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二次坍塌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头yang、天涯卧虎的月票支持!感谢梦想从未完成的打赏!)

    如果金泽滔不迅速拉出他们,除了他抓着的年轻人没有生命危险,其他两人绝对支撑不了太久。

    说此刻三人命悬一线,绝不为过,只要自己稍微一歇力,或者一松劲,伤员连同李明堂都会顷刻间消失在黑洞洞的废墟地底。

    年轻人被他用轻一拉,已经出来了半个头,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着伤员的一头被角。

    金泽滔连忙松开年轻人的手,让他腾出手去抓牢伤员的另一头,旁边人们七手八脚地帮忙,抓头的抓头,抓肩的抓肩,大家齐心发力,将年轻人很快提溜了出来。

    年轻人此刻知道自己生命无虞,两只手死死抓着下面的伤员,一脚蹬地,一脚盘住他的身体,连拉带扯,将伤员提了上来。

    等年轻人大半个身子被拉出来后,金泽滔也看见了落在最后面的李明堂。

    此刻他满面鲜血,唇角被砸了个豁口,正咬牙切齿坚持着,两手紧紧抓着伤员的两脚不放松。

    此时,他抬头正好看见金泽滔关心地看着自己,只觉得眼眶一热,险些就哭出声来。

    就在刚才生死攸关的那一瞬间,正如金泽滔所预料的,下面发生了二次坍塌,他脚踏的水泥构件坍塌了,一脚踩空。

    如果不是金泽滔在关键时刻喊着他的名字,提醒他抓牢了,他可能一恍惚两手抓空。就掉了下去。

    他不敢想象随着那大块大块的水泥预制件一起坠落。自己将面临什么。还不被当场砸成肉饼,死无葬身之地啊。

    李明堂越想越后怕,当他最后被金泽滔拽出洞口时,忽然抱着金泽滔号啕大哭,边哭还边含糊不清道:“滔叔,差点要跟你永别了!”

    金泽滔面色惨白地安慰着他,连忙让医生带着他处理伤口,刚才同意李明堂下去还是草率了。

    说起来。他跟李良才一家也算是通家之好,如果李明堂今天在这里有什么三长两短,出了意外,他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和棺材板李良才交代。

    金泽滔直接瘫倒在地,跟李明堂心情一样,他也是越想越后怕。

    刚才如果不是三人已经爬行到洞口,如果不是年轻人提议带着被子把伤员包裹好,方便拖曳,如果李明堂最后不是回过神来,抓住伤员的脚踝。如果没有这些如果,后果将不堪设想。

    救人不成。反增添二次伤亡,那么自己就是无功有过,而且还是大过错。

    那么,刚才陈铁虎制止自己重启搜救就成了先见之明,而自己才真正成了他口中的哗众取宠之辈,他将因事故后续处理不当而承担责任。

    他也没有料想到这里的事故废墟环境这么复杂,竟然还会发生第二次坍塌。

    现在看来,陈铁虎阻挠自己开展救援并没有错,他错就错在估错了形势,听信专家结论,断定下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他错就错在没有在第一时间如实向上级汇报被掩埋下面的人数,一错再错,导致了他方寸大乱,最后连出昏招。

    他错就错在太急于撇清自己,仓促启动常委会,甚至要将大楼倒塌的责任都硬往自己头上扣。

    除此之外,陈铁虎封存事故现场的决策在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失误。

    专家有一点没有说错,结构性倒塌随时伴随着二次坍塌,而伤员能被他找到,只能归结于奇迹,就连他现在都有些相信,在这样的坍塌环境下,生命不可能顽强到和天灾**相抗的地步。

    想到这里,他突然跳了起来,急吼吼对准备就近处理伤员的医护人员说:“迅速撤离,这里危险,立海,马上疏散人群。”

    说着,他一把推开李明堂,大声招呼说:“走,都离开,所有现场干部群众,这里危险,迅速离开事故现场,这是命令!”

    其实不用金泽滔警告,刚才废墟底下发出轰隆的异响,站在废墟上面震动极大,部分干部群众已经自觉地离开,远远地朝着外围的空地奔去。

    另有一部分留下想看热闹,或想帮忙的干部群众,都还没有马上离开,金泽滔这一呼喊,大多数人都开始慌张撤离,金泽滔大声奔走呼叫,柳立海等人也在旁边维护疏散秩序。

    得益于金泽滔的群众威信,金泽滔亲自驱赶疏散,人群很快纷纷离开事故废墟。

    就几乎在废墟上面人员全部撤离的同时,就听得一声更加巨大的声响,就象半空中的炸雷,震得人们东倒西歪,再回头看事故现场,在场的干部群众,没有谁还能保持镇定。

    刚才还突兀竖立的人字型架构,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刚被干部群众挖得裸露在外面,因为体积庞大,来不及清理的建筑残骸,此刻就象被一双无形的大脚一脚踩在上面,废墟现场一片狼藉,人工挖掘的痕迹瞬间抹平。

    金泽滔和身边的柳立海、沈向阳等人相顾失色,好险哪,刚才真是命悬一线,如果不是金泽滔突然想起撤离现场群众,如果不是撤离快速有效,在这一轮二次坍塌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还能能囫囵站着。

    现在不是后怕,而是恐惧。

    金泽滔只觉得心脏不争气地扑通乱跳,他连连深呼吸了几下,才算暂时压下心头的不安和恐惧,连忙询问现场干部群众情况,还好,除了个别人因为突然震动摔倒在地,都没有什么大碍。

    金泽滔拉过沈向阳,轻声问道:“昨天,地委有哪些领导来过现场察看,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到现在,他忽然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地委主要领导察看过现场后,会同意南门市委封存事故现场的建议。

    如果从一开始他认为陈铁虎欺上瞒下,只顾为自己卸责,漠视群众生死,难道地委及市委领导都是尸餐素位,碌碌无为之辈,现在看来远不是这么回事。

    陈铁虎等人斥他兴师动众,劳民伤财,而自己反斥对方草菅人命,还引导现场干部群众感叹市委大院无好人。

    他怎么都感觉自己好象一脚踩上了狗屎堆,而且还深陷其中。

    事故背后,似乎还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让金泽滔一时间心乱如麻。

    沈向阳皱着眉头深想了一下,说:“昨天地委在家的常委都来到现场,毕竟这么大的事故,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当时还请来了很多专家实地踏勘了废墟。”

    金泽滔说:“刚才这位总工程师应该也是其中专家吧?”

    沈向阳失笑道:“他当时也在场,当时他确实这么说过,现场也没有人觉得他的话有错,当时大家一致都认为,由于裙楼现浇混凝土没有钢筋网布扎,牢固性很差,不易大规模挖掘清理,更不能使用大型机械设备挖掘。”

    金泽滔苦笑说:“这就是你为什么死活要拦着程真金的工程车进场的原因?”

    沈向阳叹息道:“说实话,你这人说话太有煽动性,如果今天真出现什么意外,我应该负有主要责任,专家们认为,现场已经成粉碎性,结构性垮塌,很可能导致二次坍塌。”

    金泽滔摇头说:“可你也没有说会出现二次坍塌。”

    沈向阳看了他一眼,说:“我说了,你听得进去吗?而且刚才那个总工程师好象也提过这个事情吧,你不当专家一回事,但地委领导很重视专家意见,地委领导认为,最好请省里再派专家勘探后,提出意见,再组织清理现场,这就是封存事故现场的原因。”

    金泽滔反问了一句:“然后,就这样封存了事故现场?”

    沈向阳说:“是啊,当时陈书记提议现场常委表态,你也知道,面对这种未知的灾难,谁也不敢轻启救援,更不敢承担由此带来的二次坍塌的后果,所以都一致同意专家意见,封存事故现场,等西州专家到达后再作决定,地委领导也同意南门市委的决定。”

    金泽滔喃喃道:“那你为什么最后还是同意了我们挖掘搜救,”

    他心里却是想问为什么我们都挖掘了大半夜,除了沈向阳,就没有其他人过来提醒他们,难道不知道,如果真发生二次坍塌,那就是弥天大祸啊。

    沈向阳愣了一下,说:“我之所以同意你的挖掘,是因为我看到现场这么多人挖掘清理垃圾,以及后来工程车进场都没有什么事情,还以为专家言过其实,但从现在情况看,现场搜救必须停止。”

    金泽滔突然然想起刚才常委会现场表态时,杜建学市长并没有直接支持陈铁虎,而是建议将现场情况报地委处理为妥。

    从昨晚赶到现场,直到现在,杜建学和温重岳都没有直接或间接告知自己现场的实际情况,也没有告诉自己,地委同意南门市委关于封存事故现场等待进一步处理的深层次原因。

    结构性坍塌从理论上说,人员生还可能性少,以及此后可能发生的次生灾害,就是地市两级集体同意暂缓搜救的最直接原因。

    无论是马速,还是温重岳、杜建学等人,都把自己当作他们政治斗争的重要变数,把事故发生当作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此时,陈建华还在京城公干,机会难得。(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