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缘份人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evalover、zho8888、龙王村的双倍月票!)

    李良才将头摇得跟轱辘似的,说:“不行,不行,跟你合作做生意,我发现,我们亏大了,道口市场,我们让了股份给你,市场也让你建,不但不便宜,还比别的工程队贵,哪能自己赚自己的钱。”

    程真金圆瞪着眼:“棺材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程真金搞工程那都是十足真金,你请公安大楼的工程队给你建市场,保证便宜打五折。”

    李良才脸色都变了,连忙合什连念三遍阿弥陀佛,说:“阿呸呸,乌鸦嘴,我还不想早死,做生意吉字当头,你回家先拜拜神,再来跟我谈合作投资的事。”

    程真金往金泽滔努了努嘴说:“真神就在眼前,金市长那可是逢凶化吉的现世神,你还跑哪去烧香?”

    李良才还是摇头:“不行,这事,我还得征求大伙同意,李小娃,李聪明那俩粗胚思想不通,我也作不了主。”

    李良才把皮球踢到两个缺筋短路的正副村长身上。

    程真金不屑道:“拉倒吧,就这俩饕餮鬼,请他们吃上两顿,还能有什么主意,最后还不是你这棺材板作的主。”

    听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笑了起来,李小娃等东源人,隔三岔五找些理由让程真金请吃喝,谈恋爱?吃!谈成媳妇了?吃!搞大肚子了?吃!都当程真金钱多人傻。

    吃多了,难为情,大伙儿一商量。给他凑了股份。现在程真金在道口及服装城的股份。都是岔口村的集体股让出来的,这些股份,早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你能说谁精明谁憨吗?

    明白人李良才实在不甘心程真金不劳而获,口风咬得很紧,程真金也怒了,甩着萝卜般粗大的手指说:“棺材板,丑话跟你说在前,不是我威胁你哦。没有我十足真金点头,你的市场在南门市面上可是找不到工程队给你干活的。”

    程真金现在有底气说这牛气冲天的话,建筑工程领域,程真金在南门还真有点一枝独秀的味道。

    南门人可都在省台新闻联播上听到了,方省长都当面表扬他是有良知的农民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感的私营企业代表,单纯记者还加了话外音,程真金,那是十足真金!

    也不枉程真金煞费苦心讨好单纯,在她接下来的几天采访活动中。程真金专门派了辆专车给她使用,还找了两个伶俐人跟后面帮她打理一切。让单纯的小姐虚荣心很满足。

    程总现在发话,在南门的建筑市场那是一言九鼎。

    李良才哑火了,只好苦着脸说:“回去商量商量。”

    程真金这才笑嘻嘻地搂着李良才的肩膀,当着李明堂的面,开始传授李良才如何搞大儿媳妇肚子的经验。

    李良才看着尴尬的儿子和暧昧的柳立海,连忙和不怀好意的程真金划清界限,这时才说到正题:“金市长,今天我是特意过来谢谢你的,谢谢救了你家大侄子一命,娃儿也是因祸得福,这都当领导了,缘份人注定,我李良才感激你,我们全家都感激你。”

    金泽滔越听越不是味道,连忙说:“停,停,你再感激下去,就轮到你们李家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祖宗感激了。”

    李良才嘿嘿笑了:“我这不是还没说吗?金市长,这次跟在你身后的人都沾了大光,唯有你一无所获,可惜了你!”

    金泽滔疑惑说:“这不挺好的吗?大家在这次救援中都出了大力,我还得了个人民好公仆的荣誉称号,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

    李良才惋惜道:“大伙都在替你抱不平啊,杜建学屁事没干,还尽扯后腿,当书记了,王燕君部长挥了挥手,当副书记了,我是以事论事,没有针对谁的意思,你是事故救援的大功臣,可最后分果果的时候却没你的份。”

    金泽滔听明白了,不等他说下去,摆摆手:“你这不平抱得有点不合时宜,我刚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再怎么也要打熬两年,再积累些资历,组织上才有可能考虑,我没这个念想,你们也不要有这念头,传出去,又有闲话说了。”

    李良才突然激动地拍着大腿说:“我就说嘛,这楼倒得也太不合时宜了,要迟两年再倒,等金市长资历够了,说什么,也能借着这个大功,一举当上市长了!”

    这回不但金泽滔,就连柳立海和儿子李明堂都变色了,李明堂嚷嚷道:“爸,你说这疯话啥意思啊,是不是也盼着我也被埋进楼里?说出去都要被人笑话的知道不?”

    李良才傻了眼,喃喃道:“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也对啊,再过两年,这楼不都住满了人,那得死多少人。”

    金泽滔冷冷说:“你也不傻啊。”

    程真金吃吃笑说:“岔口村又出了个李聪明!”

    李良才又是激动地一拍大腿:“那就是说公安大楼现在倒掉,倒得恰到好处!”

    金泽滔站了起来,挥手说:“吃饭去,良才书记,你是不是数钱数傻了,有些人,没钱的时候,精明得很,钱多了,智商却突突下降,这就是金钱的危害性,不能不引起我们警惕。”

    李明堂悄悄说:“爸,这话,你这儿说说就罢了,人多地方,千万别说,不然,被人打出去都没得地方说理。”

    东源第一聪明人李良才今天发挥大失水准,去通元酒店的路上,他还在检讨着自己咋就变傻了呢?

    金泽滔因为王力群还有个饭局,让他们先走,他先应酬一会儿,迟些再过来。

    王力群请吃饭的都是原来金泽滔分管线的一些旧属,现在全数移交给王力群。

    王力群以金市长名义请这些人吃饭,一为联络感情,二也是狐假虎威,这些商贸系统及城建土管的官油子,没有金泽滔出面弹压,王力群还真压不住阵脚。

    这些单位部门领导班子,在这次事故救援中,大多都赶到现场声援,就这情分,金泽滔也乐意参与这样的饭局。

    金泽滔居中而坐,左右分坐王力群和谢凌,谢凌即将被提拔副市长,市委常委会都已经通过,已经提交到地委讨论,这在南门不是什么新闻。

    金泽滔用人不拘一格,敢用人,也善于用人。

    这是许多有想法官员极力想挤进这个圈子的最主要原因,从今晚坐得济济一堂的餐桌就看得出来,大家都很想进入金市长的视线。

    金泽滔斟满酒,首先举起,说:“闲话休说,干了这杯酒,有说法,有想法,都在这杯酒中!”

    大家轰然叫好,酒场上,金市长不摆架子,而且豪气干云,都传说金市长海量,但少有人见识,熟悉的人不敢挑战,不熟悉的人更不敢挑战。

    杜子汉摇晃着他锃亮的大秃头说:“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金市长也说过,酒有定量,人有定命,千万莫要辜负了这大好的时光,大好的美酒!”

    金泽滔每当看到杜子汉这副尊容摇头晃脑吟诗作赋时,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荒唐感,

    林正大局长笑说:“大肚能容天下美酒,光头都装古今文章,杜局长,听说你都准备结集出书了?”

    杜子汉谦虚摆手:“这都是些豆腐干,哪能算得上什么文章?要说在座真正称得上文章大家的是金市长,只是金市长到南门以来,就少有大作出手。”

    金泽滔微笑不语,最近他还真准备就南门的新经济发展战略,以及永州、乐水私营经济发展写篇大文章。

    市场经济地位确立后,中央对私营经济采取更加宽容和鼓励的态度,强调以公有制为主体,其他经济成分为补充,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

    再过几年,新一届党和政府将会对私营经济采取更为积极的支持和鼓励政策,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那时才到了越海民营经济发展的最辉煌时代。

    金泽滔现在就是为几年后的越海民营经济发展做些理论和实践上的探索和准备,也是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

    酒还未过三巡,人们精神开始亢奋,酒精的刺激让在座的人们从开始的拘谨开始变得热络起来。

    金泽滔又一轮举杯说:“下面这杯酒,我敬在座诸位,感谢诸位这些时间来对我的支持和宽容,希望大家以后仍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宽容力群市长,缘份天注定,你我都没有太多的抉择余地,但缘份也是人注定,你我可以互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共事机会。”

    金泽滔说这话既是真情流露,又隐含诫勉劝慰,王力群也诚恳举杯陪同。

    王力群作为新任命的分管市长,酒量虽然不是十分强悍,但今晚的态度却是让人称道,杯到酒尽,绝不忸怩作态。

    此时,他已经面红耳赤,醉意矇眬道:“人永远都无法预知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所以诚如金市长所言,缘份天注定,缘份人珍惜,我愿与大家砥砺共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