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省长来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浦江回忆的双月票!)

    翁承江很多时候都觉得金泽滔是人生导师,象个预言家,很快,搜救队在掘进废墟时发生了尸体,而且一次性发现了三具尸体。

    而金泽滔却忍不住打着自己的嘴巴,自己就是个乌鸦嘴。

    其中一人是被砸死的,另两人,身无外伤,蜷曲在两支巨大水泥柱支撑的狭小空间,两眼空洞而绝望地望着虚空,他们既不是因为缺氧而丧命,也不是被挤压而死。

    王培昌副院长沉痛说:“两人都不是正常死亡,他们或者是因为绝望,或者是因为恐惧,伙伴就在身边离去,死亡时刻威胁着他们,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这样大规模的坍塌灾害面前,已经对地面的营救失去信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建军副省长也到了现场,他盯着王副院长说:“你能判断出他们的死亡时间吗?”

    王培昌副院长翻看了一下他们的瞳孔和肤色,说:“应该在十二小时以前,也就是在坍塌发生十二小时以内,到现在,大楼倒塌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

    方建军凝视着两张极度惊恐,面目十分狰狞的脸,陡然喝道:“也就是说,他们在事故现场停止搜救后才死亡的?”

    王培昌清楚方副省长愤怒的原因,说:“施救如果一直不停止,他们被困在废墟下,应该能感受到地面的营救,因为他们还心怀希望。当搜救停止时。同伴的死亡。令他们绝望,这应该是他们致死最直接的原因。”

    方建军沉着脸说:“换个说法,就是你们永州地委和市委最后作出的废墟现场无生命,挖掘可能引发二次坍塌的狗屁决策,才是导致两人死亡的最根本原因?”

    王培昌是医生,虽然,这个答案很残酷,后果也很严重。但他无法回避这个事实,唯有重重地点了点头,他说:“理论上,灾害发生七十二小时内,被掩埋的受困者存活率都很高,这段时间,每多挖一寸土,每掘进一尺地,都能给伤者透气和活命的希望。”

    方建军忽然扭头看向金泽滔道:“倒塌发生后,这些所谓的专家里面。有没有请医护专家参与。”

    金泽滔没有参与决策的制定,他看向身后的胡飞燕副市长。胡飞燕说:“没有,请来的都是建筑和地质方面的专家。”

    这个时候,金泽滔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停止救援,就是剥夺被困者生还的希望。

    他急急地对程真金说:“现在,倒塌时间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这个时间应该是人的精神和**最疲倦和紧张的时候,你们不要停止作业,还要派工人敲击废墟,传播搜救的信息,在精神给予他们支撑。”

    王培昌拍着腿说:“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在这个区域作业,假设其他区域还有幸存者,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我们救援的信息,他们现在每挨一个小时,都十分艰难,打通这个营救通道,找到幸存者,我们大致就能确定其他区域有没有人员被埋,但现在不能无法判断,其他区域就没有生还者。”

    程真金挥挥手,吩咐手下工人到其他几个区域用敲打废墟,传播信息。

    三具遗体的发现,又一次让刚才还欢快的搜救场面顿时凝固起来,工人工棚又一次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

    随着离地下室越来越近,现场施救人员,被困工人家属,都开始围了上来,他们或者在呢喃向上天祈求,或者在低声虔诚念佛号。

    有些老人躲在角落,五体投地地跪拜,不知道他求的是满天神佛的哪一尊。

    掘进的难度越来越大,地下室处在裙楼的最中心,地表建筑废墟堆积得也最厚。

    天色渐渐地晏了下来,工地上的干部群众,工人及其家属,都在为被困地下室群众的生命安全而忧心如焚时。

    地委大院和市委大院也有人在为事故现场忧心如焚,夜幕渐渐降临,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都不约而同地没有回家,也没有出去应酬,而在同一时间来到大院的小食堂就餐。

    小食堂专供地委四套班子领导就餐,在这里就餐,不用排队,不用担心来迟了没有好菜,这里还提供小炒,有各类永州小吃,有几个地委主要领导的专用小餐厅。

    马速和温重岳在小食堂门口相遇,彼此没有交谈,仅是点了点头,就各自往自己的专用小餐厅进去,至于吃什么菜,自然有小食堂的大师傅和秘书安排。

    两位领导今天心情都似乎有些不快,侍候的人们不敢多询问,按照往日的口味安排下去。

    两人在小餐厅坐下后,又都不约而同地打开电视,这个时候,照例是越海新闻时间。

    很快,四菜一汤就端上来了,此时,越海新闻还在播报广告。

    马速慢条斯理地拿着热水冲洗碗筷,这是他就餐前的习惯,不论在家,还是在外,一贯如此,而且从不假手他人,这似乎成了他每天三餐乐此不疲的乐趣。

    他边冲洗着,边问:“省城的专家还没有消息?”

    坐在他对面的王如乔小心地说:“已经联系过多次,都说已经出发了,预估时间,这个时候,应该早到了南门,但到现在,都没有主动和我们联系。”

    马速皱着眉说:“让公安交通等部门找找看,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王如乔到地委工作后,也学着马速书记的爱好,慢慢地用筷子搅着倒满热水的饭碗,说:“马上就安排下去,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真出了事,早反馈到地委了。”

    马速叹息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南门不作为,地委也不能坐视不管,明天吧,如果还找不到专家,就组织清理事故废墟吧,这种天气,不经埋,再捂下去,尸体就要腐烂了。”

    王如乔有些嫌恶地扭转头,吃饭时候,说什么尸体,倒不倒胃口呢。

    他越不想这个事,却偏偏脑海里满是生蛆的尸体,难受得感觉胃都在抽搐,连忙端起饭碗里的茶水一口喝下,才勉强压住恶心。

    马速书记惊诧道:“洗碗水能喝吗?”

    王如乔头一扭,呕一声嘴里的水全都吐在地上,餐厅里的小服务员手忙脚乱地拿拖把拖地,心里却在奇怪,王部长都到了要喝洗碗水的地步,不知道他饥渴什么呢?

    王如乔胡乱擦拭着嘴角,赶紧转移话题,说:“不知道金泽滔现在都挖到什么了?躲办公室里都能听到那方向传来的轰隆机器声,陈铁虎似乎也偃旗息鼓了。”

    马速叹息说:“还能挖到什么,不是建筑垃圾,就是血肉尸骸,话说回来,金泽滔还真有毅力,到现在已经连忙挖掘了十二个小时了吧。”

    此时,小服务员正好端了一大盆豆瓣酱炖肉末,这是马速书记最爱的下饭菜,象不象血肉尸骸?

    王如乔瞥了一眼,捂着嘴,嗷嗷叫着冲出餐厅,这回,他吐的不是水,而是翻江倒海将隔夜的饭都恶心了出来。

    回来的时候,他厌恶地看一眼小服务员,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找个理由开解了她,这么没眼力价的服务员,败胃啊。

    马速挑着一大勺的豆瓣酱往饭碗里装,关切地看了他一眼说:“肠胃不好吧,吃清淡点败火,现在金泽滔步步为营,办法虽然笨,却是应付二次坍塌的最好办法,我看,晚饭后,你去一趟事故现场,代表地委关心一下,该收官了。”

    王如乔这才兴奋起来,说:“吃好饭就去。”

    马速拧着眉头说:“我担心遇难人数甚至不是承包商交代的十四人,挖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会陆续有遇难者尸体发现,太惨了,死了还不能全尸,事故的原因要抓紧调查,尽快厘清事故责任,对责任人要坚决追究其责任,绝不姑息!”

    说到后面,马速的声音渐渐地严厉起来,小服务员最后端上热腾腾的蕃茄汤,马速书记每餐必配一汤。

    王如乔拧着眉头,捧着腮帮,硬是将马速提到尸体引起的不适反应压了下去,刚吁了口气,猛地看到飘在上面的朵朵切成小片的血红番茄,再也压抑不住恶心,低头就吐。

    且说温重岳这边餐厅,跟马速书记不同,他吃饭一般不说话,和杜建学两人闷头吃饭,很快两大碗米饭见底。

    杜建学摸摸肚皮,说:“金泽滔回来,是个变数,陈铁虎他们想搏一搏能不能拉金泽滔下水,但现在看,金泽滔仍安然无恙,这个事情也该了结,再拖下去,我们也很被动。”

    温重岳淡漠说:“他回来,是意外,也是意料中事,我们不过是希望能通过他,将陈铁虎责任敲扎实些,该收尾了,你马上去事故现场,把我们的意思跟他说明。”

    温重岳甚至都不愿提起金泽滔的名字。

    杜建学却恍若未闻,手里抓着桌上的餐布,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墙角的电视机,越海新闻联播里,熟悉的男女主播开始播报新闻简要。

    因为温重岳吃饭不爱受噪音骚扰,只能看到画面,上面赫然一行字幕:“南门公安大楼,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目前已经发现一例幸存者,方建军副省长紧急赶往事故现场指挥抢险救援,详情请看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

    温重岳喃喃道:“省长来了,方省长在南门?”(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