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方副省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鞠躬感谢asd300、傻傻狂奔中的双月票支持!)

    通道挖掘刚开始进度很慢,三辆工程推土机前面开道,后面有挖掘机清理通道垃圾,再后面有现场干部群众帮助搬运石块瓦砾。

    等掘进几米,营救通道慢慢形成,速度也渐渐地快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从凌晨到达事故现场,到现在也已经七个多小时,等到西州专家过来,要到下午,等到方省长赶来坐镇,可能就傍晚了。

    这么长时间,地下室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也是金泽滔坚持要启动力所能及的挖掘营救通道。

    为防止可能发生的二次坍塌,金泽滔谨慎地采取步步为营的笨办法,全面清理营救通道建筑垃圾,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

    目前,金泽滔可依靠的主要是程真金调集的工程车,王力群及城建等部门正在全城发动建筑工程企业前来协助救援。

    直到午后不久,第一批从乐水赶来的十来辆工程救援车到达,这批生力军的加入,使得营救通道的掘进速度大大加快,到下午…多的时候,第二批会州赶来的工程车也到达。

    西州专家也随后赶来,此时,事故现场已经有大批专业的设备和操作人员聚集,金泽滔作为现场总指挥,在征求省城专家意见基础上,最后决定分二路掘进。

    下午四点多,方建军省长悄然赶至事故现场,第一条营救通道已经掘进十来米,用金泽滔的话来说,搬出的建筑废墟都能在这里造一座假山。

    随同方建军省长一起过来的还有单纯和金燕两位记者,她们跟随沈向阳副书记一起前往明港机场接机,并现场采访了前往南门现场指挥救援的方副省长。

    看到方副省长到达现场,现场干部群众都齐声欢呼喝彩,被困人员的家属们更是跌跌撞撞围了上去,团团围住两眼通红的方副省长,七嘴八舌地问候着省里来的大领导。

    金泽滔满脸笑容地站在远处看,却暗暗地长吁了一口气,坚持到现在,只觉得千钧重担压在肩上,心力交瘁。

    废墟地下室里被困人员的安危,现场施救人员的安危,担心天灾之外,还要提防。

    市委陈铁虎书记在看到幸存者被救后,借口向地委汇报,一去就杳无踪迹,到现在,地委既无人来过问营救情况,也无人阻止救援。

    金泽滔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所有场外观望的人们,他们都在幸灾乐祸地盼望着事故营救现场出点差错,一旦从现场传出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么就跟上午陈铁虎一样,会有形形sèsè的人蹦跳出来,向他责难。

    诚如金泽滔所预想的,马速书记也好,温重岳书记也好,都紧张地注视着桌上的电话,只盼从工地上能传出什么风吹草动,无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能搅动这一池春水。

    但等待了差不多一个白天,除了一开始得报的金泽滔继续启动事故搜救的消息,此后所有有关金泽滔的来电都是搜救的进度,马速、温重岳等人就看不明白了。

    如果凌晨启动的搜救还可以借口救死扶伤高调推进,那么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在马速书记等人的眼里,就有和地委的决定对着干的张扬。

    上午发生的二次坍塌似乎并没有让他吸取教训,相反,这一次清理规模更加庞大,力度也更加到位,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从邻近几个地市还调进了不少大型工程机械。

    大型工程车发动机的隆隆巨响,即便在地委大院也能清晰可闻,让马速和温重岳等人的脸sè越来越难看。

    他们非常乐意看到金泽滔在重启搜救和陈铁虎发生碰撞,而不是在陈铁虎退避三舍后,金泽滔一个人还在高歌猛进,万一他搜救过程中真有所建树,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结果。

    躲在市委大院办公室里如丧考妣的陈铁虎、罗立新之流也好,都紧张地注视着桌上的电话,只希望能从事故施救现场能传来坏消息,但直到快看到日落西山,再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尽管内心煎熬,但内心却隐隐又有些兴奋,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现在金泽滔学聪明了,公安大楼工地现场外围开始由公安干警警戒,为防止意外发生,普通民众禁止入内。

    而这也有效地阻止了上午搜救到幸存者的消息传播出去,想必,地委大院的马速等人,一定是挠破脑袋都没想到,金泽滔再一次重启救援的疯狂之举,全是因为废墟地底下还有幸存者。

    专家关于事故废墟不可能有生还者的结论,让地委压根就没准备开展搜救,他们还在苦苦等待着省城的专家来现场勘探后,再组织清理废墟。

    不知道,当他们最后了解到现场可能还有幸存者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以为的金泽滔疯狂之举,最终会是打在地委这些居心叵测的领导者脸上最响亮的耳光。

    想到这里,陈铁虎脸上堆起充满恶意甚至疯狂的笑容,无意识地发着嘿嘿的笑声,让一旁坐立不安的罗立新看得胆战心惊。

    被地委和市委主要领导抛弃并且完全不闻不问的金泽滔,此刻却被远道而来的方建军副省长紧紧地握住了手。

    从机场接受单纯现场采访结束后,方建军在车上听取了前来接机的沈向阳的简短汇报,最后,沈向阳建议说:“我接到市委值班电话赶过去后,金市长已经组织干部群众在现场搜救,对于之前的事情,还是请方省长看实况录像,可能会有更直观的印象。”

    单纯给方建军省长观看的是未作删节的母带,复录带已经交给机场直接寄送西州,准备为今晚开播的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专题报道准备节目。

    方副省长亲临南门坐镇指挥抢险搜救,这是一个既具政治意义,又具社会意义的大新闻。

    单纯在机场和庄局长取得联系后,方副省长高调指示:“务必要做好南门公安大楼事故新闻报道工作,要让事故全方位接受舆论和社会监督,要将事故发生的经过和原因大白于天下,也要让事故救援过程中发生的好人好事得到弘扬。”

    庄局长当场表态,要从讲政治的高度,从落实总书记最近讲话精神的高度高品质、高效率地完成这个任务。

    庄局长是个把做官和做人都做到极致的人精,能不清楚这个新闻的分量,方省长马上接任副书记,毫无疑问是省委领导的三号首长,有关他的新闻自然要高度重视,重点关照。

    不能不说,单纯的镜头感和新闻敏感xing确实以小见大,扣人心弦。

    在明港到南门的三个多小时车程,方建军从头至尾将几大盘现场录像看了一遍,直到下车时,两眼都还在发红。

    在这一刻,他也终于能切身理解,金泽滔在这样的情况下,作出重启搜救的决定,压力有多大,担子有多重。

    方副省长工作时很严肃,但si下里还是个相当平易近人的领导,为人不刻板,能灵活机动,这也是他被铁司令看好,并隐约有将当作未来接替人培养的趋势。

    方副省长对金泽滔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妹夫周博山,周博山因为女儿小诺和金泽滔的小堂弟来往密切,又住在高踞金钟山上的抱金别院,一家人进出颇有点土豪劣绅暴发户的模样,让周博山既妒又怒。

    此后,方副省长因为吕三娃的案子,在通元酒店的餐桌会议上开始和他有了第一次正面接触,对他的印象也从最初的土豪崽子逐渐转变,特别在处理越海大厦群体踩踏事件中,表现的大智大勇让他看到了这个土豪崽子热血的一面。

    而现在,从单纯这几盘没有剪辑的母带录像里,这种对百姓,对社会最底层群体的关怀和真情,似乎让他看到了金泽滔以人为本的为官理念展现出来铁血柔情的一面。

    如果之前还因为他跟以温重岳为代表的京城范家,以及以苏子厚为代表的东珠宋家有着遮遮掩掩的来往,方建军对他还有所顾忌。

    那么,这次他作为赴京修复关系的亲善大使,在与各方政治力量交往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不卑不亢的态度,让他十分ji赏。

    当然,最后因为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和范家出现裂痕,更是他十分乐意看到的。

    这一切,都和他握住金泽滔手时的心情全无关系,在这一刹那间,看着眼前谦恭的金泽滔,忽然想起很早以前读过的一篇文章。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歌功颂德,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时代的骄傲。

    方建军无法将金泽滔和那个时代的义无反顾,为民请命者联系在一起,但他星夜奔驰、不避风霜、不畏强权、为民请命的行为却拨动了他内心深处尚未冷却的某根心弦。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