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政治大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末双倍了,不知道能否求得几票,感谢(稻草人)的双倍双月票!另,关于温重岳,可能前面铺垫不多,让大家感觉闹心,我很抱歉,其实大纲里本来就是这样设定的,只是写着写着把他写得含情脉脉,大家难以接受了,其实能跳出这种政治集团的束缚,对主角来说,应该是一个新的开始,试着接受吧!

    至于时间跨度,我也想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但跳跃太快,又跟事实进程太过脱节,很多后续情节跟不上,只想着用篇幅压时间,看来还是失败的,以后会尽量注意。

    在这里还是感谢提意见的色剑大大、苹果你的西瓜大大、zho8888大大、1949大大等诸多贤达!问题归问题,但真心感谢你们一直来的支持,诚如我说的,只要你们不抛弃,我就不会放弃!)

    无论是陈铁虎还是罗立新,在他们的处理决定出来后,南门群众莫不拍手称快,有好事者更是燃起了鞭炮,象过节一样热闹了一阵。

    陈铁虎这回是二进宫,上次因南门市财税局乱收税一案,被税务总局追究领导责任,发配至地区局任党组书记。

    这一回,因为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件,一撸到底,白身调进地区局。

    财税干部颇多怨言,什么时候,地区局都成了领导干部犯错误发配的苦寒之地。

    陈铁虎被撤职,永州地委遮遮掩掩了一个月,待南门公安大楼倒塌废墟全部清理完毕后,才低调通过了杜建学主持南门市委工作的决定。

    南门公安大楼的倒掉,死了八个人,抓了一批人,却也空了一批位置。

    有人倒,就有人起,有人走。就有人来,一时间,南门就成了各方政治力量博弈,南门政治格局重新洗牌的政治大餐。

    杜建学已经正式行使职权,负责南门市委全面工作。

    罗立新被逮捕后,因为刘石伟力荐,董明华点头,柳立海很快顺利出任南门市公安局长,南门市公安局也结束了长达两年没有配备公安局长的历史。

    葛敏松、郭长春、沈向阳工作调整,原本早就应该调整到位的南门副市长。也因为大楼倒塌事故,迟迟没有到位。

    去年的时候,受吕三娃的案子影响,永州政治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金泽滔还只是财税局长,他只能远远地做个安静的看客。

    时至今日,金泽滔成了南门新政治格局的重要核心之一,名正言顺成了这场盛宴的重要分食者。

    杜建学虽然成了名义上的市委书记,但实质上对常委会的掌控力甚至还要弱于陈铁虎时代。

    金泽滔正式就任常务副市长后。一举成为左右常委会方向的最重要力量,他首先力荐王力群出任市政府副市长。

    当时金泽滔刚着手调查大楼倒塌事故,尽管马速和温重岳对金泽滔的推荐十分抵触,但为了息事宁人。最后还是捏着鼻子通过了南门市委的推荐。

    事故调查了一个礼拜,章副书记就被悄然调至永州档案局任副局长,地区组织部宣布新任命时宣称是工作需要,但明眼人看得出来,这是事故调查组推出的对大楼倒塌事故负责的第三位领导。

    金泽滔大约尝到了甜头,在章副书记调离后不过两天,就以市委名义推荐了王燕君任副书记,胡飞燕任组织部长。

    这一回。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不干了。南门又不是你金家的后花院,自留地,凭什么好果子都让你的人吃。

    于是。隔了两天,事故调查组又向地委提交了一份报告,市委宣传部长在这次事故后续处理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地委很快同意了南门市委的推荐,王燕君任市委副书记,分管农业及意识形态,但搁置了胡飞燕任组织部长的提议。

    同时免去宣传部长的职务,调任永州日报社副社长,任命浜海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孔敏辉为南门市委宣传部长,这是杜建学的老部下,也是金泽滔的老对头。

    这个时候,人们赫然发现,当日陈铁虎在废墟现场召集的临时常委会,支持陈铁虎的四位常委,除了杜建学,其他三人不知不觉已经全部黯然谢幕。

    到现在,南门的干部调整还没有到位,组织部长和公安局长常委尚未任命,市政府尚缺二位副市长。

    早几天,金泽滔刚向地委提交了推荐谢凌为副市长的报告,目前地委还没有提交常委会讨论。

    事故调查已经接近尾声,但金泽滔迟迟没有向省委提交报告,谢凌跟金泽滔开着玩笑,心里面却雪亮。

    金泽滔之所以拖着没有最后给事故调查划上句号,除了张山还对这几个承包商顺藤摸瓜,狠抓深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只要事故调查没有结束,金泽滔就有继续分享这场政治大餐的资格。

    方建军可是交代得很清楚,事故调查,直接对方省长负责,陈铁虎在事故废墟的指控言犹在耳,包括杜建学在内地委诸多领导都有苦难言。

    金泽滔提出政治上的要求,只要合理的,你还不能不考虑,胡飞燕的组织部长还没任命,已经让马速书记等人如坐针毡。

    省委新干部条例改革方案已经正式下发到各有关单位,首轮民意调查和干部测评即将展开,此时,金泽滔手中的事故调查结论,更是直接关系到他们能否顺利通过推荐环节。

    这是不是变相的政治挟持?但无论是王力群还是谢凌,都不觉得金泽滔这么做有什么出格,不说金泽滔这一系列的布局关系到他们自身的政治利益。

    金泽滔的果断处置和科学施救,避免了特大人员伤亡,从而使事故社会负面影响降至最低,通过越海电视台的连日系列报道,在全省及全国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

    金泽滔还因此被省委授予人民好公仆的光荣称号,并专门发文在全省推广学习。

    全国总工会专门发来慰问信,感谢他在荣获全国劳模后,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全国劳动模范的含义,是践行总书记讲话精神的先行者和杰出代表。

    荣誉虽然崇高。但也仅仅是荣誉,它不是政治地位,更不是政治身份。

    金泽滔现在荣誉等身,光环耀眼,除此之外,作为大楼倒塌事故处理的第一功臣,在职务上并没有寸进。

    拖了救援后腿的杜建学市长,相反却不声不响主持起市委全面工作,金泽滔根据工作需要,按照德才兼备。群众公认的原则向组织推荐干部,并不为过。

    王力群就任副市长不过一个月,但工作熟悉很快,目前接手金泽滔之前分管的城建土管及商贸。主要负责城市建设和新经济发展战略的推进。

    他年纪并不大,但在市委大院沉浮十数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这是一个对工作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干部,领导能力十分强悍。

    王力群追随过两任市长,却不为他们看好。最后被杜建学市长黜逐出市政府,这次回来,却已经跨过正科台阶,成了市政府副市长。接管金泽滔原来这一摊。

    这让很多人深深震撼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愿意团结在金市长周围。

    王力群说:“金市长,今晚还真有个饭局要请你参加,不是公事,你不忙拒绝,都是自己人,大楼倒塌事故后,你已经很久没有与民同乐。有脱离群众现象。人民群众多次要求我向你提意见。”

    金泽滔呵呵乐了:“力群市长请吃饭,那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行。下班一起走。服装城开了三层,后面三层的装修也快了吧,要争取在八一前全城开业。”

    谢凌笑说:“金市长,牛要吃草,还用得着我们在前拉后推吗?业主比我们还要着急,我们政府做好配套服务,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金泽滔点了点头,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南门港口一期工程项目批复还没到吗?”

    谢凌摇了摇头,叹息说:“省计委催促过,我跟国家计委也联系过多次,直到现在,连他们计委的常务会议议程都还没排上去,问多了,便一顿训斥,说什么才一二个月,就等不住了,很多省市守在京城一二年都是常事。”

    金泽滔也直摇头:“故作高深,故弄玄虚,国家计委又怎么样,那也是国家机关,办事拖拉,官僚盛行,再不行,我跟王主任联系,让他出面催催。”

    金泽滔心里明白,这次只怕王主任出面都不一定行,说得好好的港口一期工程,竟然一耽搁就快两个月,不是范仲流,范副主任从中作便,一般人也不敢对尚副总理办公室王主任支持的项目推三阻四。

    三人围绕国家计委又发了顿牢骚,王力群因为还有个会议先离开,谢凌等王力群一离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近金泽滔的身边说:“金市长,如果一时间为难,也非得这次推荐,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再说吧。”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你错了,我若不推荐,他们才着急,现在,他们才踏实呢,我们就静候佳音吧。”

    谢凌皱着眉头思索良久,还是看不明白,苦笑着摇头:“政治嗅觉,我天生迟钝,算了,金市长你觉得行那就行,我就坐享其成了。”

    金泽滔却笑说:“政治其实不深奥,也不抽象,它就在我们身边,往小的说,家庭关系,邻里关系,往大的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都是政治的缩影,道理一通百通。”

    谢凌感兴趣了,他说:“那金市长,你说说,他们怎么就着急了呢?”

    金泽滔指着市委大院对面的一个店面,里面有个顾客正在和店主讨价还价,说:“说穿了,粗鄙得很,就跟对面小店做买卖一样,我最初推荐王力群担任副市长,怎么说,这也是我第一注买卖,无论如何,他们得成全我。”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