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大家发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底双倍月票和推荐票,感谢赐票的好看书就是不写书、飞龙~~、大海涛声323、好死不活、mawankang、书友110508183301902、quimei016533、达州书虫、书友n2bf31fc4bbchnsl等诸位贤达,感谢(稻草人)的五票,感谢大头yang的打赏,感谢所有投票、订阅、点击的人们,请诸位莫嫌我烦,衣食父母供我养我,我能做的也是在书头感谢一番,鞠躬致谢!)

    张山书记对案件的审理及最后提出的结论,总体把握都很到位,也能考虑到方方面面的要求。

    但也正因为如此,让案件审理和责任追究,无论调查进度,还是调查结果,都很有节奏感,但看上去总有人工斧凿的痕迹。

    换个说法,这个结论,以及围绕结论开展的一系列程序xing调查,都是围绕着领导的意图量身定做,这是个看上去十全十美,却经不起认真推敲的调查结论。

    难怪张山看上去未老先衰,他不是把精力放在案件审理上,而是太会琢磨上级领导意图。

    他把领导满意不满意,领导在意不在意作为纪检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太会揣摩上意,最终把自己搞得身心疲倦。

    张山脸sè涨是通红,紧张地跟着站起,张山办这个案子压力很大,但同样,他也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煞费苦心地通过金泽滔身边的工作人员了解他的禀xing,试图通过了解他的xing格,再揣摩出他对处理陈铁虎以及其他涉案人员的处理意图。

    不能不说,张山确实捉mo到了他在处理这起案件的基本态度,也捉mo透了大多数领导对这起事故处理的态度。

    金泽滔摆摆手示意他坐下,和颜悦sè说:“张书记,何悦对纪检工作有一个态度我很欣赏,在这里和你共勉,她认为,纪检工作的魅力不在于你手中的权力有多大,是否手握生杀大权,更不在于你掌握的资源有多多,是否可以取悦领导。”

    金泽滔停顿了一下,目光炯炯有神:“纪检工作的魅力在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让自己满意。”

    “引申来理解,就是纪检工作,不要在意领导满意不满意,因为揣摩领导意图只会让你在办案过程中误入歧途,更不要去注重群众满意不满意,因为这同样可能使你mi失方向。”金泽滔侃侃而谈。

    张山嗫嚅道:“这能行吗?”

    金泽滔笑说:“怎么不行,你就是为领导考虑得太周到,弄到最后心力交瘁,领导还不一定满意,让自己满意就简单多了。厚德立身,实心任事,用心办案,案件之外的事,那是案件之外的人考虑的事。”

    金泽滔没有再细说下去,翁承江又在门口探头探脑,最后,他在送出张山的时候,说:“以实心任事,事无大必济,你尝试着用轻松的心态去办案,让自己满意,我相信,领导也一定会满意。”

    李明堂在门口对着送客的金泽滔挤眉弄眼,他对离开的张山书记打了声招呼,张山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李明堂今天着装整齐,小翻领的草绿sè警服,里面还穿着草绿衬衣,打着领带,制服烫得逼ting,看上去十分精神,大热的天,也不嫌闷出痱子。

    李明堂后面,跟着同样打扮得齐齐整整的李良才,最后面,则是程真金和柳立海说着话。

    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后,金泽滔在南门市委大院的威望一时无两,连带着,在这次事故救援中表现突出的柳立海等人也水涨船高。

    他们的水涨船高,不仅体现在事故救援圆满结束后,省委省政府专门在永州隆重召开表彰大会,授予他们人民卫士的崇高荣誉,还在于这次政治大宴中,金泽滔为他们争取了实惠。

    柳立海已经被任命公安局长,李明堂亲自受到方省长表扬,刚刚被提拔为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算是正儿八经的公安中层正职,再上个台阶,那就当官了。

    李良才为此特地赶回岔口村,在通元大酒店大摆宴席,大宴三日,成为东源镇及岔口村的盛事,比李明堂大婚还要隆重。

    李明堂还没说话,李良才就挤了上去,一拨拉,把李明堂推一边上,紧紧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金市长,本来早就该上门道谢的,可明堂这孩子说,他何婶这段时间管得他滔叔管得严厉,必须在规定下班时间规定的时限内回家,听说连出差都不允许了?唉,怀孕的女人就是麻烦事多。”

    李良才还在絮絮叨叨,金泽滔的脸sè就黑了,什么话这是?还双规?

    李明堂尴尬说:“爸,你都乱说什么呢,何婶哪能怎么不讲情理,那是滔叔着紧何婶的身体,何婶还不乐意滔叔天天回家吃饭,每次看到滔叔吃饭可口模样,就没了吃饭的胃口。”

    金泽滔的脸sè更黑,这对父子今天不是上门来道谢的,他们就是来挑衅自己的。

    他闷闷地一瞪眼,指着会客室的沙发说:“坐!”

    李良才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横了李明堂一眼:“就知道胡说,你何婶哪能看到你滔叔就没胃口了呢,应该是眉开眼笑才对,都当领导了,也不会说话。”

    柳立海忍不住笑出声来:“快当父亲的都是这个心情,恨不得早一天能见到孩子,哪有你们父子说得这般玄乎,还什么双规,什么倒胃口,哪有这回事嘛。”

    程真金察颜观sè是个精明人,说:“哎呀,都扯哪去了,老李支书,你今天跑金市长办公室不会就来聊天吧?”

    程真金这么一提醒,李良才一拍脑门说:“金市长,今天,我在老营村通元酒店,摆了一桌酒席,无论如何,都要请你过来喝杯酒,何书记要不同意,我拼着这张老脸,亲自上你家去请假。”

    金泽滔两只手捧着脸,瓮声瓮气道:“老李啊,谁告诉你我出去吃顿饭还要何悦准假,你这是污蔑知道不?”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知道,这一个多月来,自己基本上不出去应酬了,但李良才和王力群就约好了似的,吃饭都要挑一块儿。

    金泽滔边和他们闲聊着,边无意识地拨了个电话,接电话一般都是何悦。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何悦的脾气也日涨,金泽滔能理解,一贯闲不住的何悦,这几个月是闷坏了。

    电视不让看,说是有辐射,书也不让开,说是影响情绪,只有听音乐,接受胎教,对音乐,何悦的细胞比金泽滔还缺少,一听靡靡之音就打瞌睡,节奏感强一点,受不了。

    接电话就成了她目前唯一的业余爱好,金泽滔说:“小悦,今天还好吧,反应厉害不厉害?”

    何悦高兴了:“今天最安逸,除了肚子里的动静有点大,胃口有点不好,没有什么反应。”

    金泽滔说:“晚上我有个应酬,不能回家陪你吃饭了。”

    何悦更高兴了:“好啊,好啊,我都纳闷,你都当常务了,怎么每天还那么有闲天天回家吃饭呢,出去吃饭多好啊,今晚好了,我终于有胃口吃饭。”

    金泽滔嘿嘿尴尬笑着准备挂机,却看到一屋的客人都瞪着眼睛看他,憋着通红的脸似笑非笑。

    金泽滔赶紧冲到里间的办公室喝茶,然后就听到柳立海最先发笑,李明堂笑得最是放肆。

    等到众人好不容易止住笑声,金泽滔才气哼哼地端着茶杯走了出来,说:“笑得都ting欢的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路上拾到金元宝了。”

    李良才嘿嘿笑说:“捡个金元宝算啥,道口的市场开业后,单是每月的租金就数得我们手发软,哎,不说了,说了都觉得手脚酸痛。”

    李良才很矫情地甩甩手,看着他那张皱成楝树皮一样的笑脸,金泽滔没好气地说:“难道你还能用脚数钱?人家数钱是用点炒机,你还手脚并用,土渣子!”

    李良才讪笑着说:“赶明儿我们也置办一台,金市长,我们还计划在城西再搞块地再开个农贸市场,大家现在信心很足。”

    金泽滔说:“赚了钱就开始信心膨胀,卖什么,自己先看准,做好市场调查,不要盲目上,有什么事跟力群市长联系。”

    李良才紧张起来:“我们怎么知道什么赚钱?这不是来跟金市长你讨主意吗?”

    金泽滔更没好气了:“敢情你今晚请我吃饭就是为了讨主意,是不是我告诉你了,你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人?”

    柳立海等人都笑了起来,李良才脸臊得通红:“哪能呢,金市长你也忒看不起人了,我们东源人是过河拆桥的人吗?”

    金泽滔嘿嘿说:“良才啊,你可是东源有名的精细人,算盘打得好啊,请我吃饭,然后,给你支个赚钱的主意,两不相欠,一点不吃亏。”

    李良才振振有词说:“金市长可是早说过,党支部要做群众共同致富的带头人,一个人富了不是富,大家富了才叫富,我这可是为大家发财才跟金市长你开口的。”

    金泽滔也不跟他玩笑了,说:“再开个农贸市场就有点盲目,市政府也是有计划地审批市场项目,农民建市场,民以食为天,有农贸、水果市场,再开家副食品批零市场,这样就齐全了。”

    李良才大喜,伸着两只湿漉漉的手就要和金泽滔握手,金市长终于开金口了,那可都是能生金拉银的金点子。

    连程真金都开始眼红说:“见者有份,我也要投资,你刚才说了,大家富了,才叫富,大家发财,才叫发财,我也是大家之一。”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