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心比针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书友090430214051832、珠山游子、糟黄瓜的月票支持,fafas:收到你的月票了,谢谢!)

    马速等人哑口无言,难怪上午这里临时常委会结束后,陈铁虎急匆匆跑到地委汇报工作,只是无论是马速还是温重岳,都选择性地无视了陈铁虎的求见。

    陈铁虎离开时,只留下了事故现场发生二次坍塌的话,说了一半,吞了一半,将现场还搜救到一个幸存工人的事给吞了。

    就在这时,却听得一声高亢的声音说道:“不错,我是说过要向地委汇报,但我赶到地委时,两位领导可有给过我汇报的机会?”

    人群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一头乱发的陈铁虎,原本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神采不见了,只有深陷的两个眼窝,和两个眼窝里充满血丝的眼睛。

    唯有他的声音仍然中气十足,带着那么一丝丝疯狂,他说:“马书记,温专员,你们都借口工作繁忙,象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了我,我知道,你们就想看着我跟金泽滔斗得你死我活,然后,你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温重岳勃然作色,正要说话,陈铁虎却讥笑说:“温专员,你不要忙着反驳,金泽滔曾经是你的得力下属,他可从没有对你有过一丝的悖逆,你指哪,他打向哪。”

    “就因为竞争常务副市长时,没有听从你的招呼,闹出了商贸系统老干部跑地委告状的事,你觉得他失了面子,就弃之如履。”

    “我和金泽滔斗归斗,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人格,也没有怀疑过他的能力,而温专员你呢?在你的心中,可能。金泽滔十分不堪吧,你问问你身边的杜建学,刘石伟,你这样对待金泽滔,得不得人心?”

    陈铁虎也豁出去了,方建军都赶至事故现场亲自指挥搜救,陈铁虎也不指望这个事故责任能免除。都到这个份上,不揭穿这些人的伪善面目,还真咽不下这口气。

    跟金泽滔不论这么斗,是因为他们两人的矛盾都已经半公开化,没有什么丢人的,而这些道貌岸然的领导。才是他心中真正痛恨的。

    陈铁虎说:“我知道,当我被你们赶到地委大院时,你们的办公室就坐着杜建学和王如乔,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当我真带来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大事时,你们毫不犹豫将我们拒之门外。”

    温重岳怒声道:“如果你真有心,为什么不留话?”

    陈铁虎冷笑说:“我不是留话了吗?事故现场发生二次坍塌。难道这个消息没有足够引起你们重视?”

    马速皱着眉头说:“但你没有说废墟底下还有幸存者,这就是你的有心,我可以理解为你瞒报事实?”

    陈铁虎哈哈大笑:“你们只关心地底下有没有幸存者,因为你们就是据此作出停止搜救的决策,你们只是担心自己会因此担责。”

    王如乔怒斥道:“你是不是失心疯了,难道你隐瞒幸存者消息还有理了?”

    陈铁虎厉声道:“你们只顾着地底幸存者一人,可你们有谁关心过,地表上。还有成百上千干部群众,二次坍塌,受伤害的就是他们,你们在乎过他们的死活吗?难道这个消息不比地底下的幸存者更有价值?”

    马速、温重岳等人相顾失色,陈铁虎此话,正是戳到他们的痛处,他们直到现在都不认为地表上的人群。有什么值得他们关心的。

    内心深处,地底下有幸存者,他们有责任,地表上的干部群众。有责任,也是金泽滔和陈铁虎的。

    这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以及价值取向。

    陈铁虎看到马速等人相顾默然,更为疯狂:“这就是你们所标榜的人本主义?人本主义没错,只是这个人不是人民,而是你们个人,自为一己之私,而忘万民之治,这就是你们党性?”

    杜建学说:“陈书记,或许其中有误会,二次坍塌,它不是大面积坍塌,老实说,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对这个概念确实很陌生,没有引起重视,也在情理中。”

    陈铁虎瞪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说:“我留了话后,还在你们的办公室外等候了半个小时,但凡心中有一丝丝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你们就会留住我,询问进一步的消息,了解现场情况,我也自然会配合你们,将现场情况悉数相告,可你们没有!”

    马速的怒火终于暴发:“你还能更廉耻点吗?为人民服务?你也配谈为人民服务?就为了我们没有接见你,你就恶意猜测一切,怀疑一切,然后隐瞒一切,你是不是还打算将大楼倒塌事故伤亡人数继续隐瞒下去?”

    陈铁虎似乎稍微清醒过来,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向方建军说:“方省长,对于大楼倒塌,以及此前隐瞒伤亡人数的错误,过后,我会主动向组织坦白,我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告诉在场的干部群众们。”

    陈铁虎特地停顿了一下,说:“我对金泽滔市长,没有仇恨,如果一定说有情绪,那就是嫉妒,对,就是嫉妒,他为人光明磊落,是个真正将老百姓放在心上的领导干部,我很钦佩。”

    金泽滔看着一脸真诚的陈铁虎,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陈铁虎脸色平静,没有刚才的歇斯底里,他说:“这次事故中,唯有金市长是一心扑在群众的救死扶伤上,其余者,蝇营狗苟,莫不是居心叵测之辈。”

    陈铁虎说到这里,温重岳和马速等人脸色都难看之极。

    陈铁虎不等温重岳等人开口,就说:“温重岳,杜建学,我知道,你们巴不得我和金泽滔斗得你死我活,最好能两败俱伤,然后,你既可借我的手除去你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我的位置也正好可以腾出来,杜建学,你不是惦记着我的书记位置吗?”

    温重岳怒道:“血口喷人,一派胡言!”

    陈铁虎冷笑一声,没有再理他,转向马速说:“马速书记,王如乔部长,不要觉得自己很无辜,若论心思之阴险,你们并不落于人后。”

    马速怒斥:“陈铁虎,你够了吧,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住嘴!”

    陈铁虎今天是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他嘿嘿笑说:“我若是落败,杜建学接任书记,这个市长就空缺出来了,上一次,蒋国强都已经预定好的常务副市长位置,不是生生被金泽滔抢走了吗?”

    这才是多久前的事情,大家都记忆犹新,想不到这后面还有这么多腌臜事。

    陈铁虎说:“这一回,可就连本带息都还上了,南门市长啊,那可是永州最强县市的市长,而且,金泽滔的新经济发展战略,你们一定很眼红吧?不知道我说对没有?”

    马速气得嘴角直哆嗦,王如乔不知是怒还是怕,脸色青里带灰,十分难看。

    听到这里,周围的干部群众无不面面相觑,想不到围绕着这场事故,居然还有这么多不可告人,肮脏透顶的幕后政治交易。

    这些看上去高高在上,衣鲜光亮的永州及南门最高领导,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卑鄙,与市井流氓,乡间无赖又有什么区别。

    在这一瞬间,很多人心目中高大正派的领导形象轰然倒塌,跟这大楼一样,成一片废墟。

    唯有金泽滔喟然长叹,陈铁虎说了这么多,将温重岳和马速贬得一文不名,唯独没有提及陈建华,他看上去状似疯狂,却极有分寸。

    至于温重岳和马速,与其处理自己时被他们下黑手,不如当着方建军的面狠狠地告上一状,方省长能同意让他俩调查处理他吗?

    至于地委其他领导,他可是留了余地,谁也没有殃及,这就是情分,调查处理时,大家自然会高抬一手,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避免让自己遭到倾覆之灾。

    提起陈铁虎,很多人都嘲笑他貌似粗犷,心比针细,形容他心胸狭窄,直到现在,金泽滔才真正明白,这句话道出了他的真实性格,外貌状似鲁莽,实则心细如发。

    金泽滔在感叹时,方建军目光如刀,一一扫过现场表演的众人,突然喝道:“都说够了吧?都表演完了没有?狗咬狗,一嘴毛,斯文扫地,奇耻大辱!你们但有一丝为人民服务的心,就不会对事故现场置之不理,就不会有闲情逸致坐办公室里等日出日落。”

    方建军的声调渐渐地提升:“我不知道,你们难道一整天就能坐得安稳?就没有想起就在你们不远处,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还埋葬着数十个阶级兄弟,你们的良知呢?你们的道德呢?你们的党性呢?”

    “我们执政的目的是什么,是为名,还是为利,执政为民,立党为公,人民群众不是猪狗,不是一堆埋在地底下的烂蕃茄烂肉,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是生命!你们居然就这样心安理得地坐在办公室里,你们混账!”方建军越说越激动,须发皆张,愤恨欲狂。

    只是在方省长提到烂蕃茄烂肉时,王如乔脑子里突然浮起起小餐厅的豆瓣酱肉末和蕃茄汤,呃的一声,胃里不多的存货当即全部喷射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