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停职检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1949、殊呆子的月票!)

    灯火辉煌的营救通道上,站满了人,等这些被困者暂时稳定了情绪,金泽滔快步上前,向方建军报告说:“报告方省长,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已经顺利带出被困群众,目前幸存十八人,遇难三人,后续怎么处理,请指示!”

    这个万众瞩目的时候,当然要让全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转移到方省长身上,这是下属的自觉和本分。

    方建军还没说话,金泽滔走近了一步,低声说:“方省长,我们还是先移师外面空旷地,这里并不安全,地下室随时可能坍塌,幸亏有方省长亲自坐镇指挥,再有各方支援,我不敢想象,过了今晚,这个地下室还能不能撑住。”

    金泽滔跟他说这些,就是告诉他,地下室很危险,这里也不安全,南门公安大楼的事故救援到现在可以宣告圆满结束,方省长可以为这次救援行动划上圆满的句号。

    方建军满意地点点头,说:“营救任务基本完成,现在全体干部群众,全部移师废墟外围空旷地,离去时请大家注意安全。”

    不用金泽滔吩咐,自然有人整整齐齐地垒起了高台,请方省长发表重要讲话。

    方省长慷慨激昂地发言着热情洋溢的演讲,单纯记录着现场干部群众的欢乐,庆贺和激动。

    金泽滔悄悄地在人群外,找了一块石头,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差不多一天一夜没有阖眼的金泽滔。两只手柱着腿,蒙着脸,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他仿佛又出现在一个血色黄昏里,看到一双双苍白的手,从废墟里无助地向天空挣扎,发黑的指甲流淌着殷红的血。顺着紧绷着的手指一直渗进暗红色的泥土。

    骤然间,血色天空忽然黑云开裂,一道金色阳光从天际直透云霄,照落在大地上,让人感觉,这道光柱有如实质,砸碎血色大地所有阴霾。

    一双双向天空挣扎的苍白的手,经过金光照射,大多数瞬间恢复了生气,有些则如汤沃雪。瞬间消融,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泽滔仿佛在半空中俯视这方恢复了生气的大地。仿佛就行走在大地上,接受普世阳光的沐浴,浑身暖融融的,所有的疲倦和困乏一扫而光。

    突然间,他清楚地感觉到,他又魇着了,然后从梦境中挣扎着出来。

    此时,高台上,方建军省长还在侃侃而谈,不时地搏得了台下团团围住的干部群众的掌声和欢呼声。

    所有聚光灯都打在方省长的脸上,他满面红光,神采飞扬,在这一瞬间,方省长心里的愉快和满足,甚至比任命为省委副书记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种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掌控感和成就感让他痴迷,让他陶醉,他不经意地朝着人群搜寻,没有发现金泽滔的人影,心里稍微有些失落,但忽然想到,这或许是他刻意地回避,心里又不免涌上说不清的意味。

    在金泽滔身边,从他入睡的那刻起,翁承江就一直守护着,见金泽滔醒来,他先端上了水,说:“金市长,刚刚谢凌局长打来电话,京城的事情已经成了,王主任同意先启动港口一期工程,最多几天,他会办妥所有相关手续。”

    金泽滔忍不住开心说:“那真是好事成双,这边搜救任务圆满完成,那边港口立项的事情就有着落。”

    翁承江说:“刚才程真金还过来请示,要不要,再继续清理现场废墟?”

    金泽滔挥手说:“你让他过来,我亲自交代他。”

    程真金在凌晨被金泽滔从热被窝拉到事故现场,直到现在,还未休息片刻,很多时候,他还亲自参与劳动和操作工程设备。

    但看上去,程真金精神亢奋,两眼发光,都年过不惑,还这么能熬。

    金泽滔打趣说:“真金,不错哇,身体壮得跟小牛犊似的,邹校长调理得不错啊,还能坚持得住不?”

    程真金咚咚地擂着胸脯说:“金市长放心,我现在这身体,再坚持一天一夜,保证眼皮不打架。”

    李明堂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嘿嘿贼笑着:“金市长,你还担心他那身体,都能让老蚌生珠,铁树开花,生命力旺盛着呢。”

    程真金有儿有女,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再添个娃,看上去怎么都让人觉得有些怪异,程真金也经常因此被人打趣。

    程真金开始也不愿意再生儿育女,但邹校长没有子女,死活坚持要生下来,还说,夫妻感情还要儿女维持,你说不要小孩,是不是打一开始就准备玩弄人家感情?

    程真金捶胸顿足,指天发誓说,哪敢玩弄啊,这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家,我做梦都要笑出声。

    邹校长怀疑说,那你为什么不要孩子,你不要孩子,就是嫌弃我,我有理由怀疑你上我的床就是图谋不轨。

    程真金没读过几年书,被邹校长的歪理都绕糊涂了,我上你的床不图谋不轨,难道跟你谈人生谈理想啊。

    但这话,只能放心里说说,嘴里是死活不承认的。

    邹校长火气更大了,你没有图谋不轨,我的肚子难道会无缘无故自己大起来,或者说你的精子他会自动飞到我的肚子里来啊。

    强大而有知识的邹校长有力的反驳让程真金张口结舌,这回他真糊涂了,是啊,千错万错,都是我图谋不轨的错。

    但一冷静,又感觉不对,我图谋不轨的时候,好象你还挺乐意的,没见你哼哼的时候说我不轨啊,怎么一下床就翻脸了呢?

    没有知识的程真金,最后就差没有咬破指头写保证书,表示十分乐意和邹校长一起,将不轨的结晶带到人间,邹校长这才破涕为笑。

    这一晚,程真金一夜没阖眼,这么懂礼知仪的知识女性怎么一上床就象变了个人似的,第二天,他偷偷到医院一打听,原来怀孕妇女的脾气变得古怪很正常,这是是孕妇综合症。

    不过,以前因为生计所迫,长年奔波在外,生儿育女,直至儿女长大成人,他都没有上过心。

    程真金看着邹校长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来,却反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新鲜感和满足感。

    程真金不屑说:“明堂,不是老叔我说你,你可要加把劲了,你家媳妇到现在都没动静,良才那老棺材可都急得嘴角起泡了,再不下蛋,只怕他就要亲自操刀播种。”

    李明堂脸都绿了,张牙舞爪骂道:“你个扒灰客,难怪你家孙子怎么看都不象你儿子,反倒跟你一个模子出来的。”

    程真金哈哈大笑:“我家孙儿象我那就对了,你将来有孩子,难道因为跟你爸长得象,就怀疑是你爸下的种啊。”

    李明堂终于掩面败退,在这样环境,看着程真金和李明堂两人斗嘴,让金泽滔感觉别样的温馨。

    或许,经过京城之行,及这一天一夜的经历,让他对于政治,以及政治的险恶有着更直观的了解。

    唯有一直陪伴在身边的这些人,包括程真金,翁承江,柳立海,李明堂这些半文盲商人,草根官员,才是自己真正放心和信任的人。

    金泽滔终于收敛起笑容,严肃说:“真金,事故废墟必须尽快处理,事故影响必须尽快平息,你就辛苦一下,争取最短时间内将事故现场清理完毕,可能会影响你们公司在服装城和道口市场工程进度,目前市财政没有钱给你们,权当是义务劳动。”

    程真金眉开眼笑说:“金市长,你是太瞧不起我了,方省长都说了,我现在可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代表,哪能做事都盯着钱呢?”

    程真金说得慷慨激昂,心里却说,你大老板都不心疼,我心疼哪门子,再说,从今往后,我也是被省领导表扬过的知名农民企业家,还怕公司挣不到钱啊。

    他似乎看到,今天以后,找他干活的大公司,大厂家都排着队等他接见,转念一想,回头就找单纯记者说说,一定要将方省长表扬自己的镜头在电视新闻上露露脸,这可比什么广告都有效。

    正在这时,却听站在高台上的方建军忽然语气一转,严厉说:“对于这次倒塌事故的原因,目前已经启动调查,对于在这其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领导干部要严格追究其责任,绝不姑息,也决不手软,对于在这次救援中表现突出的干部群众,省委省政府将通报表扬,隆重表彰。”

    方建军目光突然看向陈铁虎,说:“南门市委书记陈铁虎,大楼设计,你不量力而行,三番两次修改图纸,为今天的惨祸埋下隐患,在大楼倒塌后没有积极主动组织施救,反而挖空心思推卸责任。”

    “大楼倒塌,你难辞其咎,善后处理,你草菅人命,地委主要领导都在这儿,我建议暂停他的书记职务,接受组织调查。”方建军重重地挥了下手,一锤定音,决定了陈铁虎的政治命运。

    陈铁虎来到事故现场,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但当方建军当众宣布他停职检查时时,他还是象被人抽去了脊椎骨,脚一软,差点没有瘫倒在地。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