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正式决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事故因为可能的伤亡人数增加而升级,金泽滔并没有按事故一般处理程序先向市委及地委汇报,而是直接跟方副省长汇报。

    事故升级对某些领导来说是晴天霹雳,但对有些领导来说,可能就是个机会,金泽滔不想让事故处理政治化,复杂化。

    而他向方副省长求助,除去政治上的考量,还有一个原因,地委召回他,却在事故具体处理上撇开了自己。

    直到现在对事故现场处理都不闻不问,他不认为自己有义务必须向地委汇报。

    更重要的是,让方建军副省长牵头组织救援,只要接下来的救援能有效开展,无论结果如何,对即将任职副书记的方建军来说,就是一份大礼,一个政治履历上的闪光点。

    方建军雷厉风行,果断拍板:“我马上通知省有关部门派出技术骨干赶赴南门指导救援,调度邻近地区重型机械设备就近支援,我将乘最近航班直接赶到南门。”

    金泽滔大喜,连忙歌功颂德:“有方省长亲自坐镇,我想救援工作一定会旗开得胜,功德圆满,我代表被压埋废墟底下的被困群众,代表南门干部群众,对方省长的援手表示感谢和欢迎!”

    方建军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马屁拍得人浑身不舒服,都这个时候,还说什么欢迎和感谢。”

    说到这里,方建军语气一转,严肃道:“希望你力所能及地开展搜救,注意安全,凡事要多征询各方意见,千万不能再鲁莽行事,省委省政府会继续关注南门的事故进展。”

    方省长也难得地关心起金泽滔的个人得失和安危。

    金泽滔大义凛然道:“谢谢方省长的关心,很多人都嘲笑我重启搜救不但鲁莽,而且是毫无政治敏感xing,不要说我不知情,就是知道,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做。”

    金泽滔仍不忘往这些心怀叵测之辈再踩一脚。

    方建军谆谆教导:“这就是你们永州召你回去的原因了,xing格决定命运,经过这次教训,你要多长个心眼。”

    金泽滔心里却说,我要知道有二次坍塌,就是搜救,也要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开展,再犯这样的错误,那不是缺心眼,而是缺智商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自然不能坐等方省长到来,还是要组织力所能及的救援,那就要注意救援人员的自身安全。

    金泽滔说:“方省长,如果没有重启搜救,现在这个被救的幸存者已经成为一具尸体,我们也无从得知地下还有那么多人被困,过个若干天,清理废墟后,再挖出这群被活活困死的群众,那才是真正的灾难!”

    方建军没有说话,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件,将成为跟越海广场踩踏事件一样的丑闻。

    金泽滔又说起昨天傍晚和范副部长见面的情况。

    作为此次京城之行越海本土势力的亲善大使,对越海本土势力的代言人,铁司令的未来接替人,即将就任省委副书记处的方建军,他不隐瞒他在京城的任何活动,无论巨细。

    只因昨天仓促离京,还没来得及说起范副部长对他的谈话。

    金泽滔说:“方省长,范副部长认为,在南门港区设立军港,无论是军方还是地方,范家都应该处于主导地位,起到主导作用。全国一盘棋嘛,第二舰队以及南门港区,什么时候成为范家的飞地?”

    金泽滔这番话说得有些尖锐,但事实上范家确实是这个打算。

    这也是自京城和范家不多的两次见面以来,金泽滔第一次在省领导面前旗帜鲜明地反对范家。

    他最后说:“铁司令和姜司令都曾反复告诫我,越海人,就要办越海事,做个纯粹的越海人,我想作为地方干部,能一心一意为地方百姓谋福利,就是纯粹的越海人。”

    上一次,铁司令和姜书记联袂来到南门,高调敲打伸进越海的黑手,现在范家都准备在南门港区设立基地,海上有他们的力量,陆地上有温重岳把持,永州及越海东南,就将成为范家的飞地。

    金泽滔到京城修复和范家这些高门大族,那也只是政治上的一种姿势,越海被范家绑架上卢家仁的政治风暴,还有政治上的利益共享,而不是真的就哥俩好,势力范围也可以共享。

    对金泽滔来说,如果范家操持着在南门设立军港的全过程,他宁愿踏踏实实地搞民用港口,再不提什么军事港链,他不想最后辛苦的结果,为范家做了嫁衣。

    在范家人眼里,出成绩,那是作为范家外围力量金泽滔的本分,有问题,那就是他的千般不是。

    说了这么多,金泽滔在方建军面前将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及南门军港建设联系起来,就是正式和范家决裂,正式和温重岳决裂。

    方建军没有对这件事表态,但在金泽滔看来,没有表态那就是最明确的态度,越海本土势力是绝不允许京城势力对本土传统势力的冲击。

    放下电话后,从工棚办公室出来,金泽滔伸了伸懒腰,心情格外的愉快,都以为我是唐僧肉,谁都想来咬上一口,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好牙口。

    沈向阳和王燕君在不远处说话,而纪委书记张山则弯着腰,和停靠在路边的一辆车里的人说话。

    金泽滔侧着脸一看,却看到一张柔和明丽的脸几乎同时转了过来,正是他的妻子,目前已经身怀六甲的何悦。

    何悦是坐地区纪委的公车过来的,即使已经大腹便便,仍是跟过去一样,坐得端端正正,一丝不苟,有着老何的军人作风。

    何悦抿嘴笑说:“你还真准备当大禹,三顾家门而不入,都来南门快一晚上了,也不回家看看娘儿俩。”

    何悦手脚都有些浮肿,一双长tui都快肥成大象tui,白生生的小手此刻即便握着拳头,都看不到拳钉了。

    唯有这张脸,却是丝毫看不出已经怀了七个月的身孕,还是那样的英ting。

    张山对金泽滔点了点头,远远地走开,留下空间给这对分别时间并不长,彼此却感觉已有经年的年轻夫fu。

    金泽滔回头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废墟,说:“不是一晚上不回家,接下来几晚,我都可能回不了家。”

    何悦渐渐地收起笑容,何悦外表温婉,声音甜腻,但xing格特别的倔强,比金泽滔看上去要成熟。

    何悦说:“爸妈都特别担心你,公安大楼的倒塌,不是天灾,而是,这背后不仅仅是工程建设单位的偷工减料,还应该伴随有严重的经济,我让张山提前介入。”

    其实从看到张山和妻子何悦说话,他就知道,上午,张山对他的支持自然有何悦的因素在。

    金泽滔伸手mo了mo何悦的脸,何悦闭着眼,十分享受金泽滔粗糙的掌心在她的脸上摩挲。

    越海纪检系统传说中的孟姐,在永州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有她出面帮自己料理一些碍手碍脚的蜉蝣,他也能集中时间精力抓紧组织救援。

    金泽滔呵呵笑说:“没什么可担心的,你知道我福星高照,逢凶化吉,不用担心我,我在为你们娘儿俩积德攒福,你们身体安康,那才是我最大的依靠,回去吧,不要再为我担心,你知道我没事的。”

    何悦没说话,而是将他的手移到自己已经高高隆起的小腹,说:“孩子现在可活灵了,我都怀疑长了三头六臂,拳打脚踢,十分能耐,这些你不在的日子,我可是饱受折磨了。”

    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捂上她的嘴巴,说:“可不能乱说话,什么三头六臂,那还是孩子吗?都成神灵了!哪能在这里说话,这里刚发生事故,yin气太重,不利于你,早些回去吧。”

    何悦咯咯笑说:“你可别忘了我还是孟婆,能怕这些yinhun?再说,我们夫妻可是为他们鸣冤叫屈,能对我们不利?倒是你自己,被他们算计了一回,要小心行走在阳光下的那些鬼蜮。”

    对于各自工作上的得失是非,夫fu俩平时从不议论,但这回,显然,何悦也动了真怒,这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政治角逐,而是真刀真枪都见血了。

    金泽滔笑说:“你太小看孩子他爸了,晚一点,方建军省长就要过来亲自坐镇,我可是请了阎王过来,不怕这些小鬼作祟。”

    何悦这才松开金泽滔的手说:“那你小心些,我回头让人给你送饭,今天我可是化了大力气,再走动,怕动了胎气。”

    金泽滔摆手说:“免了,我一个人开小灶,太过显眼,事故现场这么多人,后勤有专人安排,跟爸妈说一声,没什么事,不过是一次突击工作,化些时间罢了。”

    金泽滔收回手时,在何悦鼓囊囊的xiong脯飞快地捏了一下,惹得何悦红晕满面,打了一下他的手,就将头缩了回去。

    何悦嘴里的鬼蜮陈铁虎,此刻正匆匆从地委大院出来,无论是马速书记,还是温重岳专员都以有人汇报工作为由,给挡了驾了。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