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先栽根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头yang的打赏!)

    电视新闻播报到这里,杜建学手忙脚乱想站起来,忘记了手里正抓着餐布,这一猛扯,将桌布直接拉落,桌上的碗碟盏杯,乒乒乓乓地往地上摔去,发着清脆而惊心动魄的碎裂声。

    温重岳和杜建学面面相觑,正如这一地的碗盏碎片,两人的心也摔成碎片。

    方建军什么时候赶到南门了,事故废墟什么时候找到幸存者了,为什么没有人跟自己汇报。

    温重岳脸色从铁青变得漆黑,勃然大怒道:“金泽滔,他眼中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纪律?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及时上报,杜建学,这就是你的兵?”

    杜建学满嘴苦涩,这能怪我吗?如果不是你温专员放弃了他,金泽滔什么事情不是第一时间向你汇报,出现这样的尴尬境况,能怪得了别人吗?

    如果现在金泽滔什么事都还能及时向你汇报,那他就不是金泽滔了。

    从凌晨金泽滔一路赶回南门,你温专员就不闻不问,哪怕你派人问候他一声,或者先告知一下他地委最后的决定,事情就不会这样被动。

    就象温重岳自己说的,两人间已经不是什么误会,当误会不能开释时,误会就成为矛盾,现在金泽滔之于温重岳、杜建学的怨恨,不会比温重岳对他的嫌恶少。

    从水乳交融到水火不和,这又能怪得了谁,谴责金泽滔。非但不道德。而且压根无从谈起。

    温重岳发了一通火。大约也感觉自己这火发得突兀,两人愣神了一会,齐齐拔脚便走,只留下一地的狼藉。

    温重岳冲出小食堂大门口时,已经看到前面马速书记和王如乔也在急急赶路,两行人直奔停车场,再次目光交集时,连点头都没有了。但彼此间却都发现对方眼底深处的恐慌和担心。

    温重岳直到坐上车,脑里想的不是方建军省长的突然到来,而是一个念头压得他脑仁生痛,这片压扁了火柴盒似的废墟底下怎么还有生还者呢?

    此时,蓦然想起曲向东多次跟他提及的,金泽滔,只要给他一个平台,给他充分的信任,他就能给你创造一个奇迹。

    这话现在回想起来,还犹在耳边。但那人却已远离自己而去,此时。他心中隐隐有一丝悔意,但很快就被压了下来,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不容自己后悔。

    他此刻只有恼怒,恼怒金泽滔的不识大体,为小我而牺牲大局,如果早知道这废墟底下还有幸存者,地委及地区行署就不会袖手旁观。

    省台的新闻节目都曝光事故现场还有幸存者,为什么自己没有得到消息,突然间,他悚然坐起,问杜建学:“你们上午临时常委会结束后,现场没有发现有幸存者?”

    杜建学此时也察觉有些不对,从省台曝光时间看,这个幸存者至少是上午之前发现的才对,可惜没有看完这条新闻,他说:“没有,当时应该没有。”

    温重岳厉声说:“什么叫应该没有?有还是没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地委,你们市委作出停止搜救的的决策他妈的是草菅人命,无视百姓的生死,这要曝光出去,全省人民都要指着我们的鼻子骂娘!”

    一向温文尔雅的温重岳破天荒骂了娘。

    杜建学这才察觉到问题大了,他喃喃道:“临时常委会上,金泽滔曾经有过暗示,他严厉斥责城建局专家,说他得出的废墟底下无生命的结论是狗屁,当时他神情激动,应该发现有生还者。”

    温重岳面目狰狞说:“狗屁,他说得没错,就是狗屁,如果最后扒开废墟,得出结论,说是我们的决策导致了幸存者死亡,我们全都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是我们一生都无法洗脱的污点。”

    温重岳在大发光火的时候,马速也在车里面目扭曲地冲着王如乔发火:“我让你打听消息,都打听到什么狗屁消息,幸存者呢,谁能告诉我这一例的幸存者是怎么一回事?”

    王如乔被马速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得面色苍白,他辩解说:“金泽滔刚下飞机就直奔事故现场,莫非他早就知道废墟底下还有生还者?”

    马速书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说:“白痴!多用脑子想问题,就这么点政治智慧?”

    王如乔被马速的话呛得苍白的脸瞬间涨成通红,还真是白痴,金泽滔他还能算会掐啊。

    吵吵嚷嚷间,两辆车一前一后很快驶进事故现场,虽然还有天光,但此时,事故废墟却灯火通明,马速和温重岳刚下车门,就看到废墟现场已经开挖出一条两车道的通道,直达裙楼中央。

    在两辆并排齐进的工程车后面,站着一行人,站最前面的正是方建军副省长,后面是金泽滔为首的南门市委沈向阳,以及他的一干心腹左右。

    这些人之外,现场还有刘石伟处长,这个发现让他极其意外,所有人都盯着前方观看,唯有刘石伟处长有些尴尬地朝着温重岳笑笑。

    刘石伟是董明华的铁杆心腹,被安置在南门任地委常委,公安处长,目的就是助温重岳一臂之力,是温重岳在地委常委会上的重要臂膀。

    但此刻,刘石伟却在柳立海的陪伴下,正跟方建军说着话,他刚从京城参加公安部座谈会回来,就出现在事故现场,就不能不令温重岳困惑。

    温重岳只觉心里隐隐一痛,难道又要出现第二个金泽滔?

    金泽滔目不斜视,嘴角却露出讥诮,你温重岳不是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吗?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面对刘处长。

    他让柳立海在这个时刻将刘石伟请来,当然不是为柳立海说项这么简单。

    方建军赶到事故现场,地委大院里,就是消息再闭塞,此刻也应该得报了。

    温重岳除了自己,很难给予外人充分的信任,刘石伟先他一步赶到现场,先他一步了解到现场搜救情况,就是给他心里栽了根刺。

    假以时日,金泽滔可以预料,刘石伟将逐渐淡出温重岳的信任,直到跟自己一样,反目成仇。

    当然,他有充分理由请刘石伟过来,公安大楼倒塌嘛,省领导在这里,传召一地公安最高长官,任谁都不会怀疑金泽滔别有用心。

    温重岳眼角抽搐了一下,随即就将目光移向方建军,他快步上前,没有直接跟方省长招呼,而是面向金泽滔,平静说:“泽滔市长,事故废墟下面还有工人生还,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早点报告,我们非常意外,这不利于我们及时修正决策。”

    说罢,他将目光看向侧耳倾听的方建军省长,温和说:“好在你救援及时,也为我们地委决策的失误查漏补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金泽滔听得目瞪口呆,在他的印象中,温重岳并不是个能言善辩的领导,平时说话气势磅礴,有一说一,即使偶有失言,也不屑用这语气挽回颜面,更不会和自己有隙的人主动示好。

    由此也可见,温重岳该是如何的自惜羽毛,在意自己的声名,为挽回省领导,以及在场干部群众对自己草菅人命的负面影响,他不惜放下身段,主动跟刚被自己抛弃的金泽滔示好。

    马速也迅快地跟了上去,说:“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是压倒一切的大局,这样的事故,我们都没有处理的经验,为此,我们还特地请省城专家再来现场勘探。”

    金泽滔夹了夹眼,方建军连头都没有回,在场的干部群众,谁都没有说话,哪怕连声附和的声音都没有。

    马速只觉得咽喉干涩,说:“只是没想到,专家还是来迟了一步,以致我们迟迟没有清理废墟现场,对昨晚的决策失误,我们地委会向省委作出深刻检讨。”

    对到场的地委领导来说,这个时候,幸存者的政治意义,比方建军省长亲临现场还要重要。

    他们现在不是要对方建军解释什么,而是要向金泽滔,向在场的所有干部群众表态,甚至不惜检讨。

    马速挥了一下手,说:“同时,对金泽滔同志不计个人得失,连夜赶赴事故现场,重启救援的壮举,我们表示十分的钦佩,我们将向省委提起对该同志的表彰,并号召全地区干部群众向金泽滔同志学习。”

    金泽滔听到这里,忽然扑地笑了:“温专员,马书记,你们误会了,误会有二,其一,我深夜重启救援,不是奔着什么荣誉来的,我想,全国劳模应该是全中国劳动者的最高荣誉了,党和人民已经给予我最高荣誉,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因为,我是全国劳动模范!”

    说到这,他还将珍藏在口袋,还没来得及拿回家的劳动奖章高高地举了起来。

    方建军突然回头,大声说:“说得好!”

    刚刚寂静一片的工地现场,骤然暴发出震天动地的叫好声,鼓掌声,劳动模范,金市长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金泽滔压了压掌道:“误会二,事故废墟底下还有工人幸存,这个事情在场很多干部群众都知情,我压根就没有对这个消息压着不报,陈铁虎书记就知情,他不是向地委汇报了吗?”

    金泽滔倒没有在这起事上下黑手,使绊子,他还没有无良到利用人民群众的生死大事,对马速和温重岳报一箭之仇。(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