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线头露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头yang的万币打赏及赐票,感谢草木摇落、宋雅、结尘往事、junliu、wh184913907的月票感谢天才学徒、冰雪妃妃的生日打赏,一并鞠躬致谢!)

    林正大局长趔趄着站了起来,说:“王市长说得好,很多时候,我们没得选择,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但我们又有选择,我们可以选择向前走,或是向后转。”

    大家此时都喝得已经半酣,只觉得王力群和林正大这两番话直说得心里去,都纷纷举杯说:“一起干了,我们一起前行。”

    听着两人醉言,金泽滔心神一时间有些恍惚,这番话如果反过来理解,却真真说到他的心坎。

    人的一生是可以拿来跟前生比的,而且他还能在今生进行修正,他虽然无法预知今生的抉择是对是错,但他知道,与前生相比,今生的选择要对得太多。

    对他来说,这就足够。

    金泽滔又说了几句,就先告辞离开,李良才订餐有点迟,加上人多,吃饭包房订在新建楼里。

    李良才、程真金一干人也不急着开餐,就在大楼底下的迎宾厅边聊边等着金市长到来。

    金泽滔走进新建楼时候,迎宾厅坐着两拨候客的人,李良才等人正在抽烟聊天,旁边还坐着一干花枝招展的男男女女。这些人打扮入时。举止夸张。操着普通话,一看就是来自大城市的有钱人家。

    李小娃笑得最响亮,说到得意处,旁边的李聪明、薛仕贵等人都暧昧地嘎嘎怪笑,还不时地拿眼睛瞟旁边的年轻男女。

    相比较来说,程真金和李良才两人都自恃身份,表现就含蓄得多,只见他们口张得大大的。无声地大笑着。

    这些男女听不懂这些土渣子说什么,但从表情看得出来,他们议论的正是自己。

    金泽滔听得很清楚,李小娃正在说:“还真是奇了怪了,过去的时候,有钱人家恨不得用布把身上每块肉都包扎起来,现在反过来了,男人越穿越长,女人却越穿越短,恨不得把肉都漏出来。”

    李聪明接话说:“说到短。我有个事要说,我婆娘家一个绣服户接到一个单子。按照式样做出来,看样式还挺时髦的围脖,过年的时候,家里每人发了一条围在脖子上,一出门,人家都奇怪了,咦,难道现在都流行把裙子套在脖子上了?”

    周围的人都笑作一团,就连矜持的程真金和李良才都笑得掉了眼泪,程真金说:“裙子当围巾,围巾变裙子,两片光腚怎么能包得住哦。”

    程真金话音一落,大伙儿的眼睛都齐刷刷地往旁边的时髦女身上瞄去。

    其中正好有两个女孩穿着短裙,后面还开着个小折褶,看上去就象围巾随意裹起来的,勒得后面的腚沟曲线毕露。

    李小娃边拿眼睛瞄,边嘎嘎怪笑:“还有啊,好好一件衣服,偏要挖上几个洞,村里老婆婆看到叹气了,娃呀,你咋那么可怜,衣服破了,都没人给你打补丁,还破得不是地方,你瞧瞧,毛毛都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线头,要是拿手去扯,你当他是好心还是歹心?”

    这回,就连金泽滔都笑出声来了,李良才边擦着眼角,边笑骂:“你这捉狭鬼,还是村长,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姑娘。”

    说着,他还飞快地看向坐他旁边的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大热天的,别的姑娘们都穿着齐腚的短裙,唯有她却穿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乍一看,还以为这是个姑娘穿得正经,再一看,却见两条裤腿旁边,偏偏很对称地左右破了两个小洞洞,隐隐约约可见里面的粉红及肉白。

    李良才以为自己看得隐蔽,身边的几个土渣子早就**辣地瞄了过去。

    姑娘虽然不知这群土鳖在浪笑什么,但看他们的眼色,明显不怀好意,就缩起了腿。

    李聪明摇摆着往姑娘走去,歪斜着眼睛咧着嘴,怎么看都是一个二傻子模样,他用别扭的普通话说:“姑娘,你家真穷啊,裤子都洗得发白,还不舍得扔,裤腿都破洞了,还不赶紧打个补丁,你瞧瞧,破洞都露线头了。”

    姑娘一低头,看向自己的大腿跟,却真露线头了,粉红的,一张俏脸顿时羞成跟这线头一样的颜色。

    李聪明傻楞楞道:“可怜的姑娘,哥帮你把线头扯了吧。”

    说着还毛手毛脚伸手扯线头,李聪明这是装傻充楞准备吃豆腐。

    金泽滔看到这里,若不加制止,不知道这帮子土鳖能闹出什么事情。

    正想喝斥,却见李小娃冲了上来,佯怒道:“你这傻子,胆子肥了,也不看看线头长什么地方,这都敢乱伸手,还不住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南门人都是你这素质和智商。”

    李聪明也不是真的色胆包天到要摸姑娘的大腿根,这些青年男女看穿着打扮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他们也就图个口快,搏个一笑。

    李聪明涨红了脸似是十分的委曲,他吭吃吭吃说:“我这是做好事,小娃村长,你可不能污蔑好人。”

    李小娃不理李聪明,一屁股在姑娘边坐落下来,屁股一撅,差点没把小胳膊小腿的的李良才掀翻在地,和蔼可亲地对牛仔裤姑娘说:“姑娘,你别害怕,咱南门人都是活雷锋,在南门,谁要敢跟你呲牙,谁要欺负你,我李晓第一个不答应。”

    牛仔裤姑娘羞羞答答地将身子往李小娃身边挪了挪,低声细语说:“大哥,这个傻子刚才调戏我。”

    李小娃一楞,嘿嘿笑说:“傻子他知道什么叫调戏,他就瞅着你露线头,想帮忙扯,不过你这裤子倒真旧了,等吃好饭,哥带你换条新裤子,这都漏风,也不怕着凉。”

    李小娃一边说,一边还看向姑娘的大腿跟,那两个指头大小的破洞,破洞里面若隐若现的春色,直撩拨得李小娃呼吸都急促起来。

    姑娘就象受惊的猫咪,刷地蜷成一团,两只手连忙摁住大腿,脸就象着了火似的,忸怩不安说:“裤子破了,我也不愿意,可谁让我没带换洗衣裤呢,大哥,下面凉飕飕的,怪难受的。”

    说到后面,声轻如呻吟,只够得李小娃一人听见,一张俏脸早垂在胸前,那副怯怯羞羞,欲迎还拒的模样,彼色来授,我魂往与接,差点没让李小娃当场脑筋短路。

    金泽滔正巧坐后面一排座位,听得都快吐出来,七月流火,如果不是这屋里空调凉快,都恨得扒了皮纳凉,还凉飕飕难受。

    再回头看和牛仔裤姑娘一起的男男女女,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姑娘和李小娃等人的对话,兀自说笑着。

    但看他们脸上不屑和讥诮的神情,分明注意着旁边姑娘的对话。

    金泽滔暗暗摇了摇头,都以为自己是猎人,不知道最后谁是猎物,反正已经酒酣饭饱,就当看场小品。

    李小娃咽着口水,滑动着喉结,艰难说:“姑娘,要不我陪你去百货公司买条裙子换了,也不嫌牛仔裤闷气。”

    姑娘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犹豫地摇了摇头,说:“我不认识你,我妈说,女孩子不能随便跟陌生人去买衣服,特别是陌生男人。”

    李小娃就差没有拍胸脯起誓言,气哼哼说:“咱好歹也是干部,忒瞧不起人了,你看我象个坏人吗?”

    姑娘认真地看了一眼李小娃,却见李小娃看上去五大三粗,方头大耳,虽然有些沧桑,但穿着整齐,腕上还戴起了金表,真有点干部模样,就是眼睛长得有些小,一着急,凶光毕露。

    姑娘慌张地收回目光,垂着头,声若蚊蚋:“虽然我看大哥是好人,可我还是害怕。”

    金泽滔差点没笑喷,再过个几年,当风月娱乐场所渐渐地多起来后,这种风尘女子欲擒故纵的手段就有点幼稚,但此时,李小娃显然很吃这一套。

    李小娃被这一激,正要说话,却见姑娘邻座的一个年轻人手边响起急促的电话声音,年轻人斜睨着李小娃等人,潇洒地拉开手包,摸出一块黑色砖头,手指一拨,露出寸许的天线,按下接听键,说:“小娜,找你的!”

    金泽滔侧着脸看着年轻人递过的大砖头,这不是在京城见识过的民政部区划司应司长用过的大哥大吗?什么时候,南门也开始流行起来。

    小娜正是牛仔裤女孩,小娜两手接过,搭在耳边,甜甜地说:“贵哥,我们都在大厅等着呢,我裤子都破了好几个洞,旁边的大哥说要带我去买裤子,嗯,我知道了。”

    说完,姑娘递还大哥大,小心地看了李小娃一眼,说:“大哥,刚才开玩笑,不用你掏钱给我买裤子,这条裤子挺贵的,我都不认识你,让你破费,挺不好意思的。”

    李小娃一对绿豆眼瞪成鸽蛋,呼呼地喘着粗气,没有理会姑娘的话,摸出屁股后面的手包,刷地拉开拉链,伸手摸出一块砖头,咚地立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耸着眉毛说:“啥玩意,看不起咱是村长是吧?不就是话匣子吗?谁当回事呢?”

    李小娃被姑娘一激将,将市场公司配发给他,却因为话费太贵从没打过的大哥大掏了出来。(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