,在场公安干警大多都暗暗叫好,有些站在角落和远处的干部群众更是低声欢呼。

    罗立新一张脸顿时涨成猴屁股,站在当场,手足无措,金泽滔看着陈铁虎,沉声道:“莫非这个临时常委会还要邀请罗政委参加?”(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