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华丽站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萧蓝雨的月票和梦想从未完成的打赏!)

    陈铁虎一愣,是啊,设计成十九层楼,无论如何也避不开十四和十八层,当时怎么就没人提醒他呢?

    陈铁虎望着事故现场颤巍巍还屹立在废墟上的大楼主体,就快结顶了,却出现裙楼倒塌事故。

    迎着东方的的刺目阳光,陈铁虎手搭凉蓬,主楼还剩最后一层没有盖上,现在不正是十八层楼吗?

    金泽滔嘲笑说:“陈书记,要避开十八层和十四层,当初就不该设计成十九楼,十三层足够矣。”

    站在远处正听得津津有味的中年师傅大声接口道:“金市长,十三层也不吉利,那不成了十三点了吗?”

    现场干部群众都哄然大笑,金泽滔却没有笑,他转过头看向陈书记说:“如果是十三层,或者按照第一次设计图纸,我想,公安大楼早就造好了,也不会有今天裙楼的倒掉,陈书记,十八层楼,现在真成了十八层地狱。”

    陈铁虎词穷理屈,无话可说,金泽滔看向在场的常委们,说:“要造南门第一高楼,是要付出代价的,不量力而行,追求假大空,最后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没有这个实力,就不要有这个念想。”

    话说到这里,不论陈铁虎怎么狡辩,都无法回避他修改图纸这个事实。

    而陈铁虎之所以急着要将责任套到金泽滔头上,也是基于对这个事实的担忧。

    此时,杜建学走了出来。说:“泽滔市长。无论是财政作不为作为。还是修改图纸,这都是工作常态,谈不上责任不责任的问题,没必要再在这上面纠缠,各退一步吧。”

    杜建学现在才开始做和事佬,早干么去了?

    金泽滔还没开口,陈铁虎趁势下坡,拉着脸说:“就按杜市长说的。那我们就说说今天你的所作所为吧,大半夜发动干部群众,跑这里挖废墟,你这是哗众取宠,蒙蔽群众。”

    陈铁虎又开始乱抡大棒,乱扣帽子,金泽滔都开始怀疑陈铁虎是不是得了失心疯,逮着什么事都要咬自己一口。

    陈铁虎说:“你看看事故现场被你搞得一塌糊涂,你这是想掩盖什么?还是想挖掘什么?”

    金泽滔右手搭着左肩,微笑着在陈铁虎及其他常委的脸上扫视。找个替罪羊就那么重要?不惜扯破自己的脸皮和尊严,不惜让自己的道德和良心蒙尘。

    金泽滔笑容后面的那份揶揄。让心虚的常委们目光闪烁,心怀愧疚者愈加难受,包藏祸心者更加嫉恨。

    陈铁虎大义凛然道:“昨天,我们南门市委和地委领导察看事故现场后,一致认为,事故现场已经不具备继续搜救价值,当务之急是做好善后处理工作,调查取证,明确责任,给死者一个交代,也给生者一个说法,所以,我们最后决定封存现场。”

    “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组织大型挖掘工具进场,完全可能第二次灾害,或者万一还有幸存者,因为你的粗暴施救将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你这是对死者的最大亵渎,是对遇难群众的大不敬。”说到后面,陈铁虎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声色俱厉。

    金泽滔看了看还没有传出消息的那个人字型构架,再看口沫横飞,面目可憎的陈铁虎,以及神态各异的常委们,金泽滔只觉得深深的厌烦,甚至有些心灰意冷。

    不知道这个下去的小伙子现在碰到什么样的情况,金泽滔没有心情再跟陈铁虎玩下去,直接说:“陈书记,闲话就不要再扯了,你想怎么样,就明说吧,你想常委会得出什么结论,就直截了当点吧。”

    陈铁虎毫不犹豫地说:“如你所愿,鉴于金泽滔同志昨天晚上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可能给救援或事故善后处理带来严重后果,我建议,暂停金泽滔同志的职务,停止现场无谓的搜救。”

    “同时鉴于你的言行举止,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破坏事故现场有掩埋真相的嫌疑,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你的动机。常委会将组织调查,对因此造成的严重后果要追究其责任,并形成正式书面材料,向上一级党委政府反应。”陈铁虎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自己的最终目的。

    中年师傅喃喃道:“我就知道这货要乘机落井下石,太坏了,实在太坏了,平时不干好事,就知道诬陷好人,市委大院没好人哪!”他一边自语着,一边愤恨地踢着脚边的石块瓦砾。

    金泽滔哑然失笑:“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恬不知耻,睡了一大觉,精神养足了,跑这里对通宵未眠的干部群众说,你们是不是别有用心,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良动机。”

    金泽滔盯着陈铁虎一字一字说:“我没有别的动机,我就一个小小愿望,在这里,我就是想求得心安,我不想跟你们一样,冷血,冷漠,冷酷。”

    陈铁虎高高地昂着头,说:“尖牙利嘴,造谣惑众,常委都在现场,现在表态吧!”

    说罢,陈铁虎先是高高地将右手高举于顶,高大的陈铁虎,以鹤立鸡群的姿势高举着手。

    此后,章副书记也高举起手,只是现场人群都发出一阵嘘声。

    沈向阳一言不发,一步跨到金泽滔的身后,中年师傅带着喝彩:“好样的!”有人鼓掌,有人喝彩。

    金泽滔挥手向四周致意,引来众人阵阵喝彩,此时,宣传部长也举起了手,剩下的就剩下组织部长,纪委书记,武装部长和杜建学。

    宣传部长一向以章副书记马首是瞻,章副书记都表了态,他自然不能落于人后。

    此时,人们没有再发出嘘声,而都是紧张地看着场中接下来就要表态的常委们。

    虽然,大家并不是十分担心金泽滔的处境,在场的人们都知道现在废墟底下还有幸存着等候救援,但常委会神秘的表决,还是让大家都屏声敛息。

    组织部王燕君部长忽然大步走出,就是在这个破败的废墟上,在这样凝重的氛围下,她的身姿都是那么摇曳生辉,光彩夺目。

    金泽滔尽管对她严重扭曲的性格多有不屑,也不得不承认,无论在哪里,只要有男人的场合,她的出场,总能引来人们的瞩目。

    王燕君没有举手,她说:“我不怀疑泽滔同志的动机,他彻夜不眠,和在场的干部群众一起重启搜救行动,我很佩服他的勇气和胆识,我反对对他的调查,更反对将公安大楼的倒塌责任和他联系在一起,这对金泽滔同志,对死难的工人,都是不公平的。”

    说着,她远远地就向金泽滔伸出手去,这回,她很聪明地利用这个万众瞩目的场合,高调向金泽滔靠拢,这也是她自全市干部调整后第二次主动向金泽滔示好。

    上次,金泽滔虽然对王燕君的示好给出了积极的信号,但此后一直没有和她有过良好的交心。

    自赵江山副书记调出永州后,她的处境越来越微妙,刘志宏任副书记时,她已基本上边缘化了。

    在南门市委大院里,她一直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天生依附于人的禀性令她这一年来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她知道,要想被金泽滔彻底接纳,还需要一个契机,而无疑,在王燕君看来,现在就是她向金泽滔靠拢的最好时机。

    至于金泽滔今天能不能过陈铁虎这一关,王燕君并不担心,即使陈铁虎阴谋得逞,启动了对金泽滔的调查,但王燕君不认为,金泽滔会因此沦落。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铁虎对他的所有指控不但苍白无力,更牵强附会,根本缺乏有力的证据。

    更何况,堂堂双料劳模,有着广泛人脉和人缘的金泽滔,会甘愿就此束手就缚。

    多么精明的一个年轻人,难道不知道重启事故搜救意味着什么后果,那么,金泽滔就是另有倚仗。

    更何况,来这里之前,她还专门打电话请教赵副书记,赵江山只跟她说了一句话,你以为金泽滔这个全国劳模是天上掉下来的?

    最重要的是,南门市委,无论陈铁虎还是杜建学,既不被她看好,他们也不看好她。

    王燕君的高调表态和华丽站队,让在场干部群众的气氛顿时高涨起来,更有人欢呼鼓掌,王燕君也很配合地转了一圈,频频挥手,引得人们更大声的欢呼。

    在场还剩下三位常委没有表态,金泽滔扭头看向柳立海,柳立海还是摇了摇头,废墟下没有讯息。

    此时,杜建学走了上来,他没有举手,而是对陈书记说:“陈书记,我建议现场情况还是报地委处理为妥,毕竟,泽滔市长还是地管干部,谨慎一点为好。”

    他没有直接举手赞同,但他还是同意了陈铁虎提起的对金泽滔的调查,只是把问题和矛盾上交地委,可能为求得自己心安,可能想把矛盾上交给温重岳处理。

    只是内心里受怎样的煎熬,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剩下还有人武部长和纪委书记两人没有表态,两人相视苦笑,人武部长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决地摇了摇,说:“我弃权!”

    三比四,金泽滔还落后一票,所有人都看向纪委书记,他将是决定今天临时常委会天平倾向的最后一颗砝码。(未完待续。。)

    ∷更新快∷-<海>-∷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