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尘埃落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珠山游子的再次赐票!)

    党内纪律规定,停职是停止履行其职责,暂时解除职务,属于过渡性,应急性的措施。

    方省长虽然贵为副省长,也不能代替组织对陈铁虎直接作出撤职的决定,还需要相对应的党组织对其作出正式决定。

    但明眼人都清楚,方省长的停职建议,其实比地委当场宣布免除其职务都还要严重,接下来的组织程序,就是要讨论决定撤销其党内所有职务。

    撤职,就是比较严重的党内纪律处分,至于后续的事故调查,还要视情节严重程度,决定对其是否追究法律责任。

    这是在场的绝大多数干部群众都愿意看到的,马速和温重岳谨慎地点头表示同意,王如乔和杜建学,更是喜动眉毛,只差欢呼雀跃。

    金泽滔知道,大楼倒塌及后续事故处理,无论陈铁虎对马速等人怎样的怒斥,这都是他一向情愿的猜测,不能成为事故调查的证据,更不可能据些追究他们的领导责任。

    但在在马速他们眼里,陈铁虎的疯狂攀咬,却比大楼倒塌更严重。

    刚才陈铁虎当众揭丑,让马速等人在干部群众中颜面尽失,面子全无,最重要的是,这些话还是当着方建军省长的面说的,这等于在省领导心里栽刺种祸根。

    目前省委正全面启动干部任用制度改革,方建军即将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对省管干部调整有很大的发言权。

    现在方建军虽然语气严厉。实质上并没有拿他们怎么样。但谁知道他心里会存了什么样的疙瘩。

    方建军的威慑力就在于。他能对马速他们往后的言行,起到无形的威慑和约束,或许正如他一下车时对金泽滔说的,这是省长为他撑腰。

    这才是方建军走后,金泽滔面地委马速等一干领导的底气所在,金泽滔重启事故搜救,赢得了干部群众一片叫好,却将地委一班人全得罪光了。

    方建军省长最后说:“我建议。公安大楼事故调查及善后处理由金泽滔同志全面负责,沈向阳、张山协助,大家有问题吗?”

    金泽滔赶回南门前,南门市委已经决定由沈向阳和金泽滔担任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组长。

    现在颠倒过来,他为首,沈向阳为辅,性质完全相反,陈铁虎任命他为副组长,目的是为自己卸责,方建军让他负责。却是追究陈铁虎等一干人的责任。

    金泽滔实在不愿做这种秋后算账的恶人,但现在哪还有他反对的余地。马速等人迅速表态同意。

    就连陈铁虎都暗暗松了口气,被地委追责,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金泽滔调查事故责任,至少还能死个明白。

    方建军说完这些话,想了一下,说:“公安大楼倒塌事故调查,直接对我负责。”

    听到这话,金泽滔才长长地吁了口气,马速、温重岳等人却神情一沉,现场干部群众开始大声议论,高声欢呼。

    逃出生天的工人及其家属,他们仰起的脸上,都挂着感恩戴德的表情,他们的嘴里咕哝着:青天大老爷啊!

    方建军恍惚,金泽滔恍惚,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凌晨时分,金泽滔赶到事故现场,老人妇孺家属就是这样团团围着金泽滔,跪在地上叩着头,嘴里喊着,青天大老爷,救救我家娃啊!救不了活人,也要给个囫囵尸。

    现在看着他们身边虽然精神萎靡,但还活蹦乱跳的被救工人,不论是金泽滔,还是方建军,都涌上一股满足感,这是做再多的工作都无法换来的巨大的成就感。

    当方建军走下高台时,工人家属仍围着方建军省长,说着琐碎的,含糊的,甚至听不清楚意思的感恩戴德的话。

    站在外面的马速等人,却悄悄地松了口气,今天这一关算是安全过了,在这次营救中,地委虽然无功,但也应该不会被太过追究。

    杜建学迅速看了一眼温重岳,内心不是侥幸过关的喜悦,而是他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突然大增,忍不住令他兴奋得浑身发抖。

    方省长宣布陈铁虎停职检查后,并没有指定谁来负责南门市委工作。

    按惯例,市委书记解职,市委日常工作一般由市长负责,杜建学忙忙碌碌为哪般,还不是为上书记这个位置。

    本来,在陈铁虎攀咬后,无论如何,看方建军省长当时的脸色和语气,他都死心了,但现在,那分自信又悄然膨胀。

    说的是一回事,听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听者不当真,真的也是假的。

    显然,方建军并没有轻信陈铁虎所说,这才是杜建学突然兴奋的原因。

    杜建学能想到这一层,金泽滔自然也能想到,方建军尽管暴怒,但最后,除了市委书记陈铁虎,公安局政委罗立新,其他人,他并没有直接问责。

    七月的一天,时间已经离公安大楼倒塌过去了近二个月,天气已经十分炎热,大姑娘,小媳妇身上多余的衣服,都被大自然的手慢慢地剥落下来。

    这个夏天里,南门人蓦然发现,身边的陌生人突然多了起来,姑娘们身上的衣服突然俏丽多了。

    年轻人站在路口的树荫下,背阴的屋檐下,将眼睛瞪得大大地,盯着来往女孩们越来越短的裙子,越来越裸露的大腿,越来越鼓囊的胸口,艰难地吞咽着口水,心里奇怪,为什么南门的女孩越来越漂亮了呢?

    金泽滔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着不远处市委大院门前的府前大街,这条路刚被拓宽,拆除了横亘在大院门前的老房子,旧院子,原来斑驳的府前街,现在抬眼望去,宽敞明亮,令人豁然开朗。

    现在这条府前大街已经贯通东西,成了南门市区最长,也最繁华的大街。

    用金泽滔的话说,这条大街挑起了南门的重担,东边过去就是道口市场,西边尽头就是服装城。

    道口的农贸市场和西边的服装城都已经顺利开业。

    农贸市场和水果市场都是为本地居民服务,南门城市人口众多,再加上市政府近来不断整顿市容市貌,打击非法集市占道摆摊,农贸市场和水果市场还未开张,摊位已经被炒到正常租售价格的一倍有余。

    开业那天,盛况空前,南门很多不逛菜场的市民,都奇怪菜市场不该放在露天经营吗?这放室内经营的菜场是什么样的情况?

    服装城对习惯逛百货商店买新衣服的南门人来说,更是件新鲜事。

    服装城是个大型服装批发市场,有零售的,也有批发的,有大路货,也有品牌货。

    当南门的年轻人第一次逛进服装城,被高达三层,排满了密密麻麻摊位的盛景惊呆了,被五颜六色、款式新颖的服装迷花了眼。

    服装城的衣服不仅款式繁多,色彩鲜艳,而且价格实惠,也因此,南门的小伙子大姑娘近水楼台先得月,老百姓都说,金市长搞了一个服装城,整个城市都穿上了新装。

    这种变化不仅在于年轻人穿着打扮开始时髦新潮,还在于城市里不知不觉多了很多陌生面孔,住宿、餐饮、货运等第三产业也悄悄被带动。

    南门的农民到城里谋生找职业,城里有余钱投资做生意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南门人的口袋鼓起来了,南门人说话的底气也足了起来。

    商业立市,市场兴市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渐渐地主导了南门的社会生活。

    金泽滔站在窗口观赏街景的时候,金泽滔身后的王力群玩笑说:“现在都说南门多了一道风景,大街上的姑娘花枝招展,街边看姑娘的小伙子失魂落魄,莫非金市长也乱花迷人眼了?”

    金泽滔失笑道:“有乱花才有人迷眼,有风景的地方,自然不缺乏看风景的人,我倒想迷眼,可我家的何悦什么角色,我现在就算有看风景的心情,也没有看风景的胆。”

    旁边坐着的谢凌哈哈大笑道:“要说何书记确实对干部作风要求比较严格,但金市长你这话就说得有些过了,看风景只要有心情就够了,难道何书记还能要求你非礼勿视啊?”

    金泽滔摊着两手,苦笑说:“虽然说出来有些骇人听闻,但事实如此,自公安大楼倒塌以来,你们什么时候看过我无故在外面流连,各种应酬能省则省,各种公差能推则推。”

    王力群愕然道:“骇人听闻?何书记什么时候要求你每饭必回,每夜必归,好象是你自己担心何书记肚子里的孩子,生怕一离开你的视线,孩子就要飞走了似的,听说,何书记都已经厌烦了你每餐回家吃饭?”

    金泽滔跳了起来:“哪个大嘴巴胡说八道,我天天回家,她高兴还来不及,力群市长,你说这话,我可以告你诽谤!”

    到目前为止,南门公安大楼的倒塌事故已经尘埃落定,陈铁虎最后被撤职,免予追究法律责任,调至永州地区财税局任普通干部。

    市公安局政委罗立新对大楼倒塌负主要责任,在大楼建造过程中,还存在大量的经济问题,目前已经移交检察部门,不日将提起公诉,等待他的必是法律的严惩。(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