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生命之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头yang的打赏!)

    金泽滔此时的表态,无疑代表了南门市委市政府的意见,也代表张山的调查在这个临时会议结束后就将正式启动。

    陈铁虎被调查只是程序和时间问题,从刚才方建军和中年师傅的对话中听得出,在方省长的心目中,只怕对陈铁虎的恶感更甚一点。

    方建军又询问了事故救援的一些细节,终于对大家挥挥手,说:“都各司其职吧,我和泽滔市长再说几句话。”

    从进入事故现场后,方建军对金泽滔的态度越来越亲近,反而让金泽滔有些不适应,称呼也从小金市长转变为泽滔市长。

    等大家都离开后,方建军站了起来,没有说话,而是在狭小的工棚里兜起圈子,隔了一会,才陡然停下,说:“关于范家要在南门设立军港基地的事,我跟范司令汇报了。”

    范司令虽然把全国一盘棋当口头禅挂在嘴边,骨子里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山头主义者,虽然不搞宗派,但对任何将黑手伸进越海内部,不告而取的人,从来就没有好颜色。

    上次他高调和姜书记这个外来户联手提出要做个纯粹的越海人,在外人眼里,以为铁司令不过是个政治上的姿态和口号。

    但和铁司令在老营村桃树下对话后,金泽滔不认为铁司令会是个将政治看得比自己的尊严还要高贵的政客。

    换句话说,铁司令既然唱了这个调子,他就不是虚与委蛇。

    他将方建军扶上副书记后。就积极修复各方关系。这个时候。你又得当心,千万不要以为他又要搞五湖四海。

    金泽滔被委以重任,充任亲善大使,交好各方关系,金泽滔到现在也不知道将越海拉进卢家仁的漩涡,对越海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但他对范家态度的转变,特别在越海积极向范家示好的时候。他却转身离开,无疑得到了铁司令的青睐。

    金泽滔沉默了一会:“我很担心,范家将南门港区列为第二舰队的备用基地,地方政府对南门港区的建设将失去自主性。”

    方建军冷笑说:“你不要忘记,你提出的南门军事港链,它还包括英雄列岛,英雄纪念馆还未建好,难道铁司令能眼睁睁看着英雄列岛拱手让于他人?”

    金泽滔暗拍脑门,自己还真是晕了头,方省长的父亲还是解放英雄列岛的烈士。不管铁司令答不答应,方省长都不会答应将他亡父的埋骨之地交于范家打理。

    军地完全是两张皮。范家操纵军港建设,哪还有越海本土势力插手港口建设的余地,届时,包括整个南门港湾的功能设计,军港和民港的划分,都将把持在范家手中。

    越海将逐步失去对南门港区的控制和管理,这才是身为越海三号首长真正担心的。

    金泽滔笑说:“晚饭前,京城的谢凌应该有消息传来,我让尚副总理办公室王主任协调一下,看能不能先立项批复一期工程,我还是坚持认为,南门港区应该是民用先行,特别对近陆港口,更要防微杜渐,防止出现军地争港现象。”

    方建军点点头,金泽滔这是火中取栗,范家还有一位二代嫡系范仲流,就在国家计委任常务副主任,金泽滔尽管走的是尚副总理的关系,但范家能善罢甘休吗?

    最初金泽滔的港区立项走的就是范家的关系,但阴差阳错,金泽滔在京期间,范主任正好出境公干,一直到金泽滔离京,范仲流都没露过脸。

    金泽滔没走通范家的关系,却在跟尚副总理的接见会谈中,意外地搭上了尚副总理的顺风车。

    本来,金泽滔计划回来再完善港区功能设计,按照王主任要求,南门港区将列入国家重点发展规划,建设大港区,还需要大量的基础工作要做。

    但范家插手军港选址,口口声声说这是范家的恩赐,这才是金泽滔最为郁闷的。

    金泽滔显然等不及整体发展规划立项,这样庞大建设规划,其前期程序审查步骤,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如果王主任能同意南门一期工程先动,后续大港区规划可以边建设边设计,慢慢完善。

    范家的南门备用军港最后选址确定还要立项批准,也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

    金泽滔就是想利用这个时间差,争取南门在陆地港口建设方面的主动权。

    当然,如果铁司令能把范家插手南门港区的好事给搅黄,那对金泽滔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金泽滔将情况给方建军作了一番详细汇报,方建军越听眼睛越亮。

    诚如金泽滔所说,只要一期工程早一步立项批准,范家即使能通过军港基地审批立项,南门早已经在港区建设及规划方面取得主动权,最后,军港基地的设立也是为金泽滔做嫁衣。

    方建军说:“积极争取,继续做工作,铁司令如果能在军方取得突破,那皆大欢喜,如果不能,你这边先动民用,也钳制了军港向近陆发展。”

    这个问题上,金泽滔和方建军的意见是一致,利益也是一致的。

    说完这件事,金泽滔看方建军有些疲倦,说:“方省长,不如你就在这里先眯一会儿,有了重要进展,我马上通知你,这里有电话,也便于方省长居中指挥。”

    方建军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说:“年纪大了,精神跟你们年轻人比,就远远不济了,我先打个盹。”

    金泽滔掩门出去时,发现沈向阳等人已经离开,唯有柳立海和李明堂还在门口嘀咕着,看到金泽滔出来,两人都喜气洋洋说:“金市长,向阳书记他们都去公安局了,我留下,协助金市长开展救援。”

    李明堂却心急火燎说:“金市长,你看我今天能不能立功?”

    金泽滔拉长了脸说:“就凭你在省长面前哭鼻子,报你立功都让人脸红。”

    李明堂涨红了脸说:“可刚才大家都说我这是真性情,方省长都表扬我是公安局坚挺的脊梁骨。”

    金泽滔脸色一缓,说:“不过还是表扬你一句,在方省长面前,你说了真话,这是值得肯定的,你如果学暴发户程真金八面玲珑,估计方省长手都懒得跟你握手,你不要模仿谁,做回你自己,那就是真性情。”

    李明堂频频点头,好不容易等到李明堂说完了话,柳立海已经不耐烦了,直瞪瞪地看着金泽滔说:“金市长,你说我该怎么办?”

    金泽滔说:“方省长到这里的消息估计外界还不知道,你赶紧跟刘石伟处长汇报,同时向他通报南门市纪委对罗立新立案调查的消息。”

    想了一下,其他各方关系,以柳立海现在的身份和关系,让他自己协调,反而弄巧成拙,挥挥手说:“就这些,其他你不用惦记了。”

    柳立海眉开眼笑道:“那就先谢谢金市长了,这回,不知道柳鑫局长听到会是个什么样的脸色。”

    金泽滔呵呵笑说:“也别太得意忘形,八字还没一撇,低调从事,对自己什么时候都没坏处。”

    柳立海不以为然说:“那是跟你,别人面前,让我高调,也不是我的性格。”

    这倒是真话,柳立海拙于言表,少言多智,金泽滔对柳立海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明堂惊得下巴差点没有当场脱臼,大声嚷嚷道:“柳局,你不会说,你要发达了?”

    金泽滔瞪了他一眼:“别瞎嚷嚷,在外面不许提这个事情,知道不?”

    李明堂鸡琢米般点着头,扭头就拉着柳立海:“柳局,等你当了局长,可要关照你家小侄,不给个副局长,那也给个大队长干干。”

    李明堂进公安后,基本跟在柳立海后面,跟他最为熟悉,也最随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柳立海当局长,比金泽滔当市长都还要让他兴奋。

    县官不如现管嘛。

    柳立海哪有功夫跟他瞎扯蛋,拉长了脸:“跟我去趟公安处。”

    离开前,心细的柳立海还派人在方副省长的工棚门安排了警卫警戒。

    废墟上的营救通道的挖掘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程真金被方省长一通表扬,还被高度评价为有良知的农民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代表,干起活来就象打了鸡血似的。

    干到酣处,干脆赤膊上阵,跟几年前在东源堤坝上一样,边喊着劳动口号,边挥汗如雨,号声引起了工地上干活工人的一起应和,凌晨干部群众齐上场的盛况又开始重现。

    金泽滔就蹲在旁边一块水泥墩上观望,单纯还在跟小糖儿等孩子玩闹,金燕则一丝不苟地在施救现场穿梭拍摄,本来准备打道回府的中年师傅,也加入工人队伍一起劳动。

    翁承江站在旁边说:“金市长,终于雨过天晴了,搜救也将迎来最终结果,地上我们挥汗如雨,希望地下受困群众也能咬牙坚持,我们最担心最后一刻,有一方没有坚持住。”

    金泽滔喃喃道:“成功往往都是在最艰难时刻达成,坚持,很艰难,但必须坚持,生命很重,但它又很轻,人们最快遗忘的就是生命,最容易失却的也是生命。弃垂成之功,陷不义之名,这就是我们和受因工人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