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民心所向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并不看重今天所谓临时常委会的结果,但这样的场合,正如他最初同意陈铁虎召开临时常委会的初衷,他也想知道市委常委中,最终都有谁支持他。

    今天站队中义无反顾支持他的,无疑将会是他可靠的政治盟友和伙伴,相反,他就要考虑修正彼此的关系。

    就象之前的王燕君和之后的杜建学,有惊有喜,有收获也有失落,分分合合,反反复复,这就是政治常态,再正常不过。

    当初他应该是杜建学最坚定的支持者,此刻,却因为温重岳的政治取向,杜建学毫不犹豫地转而支持陈铁虎,不问对错,不论是非。

    反而王燕君一个女流之辈,一个性格乖张的组织部长,却义无反顾地在自己身后华丽站队。

    她或许是政治投机,或许是政治赌博,但既然下注了,那他就欣然接纳。

    纪委书记年纪不过四十,但看上去却老态龙钟,平常在市委中不显山不露水,和武装部长一样,是个独来独往的人,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

    纪委书记姓张,名山,张山,名字和他的性格一样,属张三李四的路人角色,走在人海中,你看过一眼,转头就忘。

    就是这样长相普通,但从事的却是不普通职业的人,此时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一般情况,张山书记应该和人武部长一样,最后弃权。那么。到现在。陈铁虎已经稳操胜券。

    心急的群众开始大声地呐喊:“金市长,金市长!”

    最后慢慢地汇成废墟上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金市长!金市长!”

    张三木讷地走了出来。

    看样子,他并不打算弃权,他要开始选择站队,对,就是站队!

    这个时候,不论你内心真正的想法,选择即是站队。这是个有着巨大政治风险,同样,也可能有着超乎想象收获的政治站队。

    就连金泽滔身后的沈向阳和王燕君,都忍不住暗暗握紧了拳头。

    严格说起来,自最近两轮人事调整后,南门的政治格局已经完全发生变化,新的政治核心正在悄悄诞生。

    金泽滔还未正式到任,南门的政治格局就围绕着他和陈铁虎提前龙争虎斗,今天的临时常委会既是两人的遭遇战,也是今后南门市委大院里新政治中心的奠基之战。

    所以。沈向阳也好,王燕君也好。场内场外诸多亲金挺金的干部群众,都将心提在半空。

    纪委王山书记的选择就成了全场的中心和焦点,金泽滔平静地看着王山书记,他和纪委一线工作上接触不多,对王山的了解多数还是妻子何悦跟他不经意提起。

    就是如此,当此刻他在注视着王山的时候,脑海里除了王山这个名字,竟然没有一丝别的印象。

    王山走了两步,两手向两侧压了压掌,废墟站成里一层,外一层的干部群众顿时鸦雀无声。

    他看上去有些佝偻的身子陡然挺直,说:“民心所向,即是党风政风所向,我服从群众意愿,我反对对金市长提起调查,我不认为金市长重启事故搜救是错误的决定。”

    说罢,他大步伸手向金泽滔走去,全场干部群众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大声欢呼。

    “好样的!”“张书记是好官!”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一刻,包括遇难者家属,似乎都忘记了刚才的悲痛,大家都相互祝贺着,虽然不知道应该祝贺什么。

    四比四,平手!

    陈铁虎的脸色瞬间从病态的嫣红转而涨成铁青,他怒视着金泽滔说:“反对无效,我正式提请常委会要求你立即停止搜救,立即回去向市委作出书面解释。”

    陈铁虎最终还是动用了党委书记一把手的否决权,准备强行通过对金泽滔的追责和解除搜救。

    现场的喧哗瞬间寂静,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是都打成平手了,铁老虎的提议应该无效,他怎么就霸道到公然宣布反对无效呢?不是都提倡民主集中制吗?怎么只有集中,民主到哪去了?

    中年师傅不知不觉从外围走近了,嘴里念念有词道:“我就知道这货不安好心,真是铁老虎啊,脸皮比铁还坚硬,词穷了,要表决,表决没赢,就来横的,太坏了,实在太坏了,都说许家人横行霸道,那至少还讲点理,这货就不讲理嘛。”

    越想越是愤恨,抬手狠狠地往陈铁虎方向一挥,只仿佛唯有如此,才能表达心中的不平和愤懑。

    中年师傅却是忘了,一开始骂着陈铁虎的时候,他无意识捡了一块脚底下的碎石块在手中把玩,现在一冲动挥手出去,忘了手中还攥块碎石。

    然后,人们就看到还在大声疾呼的陈铁虎,他那高昂的头颅忽然飙出一道血箭,然后听到陈书记所有的慷慨陈词全汇聚成一个高难度的海豚音惨叫:“啊唷!”

    此时,章副书记离得陈铁虎最近,他注视着正和张山书记热情握手的金泽滔。

    忽然听得旁边的陈铁虎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一扭头,然后就有一股热热的,湿湿的液体喷在脸上。

    章副书记往脸上一抹,嘴巴还无意识地咂了咂,满口的血腥味,一看巴掌,全是殷红的血,吓得跳了起来,嘴里啊啊地尖叫着。

    再扭头一看,却见一向风度翩翩的陈书记,额头上开着一道婴儿嘴巴大小的撕裂口,还咕咕地往外冒血。

    章副书记胆子不大,刚才金泽滔抱着半大孩子的尸体过来,让他到现在还心惊肉跳。

    一想到脚底踩的可能就埋葬着尸体,就恨不得这个临时常委会早点结束,他也好早些离开这个阴森鬼域。

    现在看到这伤口,以及血披满面的陈书记,比刚才那孩子的脸还让人感觉恐怖,章副书记早吓得面无人色。

    陈书记被人砸破头了!

    反应最快的当属一直密切注视着场中变化的公安局罗立新政委,他一个箭步从人群外跃进,伸手牵住摇摇欲坠的陈书记,一边大声疾呼:“医生!医生!”

    幸好救护车在现场待命,两手蒙着额头的陈铁虎此时竟然莫名地跳出这个念头。

    待命的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陈铁虎一边被医生清理着伤口,一边瞪着被血蒙住视线的双眼,朝罗立新怒喝:“还不马上组织干警缉拿凶手,在这里挺尸啊!”

    陈书记急怒攻心,连家乡骂人的话都脱口而出。

    中年师傅刚恨不得上去揍铁老虎一顿,还真是心想事成,下一刻,铁老虎就应声倒地,不禁拍掌叫好:“好啊,打得好!”

    站在中年师傅身前一排的人们都齐刷刷地回头,盯着他还扬在半空的手,中年师傅愕然反问:“难道不大快人心吗?”

    群众们马上扭转视线,有个老人却偷偷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说:“有智,有勇,真男儿!”

    中年师傅一摊开手掌,手心沾满石屑,碎石块呢?

    中年师傅脸一白,马上缩回手缩起头,把自己掩藏在人群背后,两眼穿过人群的缝隙,偷偷地打量着现场。

    心里却在狂呼,刚才这石头是我砸的?我砸了市委书记?他会不会被砸死?警察马上就要来抓我了?我家闺女怎么办?会不会被判死刑?完了,坐牢是免不了了!

    种种恐怖的念头,让他后背冷汗直透重衫,下意识地,他往金市长方向看去,正看到刚才那两女记者正在给金市长看着摄像机。

    还看到刚才采访过自己的单纯记者正往自己这边一指,中年师傅顿时心丧若死。

    完了,这下不但有目击证人,还有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他刚才的犯罪事实。

    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他又不死心地往那方向看去,此时,金泽滔正皱着眉头,看着摄像机里的录像带又倒了回来,镜头里很清晰地看到那个中年师傅甩出石块,然后,镜头一转,就看到那石块清晰的飞行轨迹,最后陈铁虎额头冒血。

    金泽滔抬起头,低声说:“删了它,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师傅扔出石块也是无心之失。”

    单纯嘻笑着说:“让你看这段带子,就是让你知道,南门的群众都是好样的,刚才我还采访过他,你可是他心目中的好官哦。”

    无论经历了什么样的挫折,单纯性格中嫉恶如仇,路见不平都要吼一声的侠女性情,还是让金泽滔十分欣赏。

    单纯撇着嘴道:“这还差不多,刚才你要是敢把这位师傅给出卖了,我就直接把这镜头上新闻,让全省人民群众都来评评理。”

    金泽滔哭笑不得道:“别胡闹了,快点删了吧,马上公安局就会过来察看摄像机。”

    金燕在旁边笑道:“这就是民心所向,不管这位师傅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举动应该是在场绝大多数干部群众想干而不敢干的。”

    金泽滔嘟囔着走开:“两个暴力女!”

    就在罗立新指挥着干警到处找凶手,陈铁虎捂着额头直哼哼时,柳立海过来了,神情焦急,金泽滔手一挥,马上离开临时会场,向人字型水泥架构的另一侧入口处走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